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节 高考日

  高考填报志愿是很讲究的,越是成绩好的越讲究,因为成绩好反而可以选择的面比较狭窄,都集中在了全国名牌大学这一小块上。反而学习中上的选择面宽泛了许多。尤其是一高中这样的重点高中,能够上全国名牌大学分数线的,每年都有三十来个,而全国名牌分配给辽宁省的名额是固定的。这样一来,如果大家高考志愿都是想怎么填怎么填,那最后可能就要出大事。

  比如清华大学每年分配给辽宁的名额是80个,往年的分数线理科是670分上下浮动,结果这一年填报清华大学为第一志愿的分数在670分以上的辽宁学生为160个。

  那么清华大学也不会扩大招生,而是按照分数从上到下招满80个就完事,但剩下的80个就惨了,直接滑档,变成了第二志愿层次,全国名牌别想了,或者说就是一本变二本,二本变大专,哭死的心都有。要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关键是这样一来当年的清华大学辽宁分数线将十分恐怖,严重挫伤来年报考清华大学的学生积极性,从而导致来年的清华大学的分数线恐怖的低,甚至比一般的全国重点都低,招生的质量严重下滑。

  所以,高考早期的大学分数线总是忽上忽下,令人摸不着头脑,为此吃亏上当倒霉催的不是一个两个,所以早期的高考复读生特别多,可不仅是没考上大学,还有的是没考上理想的大学,这种情况即便在二十一世纪都无法完全避免。所以各个大学,尤其是名牌大学以及各个高中都想出办法来协调。

  每到高考前填报志愿的阶段,全省各个重点高中就开始忙碌起来,教导主任揣着自己学校摸底考试达到全国名牌大学标准的学生名单和他们的志愿倾向,在全省各个重点高中乱窜,互相协调沟通,获取信息,忙碌半个月大致摸清了自己学校的学生在全省的总排行,也大致搞清了其他学校填报志愿的基本情况后,回来作为本校尖子生填报志愿的参考和指导依据。目的就一个:别报歪了,尽量让全国名牌大学的招生名额都按照各自的高考成绩按部就班的分配下去,尽量让学生们的高考成绩和他们能够就读的大学相匹配。

  虽然这有点分蛋糕和暗箱操作,但也说不上是不公平,终究还是要靠高考成绩来说话的。

  两位老师到家里就是想问问王艾是什么想法,因为文科生本来分数线就相对较低,而王艾都超过一高中的理科头名了,自然就是全国名牌大学基本没跑,您看上哪个了?给我们交个底就行,别的事儿都交给我们安排。

  王斌和艾小青两口子也挺好奇的,儿子一直没和他们说到底要上哪一所。

  疲惫的王艾揉揉眼睛,笑道:“我打算在大学学习哲学,国内最强的哲学系是哪个?”

  教导主任和班主任对视一眼,没有对王艾的专业选择评点什么,以王艾的学习成绩事实上已经具备了和他们平等对话的权力,像王艾这样的学生都是心高气傲的,真说出来专业了往往很难更改,反正你什么专业也不影响学校的升学率。

  “论哲学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都是很强的。”

  王艾点点头:“那就中国人民大学吧。”

  瞅着王艾随意却坚定的眼神,两位老师心里疯狂吐槽:这就完啦?一句话就完啦?上大学这么重要的事儿怎么就跟去街头买烤地瓜似的,扒拉一下挑一个就走?

  两位老师告辞出门,半晌无言,后来教导主任说了一句:“别当是他胡说,我估计这可能是他早就挑好了的,就等着我们来问呢。”

  班主任道:“咋不上北大清华呢,中国人民大学是牛,但知名度还差了点。”

  教导主任摇头苦笑:“我要是懂他怎么想的,当年我也上全国名牌了。每年的一两个尖子生,哪有老实听话的。”

  两位老师走了,王斌、艾小青两口子忙不迭的问王艾:北大清华复旦都随便挑,怎么挑了个中国人民大学呢?不是说人大不好,全国名牌哪一个也不差,但在人们的心目中还是北大清华最牛。

  王艾就给他们解释,一来,中国人民大学的哲学系全国最强,二来,正因为大多数考生都被北大清华的名气吸引过去了,反而中国人民大学得到的优质生源不多,自己去了人大肯定能被学校重视。因为自己年龄太小,许多事情都不方便,真得需要学校照顾。真去了北大清华,人家高考状元好几百,拿你当回事了?即便你年龄小,适当照顾就完了,想要特权?你瞅那个未名湖畔喃喃自语的傻子,你瞅那个近春园里大声朗读诗歌的疯子,他们都是状元!俺们这嘎达,天才满地走,状元不如狗!

  两口子一听,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儿,有的学生一年就见班主任两面,那可和高中时候被老师盯在眼珠里是两码事。王艾不管怎么牛,也是未成年人呢。再说人民大学怎么了?清华北大在建立之初都有美资背景,先天的在外扬名容易,而人大是从陕北那山沟子里爬出来的,不是学校不牛逼,而是低调罢了。

  至于王艾为什么要上哲学系,两口子反倒没问,因为无关紧要,王艾高兴就好。

  闷热的七月终于到来了,还是在一高中校区的高三班,王艾参加了1998年的全国高考。学生们早已放假,在各个考区周边事实上都已经戒严了,辽阳市作为东北历史最悠久、文华最璀璨的城市,对文教的重视程度不亚于经济建设。

  7月7日、7月8日,语文、数学、历史、政治连续四科上下午轮战,艾小青专程和许许多多的家长一起在校门口等待。

  家里特意开了鲜花公司的蓝鸟轿车来接送,本来金书记要把分配给他的虎头奔拿出来的,但王艾嫌弃太招眼了,所以就只能选择皇冠或者蓝鸟。其实如果不是金杯面包的冷气太差,就选金杯面包了,车子大,坐着也宽敞。

  两口子听王艾说过一句:蓝鸟好看,所以就用了蓝鸟。

  王艾每次都是答题结束后反复检查,直到时间到了才和大家一起出来,虽然王艾个子矮,但好在穿着法国十号的蓝白球衣,还很好认。王艾出来后也不说什么,直接到车上闭目养神。

  7月9日,上午11点半,随着最后一科外语考试的结束,一高中周围高度静默了半年,无限制静默了三天的环境猛然嘈杂起来,学生们也大多开始无保留的释放自己的情绪,有哭的,有笑的,无比沉重的一年高三,十二年孜孜不倦的求学生涯的所有压力都在这一刻释放出来。

  今天在等待王艾的人里,除了王斌两口子,李林等四个保卫,还有特别赶来的黄欣,前两天黄欣就想来,但怕自己打搅了王艾的备战,这最后一天又是英语,黄欣也紧张的握着小拳头张望着校门口涌出的人流。

第四十七节 高考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