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节 愛の旋风,打通全境

  起初中原、东海两大造纸集团的组建就让日本造纸企业紧张了一阵子,而北方造纸集团前身爱的造纸公司异军突起,以一己之力和两大造纸集团在京津市场杀的血流成河(三家精疲力尽,但挤垮了一大批小型民用纸品牌),日本造纸企业还曾经幸灾乐祸。不料想还没等拼死一个俩的,三方突然停手了,而且很有默契的不再相对发动攻势而是背靠背迅猛出击。

  日本近代受到英国的影响最深,都是离岛国家,都非常向往大陆均势政策。英国从来都在欧洲大陆挑动是非,从而左右逢源,拿破仑强大就联合德国干掉法国,希特勒强大就联合法国干掉德国。而在日本政治、经济界心目当中最理想的中国状态应该是分裂成七八块,从而给日本左右逢源、居中调停、进而入主中原的机会。

  所以日本最喜欢看的是中国企业内斗,最畏惧就是中国企业的团结统一。

  就在中国三大造纸集团达成默契迅猛出击的关键时刻,1999年10月,刚刚上任的日本新的通商产业大臣深谷隆司访华,带领着生活产业局干部拜访了发改委和工业部。在访问中不仅询问了日本造纸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相关问题,还无耻的将其与中国入世谈判连接在了一起,威胁称中国必须开放民用纸市场,否则入世谈判不保证顺利等等。

  已经深入了解中国三大造纸集团实力,尤其是北方造纸集团雄心的曾主任淡然的回答:中国和日本一样都是市场经济国家,我们将逐步开放国内民用纸市场,最终像日本一样成为一个民用纸自由流通的市场,欢迎包括日本企业在内的造纸企业在华投资。

  得到满意答复的深谷隆司在回国之前,特意到民用纸市场走了一圈,结果直到回到日本脸色都是漆黑的。中国的民用纸在同样重量、厚薄的情况下,价格只有日本同类产品的三分之一!

  这尼玛开放不开放市场有啥区别?干不过中国企业啊!

  可干不过中国企业也就算了,最令深谷隆司担忧的是,曾主任说了:中国和日本一样都是市场经济国家,中国将开放市场最终和日本一样成为民用纸自由流通的市场。这就意味着,日本在要求中国开放市场的同时,中国也在要求日本开放市场。如果日本毁约阻挠中国民用纸进入日本,那么在入世谈判上就要对中国让步。而日本如果不想在其他领域让步,那么日本市场就要面对海量一般的中国民用纸的凶猛冲击。

  时任日本首相小渊惠三专门听取了深谷隆司的汇报,面对拥有庞大专业廉价劳动力的中国企业,在民用纸这个低端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领域,日本企业的劣势十分明显。不管王子造纸、大王造纸等企业有多大,民用纸领域的利润空间远比中国小。

  而且现在日本造纸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投资建厂,利用中国廉价劳动力的机会已经流失掉了。民用纸投资出产的速度非常快,设备安装到出成品只用一个月时间,在中国三大造纸集团已经开始攻略全国,建设分支生产基地的情况下,哪怕日本企业动作再快,也需要经过两国协商、与投资地方政府协商等等流程之后才能具体的投资建厂,最快也要比中国企业晚半年左右,而且不论在中国哪一个地区、哪一个城市日本民用纸企业的产品刚下线,就一定会面对惨烈的价格大战。尤其是当中国三大造纸集团存在隐形合作关系的情况下,任何一家日本造纸企业想要在中国发展就要面对以上三者的联手攻击,这是有死无生的结局!

  小渊惠三首相十分忧虑,左右为难,最终因为要协调复杂的中国入世谈判的诸多事宜,只好暂时沿用当下政策,观察观察再说,中国已经承诺开放民用纸市场,日本当然没办法反过来封闭国内市场。

  2000年3月,当北方造纸集团做好了精心准备之后,第一艘运载着中国民用卫生纸的船只在东京港靠岸!

  这种标志为“愛の”民用卫生纸,不仅颜色选用了萌萌可爱的淡粉色,还添加了天然植物香草,同时还印有复杂的樱花纹,尤其是价格只有日本同类产品的一半!日本民众最开始以为是打折特价卫生纸,所以在东京的各大超市,愛の卫生纸两天内就被抢购一空!北方造纸集团这一炮顺利打响后,后续的民用纸运输船在东海上连绵成线,接连不断,相继登陆日本各大港口,在整个三月掀起了“愛の”民用纸的狂潮,这股愛の旋风通过ministop、7-11、全家、罗森等全岛星罗棋布分布的便利店快速的向全国蔓延!

  日本三大造纸企业的旗下产品毫无优势,整个日本造纸界毫无还手之力,愛の旋风到哪里,哪里就被占领,整个三月日本三大造纸企业的经济数据,萎缩的令人绝望。

  要跳楼的三大企业,只好每天通过各种渠道向日本政府施加压力。

  决策失误的日本通商产业大臣深谷隆司被迫承担所有责任,在愛の旋风刮起的一个月后,于4月1日向首相递交了辞呈,次日,同样参与了这项决策的小渊惠三首相突发脑溢血进入东京顺天堂医院治疗。

  代理首相的官房长官青木干雄威望不足,执政党内部、在野党纷纷借机发起首相争夺战,日本政府一团混乱。日本三大造纸企业急的火上房却毫无办法,整个四月份日本政府决策层处于停运状态。

  而利用这一个月时间,北方造纸集团在诸事皆顺的环境里调整了产能,压缩了其他市场的供应全力攻占日本市场,甚至秘密调动了中原造纸集团、东海造纸集团的部分生产力,等到四月份过去的时候,北方造纸集团已经打通了日本全境!

  尽管日本三大造纸企业的产品品牌仍旧有一部分死忠,但同等质量,形象更好,价格只有一半的中国民用纸已近牢牢站稳了脚跟,距离打败日本造纸企业的民用纸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到5月份,日本政府决策层的混乱终于暂时稳定,准备重新运转的时候,日本造纸企业民用部门已经欲哭无泪了,只好使出最后的力气逼迫日本高层与中国谈判,交换入世协议中的相关条款,将中国民用纸赶出日本市场!

  处于内外交困中的日本首相即便是住院也频繁的接见日本通商产业省的官员和日本造纸企业的代表。然而,这其中牵涉到了非常复杂的与中国的入世谈判以及钢铁、化工、成套设备等在内的多元的谈判内容,绝不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能解决的。

  就在日本三大造纸企业处于暴怒的边缘的紧张时刻,1999年5月14日晚6时,位于东京都千代田区永田町的日本首相官邸向全球发布通告:“小渊首相已于下午4时7分在病房逝世!”

第七十二节 愛の旋风,打通全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