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节 被逮到了

  人大附中多年来都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中学,比人大还牛,由于两所学校毗邻,所以人大附中的老师就骄傲的告诉学生:“现在不努力,将来读隔壁。”而人大的学生也调侃:“现在要努力,将来孩子上隔壁。”

  九月中旬的一个晚上,王艾和李林偷偷的摸到了人大附中的墙外,准备实施翻墙计划。经过几天的踩点儿,两人已经摸清了人大附中的防卫体系:门卫两个,手电筒两只。

  别怪人大附中的防卫松懈,实在是一个学校也没啥值钱的,防卫严格没必要。人大附中最值钱的就是地皮和老师,小偷进来是偷地皮还是偷老师?再说,这京城的首善之地,别说公安都是精兵强将,就连普通百姓的警觉也很强。即便是没有后来广布的摄像头,有海淀群众在,北京公安也是耳聪目明。所以,人大附中两个门卫都是多余的,轮番睡觉而已。晚上七点半,高中晚自习结束,两个门卫在校园里用十来分钟溜达一圈,瞅瞅学生是不是都走了,然后回到传达室就准备洗洗睡了。第二天早晨六点还得开门呢。

  隔壁的人大到晚上还挺热闹,吃饱了饭的大学生们一对儿对儿的寻觅可以不受打搅的进行一对一开展思想工作的场所。而单身汪们没有精神食粮就只好到处觅食。

  而到这个点儿了,附近的清华、北大、北师大的学生们都从学校里跑出来,呼朋唤友、聊天打屁。几个中国顶级学府的学生们遇到一起也不是很和谐,其中北大和清华的学生日常互相嘲讽几乎是代代相传。

  要问这两所学校的学生最想消失的是哪所学校,他们一定回答是隔壁那所!没办法,两所学校太相似了。

  从普通人这儿来说,提起中国顶级学府,不是北大清华,就是清华北大,两所学校从历史到现实,从规模到高度,从高考状元到知名校友无一不是无限接近,两所学校谁都对“中国第一”眼馋,但谁都拿不到:既有清华(北大)!何需北大(清华)啊!

  在烧烤摊子、冷面摊、麻辣烫这些学生喜闻乐见的小聚之所,一旦两所学校的学生遇到了,心里头这股子平了北大(清华)的冲动就总是抑制不住。北大的文学好,开口就是讲道理,清华的工科强,张嘴就是列数据。

  每当这个时候,围观的人大和北师大的学生就比较和谐了,搬着小板凳:“666”!“噫!”“再来一段儿!”

  人大虽然争不上前两名,但前五名雷打不动,北师大尽管前十都排不进去,但中国最高师范的地位也十分超然。

  至于什么北京广播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北京体育学院的这些同样鼎鼎大名的学校的学生,这时候就只能买站票,连喊好的资格都没有!

  趁着人群熙熙攘攘的功夫,王艾和李林在夜色里隐蔽了身形,这是一处人大附中的矮墙,上边有些七倒八歪的的铁栏杆,墙那边就是一溜平房,而平房过去就是操场了。

  王艾瞅瞅左右没人,助跑了三步,蹬着墙一窜,抓住了一根铁条,双手一用力就站在了墙上。李林就容易多了,抬手抓住铁条,原地一蹦就翻过去了。

  校园里静悄悄的,校园外的说话声还能依稀传进来,等越过平房后,几乎就是寂静无声了。操场边有几盏路灯,将青绿色的操场照的明晃晃的。白漆的球门在夜色下静默,白色的球网在夜风里轻轻抖动。

  李林从挎包里掏出足球,王艾抱着球踏上草皮,周围的教学楼上一盏灯光也没有,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了王艾,李林、足球和草皮。

  王艾习惯性的先颠球几下热身,之后就是练习盘带,李林则躲在教学楼的黑影里在周围巡视一圈看看有什么危险和不妥没有。李林对足球不像王艾这么痴迷,看比赛也高兴,不看也没啥,所以以后也不准备跟着进来了。当然,都是翻墙,双方身份不一样,性质也不一样。王艾是学生,哪怕翻墙到了别人家的学校,也不会被认为有什么大问题,但李林是社会人了,翻墙进重点中学就容易犯说道了。

  李林逛了一圈,发现西校园空荡无人,东校园一片密林中也没有人,密林过去就是门卫了,还有点灯光。长方形的校园,操场和门卫正好在两边,李林躲到门卫附近仔细听了听,王艾踢球的声音一点也听不到,即便是校园外大街上的声音也微不可查,毕竟二三百米的距离上既有一栋大楼,还有一片密林。

  放心了的李林和王艾打了个手势,示意可以随便了。王艾低低的欢呼一声,对着球门就来了一脚!足球砰的一声直射入网,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练球了。

  射门和传球有相似之处,比如都需要一定的脚法,都要控制方向和力度,但区别也挺大的,射门对球速和力量的考虑不像传球那么精微,通常只要控制好了角度和脚法,有多大力气使多大力气,力气越大、球速越快,守门员防守越难,而传球的力度从来都是要控制自如的,大小都不行,一定要正好。

  接下来的日子,王艾就过的很舒心了,甚至学习效率都提高了不少。每天按照自己的课程表上课,听讲,自学,一天下来到傍晚在校门口和李林汇合回家。

  而通常黄欣回家的早一点,虽说EMBA是硕士,但实际上课业压力并不大。上课时候老师用四分之一的时间讲理论,剩下的都是讲案例。以人大商学院的实力,那些老师的课程讲的都十分精彩,既有经典的工商管理案例,也有现实中发生的案例。来上课的不少学生都和黄欣类似,都是企业的决策者,因此没少了被老师点名上台现身说法,既讲解自己经历过的,也按照老师设定的情境现场发挥。课程轻松而有趣。所以黄欣学的很自在,当然除了被点名发言时候之外。

  回家吃晚饭,黄欣既然以“王熙凤”自居,那么家里的钱自然是归黄欣管,三口人一个月五千块钱可劲花,其中黄欣和李林的吃饭都比较随便,但王艾的饮食就规矩多了,为了有一个好身体,现在的王艾就开始遵循科学的健康食谱了。

  晚饭后,黄欣、王艾分别读书,王艾读书到晚上七点半,就抱着球和李林一起出门到人大附中,李林瞅着王艾翻墙进去后,就在附近闲逛,两个小时以后接王艾回家。

  十一假期过后,晚上渐渐冷了,这一天王艾穿着长裤,优哉游哉的翻墙进院,颠着球走过平房,习惯性的左右一扫……诶呦!操场边站着一位,正瞅着自己呢!

第六十四节 被逮到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