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两件事

  大夏很辽阔,辽阔到许多人一辈子也无法走出那一州之地,大夏也很残酷,虽然大夏律法堪称严苛,但与异族连年交战,又有修士这个特殊阶级存在,所以从本质上还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对于普通人来说,过分的艳丽可能天生就是一种原罪。

  “司天监司三十一,月牙儿参见殿下,多谢殿下知遇之恩。”

  月牙坊之所以取名为作月牙坊,是因为它的大掌柜叫作月牙儿。

  看着跪伏于眼前,玲珑曲线动人心魄的大掌柜,赵御眯起了双眼,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开口道:“起来吧,坐下说话,你知道我没这么多的规矩,你能做到这个地步,我也很意外。”

  “司天监监正李淳风,是为数不多知晓殿下居所之人,明知我是殿下推荐至司天监,几年前却又将我安排至锦州江陵城,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方便殿下使唤,但实则是将我调离神京,其心思真是难以琢磨,说起来,我也是沾了殿下的光呢,月牙有如此造化,全靠殿下栽培!”月牙起身为赵御添满茶水,轻轻开口道,声音柔腻。

  “你也别妄自菲薄,短短几年内,你能从最底下的司天监监吏爬升到司三十一,掌管江陵大城,也是你自己的本事,而李淳风将你派至江陵城,远离神京的旋涡,也是为你好,你毕竟根基尚浅,我相信这些道理你不会不懂,行了,别在我面前装傻充愣了,我来找你有两件事情。”

  月牙听后,正襟危坐,收起脸上的笑容,低头恭听。

  “第一件事情,我走了之后,城外的小娃儿也就没有了先生,你去告诉司马南,让他派遣一个教书先生去小学堂。”赵御看着月牙大掌柜的面色有点犹豫,又接着说道:“师公不是如此迂腐之人,我也不想打扰了他故地的清净,所以此事不要声张,一切如以往即可,至于第二件事情,你派人去光州万剑山,和慕容和说一声,说我要在光州借他一剑,他当然可以拒绝,但如若我侥幸不死,回到神京,及冠之后,会带军踏平他万剑阁,毕竟这中原还是大夏的中原,他慕容和也还不是真正的无敌剑圣!”

  顿时,房间内杀气肆意。

  “属下知晓。”月牙儿俯身行礼领命。

  半盏茶之后,三人离开月牙坊,小绿儿送至门口,三人就像是普通来采购完毕的的商人那般,走上小黄马拉着的马车,汇入人群。

  临走之前路过护卫总领杨虎跟前,此时的杨虎正目不斜视的盯着外头,一副恪守尽职的模样,赵御还对着他笑了笑,吓得我们的总领大人一个哆嗦。

  月牙儿打开楼上的窗户,微微探出头,脸上又重新挂上了白沙,遮起了妖艳的容颜,注视着渐渐消失在人群之中的马车,不由想起初次见殿下的时候,他也是这般眯着双眼,皱着眉头,随意却居高临下,竟有些怔怔出神。

  “世人都偷偷私下流传着皇太孙殿下手无缚鸡之力,又性格软弱,被自己的亲姑姑把持皇位一十二载,但是事实真是如此?”随即她莞尔一笑,百媚丛生。

  江陵城宽敞的大街上小黄马愉快的在人流中蹦跶,偶尔还打个响鼻,是的,它现在相当愉快,无需待在吓人的幽翅身边,这让它感到一身轻松,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连带着看周围的马儿的眼神里也带着一股鄙夷,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马,你们见过威武的幽翅兽么?你们和他们并驾齐驱过么?

  它高傲地抬着头,迈着步子,打个响鼻,已示不屑。

  此时马车内的也在进行一番交谈,光头大汉在前方驾着马车,交谈的是赵御和幽翅军年轻将领。

  “殿下,我感觉到了周围很多监视的目光,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

  “昨日如此大的动静,各方会来探查很正常,我们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月牙坊门口,被人知晓行踪也属意料之中,而且此次回去及冠,我本就没想瞒着谁。”

  “那要不要我去?”年轻将领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无妨,交给月牙儿就好,司三十一如果是只是一个靠脸的花瓶,早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整个江陵现在都被她经营的犹如铁桶一般,什么势力派了什么人,她门清的很。”

  话音刚刚落下,一位在路边乞讨的老乞丐被不知从何处伸来的双手,捂住嘴巴,拖往幽深的小巷,随之小巷深处爆发出一股元气波动,转眼却又归于平静,一切如常。

  此情景在江陵城各地不断上演着,有卖胭脂的少妇,卖糖人的老人等等,整个江陵城街边两岸,随着小黄马车的前进,被彻底清洗了一遍,一时间,杀机四起。

  提心吊胆的江陵太守司马南并没有等来皇太孙殿下的驾临,从而长吁了一口气,暗自发誓这段时间一定要好好看管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让他莫要去城外小茶馆厮混献殷勤,整天不务正业,否则以这小子的脾性,搞不好还真闯出什么弥天大祸来,他这江陵太守官儿虽大,背后也有些依仗,但是在真正大势力面前,十个自己都还不够看。

  小黄马就这样悠悠的穿过川流不息的人群,打着响鼻,驶出江陵城,有些萧瑟,却淡定从容!

  神州浩土西域通天山,太阳帝国,云中城。

  年迈的羽皇刚刚在婢女的服侍之下用过午膳,缓缓地穿过金碧辉煌,侍卫林立的议事大道,进入议政厅,目前正值午时,议事厅中空无一人,他坐在天使王座上独自闭目思考了一会,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可以让自己的头脑更加清晰,随后他拿起案桌上第一份卷宗轻轻翻开,那是帝国情报机构所呈。

  他是一个信奉效率至上的帝王,所以最上面一份通常也是最重要的的情报,片刻之后的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随手销毁,而是将卷宗又放回桌上,继续闭目思考起来。

  卷宗很短,上面只有一句话:大夏皇太孙赵御时隔三年重新出现在锦州江陵城,目前将前往神京举行及冠大典,同时夫子不知所踪。

  

第四章 两件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