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节 三国鼎立、割据中原

  许青莲到王艾家的第一晚,和艾小青住在了一个房间。

  先是王斌私下盘问王艾,之后王艾找许青莲聊天,王斌和艾小青说明了情况。尽管艾小青对王艾假借他们的名义当了监护人、骗了一大堆人的事情很有上去收拾一顿王艾的想法,但当着许青莲的面儿,也只能忍了。

  不管怎么说,王艾费了这么大力气把这个小姑娘领回辽阳,足见王艾的态度是十分坚决的,宁可先斩后奏也要办的。

  艾小青很清楚,王艾真心要决定的事儿,是拦不住的。算算时间,去年暑假到现在,两人相识大半年,信件通了几十封。然后,突然有一天王艾连家里人都没告诉,从北京返回辽阳又到营口,短短两天,把一件跨市转学的麻烦事,还包括临时监护人的大事儿给料理的干净利索,其中调动了辽阳市教育局、辽阳市一高中、辽阳市一中、营口市教育局、营口市红烈小学、营口市三中六个单位,两个教育局,四所学校,其中还有两所是重点学校。一定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消耗了很多资源的。

  这其实就是王艾用行动来告诉王斌、艾小青两口子: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们同意不同意,我都要这么办!

  尽管艾小青到最后也没问出来王艾究竟是怎么想的,但儿子的态度如此果断,不容置疑,当父母的也只能顺毛捋了。

  好在艾小青和许青莲相处的不错,小姑娘的眼神清澈沉稳,一瞅就是个有主见的,让渐渐变成女强人的艾小青很喜欢。她那些个“绵软乖巧”的弟妹的真面目她还没忘呢,反而这个小姑娘的不卑不亢让人更舒服。

  王艾陪了许青莲一个周末就返回了北京,虽然他很想体验一把萝莉养成,但艾小青两口子也好,许青莲也好都不会允许,甚至王艾自己也只是想想而已。起码艾小青绝不敢想象两个小孩有一天抱着一个更小的奶娃子来叫她奶奶的场景……所以护着许青莲比护着王艾还起劲。

  王艾临走时,把自己住的房间让给了许青莲,顺便把自己初中、高中时候做过的练习题、笔记、文具也都给了她。

  六月的一个晚上,晚饭后,黄欣,王艾都在认真的看书,眼看考试了,两人也不敢大意,起码王艾是绝不会允许自己挂科的,太羞耻。

  读了一会,黄欣有些累了,洗了一大盘子水蜜桃、李子端到院里的小桌上。

  三个人围着桌子吃水果,顺便闲谈。

  “王艾,我最近看公司简报,价格战要停了吗?”黄欣一边啃着水蜜桃一边问。

  “嗯”,王艾吃了个杏,放下杏核:“你可能不知道,研究院那边上个月出成果了。咱们造纸有原料流失的你知道吧?一般是1.5个原料出1个纸,那0.5个原料是被打碎了的纤维顺着水流走了。咱们研究院设备组搞出来一台捞浆设备,能把原料利用率提高到1.3个出1个,相当于给我们节约了15%的原料开支,如果按照全环节计算,大致相当于节约了10%的成本。”

  黄欣吃着桃子睁大眼睛:“这么厉害!”

  “那是!”王艾得意洋洋:“要不然花了上千万给研究院不出点成果他们也好意思?化工组那边也有成果,能降低一点碱的投放量,虽说效果并不是很明显,但很值得鼓励。另外,设备组还正在搞全自动分卷切割机,这种东西要是搞出来,能够节约一半人力!”

  “哇!”这下连李林都惊了,“这么说,全厂岂不是有一半工人要下岗?这一个月光工资就省了一百万?”

  王艾鄙视的瞅了一眼李林:“就现在全市的这种情况,我们敢让人下岗?又不是付不起工资。不过呢,这种设备成熟了以后肯定要上的。今年厂里开发的烧纸生产线已经成功了,就是过年过节给祖宗烧的那种黄钱纸,这个市场也不小,虽说不是天天用,但用一次能顶卫生纸两个月的。所以这一块也要扩大生产,新上的设备逐渐上这个全自动的设备,然后把卫生纸生产线的也上,之后把工人调剂过来。”

  黄欣在院里的水龙头洗着手回头问:“那这么说,咱们厂的利润空间又大了,所以价格战打不下去了?”

  王艾点头:“不是我们打不下去了,是他们打不下去了,捞浆设备一出,我们也没瞒着,其实价格战打的虽然很凶,但双方一直有联络,我们三个省的工业局一直劝我们来着。所以中原和东海他们知道我们搞出了这种设备后就没了打的心思,再这么打下去,我们顶多重伤,他们就死定了。原本他们就是靠着距离优势才拼到现在的。”

  “那以后,京津市场就归我们了?”黄欣兴奋的问道。

  王艾思索着点点头:“京津市场是没什么可说的,但问题不在这儿。我们当初一边打价格战,一边投资研究院,以后不是他们打不打价格战的问题,而是我们打不打的问题。研究院经过两年的持续投入孵化,开始走上正轨,逐渐的出成果,这就是一个良性循环。而中原和东海呢,是几十家小企业集结而成的,内部矛盾重重,很难下定决心不要盈利去搞研发。这样一来,我们双方的后劲就完全不一样,他们还是在拼产能,拼命扩容,而我们已经横向拓展市场的同时深挖利润,提高抗打击能力了。以后的价格战只有我们有打的资格,他们只有卖血迎战或者低头认输的资格。”

  黄欣皱着眉头道:“就是说,他们的发展路径最终都是产能达到市场需求极限后,只能打价格战,就是把鱼塘放干水,所有鱼都挺着,最后小鱼死光了,大鱼赢得市场空间,而我们的发展路线是市场需求满足后,除了价格战之外还可以发展新市场。”

  “不全是。”王艾摇头道:“具体的说,以后的价格战我们想打就打,随时可以打,当价格到了他们赔钱的标准,我们还有一定的盈利空间,而到了我们的持平的水准线上,他们就肯定坚持不下去了。主动权在我之手,所以接下来的谈判,就不仅仅是京津市场的问题,而是涉及到全国市场划分的问题。”

  “全国?”黄欣吃惊的问道。

  “你以为呢?”王艾笑道:“就凭我们三家一年增长1.5倍的生产力,统一全国是迟早的。江浙一带水道密布,城市容忍废水的能力很低,而我们北方干旱,一点废水哪怕不处理放到大池子里,慢慢就蒸发干净了。所以我们北方造纸集团尽管地理位置受限,但发展的基础最为雄厚。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和他们坚决的打价格战,甚至以一对多也不停手?除了我们有底气之外,也是因为东三省、内蒙东部的卫生纸市场已经被我们搞的饱和了,不到京津市场还到哪去?”

第七十节 三国鼎立、割据中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