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节 中国互联网产业之友(下)

  听到王斌的新提议,两位马总又分别商量了一夜。

  盈利前景更明朗的马云稍有犹豫,而马化腾已经认可了这份协议。

  其实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王斌或者说王艾的这份协议也是诚意十足的。2011年已经凭借淘宝网在中国社会掀起了滔天巨浪的阿里巴巴,获得了雅虎的10亿美元投资,占股竟然达到了40%!而这个时候阿里巴巴的自我造血能力已经十分强悍了,雅虎的投资不过是加速了其扩张的过程而已。

  而在十几年前的1999年,总投资7000万美元,只占不稀释股权的10%,已经可以说是相当优厚的条件了。毕竟十几年后10%的股权才2.5亿美元。这十几年的发展7000万美元放在什么地方翻成2.5亿,才3.6倍也轻而易举。哪怕是在北京买房子呢,1999年三环内的房价是3000一平,2011年也达到了5.8万一平,翻了20倍。相比房价的稳定增长,投资一个前景不明朗,风险多远的互联网企业,十几年翻四倍这简直就是白送。

  所以,马云也没纠结多久,十分愉快的与王斌所代表的超越互联网投资公司签署了协议。这份协议让两个公司上下满意了十几年之久。直到两家公司分别在美国上市,总市值超过4000亿美元之后,才有部分杂音出现。毕竟7000万变成400亿的增值速度是太快了。

  但是杂音一出,就被两位马总给强势按下去了,即便是佛系的马化腾也毫不客气。这种红眼病确实不利于企业的发展,再说超越互联网投资公司的10%股份从未出手过,不管遇到什么风雨,都纹丝不动。换言之,人家就是看好他们企业的发展,却从未想过卖掉股份牟利,哪怕是值400亿又能如何?对于这种长期持有者而言,市值多少只是个参考,因为股市有起落,今天4000亿,明天变2000亿也很正常。这十几年里,超越投资公司拿到的仅仅是一点公司分红以及王斌的独立董事的工资而已。

  许多发出杂音的新员工没注意的是,所有第一代创业者都什么杂音也没有发出过,因为他们知道许多后来者不知道的情况。

  比如,注入了如此巨大规模的资金,超越互联网投资公司却从未干涉过两家企业的运营;在企业内部出现纷争时候,从未插言发话,但总是默默的站在两位马总身后。

  更重要的是在两家企业发展的早期,王斌一系的企业给了两家互联网公司极大的帮助,甚至是难以用金钱衡量的帮助。比如在历史性的会面之后,王斌将两位马总挽留了下来,邀请两位马总出席了三大造纸集团协议签署后的庆祝酒会。这对于两家起步阶段的互联网企业来说是极为难得的向上拓展人脉的机会,参加酒会的既有发改委的领导,也有工业部的领导,还有资金实力、社会影响同样庞大的企业集团老总。

  虽然这次见面两家公司并没有寻求到更多的投资,暂时也不需要,但是人脉却极大的扩充了。从那以后直到两家企业分别站稳脚跟之前,只要王斌出席什么重大的商务活动,都会给两位马总打电话,询问他们是否有兴趣参加。换言之,这个时候是王斌带着他们两位玩儿。也由于王斌的带动作用,他们更快的接触到了广泛的政商层面,也获得了更多的中国企业的投资。当然,也由于王斌的带动和鼓励,这些投资了两家公司的中国企业在多年后也纷纷向王斌表达了高度的敬意。

  同时在两家企业发展的关键阶段,王家的家族企业也给予了不遗余力的支持。比如伴随着海归人士逐渐进入中国市场的MSN,就是腾讯的核心业务QQ发展早期最大的对手。虽然2005年MSN中国才正式成立,但这是MSN的官方网站,不代表MSN聊天软件在中国,事实上在1999年的中国互联网上,用MSN的人不比用QQ的人少。前者主要在高端人群中推广,而QQ是真正的互联网初学者所用。虽然两家软件明显是QQ的用户友好度强,但架不住MSN发展的早,在大多有海归背景的人群中因为好友的缘故建立起了很强的粘性。

  而在这个QQ发展的艰难阶段,接受了超越互联网投资公司注资以后,超越一系网吧开始全面卸载MSN,安装QQ。1999年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只有400万,而上网电脑只有146万台。其中超越网吧就占了六十分之一。但是网吧电脑的特点在于每台平均有十个用户以上,这就相当于QQ一个月内有了固定的30万用户群,占当年中国总网民数量的十三分之一。

  更关键的是,凭借超越网吧在辽宁省的高密度覆盖,QQ一下在辽宁省站稳了脚跟,拥有了稳定的用户群。而超越网吧的高素质用户普遍使用QQ以后,通过他们的人际关系开始向更广泛的高端人群中延伸,最终QQ凭借本土高端人士的拥护击退了海归高端人士拥护的MSN。

  而在阿里巴巴发展的关键期,也得到了王家企业的大力支持。在2003年淘宝网成立之初,北方造纸集团、笨蛋食品两家声誉卓著的企业产品就高调宣布入住淘宝,是国内大型企业当中最先建立了自己的官方旗舰店的,也是后来最先成为天猫会员的,这种带动作用给淘宝网的商家、买家双方建立了极大的信心,几乎是瞬间就把淘宝网的局面稳定了下来。同时,当时已经从北方造纸集团独立出来的四海物流高度支持淘宝网在东三省以及内蒙东部、京津一带的商品配送,以高密度、大强度、高速度、高安全的特点极大的解决了淘宝发展早期的物流困境。正是因为这种大力支持,淘宝网也是率先在中国北方站稳了脚跟。

  十几年后,分别在两位马总身边工作过的一个人发现了王斌的存在,于是在《中国经济周刊》上发表了一篇《中国互联网产业之父》的文章,将王斌与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关系进行了剖析,对这位实业界的老总多年来持续对互联网产业投资并大力扶持进行了高度赞誉。文章一出,且不说普通网民如何关注,互联网大佬们没有一个开口的,仿佛对此进行了默认。毕竟强大的超越互联网投资公司已经是公认的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孵化器。

  不料,几天后,百忙之中的王斌特意抽出时间拜访了杂志社,杂志总编亲自陪同,对这位声名显赫的全国人大代表、工商联副主席的突然拜访难免忐忑。

  王斌现场接受了总编的采访,下一期杂志公开刊登了这篇采访报道,题为《王斌:我只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的一个朋友》。

  王斌公开说,如果一定要说中国互联网产业之父这个角色存在的话,那么也应该是从建国开始就在计算机、互联网相关技术方面默默无闻几十年奋斗的科学家们,是他们奠定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基础。同时也应该是那些带领中国互联网产业披荆斩棘、筚路蓝缕的企业带头人们,他们有的现在还在互联网企业里,有的已经离开了这个行业。而我直到今天也不怎么懂互联网,说到底只是一个外行,说我是互联网产业之父是夸大其词的,让我感到羞愧的。充其量我只是一个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朋友,而像我这样的互联网产业的朋友有很多。

  王斌的这篇采访报道出现的两天后,一篇名为《真正的朋友,肝胆相照》的千字短文在网上突然大肆传播,里边首次披露了1999年夏天的京西宾馆的重要会面的细节。被网友们调侃为“四方会谈”的这次会面里,既有后来名闻全球的两位马总,也有实业界的大佬,中国造纸大王的王斌,还有已经享誉世界的足球巨星王艾。同时还披露了一部分北方造纸集团等一系列企业与腾讯、阿里巴巴多年来互相帮助的一些实例,最后以肝胆相照来总结双方十几年的高度信赖的紧密合作关系。最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文章的作者署名为“马爽”,是个突然冒出来的不知名的作者。

  这篇文章很特殊,其中的许多细节都是第一次为外人所知,所以许多人都猜测应该是两位马总亲自撰写。“马爽”等于“马双”,等于“双马”,只不过以两位马总的江湖地位,如何排名前后很困难,所以干脆就叫“马爽”算了。这还是后来还是马云在一次访问中不小心承认的。

  王斌的亲自拜访的采访纪实与两位马总的联合文章,成为了王斌“中国互联网产业之友”的历史定位的注脚,也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产业飞速发展十多年、创造无数辉煌的一个缩影,当然也成为了双方亲密交往的一个佳话。

第七十六节 中国互联网产业之友(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