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归州合虚山

  “殿下,你要和我学枪?”

  幽翅军年轻将领古井不波的脸上第一次露出诧异的神色。

  “是的,我现在身体恢复,可以修道,所以和你学枪,有什么不妥么?”

  赵御的坐在小黄马车的车儿板子上,手里翻着一本道论,抬起头来,看着年轻将领,不紧不慢地说道。

  此时小黄马车已经驶离江陵城三天之久,刚刚出了锦州,进入相邻的宁州地界。

  “殿下虽说是近日才开始修道,但是跟随夫子良久,所以基本的修道常识也应该不陌生,天地大道万千,但人力有限,所以无论在人族、异族还是远在万兽无疆域的妖族也好,修道之初会根据自己的天赋和道魂选择修炼方向,所以无论是器魂,兽魂还是万中无一的人魂,大体上分为三个方向进行,力、法、敏。”

  年轻将领看赵御点点头,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力修,防御无双,使用重武器破坏力强悍。法修,智力高强,移山填海,决胜千里之外,而敏修,速度绝伦,爆发强悍,注重搏杀技巧,单兵能力强悍,我观殿下目前修道境界一日千里,想必不日即可跨入虚境,觉醒天赋和道魂,大夏之主赵氏嫡系法修天赋公认的天下第一,我想也没有必要和我这个敏修学枪吧?”

  “技多不压身。”赵御一脸认真。

  年轻将领看赵御心意已决,低头应诺。

  殊不知赵御也是心里暗自泛苦啊,他哪来的道魂,他的道魂就是那该死的不肯开启的破远古遗迹系统,现在他也是死马当活马医,鬼知道这个杀千刀的系统要出什么幺蛾子,此时只希望多点保命能力。

  宁州不似锦州那般山从水秀,其地貌以平原为主,由归州和宁州组成的归宁平原是大夏最大的粮仓,有十米七归宁之说,走在道儿上,两边都是刚刚上月才插上的秧苗,稻田里的小秧苗儿插地很均匀,横竖都在一条直线上,井井有条,让人看了相当的舒服。

  有一白衣翩翩的少年,面容秀气白嫩,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模样,骑着一高头大马,浑身青铜,踩得积水的官道水花四溅,手里捧着两只宁州特产的荷叶鸡,从后方追上正在休息的小黄马车。

  没错,我们的司马安南公子被皇太孙殿下抓了壮丁,至于原因,作为江陵太守之子,哪怕是偷偷溜出来的,他的腰包必然鼓鼓的。

  还未等他开口为这两只荷叶鸡邀功行赏,便见着赵御双腿微微分开站立在细雨中,左右手各自抓着一把枪的枪柄,向前平举,一动不动。

  司马安南正心理嘀咕着皇太孙殿下这是唱的哪一出,便被赵御招呼了过去,从此,一路上赵御练枪的身影边上就多了一人,苦着个脸,同样平举着两把枪。

  月棍,年刀,一辈子枪,练枪很辛苦,但是赵御最不怕的就是辛苦,每每修炼至浑身脱力,感受到天地元气对自身的滋养,那种力量的在增长的感觉是他之前从未有过的,他心里有些喜悦,感觉有些抓住了一丝命运的轨迹。

  日子就在这样平淡中一天天过去,转眼已经入了归州,连日的舟车劳顿外加陪同修炼让司马安南也没有了往日的鲜活,耸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坐在驾车的光头大汉身边,一条腿悬空晃悠着。

  他的铜爵马死活不肯靠近幽翅兽,只肯远远的跟着,这让他很是懊恼,反倒是拉车的小黄马最近和幽翅兽的关系突飞猛进,连吃食儿都要凑在一起,这让司马安南捶胸顿足,一度怀疑自己花重金求得的名马是一头染了青料的西贝货。

  归州地貌相当奇特,一望无际的平原之上有一座巨山突兀地拔地而起,仿佛从天而降,山名合虚,乃大夏东南第一山,八大禁地之一,是神州浩土最早见到阳光之地,故称为日月所出。

  有一骑幽翅副将从前方归来,转眼便至马车之前,询问是否停靠丰城,司马安南听后立马嚷嚷着要去大快朵颐一番,这些天他们一直风餐露宿,过城不入,他的嘴巴都要淡出鸟来了,空有一身金银宝山却无处施展,对他来说简直是浑身不舒坦,马车内打坐修炼的赵御睁开双眼,思索了片刻便点头应允。

  丰城是归州首府,因其背靠合虚山,而合虚山作为大夏八大禁山之一,山中多异兽,所以丰城除却抵御异兽冲击之外,也是皮毛骨骼最大的交易之所,无数的皮毛、骨骼和鲜肉从猎人、帮派再到商会,接着出口到大夏各地,构成一个庞大的产业链。

  每日进城出城之人不知凡几,各个商号之中人来人往,最多的还是猎户于市集之上直接叫卖,方便快捷,偶尔遇到不识货的还能开口多卖些价钱。

  丰城的繁华和江陵的繁华截然相反,那是一种透着蛮荒气息,血腥味儿的繁华。

  丰城的城市布局也和江陵不同,其毕竟最早先是防御性城池,虽说现在鲜有异兽下山,但还是保留了雄厚方正的城墙,城外还有一军驻扎,虽不似上四军那般强悍无双,但也常与异兽打交道,战力不俗。

  值得一提的是,合虚山天地元气浓郁异常,洞天福地也甚多,故众多宗门立派于此。

  小黄马车通过高大的城门缓缓驶入城内,而幽翅兽因太过显眼,就被留在城外军营之中,这下司马安南的名马铜爵立马变得昂首挺胸,自信满满起来,少不了被人指点打量,隐隐有此马真俊,不愧为铜爵之类的赞美声传来,乐的骑马的司马安南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却还要努力保持矜持,维持形象,相当的辛苦,边上的小黄马不屑地翻了翻白眼,仿佛在说:傻人有傻马。

  忽然人群之中一阵骚动,进城的众人都争相转过头来,看向城门处倒吸一口气,一时间人头攒动,只见迎面骑来一群青衣道士,有男有女,背负道剑,都很年轻,为首二人被众星拱月,却也未露出倨傲的神色,显得气度不凡。

  道士身后跟着一辆驮车,上驮着一庞然大物,用绳索固定,巨大的身躯都延伸到驮车之外,头颅上有一鬼脸,獠牙毕露,浑身布满漆黑鳞片,反射着悠悠光芒,鬼脸上有一血孔,想必是被人直接洞穿而亡,虽说是已经死去多时,但气势余威犹在,还是令人心生畏惧。

  “那是鬼蛟吧,虚境巅峰的异兽整个丰城怕是一年也见不了几回呐!”

  “应该是日月宗的人吧,难怪能进中容界内猎杀鬼蛟,简直是后生可畏啊!”城门口感叹声此起彼伏。

  一行人在人群的注视下不紧不慢地驶入城门,为首的年轻道士眼角扫过路边刚好汇入人群的小黄马车,眼睛一亮,转而又有些疑惑。

  

第八章 归州合虚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