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我家在神京,最大的房子

  白三在江陵城靠着弹琴卖唱为生,自从当年从城外捡回一个小女娃,他就一直在居住在江陵城的偏远的一间小院子中。

  前几年的生意甚是惨淡,几乎连温饱都无法满足,而他又是双目失明,生活起居都全靠着养女照料,偶尔还要被邻里接济,直到近几年,女儿逐渐长大,歌唱的嗓音极为好听,宛如天籁!每次摆台子,来听曲儿的客人总是络绎不绝,生活这才好转起来。

  邻里邻外的都夸他的女儿能干,又生的水灵,他总是坐在门槛上,抽着旱烟,呵呵地笑着,连目盲的双眼里都能看出满满的笑意来,他给小姑娘取名作白致宁,寓意宁静致远,也希望能一直过着这样平淡的生活,是啊,这样的生活太过美好,也太不真实,有时候连他都忘却了自己的姓,也忘却了自己曾是冥宗旁系最耀眼的天才。

  他不想死,他留恋这种平淡的日子,哪怕是碎了道魂,舍了全部修为,他也想回到江陵城的小院子里,陪着自己女儿慢慢长大,再听小姑娘唤一句:“阿爸,吃饭喽,今儿生意好,还有肉哩,注意门槛,别摔着!”

  此时城外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小茶馆中的其他探子尽皆面色骇然,他们最高的修为也才勉强刚踏入虚境,望着场中激战的两人,终于知晓自己为何会被幽翅军围猎于此。

  道实境亦称为宗师境,放在大夏任何一州都可以开宗立派,如若入军中或是司天监,则地位甚高,让两个半步宗师境的强者在江陵城中做一个小小探子,用后腚想也知其中大有猫腻,恐怕所图甚大,合着他们这些人全都是殃及池鱼,躺着也中枪!

  白骨骑士再次对着屠夫再次发起冲锋,一阵剧烈的元气波动过后,天地间不知从何处刮来一阵狂风,骑士的身影瞬间消失,融入风中,随风呼啸,转而瞬间出现在屠夫身后,空气只留下一道被枪上带出血线,猩红刺眼。

  屠夫的左肩直接被洞穿!

  “神通,驭风!”,大夏幽翅军不传之秘!

  周围所有的幽翅军将士见状,一瞬间都红了双眼,紧紧握住标枪,身上的杀气几乎化作实质。

  一番厮杀下来,骑士的虚影已经暗淡不少,屠夫左肩被洞穿的伤口也血流不止,左手无力地往下垂着,巨大杀猪刀上布满裂纹,但目盲琴师的情况却是更为不妙,面色惨白,吐出一口鲜血,双手也是鲜血淋漓,甚是恐怖,毕竟是强行召唤出的半步道实境白骨骑士,能坚持至现在已颇为不易,胜利的天平已然开始向着屠夫一方倾斜。

  屠夫仰天大笑:“竟然胆敢将幽翅军军士的灵魂囚禁为白骨之魂,哪怕是我今天不杀你,你也走不出这间小茶馆,骑士之魂马上就要消散,到那时俺老朱杀你不费吹灰之力,提了你的人头当投名状献给殿下。”

  说完将已经破碎的杀猪刀往地上一丢,双手伸向头顶,抓住野猪道魂的两颗獠牙,用力向下一掰,竟硬生生将其折断,只留下两个巨大的空洞,手持獠牙,咆哮着向琴师冲去。

  他已经开始拼命!

  元气轰击声伴随着阵阵强风不绝于耳,片刻之后,目盲琴师终究还是坚持不住,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跌坐于地。

  他面向江陵城,喃喃自语,空洞的双眸竟有了留恋的神采,抬起血肉模糊的右手却又无力放下,体内的天地元气告罄,白骨骑士也渐渐变至虚无,消散于天地之间。

  屠夫上前,抓起琴师的头发将其提起,野猪獠牙划过,好似案板上的猪肉,人头分离。

  胭脂姑娘有些不忍的别过脑袋,这场面对于她来说着实太血腥了些。

  目盲琴师身后的三品白骨琴魂也随之消散,从中飞出许多战士之魂,其中一人,黑甲黑盔,手持长枪,英武不凡。

  站在赵御身旁的青年将领,上前两步,怒吼一声:“全体下骑!”

  四十九骑幽翅军全部下坐骑。

  “立枪!”

  四十九把标枪被插至于地上,刚好将小茶馆围成一个圈。

  “精气如龙,送袍泽归风。”

  四十九道精气冲天而起,白烟如龙,搅动风云。

  “风,风,风,大风!”幽翅军悲壮的喊声回荡在天际。

  一阵风自虚空生成,自下而上,幽翅军士之魂也随着风扶摇直上,乘风归去。

  这是幽翅军为死去战士举行的风葬。

  风,是幽翅军的信仰!亦是归宿!

  一切平息,众人的内心却是久久无法平静,谁家男儿在梦里不曾渴望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店小二和司马安南都感觉自己内心深处有一根弦被深深触动,有股热血直冲脑门,面红耳赤!

  赵御望着场中也是沉默不语,当年他的父亲,大夏的太子殿下,大夏前幽翅军统帅,应该也是这般在幽翅军的风葬之下,乘风归去的吧!

  屠夫提着目盲琴师的头颅,走回小茶馆,来到赵御跟前,下跪在地,将头高高捧起,说道:“殿下,冥宗的这只老鼠,俺老朱给您把头提回来了,俺也打开天窗说亮话,俺就恳求殿下放我们在座的人一条生路,今后如果殿下有用到俺的地方,俺任凭吩咐,绝不二话。”

  赵御拿起茶杯又饮了一口茶,微微直立起身子,目光直刺屠夫的双眼,开口道:“他白冥三也算是一个可怜人,但人生总是生不由己,犯了错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他死了,既然冥宗的老鼠要死,那你这只太阳帝国的老鼠就更不应该活着,是不是?”

  屠夫听后,面色狂变,直接半步道魂化,往外冲去。

  天地有风起,有人随风去!

  幽翅军将领右手虚握,一把龙枪瞬间凝聚而成,身影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在小茶馆之外,一声巨响,屠夫直接被龙枪由上而下钉于地面,地表被撞出一个大坑,呈现冲击波状往外碎裂。

  同样是神通驭风,但威力与白骨骑士施展的不可同日而语。

  年轻将领右手按住枪柄,低头看向还在微微挣扎的屠夫,极为诡异的是屠夫被洞穿的伤口散发着丝丝白光,和龙枪相接触,冒出阵阵白烟。

  “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你身上令人作呕的圣光味,你觉得你有机会引爆身上的种子?”年轻将领抬起战靴,一脚踏下,归于平静。

  太阳帝国,裁判所,密探屠夫,死!

  小茶馆中的其他老鼠皆感觉一丝凉意从尾椎直冲头顶,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深怕发出一丝声响,安静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和那两只大老鼠相比,他们只能算下水道中的蟑螂而已!

  赵御叹了口气,将茶水一饮而尽,摇了摇头,准备起身离开。

  “喂,你这杯茶,还没有付钱,而且屠夫也还没赔我桌钱!”边上传来胭脂姑娘糯糯的声音。

  “可是这杯茶是我自己在桌子上倒的,应该是之前有人付过钱的。”

  “那是别人付的,不算,你喝的还没有付。”胭脂姑娘破天荒的有些脸红,两朵红云爬上脸颊。

  赵御看向光头大汉,后者摇了摇头,赵御苦笑一声:“我没带钱,可以赊账吗?但是我家离这里比较远,怕是过许久才会再来这江陵城。”

  “那你告诉我你家住哪儿,我去寻你要。”

  “好,我家住神京,最大的房子。”

  胭脂姑娘认真地点点头,旁边的司马安南目瞪口呆,还有这种操作?

第七章 我家在神京,最大的房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