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节 以直报怨 以德报德(上)

  王艾的车子到了办公楼前的时候,艾小梅、艾小菊姐妹俩正追着一个人骂。转了一圈过来的时候王艾才看清,竟然是叔叔王秀。这会儿脸上被两个老娘们给抓的一道子一道子的,要不是有保卫部的人用身体挡着,这回就要被人放倒在地了。

  对于叔叔王秀,王艾其实也没多少好感,是属于那种有点小聪明,但扛不住事儿的人。厂子刚开办的时候对王艾的“指手画脚”很不满,王艾耐着性子一条条的讲解辩驳才把制度推行下去。至今爱的造纸厂的蒸蒸日上和其他造纸厂的垂死挣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场本来应该在十年后才开始的同行业激烈竞争硬生生被王艾借助资金优势和贷款拉到了现在,其他的竞争者本小利薄,大量倒闭,剩下的还处于发展的早期,只能凭借一些边缘市场,如农村市场,用低劣的产品维系生存。

  王艾在造纸厂高层中的权威不是凭借着王斌之子或者小天才确立的,而是凭借每一条深谋远虑的制度确立的。时间越长,对比越明显,王艾的权威性越强。

  比如聘请金书记来做副经理就让人很不理解,金书记代表工人数次要求厂方改善条件,增加工资,甚至和王斌都吵过,但王艾从来没有哪怕一点儿解聘金书记的意思,甚至坚定不移的支持金书记代表工人维权。

  结果到现在,一些善于思考的人逐渐回过味儿来了。

  工厂的工人不是建筑工地的力工,没什么技术含量,敢吃苦谁来都能干。

  现代工厂是一个链条紧密的整体,需要高质量的劳动力,全链条高度配合才能良好运转。艾小明仅仅每天给工厂送四车掺了水的原材料,占全天采购量的十分之一,就能让工厂开不下去,足见工厂是一个需要精细化管理的所在。

  而每个环节上的工人一旦与工厂离心离德,那么责任心肯定就差,所负责的岗位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浪费的几率就很高。而如果工人心怀怨愤,被激怒的情况下,一下子造成工厂破产也是可能的。可以说,越是组织化强、科技含量高的工厂,工人的作用越明显。二战后美国、西欧的工人地位迅速上升,不是资本家的好心,除了和苏联竞争人心之外,也是现代化工厂体系维系运转的必然。

  金书记的存在,使得工厂在工人管理上充满了国企才有的人情味,也赢得了工人们的拥戴,经历过国企大批倒闭、私企残忍喝血的人们倍加珍视这样的工作环境。

  为何说金书记的地位比王斌还高?因为在金书记的人性化管理之下,工人们爆发出了强大的工作热情和以厂为家的主人翁责任感。王艾能够在大方向上规定企业的管理制度,营造良好的工作氛围,而金书记则能将这些变为具体的工作动力和良好的经济业绩,尤其是一线的工人们积极的为工厂管理建言献策,先后有一千多条提高工厂效率的建议被采纳。企业的大框架是王艾的设计,而具体的内容则是金书记率领着工人们在填补充实,从这一角度来说,爱的造纸厂部分的实现了理想主义色彩浓厚的鞍钢宪法:工人参与管理!

  那些有俩糟钱,当了老板就开豪车、养小蜜,张嘴闭嘴:“爱干干不干滚……最不缺的就是人”的家伙,没有哪个能走长远的。看看腾讯的员工管理、华为、阿里就知道了。其实这一套在老国企就践行了,只不过老国企给人托了底,却缺少足够的上升通道,加上贪污腐败横行才衰落下去。说到底,马克思说的对:任何财富的本质都是人的劳动所创造。在经济社会当中最宝贵的资源永远是人。

  王艾的到来,给一团混乱的人群立了主心骨。王秀没脸找王艾,趁着人多跑了。

  “瘪犊子,你就这么对你舅!”二姨艾小梅冲上来,手指都要怼到王艾脸上了。

  李林这回没客气,上前半步,一巴掌扇开了艾小梅的手。王艾昨天那一镐把,不但抡飞了艾小明等蛀虫的胆气,更抡散了工厂上空的阴云。像李林这样的“外人”面对胡作非为的“皇亲国戚”总是有点气短,这下好了,王艾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没有特殊化,唯德才是举。

  王艾沉着脸问:“你想要什么……好好说话,不能好好说就别说。”

  艾小梅被噎了一下,本能的就想撒泼,老姨艾小菊挤进来插话道:“再怎么说也是你舅舅,这是我们大人的事,你小孩跟着掺和什么,现在你舅舅住院了,厂子得拿医药费!还有经济损失,你是小孩我们不跟你一般见识,但厂子得赔钱。我姐呢?让她出来!自己亲弟弟叫自己儿子打了,他儿子怎么管教的?”

  王艾皱着眉:“要钱?要多少,你说个数儿我听听。”

  艾小菊蔑视的道:“你说的算?”

  王艾扫视四周:“我说的算不算?”

  周围上百个管理层齐声点头道:“算!”

  “那好!”艾小菊眼珠一转:“我弟住院费至少五十万,每天停工损失十万,你先拿二百万,半个月以后再说。”

  王艾听后摇了摇头,懒得和这样利欲熏心的人废话,“任超!”

  人群中一个高个子女保卫一愣,下意识的出列,立正:“到!”

  任超是个女兵,王艾翻遍了武装部的人名单,搜遍了武装部的“库底子”才找到十一个历年来的农村女兵。除了三个要么结婚,要么家境好的之外,其他八个都在家里务农。一听说是在待业青年当中知名度最高、最好的爱的造纸厂点名要自己,都兴冲冲的一把扔下锄头就来上班了。其中年龄最大的已经超过了28岁,孩子都上小学了,转业十年没工作。任超也已经转业六年,不过只有她是作战部队的,其他的不是卫生兵就是机关兵。所以任超就成了保卫部里女保卫小队的队长。

  “带着你的保卫,把艾小梅、艾小菊扔出厂外,注意不要扔在马路上,撞死了还得擦地。”

  “是!”任超二话没说,一挥手,七个英姿飒爽的女保卫上前一顿拳打脚踢,把两个泼妇往外押。艾小梅的老公怒火朝天冲过来指着王艾:“我……”

  王艾竖起食指在嘴唇前,一笑:“你可和我没血缘关系,敢说一个字,我让你横着出去。”

  艾小梅的老公憋红了脸,呼哧半天,到底没敢吭声,他算看出来了,艾小青的这儿子可是个狠茬儿,和老好人脾气的王斌、艾小青绝对不一样。一直袖手旁观的艾小菊的老公见状摇摇头,欲言又止的走了。

  王艾给了旁观的老董一个眼神,老董会意跟着保卫往厂外走,他的作用是“今日说法”,让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娘们儿清醒清醒,真较真儿,艾小明就不是住院那么简单,经济犯罪就够无期的,如果算上杀人未遂……

  “好了!”王艾在人群中冲人们笑了笑:“苍蝇赶走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借着亲朋好友的名义欺负大家了。我们现在就开会。”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个“好”,随即人群中的掌声就响起来。

第四十三节 以直报怨 以德报德(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