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节 郑伯克段于鄢

  金秋九月,夏日的喧嚣渐渐远去。王艾也终于上了高三,开始最紧张的高考复习阶段。

  尽管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但那场仅仅四十五分钟的比赛仍旧时常在王艾的心中闪现,这是一场十分亲切友好的比赛,也是一场收获巨大的比赛。王亮用了一个几乎不能说是违规,连裁判口头警告通常都不会引起的小动作,轻轻拉了一把王艾,王艾所有高超的技巧都化为乌有。尽管在校队内部对抗赛上王艾就很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身体的短板,但从未如此深刻。

  最令王艾困扰的是,中国人普遍发育的比较晚,通常18岁才具备和职业球员抗衡的身体素质,这样一来,王艾未来还有七八年的时间无法参加高水平的比赛,这不仅是一种心理上的煎熬,更对王艾的成长十分不利。就如同刚刚加入一高中校队时候所苦恼的:论身体,自己应该回去和小伙伴们踢球,但那样对技术、能力的长进毫无帮助;论技术应该和高中生们踢球,但身体的劣势太大,很难发挥。最终十分艰难的找到了一脚传球这个回避身体对抗的方式绕过了困难。

  而这办法,当面对真正的职业球员和职业球队的时候是无效的。你利用快速传接、更换攻击节奏,人家就跟你玩全攻全守,甚至全场盯人,哪怕不能全部盯人找一个体力好的,像李铁这样的跑不死就盯你一个,你费尽力气好不容易过了他,他两步就追上来,任凭你怎么盘带,哪怕你把球都粘在脚上,也甩不开人家,真遇到了危险,人家轻轻一拉或者一推,BOOM,进攻方的所有努力都归零了。

  所以王艾在高三的学习之余,一有空就思索,什么样的方法能够抹平身体差距,想来想去,就只有寻求不对称优势了。

  就像朝鲜战争,联合国军空军、海军全部世界第一,陆军全部机械化重装备,而交通靠走,通讯靠吼,一把炒面一杆枪的志愿军怎么打?全世界没有任何人相信志愿军能赢,都认为在联合国军或者干脆说是美国人的立体炮火下志愿军将尸横遍野、惨不忍睹,即便是对这场战争最乐观的估计当中志愿军也挺不过两个月,要不然五星上将麦克阿瑟也不至于说两个星期打到鸭绿江。就连斯大林也判断:最终中国将依靠苏联出兵东北维持鸭绿江战线,而金将军将在中国成立流亡政府。

  就是在全世界都不看好的情况下,绝大部分都是八辈贫农出身的志愿军战士,默默的弯腰拎起了祖传神器……镐头,然后一声没吭开始刨地挖坑。

  你航空母舰不是厉害吗?爷爷在洞里,丫你进来!

  你飞机不是厉害吗?爷爷还在洞里,丫你进来!

  你坦克大炮不是厉害吗?爷爷在洞里都睡着了,丫你进来!你不进来?你再不进来晚上我可出去揍你了!

  就依靠这种不对称优势,一穷二白的志愿军硬生生把美军虐死了三德子的装备优势给废了,变成了双方轻步兵PK,步枪机枪手榴弹,咱们愉快的兑子吧……然后,杜鲁门惊恐的意识到,中国有4.5亿人,常备军1000万,还有3000万民兵……最终美国人为了避免亡国灭种,扭捏来扭捏去,还是大义凛然的跪了。

  现在的王艾和当年的志愿军的战术困境有相似之处,也是先天条件不足的情况,还想接着玩下去,就只能走不对称对抗的道路,在战争学上这叫“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九月二十二日傍晚,李林陪着王艾放学,通常这个时间段李林都会说些社会见闻,王艾也很爱听,权当放松身心了。两人到校门口一拐弯的地方,上了家里的那个漆皮都掉光了金杯面包。李林上半年考了驾照,家里把这台破车交给了李林专门接送王艾上下学。

  王艾在副驾驶仰头靠着椅背闭目养神,五年的重复求学终于到了最关键的阶段,王艾一点都不敢骄傲大意,几乎抑制住了所有娱乐活动,除了学习就是足球。每天累的在放学路上都要在李林的絮叨声中小睡一会。

  “前两天回厂里听说有人往原料里加水。一车书本五吨,加了水后八吨多。”

  闭着眼的王艾眼珠动了动:“艾小明?”

  “嗯”李林嗯了一声,继续开车。过了一个红灯后忍不住补充了一句:“他现在每天送四车货。”

  王艾似乎睡着了,李林便一言不发。

  实际上李林没注意到,王艾的拳头已经捏紧了。

  一吨原料4000元,他加了三吨半水,相当于白白拿走了一万四千块钱,一天送四车,不算原料利润就白拿五万六千元!现在厂子借助银行贷款将产能爆发到了130台造纸机,按每天每台造纸机四百元的纯利计算,所有的加一起,一天纯利才五万二!

  尼玛的,我费心费力,全家上阵,上下一心,背着上千万的贷款,建了三十五个长百米、宽十二米、举架高八米的大车间,养了五十台大货车,三千多认真肯干的工人,二百多忠于职守的干部,居然没有你赚的多?我这么大的厂子都给你赚的?你一天什么也没干拿走了我的全部利润不说,我还倒贴四千!

  无言的面包车到家门口,王艾下车前突然拍了拍李林的胳膊,笑了笑。李林心中充满阴霾的天空一下就晴朗起来。

  晚饭后,王艾拿着一本高二语文课本找到了艾小青。

  “妈妈,有个课文不太懂,你先看下。”王艾笑呵呵的将手中的课本递给了艾小青。

  王斌凑趣:“这可稀罕了,我们家小天才还有不懂的?我看看。”

  “爸爸,家里的荔枝没有了,你下楼买几斤呗。”王艾道。

  “哼,当老子的还得给你跑道!”王斌喋喋不休的被艾小青轰走了。别说家里的变化都是儿子带来的,即便是一般人家,高考前的学生和坐月子的女人也差不多,家里人不说有求必应,也肯定会尽最大力气。

  “来,让我看看。”艾小青笑呵呵的张张手。

  王艾将展开的课本放在了艾小青手上道:“妈妈先看,我先回房间了。”

  艾小青点点头,低头看课本。

  上面是六个大字:郑伯克段于鄢!

第三十九节 郑伯克段于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