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在线阅读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8.4分/32人评过

历史 / 两宋元明

159.82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唐帝国若是打赢了会对对手说:“你特么以后老实一点,小心老子灭你全族,每年乖乖进贡!”弱宋若是打赢了会对对手说:“哎呀,你看我都打赢了,我是不是有资格谈议和了?我是不是有资格进贡了?什么?有资格了?哇,真是太让人高兴了!”朕要改变这一切!谁再敢提议和!朕诛他九族!QQ群:795347607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姆知起咩名好.
    粉丝等级: 堂主
  • 粉丝第2名:阳光下的小男孩.
    粉丝等级: 舵主
  • 粉丝第3名:墨香丶丶丶.
    粉丝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太子别动在线阅读
大明皇太子朱厚照语录:“本宫身边不留无用之人。” “还有脸问本宫为什么要任用宦官?你们行的话你们上啊!不行就别叨叨。” “你是言官,你不叨叨要你何用!” “什么?要裁撤传奉官?把纳粮捐监、祖荫的监生也撤了!” “为什么流民人数越来越多?因为朝廷苛政,徭役繁重,官绅不纳税!” 官员们太难了,太子不好相与啊。 —————— “官员们吹嘘弘治中兴,父皇就信了?事实是,大明……衰退了!” 弘治帝心里默念:这是亲身的、唯一的儿子! —————— 被官员、宦官、百姓天下所有人忌惮的朱厚照负手而立,他有一个不能对人言的小秘密。 他靠关注度活着。
坑媳妇专业户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锦衣辅国在线阅读
他们衣着华丽,绣春刀飞鱼服,护卫御驾,执掌仪仗,煊赫一时 他们权力很大,巡查缉捕,即下镇抚,让群臣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 其实都不是,他们不过是皇帝的一块砖,那里需要那里搬 他们可以侍卫,他们可以廷杖,他们可以侦查,他们可以缉捕 他们也可以影响一个时代
岁在丁巳的鱼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帝国再起在线阅读
明朝末年,北地狼烟四起,江南歌舞升平。世界东方,海洋贸易,繁花似锦,重商主义的胚芽在银山之下破开种皮。  甲申国难,清军破关而入,中国分崩离析。铁蹄踏处,烟雨楼台,俱成灰烬,华夏民族的未来于黑暗之中浴血沉沦。  大厦倾覆,独木难支,穿越者以文官之姿逆势崛起,吹响汉家文明复兴的最强音!  已有270万字完本作品,人品保证,请放心收藏、订阅。
张维卿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征服者在线阅读
新婚之夜,早已厌倦朝政,向往自由的朱厚照逃跑,皇帝的冠冕砸在了他的头上。 他叫朱厚炜,改写大明历史的一代雄主! 东平倭岛矮鬼、南征蛮荒丛林、西定黑奴土著、北战草原不臣! 在他的治下,大明的巨轮扬帆远航,四海为之臣服,世界因之颤抖! 书友交流群:317166530
酒老五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朝谋生手册在线阅读
家有良田百来亩,也算殷实小地主。 奈何年方十四却突然被人叫爹,刚得手的功名眼看又要飞了,小秀才汪孚林表示压力山大。 汪氏家训第一条: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 隆万之交,世风奢靡,风月浮华,谋生却大不易,汪小官人不走寻常路的征途,就此开始。
府天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万历新明在线阅读
穿越成皇帝爽吗?说真的,一点都不爽,因为要担负的、要克服的,比草根还多。在一张涂满油彩的烂画布上重新作画很难,朱翊钧表示:如果上天再给一个机会,我还想再干500年! 书友群:感谢小龙V提供支持,企鹅962358765
摩碣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签到明末太子朱慈烺在线阅读
穿越了,成为崇祯朝的太子朱慈烺,发现李自成包围了北京城,大明马上就要亡了。 种田是来不及了,那就开挂吧!
熙檬父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朕就是亡国之君在线阅读
正统十四年,朱祁钰在皇位上大梦初醒,睁开了眼睛。 土木堡之变已经发生,三代精锐京营,已经全军覆没。 自己的哥哥、皇帝中的垃圾朱祁镇,正在大同府叩门。 朱祁钰发现自己,不但要保卫京师!保卫大明!还要保护妻儿老小! 亲自监刑是暴戾些,就是亡国之君了吗? 信任宦官任用内相,就是亡国之君了吗? 穷兵黩武信任武夫,就是亡国之君了吗? 好吧,朕就是亡国之君! 本书又名:《大明迎来了它的慈父》、《朕的一生》、《朕绝不投降》
吾谁与归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妖孽在线阅读
天上有神,世上何以妖孽横行?  天上无神,心中何以疑惑重重?  明朝成化年间,号称“狐生鬼养”的一群锦衣校尉,奉命在无神的世界里寻找真神,在有限的生命里寻找长生之道。
冰临神下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先杀一批搅屎棍再说!

  唐哲觉得他是历史上最不幸的穿越者,别人都是穿越到明朝当王爷当皇帝或者宰执,最差的也可以去崇祯年代,来个翻盘,分分钟吊打了建奴。

  但是他却穿越到了赵桓身上,就是那个听说自己要当皇帝了哭了整整一夜的窝囊废。

  所有人都是绞尽脑汁想上位,他是一听说自己要成皇帝了就哇哇大哭。

  更加悲惨的是,这货在历史上只做了一年零二个月的皇帝,就被北方的女真掳走了,北宋覆灭,中原沉沦。

  也就是整个中国历史上被耻辱的靖康之变了。

  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这哥们儿在北方过得十分凄凉,最后据说从马上摔下来,被马踩死了。

  这就意味着,再过一年零二个月,唐哲就要被金人掳走,北宋皇室全部要像牛马牲畜一样被拖到北方的寒苦之地,自己的女人要被轮了一遍又一遍。

  华夏上下五千年,朝代兴衰,各有特色,但若说汉人朝代中,最软弱最没用的,就属宋朝了。

  有宋一代,割地赔款,家常便饭。

  和大汉的血气以及盛唐的强势没法比,即便是和后世的明朝比起来,也弱了一大截,至少明朝有天子守国门的传统,不割地不赔款。

  整个宋朝,除了太祖赵匡胤还有一些大才,其他的皇帝,一个比一个怂,一个比一个软。

  这不,便宜老爹把整个大宋江山搞得乌烟瘴气后,听说金贼要打来了,立刻吓尿,皇位都不要了,赶紧禅让,有多远跑多远。

  而这个赵桓,一看皇位落在自己头上了,真是感觉悲从天降,直接哭晕在厕所。

  不过一夜之后,憔悴的新皇脑子里却已经不是以前的赵桓,而是唐哲。

  唐哲是一个企业小员工,就是那种满腔热血,但是每天都成鸡血最后变成狗血的小职员。

  言归正传,既然都来了,就要想办法活下去不是?

  其实宋朝这个朝代,除了公务猿臃肿一点,军队臃肿一点,武官地位卑微一点,官场浮躁一点,皇室胆小一点,外敌强大一点,还是有优点的,例如经济就很发达,不管结构如何,朝廷还是能收到税的。

  至少不像崇祯那货,国库都空了,借钱也借不到,最后只好自挂东南枝。

  但是北宋末年,社会形态已经扭曲,公务猿兼并土地高达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全国的公务猿只有百分之三,却占据着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土地,这意味着许多底层人民都要被迫变成农奴。

  仅仅这一点,就像蓄能已久的炸药,可能随时要把这个看似繁华的帝国炸得分崩离析。

  皇帝先理了一理,按照后世某些书上说的,其实中国的历史,就是皇权和官僚的博弈。

  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这天下是皇帝的,天下有百姓,百姓是皇帝的百姓,皇帝一个人治理不了,于是就聘请了很多外人来治理。

  这些外人就是以宰相和太尉为首的文武百官了。

  就和后世的公司里的老板与管理者一个道理,老板自己注册公司,自己拿钱租场地,但需要发展业务,开疆扩土,就需要有人。

  这宰相就好比是一个公司的总裁或者首席运营官,负责整个公司的运营管理,太尉就像市场总监,负责开疆拓土,司法部门更像是人力资源部,对人才进行考评。

  只是这官僚集团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喜欢背着皇帝剥削人民,就像某些公司的总裁,背着董事长在内部捞钱一样。

  捞钱归捞钱,很多董事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水至清则无鱼嘛,但有些家伙只捞钱不干活。

  若是董事长能干,还能压制得住这帮剥削人民的官僚,或者任用贤明的官员,若是遇到一个废物董事长,那分分钟玩完。

  你比如眼前这个王八蛋,大宋著名的“浪子宰相”李邦彦,就是被著名的脑残艺术家宋徽宗一手提拔起来的。

  宋徽宗这个人搁在后世,会是一个小有成就的艺术家,偏偏他投胎到了皇家,把全国人民坑得够惨,北宋末年的奸臣不是一个个出现的,而是一群群出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奸,没有他们做不到的奸。

  “请陛下保重圣体!”

  李邦彦的声音传来,赵桓一阵恶心。

  这个货可以说是葬送大宋江山的罪魁祸首之一。

  一年零二个月后,老子被女真那群野蛮人掳走,老子的老婆要被搞死,老子的妹妹要被搞死,老子的下半辈子都完了,还保重个屁的圣体。

  唐哲,哦不,赵桓温声细语问道:“李相公有何事见我……我朕?”

  李邦彦立刻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高呼道:“陛下,眼下金国来犯,臣请求陛下立刻派出使臣求和,以免山河破碎,神州蒙尘。”

  果然是跪舔的投降派啊,李邦彦这话说得,卖国还卖出荣誉感了。

  “李相公,你看议和使臣派谁去比较好呢?”

  李邦彦一听皇帝这意思好像是已经答应了议和,心中大喜,果然,新皇帝耳朵软,当太子的时候便是如此,看来这议和之事定下来了。

  数日前,主战派李纲向上皇帝,也就是说如今的太上皇,进言请求禅让帝位于太子赵桓,宋徽宗那个怂逼立刻就答应了。

  新皇与李纲走得近,朝野大臣们都在猜测这新皇帝是要重用李纲开战了,各个心中担忧,若开战了,金国人真把东京攻陷了可咋办,他们的金银财宝女人都在东京。

  这可不行,万万不能!

  于是,李邦彦便在蔡京等人的唆使下,连夜来见新皇,要求新皇立刻派出使臣议和。

  弱宋自建国以来就有对外议和赔款的优良传统,比如檀渊之盟,弱宋罕见的打赢了,却议和了,赔款了!

  你比如这一年金贼围攻开封,种师道和李纲将金贼击退了好几次,可以说是取得了绝对的胜利,硬是被撤职了。

  唐帝国若是打赢了会对对手说:“你特么以后老实一点,小心老子灭你全族,每年乖乖进贡!”

  弱宋若是打赢了会对对手说:“哎呀,你看我都打赢了,我是不是有资格谈议和了?我是不是有资格进贡了?什么?有资格了?哇,真是太让人高兴了!”

  作为后世人的唐哲,用脚指甲都没有想通弱宋的渣渣皇帝们脑子里装的到底都是什么?

  狗屎都不会这样运转!

  李邦彦没想到新皇也是这样想的,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脏暂时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

  他是典型的贪生怕死之辈,一提到战争,脑子里只有这几个词:议和!投降!割地!赔款!

  “臣以为,派童贯童相公去最为合适。”

  赵桓脸上露出微笑,心里在说:合适个屁,就童贯那尿性,去了肯定是求和,还不把整个江山都卖了。

  “兹事体大,不如早朝由群臣议决,如何?”

  皇帝如此说,李邦彦以为赵桓铁定是要议和了,激动道:“陛下圣明!”

  说完皇帝再也不想看见李邦彦那张脸,三言两语打发他走了。

  李邦彦走后,赵桓脸上露出了疲倦的笑容。

  上一世,他已经够惨了,没钱结婚老婆跟别人跑了,升职加薪总是轮不到他。

  这一世,好歹穿越到了皇帝身上,却没想到是北宋末年的地狱模式,最尼玛悲催的宋钦宗。

  老子只是一个小职员,你让老子怎么来解救北宋末年的局面?这不是存心坑死老子么?

  不过转念一想,上一辈子做任何事都要看人脸色,这一辈子……好像不需要了!

  用短短几秒钟,赵桓就觉得开始自救。

  议和?早朝要是谁敢提议和,朕就弄死谁。

  这弱宋江山,就是对那帮道貌岸然的文人们太好了,不杀文人是祖制,历代皇帝都遵守祖制。

  可惜赵桓是穿越过来的,祖制对他来说,不存在的,宋朝军权是直接掌握在皇帝手中的,更何况,东京城还有一万皇城司卫,皆是听皇帝调派。

  至于赵佶嘛,他在位的时候,除了画画写字,就没有管过事,都是蔡京等人一手操办。

  赵佶没想到,大臣们当然也不知道,有一个打算破坏他们所有规则的人来了。

  “来人,让李纲来见朕。”

  李纲见到通报,连夜进宫。

  “臣李纲叩拜天子万安。”

  “李卿快快请起。”

  李纲起身,赵桓见李纲神色素白,眼袋肥大,情知他平日夜不能寐,必然是操劳外患之事,但他目光却依然有神,显然心志坚定。

  若赵家皇帝有稍微狠一点的角色,弱宋江山何故尽落金贼之手?

  那北方华夏百姓又何故遭外族凌辱?

  李纲最近甚是郁闷,如今金贼欲南下,满朝百官,竟大多要议和,朝堂上唯有他主战,却是孤立无援。

  太上皇禅让,新皇哭晕,朝堂上下皆忧心忡忡。

  见李纲面上有忧容,赵桓自然知道他所思所虑。

  赵桓起身,走到李纲面前,拉住李纲的手。

  李相公啊,你那个样子是什么表情?朕不是基佬,你不要误会,朕只是想让你觉得朕很重视你。

  赵桓用很中肯的语气道:“金贼南下,朕统神州,如今国难当前,朕不敢苟且,欲与金贼决一死战,此战便要仰仗卿了!”

  李纲一听,顿时感动得热泪盈眶啊。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俩人之间会发生点什么。

  赵桓心中道:其实北宋末年的格局也不算糟糕到无药可救,至少朝堂的士大夫也不全如崇祯朝那般贪生怕死,这李纲便是忠烈之辈。

  更别说还有岳飞、韩世忠、宗泽等人。

  宗泽是北宋末年顶梁柱,可惜年岁已高,此时中兴四将之首的岳飞才24岁,尚未遇到宗泽,却已经是热血青年,不知身在何处。

  想到这里,赵桓觉得局面真的没有想象那么差,而且只要将李纲用好了,再调种师道回京勤王,只需要按照正常的历史轨迹走,再将议和派全部杀掉,金贼必无法攻破东京。

  “李卿,朕问你,现在首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你尽管提出来,朕来帮你解决。”

  “回陛下,如今朝堂以蔡相公为首,皆言议和,致京师无人敢正面应战,臣以为陛下当向举国上下表决心,誓死守国!”

  李纲素以刚直著称,赵桓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这话也只有他敢说,方才的李邦彦之流必然早就劝他南下避难。

  赵家皇帝缺的是血性,皇帝怂,致使举国上下皆怂。

  只有你想不到的怂,没有他们做不到的怂。

  赵桓点了点头,依然非常温和地说道:“好,李卿,朕知道了,早朝之时朕便来做表态!”

  李纲激动得无以言表,他最害怕的不是金贼南下,而是害怕当今天子一味求和。

  “圣天子在上,臣必赴汤蹈火!”

  有了李纲的这一席话,赵桓心里踏实多了,他也向李纲表了决心,就算豁出这条命也不议和,决战到底。

  出宫后,李纲一路兴奋,今日见赵桓,觉得赵桓似乎有往日有些不同。

  李纲走后,赵桓思忖前后。

  北宋千疮百孔,土地问题、公务猿问题、军队问题、财政问题,全是问题。

  但现在最紧要的是解决金贼南下的问题,不然赵桓就要被掳掠到北方过悲惨生活了,接下来他心中一腔的抱负又谈何施展?

  唐哲这个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负,前世的失败人生处处受憋屈。

  他最大的理想就是:为所欲为。

  皇帝就了不起吗!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没错,皇帝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至少,唐哲打算做这样一个皇帝。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