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0,惨死的吸血鬼

  那一个晚上,发现自己的便宜老婆就是梁潇潇时,楚离难以入眠。

  他很难说出自己心里的感觉是什么,那是一种惶恐之中夹杂着一丝丝兴奋的奇特心情。

  楚离怀疑自己其实暗恋她,但很快又回避这个念头,认为这只是自己对侵犯她自尊的一种负罪的愧疚感。

  毕竟活人与尸体的相恋是荒谬的,不是吗?

  他翻来覆去一整晚,直到拂晓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当他醒来时,已经差不多正午了。楚离伸了个懒腰,坐起身,正要下床,梁潇潇突然发消息给他:“请你带我出去逛一逛,可以吗?”

  楚离侧头看向梁潇潇,梁潇潇也斜着眼睛盯着他,无神的双眼中看不出一丝情绪。

  “那一会儿让我给你找个遮阳的物件……”楚离一边翻下床,一边从衣柜里拿出一件便服,一边如是说着。

  “不用了,我不怕阳气——帮我找身衣服就够了……谢谢。”

  “好,等我先吃饭,饿死了……”

  楚离推开门,正要离开房间,又突然想到什么,停下脚步,转身,又问:“你需要吃点什么吗?”

  “桌上点五柱香,谢谢。”

  ……

  楚离在陈宅里行走时,听到佣人们的对话,才知道昨晚那出袭击案,陈家确实是死了一个家丁,而且是被人一掌打死的。

  但楚离想不通一件事,既然那个强盗可以一掌打死那个家丁,也可以一脚踢死他啊,这样才能灭口。

  吃饭时,楚离仍然在思索这件事情,猛然间,他想起了游戏规则里的一句话:

  “每个杀手每天只能杀死一个人。”

  假定这句话中的“人”包括的范围不止局限于参加游戏的玩家,而是这个县城里所有人,那么那个人就很有可能是一名杀手!

  可是,如果杀手是胡乱杀人来寻找玩家,又何必大费周章地潜入呢?

  肯定是他知道平民的位置!那么他潜入进来就是要杀他的!

  那杀手何必杀家丁呢?

  被发现了灭口?说不通。以那个家丁死亡的位置看来,杀手在他叫的时候,完全可以强行破门杀楚离啊。

  除非……家丁也是玩家!

  楚离经过一番推理,觉得心里明朗了不少,但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许多疑点,却又难以说出。

  他觉得有些头疼,就索性不想了。毕竟,他叫楚离,不叫楚轩。

  吃过饭,吩咐两个丫鬟去把梁潇潇打点一下,又向便宜父母打了个招呼,正要出去,他便宜老爹叫住了他:“带个死人上街,这像什么话!”

  楚离眨眨眼,立马扯谎:“爹,道长说,我得和我娘子寸步不离,这样才有扭转气运的效果。”

  说罢,没等那老头再说什么,楚离连忙摇着铃铛,招呼着梁潇潇迅速离开陈宅。

  “亏你还陈家二少呢……就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刚从陈宅出来,梁潇潇就发消息数落着楚离。

  “不是你要出来吗……”

  “但这是礼貌问题啊……”

  楚离僵在原地,直愣愣地看着梁潇潇。

  “那我再回去道个歉?”

  “哎呀,迂!出都出来了,就逛一下,回去再说嘛!”

  楚离耸耸肩,摇铃让梁潇潇跳到自己身边,梁潇潇一边跳过来,一边还发消息:“还好我们是假夫妻,不然我真有你这么呆的相公,我还不气死!”

  楚离尴尬地咳嗽两声,摇着铃,带着梁潇潇,慢慢地行走在大街上。街上行人看见戴着铜钱面罩一蹦一跳的梁潇潇,不禁纷纷侧目。

  毕竟,假如这是一部小说,梁潇潇是女主,楚离是男主,在小说中,哪有女主上街不是惊艳得吸引一大帮人注视呢?区别无非在于,其他小说里的男主会被行人们羡慕嫉妒有这等好运;而楚离却被人们指指点点,当做神经病。

  楚离可没有那些男主的魄力消受这种炽热的目光,他只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心里像被猫抓着一样焦躁。他悄悄走到梁潇潇身边,在她耳边轻轻说:“要不我们回去吧?”

  “第一,既然你有胆子带我出来闲逛,那也应该有胆子让我逛遍全城;第二,请你离我远一点,在这个年代,即使是真夫妻,上街也不能这么亲近。”

  楚离默默退了几步,摇铃。

  “只能用强制手段了……”

  随着铃声响起,梁潇潇又动了——但她没有像楚离想的那样跟着自己回去,而是径直跳入一条小巷。

  “WTF!”楚离连忙追上去。

  小巷里空荡荡的,除了站在中间的梁潇潇,楚离没有看见第二个身影。他慢慢走近梁潇潇,正想着是不是自己的咒念错了,梁潇潇突然摘下铜钱面罩,露出她俏丽的面容,向楚离淡淡地微笑:“就这东西还想镇住我?可笑……”

  楚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合着我不能操控你啊!那你何必这么麻烦呢?早翻出来不就完了?”

  “傻瓜,那我已经被镇压了,为什么能自己跑出来呢?正常人都想得到,我肯定是个很猛的邪祟嘛。这样一来,我还不被满城通缉啊?”

  “咳咳,好吧……”

  梁潇潇又戴上面罩:“我们走,从小巷另一端出去。”

  楚离点点头,便装模作样地摇起铃,梁潇潇又一蹦一跳地向小巷另一头跳去。当一人一尸快接近小巷口时,系统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耳边响起:

  “发现附近有线索箱。”

  楚离和梁潇潇面面相觑,梁潇潇又摘下铜钱面罩:“系统提示的……应该是关键物件。这是个小巷,东西要么在房顶,要么在屋内……你去那边看看,我在这边搜一下。”说罢,梁潇潇化作一团黑烟,飞上左侧屋顶。楚离站在小巷里,看看梁潇潇离开的方向,又看看自己右侧高高的房顶,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你倒是飞上去了,我怎么办!”

  已经飞远的梁潇潇自然不会理他——即使是听到了也不可能搭理他。楚离摇摇头,叹了口气,正要走出小巷,想法子进人家屋子,梁潇潇又飞回来了。这次,她手上多了个木匣子,木匣子上写着一个“伍”。

  “我们来晚了,里面是空的。”她当着楚离的面打开了空空如也的木匣子。

  “让其他玩家捷足先登了?”

  “嗯……如果是在我们手里还好,如果是被杀手找到了,那就麻烦了。”

  “……没事,匣子上有序号,说明不止一个线索箱。”

  梁潇潇将匣子放在地上,又把铜钱面罩戴上。

  “我们四处逛逛,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玩家或线索。”

  楚离摇起铃铛,梁潇潇跟着跳出小巷。一人一尸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使用通讯交流。他们走得比较慢,便于观察这附近是否有线索箱。

  在路过衙门的时候,他们看见衙门门口挤满了人。楚离心想应该是昨夜陈家的案子,正打算离开,突然听到两个衙役的交谈:“昨晚真是不太平啊,一个晚上死了三个人……”

  三个?

  楚离疑惑地从人群中挤进衙门,才看见院子里摆着三具尸体。一具是陈家昨晚死了的家丁,还有两具是昨夜来陈家吃酒的两位客人,楚离还与他俩喝过两杯,所以印象比较深。不过,这俩人,一个七窍流血,一个面色苍白、脖子上有一个鲜红的牙印,死相狰狞。

  这七窍流血的不好说,但脖子上有牙印这个一看就知道该是什么物种干的了。

  他挤出人群,与梁潇潇对视,发消息:“你昨晚没有出去偷偷找食吧?”

  “怎么可能,我在你身边睡得好好的!”

  “那你能感应一下,这城里除了你还有哪有僵尸吗?我怀疑有一个杀手是一只僵尸。”

  “怎么,有一个人是被僵尸咬死的?”

  楚离点头,梁潇潇向衙门微微侧头,又微微摇头:“不可能是僵尸,里面的死者身上没有尸毒。”

  “那难不成是吸血鬼?”

  “什么是……吸血鬼?”

  “玩笑话而已……你可以理解为西洋僵尸……”

  楚离耸耸肩,摇铃继续前行。

  开玩笑,这里是古华夏,怎么可能有吸血鬼……

  梁潇潇皱着眉头,似懂非懂的样子。一人一尸继续行进,楚离觉得路上沉默着有些无聊,便尝试与梁潇潇闲聊。

  “诶,62584,你是哪朝人啊?”

  “……你是指我死了之前还是之后?”

  “都说嘛。”

  “我活着的时候是大明崇祯年间和清朝的顺治年间,死后就活动在康熙年间。你是后世哪朝?满清灭了没?”

  “我那年代都没有皇帝了,大清也早就亡了……说来也巧,我们现在的这个世界的皇帝和大明皇帝一样都姓朱。”

  “这里应该就是以大明为原型构造的吧?我看这里的人们的穿着打扮都和大明一模一样。”

  “嗯,可能吧……”

  突然,楚离想起了自己前面的玩笑话。

  古华夏确实不会有吸血鬼——除了明清两朝。因为也就是这两朝,许多西方传教士来华谋生,那么吸血鬼也可以跟着来自印度洋的游船漂来九州大地。

  那么,有一个杀手是吸血鬼的推论就可能是成立的!

  可吸血鬼会在哪呢?

  应该是一幢西洋建筑内。

  第一时间,楚离想到了教堂。

  楚离急忙跑向一位路边,问:“老人家,请问一下,你有没有听说有西洋人在这修了一座洋庙啊?”

  “有。”更让楚离兴奋地是,老人点头了,“就在城东挨着东门的地方——不过已经废了很多年了。”

  废弃教堂?那就更可能了。

  楚离谢过老人家,兴奋地拍了一下手,一把抓住梁潇潇的双肩,兴奋地摇着:“我可能找到一个杀手了!”

  “诶诶诶,这是大街上,你先放开啊!”

  ……

  “就这儿?”

  楚离抬头,仰望已经残破不堪的老旧教堂。

  几十年的风雨让这座庙宇千疮百孔,钟楼已经塌了半截,十字架倒插在地上,做礼拜的木椅也朽得一触即毁。风声在墙洞里呼呼地吹着,颇有鬼哭狼嚎的感觉。

  楚离让梁潇潇在教堂里一片空地等着,自己提着一把桃木剑和一把从铁匠铺买来的锤子,慢慢地走在断壁残垣上,寻找任何一个可能躲着一个棺材的地方。

  什么,你问他对付吸血鬼拿木剑干嘛?还不是因为他没有木楔子,只能拿木剑来替。

  楚离翻找半天,还真的发现一个地下室。废了许多力破开门后,楚离还真在里面看见一个棺材,他推开棺材盖,里面还真有一个穿着教士服的洋老头静静地躺着。

  猛然间,楚离的心脏狂跳起来,这种紧张的刺激感,上一次出现还是他皮任老太爷的时候。

  楚离点点头,悄悄爬上棺材,一边极力安抚狂跳的心脏,一边把木剑剑尖立在老头大概是心脏的那个位置,然后拿起锤子,就像电影里那样,朝着剑柄狠狠锤下去。

  剑插了进去,老头发出一声怪嚎,睁开双目,两只血红的瞳孔狠狠地瞪着楚离。楚离打了个哆嗦,差点撒腿开溜。但他很快深吸一口气,迅速定下心,一锤又一锤地砸下去。木剑越扎越深,老头也叫得越来越凄厉,当第八锤狠狠地砸下时,老头不再惨叫,而是双目圆睁,嘴巴保持大张的状态。

  死了?

  但楚离还是不放心,愣是将老头的尸体拖出去,费了好大劲才从地下室的棺材拉到外面的阳光下。

  在阳光的直射下,老头的尸体瞬间化作一堆粉尘。楚离从粉尘中捡起桃木剑,拍了拍上面的粉尘,骄傲地看着梁潇潇。

  “怎么样,我厉不厉害。”

  梁潇潇白了他一眼,周围没有人,她直接开口:“你个二百五,早叫我帮忙,你用得着这么累吗?”

  这时,系统声音传来:

  “玩家62583杀死场景中隐藏怪物:吸血鬼高路斯。达成场景成就:吸血鬼猎人。”

  “嗯?不是杀手吗?!”

  “哈哈哈……”

  系统发的是公频,听到这消息,梁潇潇竟然还笑出猪叫声。

  “女孩子,矜持点……”

  楚离尴尬地咳嗽两声,就要摇铃,一转身,却看见牛鼻子老道正背着大包小包,一脸懵逼地看着一人一尸。

  

20,惨死的吸血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