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节 纷至沓来

  教导主任和王艾一家也算是熟人了,尽管为了避免打扰王艾学习,以前基本从未到过家里,但在一高中的这两年,教导主任没少护着王艾,和一帮大七八岁的学生在一起,要说没挨过欺负那是不可能的。尽管一高中是重点高中,但哪里没两个调皮捣蛋的?抢钱的是没有,但抢王艾球的,上来撩闲的高一时候可不少,都是叫教导主任给收拾了,后来王艾加入了足球队,有马东这帮人护着才没人敢惹了。

  说起来这位教导主任也挺有意思,他和厂子里的金书记一样也姓金,不过他是朝鲜族,金书记是汉族。金主任精瘦精瘦的还戴着个瓶底子高度近视镜,因此眼神儿总是不太好,经常把各种关系户的孩子给教训的哇哇哭,所以不论是上边还是学生都不怎么喜欢他。高一上学期期末学校开大会表彰优秀教师,有他一个,当宣布他的名字的时候,学生们就在底下起哄,他楞没听出来,还美滋滋的站起来四面招手。

  可就是这么个人,高三开学的时候的一件事让王艾彻底改变了对这人的看法。那天不少学生挤在学校门口的接待处登记,金主任就在一张小桌子后对着表格挨个发学生证。高二、高三的老生也三三两两的回学校,所以校门口乱哄哄的。正这时候,贴着学校院墙走过来一个人,穿着便装,手里拎着一把长枪,五六半自动!

  学生们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谁见过这个场面啊,一瞅那枪杆上痕迹斑斑绝不是买的塑料仿真枪,话说前几年辽阳黑社会火拼还满街放枪呢。

  恰好这时候金主任一抬头瞅见了。

  腾一下金主任就站起来,猛的一拍桌子指着他喝道:“你干什么的!”

  就金主任这瘦了吧唧的身体也就一百来斤,声音大的出奇,这一声喝问,把这位蔫头耷脑的拎枪的也吓一跳,左右瞅瞅全是目瞪口呆的学生。

  赶忙挥舞着双手解释:“我是……”

  他这一解释,手里的枪就来回挥舞,那枪杆上还扣着三棱枪刺呢。

  金主任这就急了,那身边全是学生,你拿枪口乱比划,走火怎么整?

  金主任就把学生往身后扒拉,自己往前挤,边挤边指着他:“枪放下!你给我把枪放下!”

  这位“诶”了一声弯腰就要放枪,弯到一半一寻思:我凭啥听你的?就挺腰站起来了,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是隔壁工商银行的保安,我们车坏那边了,我这不就走过来了么。”

  事情就过去了,也没引起什么关注,大多数人恐怕就当个奇闻说一下然后就忘了,可王艾就没忘,没事儿寻思,这种人应该就是李白《侠客行》里描述的“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的侠义之士了吧,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和道德标准,不为外物所惑。八年抗战中面对鬼子屠刀宁死不屈的也都是这种人。

  平时默默无闻,也没有头脑灵活的人混得好,但关键时刻就能成为人群的主心骨。所以古人说:沧海横流,方见英雄本色。

  金主任到家了,正好一家人都在,互相寒暄了几句,金主任开门见山的道:“王艾啊,自从你的事儿上报以来,我们学校就陆陆续续收到了不少邀请你去演讲的函件,前几天没来打搅你,所以今天一股脑给你送来,你看看想不想去,想去哪里,回头学校里好安排。”

  说罢,把背着的麻袋就着客厅的地上一倒,哗啦啦,好家伙,得有上百份各式各样的邀请函。

  王艾一家人饶有兴致的挨个翻看,金主任就补充道:“要是一般家庭啊,我就建议能走几个走几个,最好都走一遍,这一趟下来,大学四年的学费就差不多了。”

  “哦?”王艾奇道:“我还能有出场费了?”

  金主任连忙摆手:“不,我们这不能叫出场费,应该叫……叫助学金,每个学校五百、一千、两千的都有。反正你们家的这个情况,就看你心情了,学校也不要求。”

  王艾一边饶有兴致的翻看一边问:“往年也有这么多吗?”

  金主任神情恍惚了一下,尴尬的笑道:“往年,往年我也不知道啊。”

  一家人哑然失笑,一高中别说全国状元,连省状元也近十年没出过。

  “那这样吧,市里头的肯定得走,金主任你看着安排。”王艾道。

  金主任点点头,思索了一会道:“我看这样,咱一高中你是不能不去,另外市一中是你母校,你也得去,另外就是红旗小学了,这三个吧,中小学都有,别的就不用了,去的多了也不值钱了。”

  王艾眉梢挑了挑,心中摇头失笑,又道:“省里的我看这样,辽西就不去了,太远,我们就沿着沈大线,先往南走,一个城市选两所重点高中,到大连后坐飞机回沈阳,在沈阳周边转一圈就完事,到时候还要麻烦金主任陪我一起。”

  金主任眨眨眼睛,神情疑惑:“我?我一教导主任去干什么,要陪着也是班主任陪着。”

  王艾心里都要笑喷了,强忍着道:“我和班主任老师都是一年交情,和你金主任是两年交情,反正我对学校的要求就是你陪着我去。”

  “那,那好吧,回头我跟领导申请,能不能批准可不一定。”

  金主任回到学校向校长报告时候就发牢骚:“校长你说这孩子怎么想的,我一教导主任跟着瞎跑什么,学校里还一堆事儿呢。”

  校长听完了从办公桌后绕过来,照着金主任的脑门子就一巴掌,金主任被抽的脑袋一扑棱,神情疑惑的推推眼镜:“老,老师,我又犯什么傻了?”

  “你还知道你傻啊!”校长恨铁不成钢的指着金主任的鼻子:“你说你都三十来岁的人了,怎么连个孩子都不如?人家那是抬举你呢你都看不出来,你这叫不识抬举你知道吗?”

  校长瞅着这个当年的学生一脸茫然,心中哀叹一声解释道:“我问你,咱这状元一路走的是不是都是其他城市的重点高中?接待的最次也得是副校长、教导主任一个级别的吧?真演讲了,一把校长有空肯定得参加吧,甚至当地教育局领导也得参加吧?你说你这一道上得认识多少大学校的同行?起码以后再协调志愿是不是就不用我挨个帮你打电话了?另外,咱这状元点名让你跟着走一圈儿是白走的吗,咱市教育局的上级领导会怎么看你?这培养出来一个全国状元的首功会落谁脑袋上?”

  瞅着金主任懵懵懂懂的出门去,校长赶紧在后边跟了一句:“回去好好准备交流材料,报告材料,这事儿不用我教你吧?”

  校长回到座位上锤了一下办公桌:“我他妈怎么相中了这么一个蠢货!”不过,随即校长哑然,一高中校长这位置还就得这么一种人才能坐得住,要不然各种社会关系都来找你要入学,你让谁来不让谁来?真要是个没有坚持的人,一高中的校风和教学质量还要不要了?……嘶!话说当年老校长挑选我来接班……是不是因为当年我也是这么傻?

  就在校长怀疑人生的时候,王艾下意识的反复翻看着一张略显简陋的邀请函:“营口红烈小学诚邀您到校演讲,讲述状元的学习故事。”

  王艾的脑海中,依稀出现了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孔。

第五十节 纷至沓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