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9,察觉(2)

  楚离回房后,便在床上打坐静修,一是静心状态下的归纳吐息可以起到休息身心的作用,二也是怕自己睡着了听不见敲门声,三也可以略微地提一下修为。

  这几天一直忙着调查庄园和感应相灵,修炼倒是一次都没有做过。

  楚离进入了冥想状态,就像星战世界里经常做的那样,按照埃德蒙所说的小技巧,捕捉风声。

  他听见了风穿过房门与窗户的罅隙,听见风拨弄窗外的树叶,听见风……

  听着听着的,楚离忽然听不见风声了,甚至于说,什么都听不见了。

  “我聋了?”

  楚离狐疑地睁开眼,终止冥想状态,可这一动作刚刚做出,他发现自己又能听见许多声音了。

  “怎么回事?”

  按照《道门基础》所说,炼气期修为及以上的人,静坐修炼时,听到的声音,会是最真实的声音。虽说自己修为还不够高,不能完全辨析出所有声音,但也不至于说什么都听不见。

  依照楚离目前所有的资料,发生这种情况,只会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聋了——但这显然不成立。

  那么就是二——在没有修炼时,他听到的声音是幻听,压根就不存在。

  可是不对啊,如果这里的所有声音都是幻听,那为什么自己用清心咒时没有察觉?

  楚离还正在纠结这个矛盾。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是丁大力。丁大力问:“离子,睡了吗?”

  “没呢。”楚离只得把这问题暂时放在一边,“菲菲姐还没回来?”

  “是的。你是要休息一下,还是要跟我们去找她?”

  “我答应过我要一起去的——你等一下哈……”

  楚离飞快地下床,把脚伸进鞋里,一边一蹦一跳地跳到门边,一边套好布鞋。套上去后,他跺跺脚,把鞋穿实了,这才打开门。

  再看丁大力身后,菲奥娜居然也在。

  “我相信在神的保佑下,我们能让她安全归来的。”菲奥娜把她时时带在身边的饼状图标双手放在胸前,温柔而又坚定地说。

  那是她的信仰——外神犹格索托斯的标志。

  楚离跟着他们前往大厅,路上,楚离问:“我们要通知杨先生吗?”

  “不用了,杨先生刚刚已经自己跑出去找了。”丁大力说罢,又“啧”了一声,“苏菲也真是的,多大个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耍脾气。”

  “丁先生,您得知道,绝大部分情况下,爱情会让人盲目,失去对真相的辨析力。”菲奥娜平静地说,“神赐予了我们智慧,我们却常常会用愚蠢的感情将真正的智慧埋没。”

  无视这位神棍美人的絮絮叨叨,楚离接着问:“我们有哪些人?”

  “你,我,菲奥娜,小春子,玛尔塔,凯文,奈布,小蝶,海伦娜,特蕾西,威廉,伊莱,巴登,杨老大——如果把他也算进去的话。”

  “那人还挺多啊……等等,海伦娜怎么也来了?”

  “她说用她的盲杖,可以帮我们感知哪个方位有人。”

  说着说着,三人就已经走到了大厅一楼。

  一个穿着橄榄球前锋装备的卷发壮汉看见三人,便走到大门边,说:“人齐了,走吧。”

  那是“前锋”威廉.艾利斯。

  “等一等。”

  一个穿着青色斗篷装、戴着一个黑色眼罩、的人叫住威廉——是“先知”伊莱。

  片刻后,外面传来猫头鹰的叫声,一只猫头鹰从大门径直飞入大厅。

  伊莱抬起手,那只猫头鹰便站在他的手上,他凝视着猫头鹰,似乎在与它交流。不一会儿,伊莱点点头,对众人说:“我知道苏菲小姐去哪了,但她的位置可能会有所变动。刚刚我的朋友还告诉我,出去之后,会有一条三叉路口,所以我想——这样吧,玛尔塔,奈布,菲欧娜,凯文,你们走中间的分路;楚离,丁大力,海伦娜,威廉,巴登,你们走左边;其他人,跟我走右边。我们把各自的分路搜寻完以后,再回到大厅集合。”

  众人同意安排,每个组拿上两个手电筒,便离开了。

  ……

  凯文自告奋勇地走在排头,打着手电,四处乱晃。虽然夜幕下那些阴森的石像鬼与黑黢黢的树林让他有些不安,可看到身后的两位女士,特别是玛尔塔小姐,他又不断地给自己打气。

  “我可是一名英勇的牛仔啊,怎么能让女士们小瞧呢!”他在心里如是说。

  也许是因为沉默会放大恐惧,亦或是想趁机向女士们表现自己。一路上,他的嘴巴一直说个不停:

  “哦,我亲爱的女士们,这里的夜晚可真是有些吓人……可真的——我发誓——我在落基山脉下度过很多个更吓人的夜晚,但我……”

  “抱歉,阿尤许先生。”玛尔塔平静的语气打断了他滔滔不绝的讲话,“但我必须说,您得专心下来,像您这样乱晃是找不到人的。”

  凯文的脸一下子红了。他瓮声瓮气地说:“是的是的,您说得很对……”

  不过这时,菲奥娜却走上来,轻轻在凯文身边说:“您继续吧——不过照仔细些,我很想听听您的故事。”

  “喔,谢谢。”凯文脸上又泛起笑容,不过他回了看了一眼依旧冷若冰霜的玛尔塔,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可他也不能不给身边这位红发姑娘面子,于是低声讲起了他以前的故事

  ——但后来终究是讲出感觉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于到激动处还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来。他讲得很开心,菲奥娜也听得很认真,经常问他一些问题,就像一个毕恭毕敬的小学徒一样,而凯文也正如一位好老师,耐心解答着。

  凯文也是个段子手,他时不时地会极其生动地讲出一些滑稽好笑的故事。走在队尾殿后的奈布也常常被逗得开怀大笑。

  可每一个精彩的笑话,奈布眼中的玛尔塔都是无动于衷,依然是面无表情地,极其认真地用手电搜查四方。

  或许是职业军人的经历让她有了这种做事一丝不苟的习惯,亦或许,她和庄园里许多人一样,有着一个忧郁的故事。

  奈布望着玛尔塔认真工作的身影,不觉间竟有些出神。玛尔塔觉察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来,手电照向他。奈布闹了个大红脸,连忙别过脑袋,装作认真搜寻的样子。

  玛尔塔的脸上没有一丝波动,但她知道,刚刚奈布确实是在盯着自己。

  “奈布.萨贝达。”她的语气,就像军官在叫一名士兵。

  由于多年的军伍经历,奈布下意识地立正,像一名士兵一样恭恭敬敬地,又不失洪亮地回答:“是,长官!”

  “专心致志,认真完成任务。”

  “是,长官!”奈布这次甚至还敬了个礼。

  两人的一系列动作,都是长期军旅生活,给他们留下的深刻烙印。

  看着奈布的模样,听着他洪亮的应答,以及熟悉的士兵腔调,还有那熟悉的军礼,玛尔塔一瞬间有些怅惘——她想起了当年那个英姿飒爽的骑兵队长,那个英姿飒爽的玛尔塔。

  “你以前在不列颠当过兵?”玛尔塔回过神后,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奈布,“看起来,你应该是廓尔喀佣兵团的吧?”

  “是的,长官——不过我已经退役了,做了一名自由的佣兵。”

  奈布的声音颤抖着,他很紧张,因为他发现,此时的玛尔塔竟然在微笑——这是他见到她以来,她的第一个微笑!

  

89,察觉(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