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节 我的大学

  磕磕绊绊的笨蛋助学计划到底是坚持下去办完了,在市教委、一高中、爱的造纸厂的工人们以及受到感召的其他企业以及个人的共同支持下,千头万绪的事情终于一一完结。

  艾小青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在峨眉疗养院住了三天才缓过来。要不是王艾、金主任,以及尤红、林娇林龙、时文君等人的帮助,这事儿还真说不好能不能挺下来。明明是一件好事,笨蛋食品纯粹的付出的好事,要知道到现在为止笨蛋食品还是亏损状态,别看每年盈利二十万,那还有实验室的每年二十万投入呢,可这好事却偏偏困难重重,尤其是一些贪便宜的人,可怜又可恨,平地起波澜。

  但是,当事情终于做完,送走了最后一个家境困难无法上学的考生后,迎接笨蛋食品和笨蛋助学计划以及艾小青本人的,则是全社会突然而至、猛烈爆发的赞誉。

  爱心企业、诚信企业、信得过企业等等凡是笨蛋食品的上级主管单位能给的奖励全给了,国地税、工商局能给的扶持政策一样没少,甚至连市公安局都在笨蛋食品总部也即辽阳师范隔壁钉了一块警民共建单位的牌子,告诉社会上的妖魔鬼怪:这地儿是我们市局罩着的!

  而与之相比最让王艾开心的则是辽阳市民对笨蛋食品的看法的悄然转变。

  以前的笨蛋食品在辽阳市民当中的看法是分裂的,一少部分人认为笨蛋食品心太黑了,一斤鸡蛋别人卖两块,笨蛋食品卖十块不打折。而大多数人认为笨蛋食品脑袋缺弦儿,净干傻逼事儿,好好的有钱不赚,到处可劲造。

  许多家庭教育孩子都说可别学笨蛋食品,挣一个花俩,当败家子儿。

  “(脑袋)门挤了,车压了,八辈儿祖宗气活了;(脑子)返潮了,进水了,丢人丢到全省了;(脑袋)驴卷了,虫儿嗑了,一斤鸡蛋十块了;(脑子)短锤儿了,缺弦了,买卖越干越赔了。”

  辽阳市民发挥文学创作的才华,就编出来这么一套儿歌,尤其是当小孩把“了”换成“啦”的时候……笨蛋食品员工们的心都碎了。

  还有直接嘲笑李大娘的二儿子、三儿子,周国义、周国信兄弟俩的:“打南边来了个傻子,打北边也来个傻子,俩傻子对门儿卖笨蛋,就不知是傻子卖笨蛋,还是笨蛋卖傻子。”

  像这种民谣不知道创造了多少,和当时很流行的四大红、四大绿什么的给人民创造了无穷的快乐。

  可这件事儿以后,辽阳市民对笨蛋食品的评价就慢慢的变了,以前是嘲笑、挖苦,现在是调侃,诙谐。以前是拿笨蛋食品当傻子,现在普遍的认为笨蛋食品就是老实人,实在人。恶意的评价几乎没有了,当然,被调侃那是免不了的。换言之,笨蛋食品在辽阳市民中的好感度,以前是冷淡,现在则被刷到了亲切。

  谁家能总是一帆风顺,没个马高镫短的时候?谁不希望社会上的好人越来越多?哪怕一次也没帮上我,我心里也有底不是吗?为啥有人怀念前三十年?就是因为万事有人管,心中有底,不像后三十年什么事都得自己来,心中总是焦虑重重。

  1998年9月3日,阳光明媚,中国人民大学东门外人流如织,来自全国各地的“萌新”在家长们的陪伴下涌到了“实事求是”石刻前面,一大排的不同系的迎新接待处整齐待发。

  王艾一家三口外加三个保卫一行六人,另外还有考上了清华大学数学系的尤红,北京广播学院后来叫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系的林龙,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系的林娇,还有幸运的走体育特长加分考上了北京体育大学的马东四人也陪着来了。

  众人来到了哲学系的新生接待处前,就是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两男两女四个学生。与其他系的热热闹闹不同,哲学系颇为冷清。随着这些年“外行领导内行”的批评声不绝于耳,哲学系的招生情况就越来越差,因为对于所有行业来说,哦,除了学校的哲学系之外,学哲学的都是“外行”。学中文的、学历史的、学绘画的、学新闻的、学国际经贸的,都能找到十分对口的就业岗位,哪怕是学档案管理的,各地档案局欢迎你!学哲学的能干啥?啥啥都能干,因为哲学号称是“所有科学的科学”,牛逼不?

  一点也不牛逼!

  大而无当,是许多人对哲学系学生的看法。啥事都能说两句,啥事也说不到点儿上。学哲学的要么变成疯子,要么变成傻子,不疯不傻的最后都变成喷子。虽说中国人民大学这块牌子亮的很,毕业生就业不成问题,但要想进部委可就难了,你说国务院三十来个部委,十来个部级单位,哪一个叫“哲学部”?所以尽管哲学的地位很高,以后系升院,哲学系也没落下,但学生数量总是很少,很多还是调剂而来。1998年全校学生才1万上下,哲学系才五百人不到,哪怕到了二十年后全校两万多人了,哲学系也没超过一千人,连领导带老师才60个,其中还有一半专门负责哲学系的硕士研究生。

  四个学生没注意到王艾这一行人,扭头看别的系的热闹,哪怕走到面前了也没太在意,因为这一行人大的太大、小的太小。抱着球的王艾走到前面,笑嘻嘻的敲敲桌子:“师兄师姐,这是人大哲学系嘛?”

  四个学生扭头摆手:“哦,哦,同学,人大附中往北走。”

  “真让我去附中啊?”王艾咧着嘴笑道。

  四个学生狐疑的看着王艾,其中一个一拍脑袋:“诶呦,你,你是那个全国高考文科状元吧?叫,叫王艾是吧?才11的那个?”

  看王艾点头,四个学生立马都站起来了,热情的不得了,两个师哥要过来帮着拎行李,两个师姐都要帮着带路。

  王艾端详着“实事求是”这块大石头和一小块绿地,石头两边分别是两条弯路汇合在石头背后的学校大门,要进大门,中间一块“实事求是”横着,不是选择从左边走就是从右边走,王艾指着这两条路笑道:“咱们是左倾还是右倾?”

  一个师姐捂着嘴笑道:“不管你是左倾还是右倾,最终都得围着实事求是。”

  一群人边走边谈笑,不大会就到了哲学楼。

  恢复高考至今二十年了,各地高考状元最终选择中国人民大学的才二十来人,平均一年一个,哲学系号称中国人大最强,顺便全国最强,也才分到一个。可同时期人家北大清华的高考状元分别有四百多个!所以王艾这么一个全国状元,还是打败了同年度理科状元的超级高考状元的到来,不说让人大哲学系蓬荜生辉、扫榻以待吧,但适当的表现出重视却是必要的……要不然以后更没人来了。

  “王艾同学吧?欢迎啊!”系主任站起身,笑呵呵的走过来。

  双方寒暄一阵,刘主任好奇的道:“王艾同学,你是怎么想着读哲学专业的呢?”

  11岁的王艾叹息一声:“人生苦短,只有哲学才能让我尽可能多的掌握知识。”

  当然,王艾真实想法是:哲学好蒙人。当一个人一事无成时,别人会说,学哲学的,啥也不会。当一个人成就辉煌时,别人会说,学哲学的,所以才这么厉害。

  刘主任笑着轻拍了下桌子:“说得好。王艾同学,到人大有什么困难没有?如果有都可以来找我,只要是我们能解决的,一定帮你解决。”

  “真哒?”王艾瞪大眼睛。

  刘主任莫名的感到一阵心慌,硬着头皮点头:“呃……当然!”

第五十九节 我的大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