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后的圣女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骑砍之潘德狂想曲在线阅读

骑砍之潘德狂想曲

奇幻 / 史诗奇幻

63.5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03-27 17:27

书籍摘要: (本书已经太监,只留下最后的剧情大纲。订阅需谨慎)直白简介:这是一个出生在潘德大陆荒蛮雪山的预言之子苏诺,经历了无数血与泪,无数热血的战斗和诡变的阴谋,也体验过温情和背叛,最后坐上国都萨里昂城那至高的白银王座的故事。B格简介:黑夜里是谁在睁着双眼?白天的荣耀都归于夜里的血歌。破碎的潘德大陆谁来拯救?马迪甘的预言给出了答案。预言之子苏诺,终将用铁与血重铸秩序,终将用火与剑再创辉煌!萨里昂的雄狮在烈焰中奔腾,达夏的天蝎在黄沙里蛰伏,帝国的毒蛇吐出了猩红的蛇信,菲尔兹威的海岸迎来远航的风帆,瑞文斯顿的巨龙腾飞在血月之夜!PS:书友群821590805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相思染红线.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并不爱吃鱼.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小王子_乌瑞恩.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史诗奇幻小说推荐

深渊魔龙在线阅读
深渊入侵,战火燃烧。 拥有异世记忆的狄尔萨斯破开卵壳,凝视着堕落的世界。 在这个杀戮横行的世界,为了活下去,即使是深渊龙的狄尔萨斯也必须不停的厮杀,变强。 原本这会是个十分艰难的过程。 但当狄尔萨斯吞下巨树掉落的果实—— 获得天赋:盛宴 获得天赋:汲魂痛击 获得天赋…… 从此这头真龙就在世界中搅风搅雨,就连深渊都不得安宁。 (关键词:龙文,战争,恶魔,位面,伪DND)
黑袍学士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雪落无银在线阅读
我不是一个圣人我只是一个卑微的求生者。
元嘉老祖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最后一位猎魔人在线阅读
【西幻狩魔世界观+精灵单女主+强代入感】 一封来自好友希莉娅的信函,猎魔人克兰被受邀前往精灵的世界,并参与一场盛大的典礼。 可典礼刚至半途,三位圣女候选者突然失踪。被委托调查此事的克兰和希莉娅,却因触及禁忌的真相而卷入了一场阴谋,不仅被诬陷为真凶,更遭受无止境的追杀。 克兰虽然侥幸逃离,但也身受剧毒。本已绝望濒死的他,却阴差阳错地与一只名叫托克的暗灵共生,终于让一切都有了转机......
失落的晨曦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序列战神在线阅读
男人就要去战斗,去争,去打,打下一片天地!
栖居候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穿越异界:没有系统的玩家们在线阅读
很遗憾,魔兽世界国服在2023年1月24号关服了…… 广大的国服玩家为了纪念自己的青春,自发性的在这一天登录游戏,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等待关服,就连没有续费游戏时间的,也用新建的小号来与这个世界告别。 当命运的指针来到零点的时候,艾泽拉斯迎来了大量的新生灵。 只是,没有了系统,与原住民无异的玩家们,还是第四天灾吗? 他们的命运又该如何…… PS:(大事件主要以上帝视角和领袖的视角去写,日常和一些支线主要是主角的视角) (本文慢热,喜欢爽文的可以划走了,如果你喜欢美酒和故事,不如留下来慢慢品尝,会有不少的大场面,多少可以期待一下)
夜风红尘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蒸汽时代的术士在线阅读
蒸汽与魔法的世界,现代科技的文明。  两个世界的融合需要守望者,而他们要得到那张“录取通知书”。
丧狗的背影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海洋风暴在线阅读
(书友扣扣群253185169) 大鱼是个普普通通的海人,一天捡到一个奇怪的东西,就连锁性发生了一系列事……
忘川河很浅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战锤来世在线阅读
那么很快终焉之时将来临,永世神选从他的黑暗王座上起身,准备毁灭世界,一些英雄将挺身战斗,他们会意识到所有的希望都将灰飞烟灭,因为他是受膏者,是预言注定的终焉。 而在那之前,一个年轻的骑士正在寻找圣杯的旅途中,但在这场通往天堂和地狱的旅途中,他终将走得更远,直到站在一个他自己也无法想象的位置上。
星龙座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史诗:万族之争在线阅读
只要10字以内签约,不会低于100万字,不会太监! 空城是一个熊猫人。熊猫人生活在一个极其团结隐蔽的山谷里,千年来和外界没有任何联系。这一日却有一头千米长的恶龙出现在山谷外,黑色的身体翅膀大张着向下的熊猫人的山谷咆哮,血红的眼睛下是流着绿色口水的巨大尖牙…… 非套路爽文,无女主(也可能单女主),注重故事性,幻想元素比较多! 日更4000,不断更,中午十二点准时更新。 希望有人喜欢!
空城将军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当前位置: 奇幻 史诗奇幻 骑砍之潘德狂想曲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最后的圣女

  在潘德大陆某个静谧的地方,坐落着一座小小的教堂。阳光折射进教堂的彩色玻璃拼花窗,光彩四溢。

  窗子的制作工艺很精细,上面的无数图案在被阳光照射后显得栩栩如生。满面怜悯的圣母,披盔戴甲的斗士,寓意深刻的神话故事都仿佛被赋予了生命。

  教堂里洁白大理石铸造的神像,阳光下被信徒们怀以高高的崇敬之心敬仰着,在众多牧师和修女整齐的祈祷声中升华,它们彰显出潘德主神秩序女神尤诺米亚的伟大、威严和慈悲。

  本应该是这样的,可现在的主神教,已经没有牧师和修女在了。

  现在在这庄严的教堂里面,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她跪在教堂冰冷而坚硬的地板上,面朝着高高在上的主神像。

  她穿着洁白的长裙,戴着洁白的面纱,露着洁白的肌肤,她整个人就像从一个洁白的童话里走出来似的,不食人间烟火。

  圣女闭着眼睛,跪在地面上虔诚的祈祷着,整个场景像是一幅庄严肃穆又美妙绝伦的油画。可惜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画面的宁静。这阵脚步声急促而沉重,只有披戴铠甲的人才有这样的脚步声。

  毫无疑问,进来的是一名骑士,而且是一位侍奉主神的神圣骑士。

  “阿尔莉雅圣女殿下,敌人已经快要攻进来了,请您赶快随我从密道撤离。”

  阿尔莉雅睁开了眼,像月光一样洁白的她睁开了眼睛,就像残缺的月亮恢复了满月,瞳孔里散出清冷的光辉。

  阿尔莉雅看向那位骑士,他弯下腰行礼,似乎不敢直面她的美。但是颤抖的双肩则明显暴露出他的紧张和事态的紧急。

  阿尔莉雅发出惨然的笑:“原来是你啊,多尔法隆骑士长阁下,我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我们在大陆上的最后一座神殿了吧,我们还能逃到哪儿去呢?”

  多尔法隆直起了身,他打开了厚重的面甲,露出一副沧桑的面孔,这是只有经历了无数的人才能有的面孔。他的眼眶含着热泪,吐出沙哑的声音:

  “我不知道...殿下...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应该一直向北走,走的越远越好。”

  阿尔莉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起身,准备跟随这位忠诚的骑士继续流亡。这样的流亡她在过去的一年里经历了太多太多了,这一年里他们这个侍奉潘德主神的至高教会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人们的信仰在逐渐崩溃,主神的荣光也不复存在。教会似乎站在了整个世界的对立面。她不断的从一个神殿逃到另一个神殿,而之前的神殿都被摧毁。

  直到今天,最后一座神殿也要被摧毁了。她又要流亡到那不知所谓的北方。天知道未来她又要经历些什么。

  突然,教堂那高大厚重的正门被强力的摧毁。一片阴影遮挡住了教堂正前方的阳光。很难想象是什么庞然大物能拥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力量,可事实上,站在门外的只有一个人。

  他穿戴着华丽到无法形容的铠甲,挥舞着精致到极致的长剑,没有戴头盔,金色长发披散到身后,眼眸里闪着自信的光芒,像是夺走了天上太阳的光。

  最关键的是,他的面庞和阿尔莉雅一模一样,而且两人都有着长长尖尖的耳朵。没错,他就是阿尔莉雅的孪生哥哥,精灵族的圣王阿瓦戴恩。

  他踏进了教堂,他的脚步深沉坚定,他的目光里只有那洁白的女孩。他开口了,说出了进门的第一句话,“阿尔莉雅,我来接你回家。”

  阿尔莉雅震惊的无法言语,这个所谓的敌人显然非常出乎她的意料,一路上她不断被邪恶的异端,肮脏的蛇教,还有信仰破碎的普通信徒追赶着,驱逐着。

  可现在这个面前的敌人是谁?是她的亲哥哥,孪生哥哥,他们从在母亲的腹中就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她不相信面前的这个男人会伤害她,绝对不信!

  多年前唯一将他们分开的,是那庄严而神秘的神谕。阿尔莉雅为了族人牺牲了自己的自由去侍奉神明,而阿瓦戴恩则为了族人举起了长剑。

  许多年里,阿尔莉雅无数次在暴风雨来临的夜里痛哭出声。也许是因为暴雨的声音能够掩盖她的悲泣,暴雨的洗刷能够抹去她的泪痕。她为死去的父亲哀伤,为离去的兄长思念。

  照理说,阿尔莉雅此时应该痛哭失声,然后冲过去扑进她兄长的怀里,如她兄长而言跟他回家。可是,她没有那么做,她也真的不能那么做。因为,阿瓦戴恩的长剑上,还滴落着鲜血,那是护教骑士们的鲜血,红的醒目。

  门内,光芒万丈。门外,尸横遍野。

  剑尖上滴落的鲜血和旁边多尔法隆满含刻骨仇恨的目光都在不断的提醒着阿尔莉雅,眼前的她的这位兄长,正是屠戮了这些护教骑士的凶手。阿尔莉雅的世界观在一瞬间受到了难以言喻的打击。

  这些骑士们以守护着教会,守护着神殿,守护着圣女为己任。阿尔莉雅在这些年里和他们朝夕相处,他们一起在清晨朗诵圣经,一起在正午享用圣餐,一起在夜晚高唱圣歌。

  骑士们在遇到危险时总是不惜牺牲生命来保护着她,这位教会唯一的圣女。而现在,和她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一起度过这么多次危机的骑士们都死了。死在她唯一的亲人,她的孪生哥哥的剑下。

  看着阿尔莉雅呆呆的站在原地没有反应。阿瓦戴恩皱起了眉,他催促着阿尔莉雅:“快点,黑暗就在我身后,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阿尔莉雅还是没有反应,她一下子没法接受这么残酷的现实。

  而已经有人,比她更早一步做出了反应。骑士长多尔法隆拔出了佩剑,挡在了阿尔莉雅面前。他眼眸里燃烧着仇恨的火焰。

  “我决不允许你带走圣女殿下!”

  阿瓦戴恩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也做出了他的回应。他提起了剑,刺向多尔法隆。

  阿瓦戴恩的剑尖燃着洁白的火焰,这洁白的火焰摧毁了一切,教堂里的神像被斩断,穹顶被刺穿,梁柱倒塌,壁画和摆设变成灰烬。“快走!圣女殿下!”这是多尔法隆倒在仿佛能够灭世的圣焰里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阿尔莉雅终于醒了,她眼含泪光,给阿瓦戴恩投去让人心碎的不解目光。她的信仰不允许她对毁灭教会的人妥协,而她的血脉不允许她对自己的哥哥挥剑。

  她只能选择逃跑,在教堂倒塌之前启动机关逃进了密道。

  她记得密道的出口有着她神骏的坐骑,一匹纯白色的独角兽。

  她还记得多尔法隆最后流着泪告诉她:“去北方!越远越好!”

  阿瓦戴恩烦透了这个教会,教会曾经通过所谓的神谕夺走了他唯一的孪生妹妹,现在又在这个危急的时刻一直阻拦他夺回他的妹妹。

  他知道不能再拖了,再这样下去,所有人都逃不掉。他的身后,可是跟着这世界最恐怖最深沉的黑暗。一旦那片黑暗来临,一切就都完了。

  于是他不惜用最激烈的手段,也要抢回自己的妹妹,带她回家,带她远离这片黑暗。他不愿意他的妹妹深陷进这片黑暗里,就此沦落。

  就在刚刚,他看见自己的妹妹竟然拒绝了自己的召唤,逃进了密道。

  他知道,再不赶快就真的来不及了。

  可是,就在这时,一双手如铁钳一样死死抓住了阿瓦戴恩的双腿。

  阿瓦戴恩回过头,难以置信的望着本该是一具尸体的那个小小的神圣骑士。

  在教堂燃烧着的废墟里,多尔法隆趴在地上死死的拽住精灵圣王的双腿。

  就在刚才,精灵圣剑洁白之焰刺穿了他的胸膛。被如此神器刺了个这么大贯穿伤,本应该是绝无幸理的。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只不过,这已经不是刚才的多尔法隆了,他的眼眸里,浸染着无尽幽深的黑暗!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