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关正卿

  翌日,天微微亮,小黄马车就从月牙酒楼离开,向着城门口前行。

  由于合虚山太过连绵庞大,硬生生地横跨在归州和楚州之间,将两者一分为二,如果要绕过合虚山北上,耗费的时日将增加数倍,所以,商旅猎户在合虚山外侧,沿着中容河界开辟了一条道路,横穿合虚山,称为合虚道。

  当年开朝之时,太祖陛下带着上四军陈兵合虚山,和山中异兽订下契约,以中容河为界,所有虚境以上的异兽皆不可越界下山,否则立即击杀,道实境之上的异兽需在山海图上留下印记,接受司天监监管,所以近七十年来合虚道上常有且只有低境异兽出没,也衍生出了护道客这一个特殊的行业。

  虽然镖局之类的在大夏各州也是承接各种任务,还有专门接榜缉凶的赏金客,但是合虚山的护道客只往来于归楚两州,护送来往的商贩和旅客,并收取一部分的佣金,有修为高强者独自一人,修为尚浅者则拉帮结伙。

  每日清晨天未亮,丰城城门口的集结广场上总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但今儿早上的气氛有些微妙,没有了往日的嘈杂的吆喝声,连还价声也比以往轻了许多,众人都变得有些小心翼翼,偶尔还要抬头看下城门口,一队青衣道士牵马在前方站立,正在等待着谁,为首一男一女,正是日月双骄。

  一辆简朴的马车随着人流驶出城门,拉车的小黄马因为昨晚开了荤,吃了一大头蕴含元气的异兽肉,此时浑身正有使不完的劲儿,如果不是肩负拉车的重任,它真想迈开步子,在山间野道上驰骋一番。

  日月宗修士如卿念彤所说,要一路护送皇太孙殿下过合虚道,所以早早就在城门口等待,当双骄之一的路致远看到驾车的年轻将领时,眼睛一亮,跨马上前,身后日月宗众人见状纷纷上马跟随。

  小半日之后,远处丰城高大的城墙已不可见,一行人正式踏进合虚山。

  四周的天地元气就变得愈加浓郁,在天地元气的滋润之下,山中的树木也比外面的更加高大挺拔,遮天蔽日,正直清晨时分,四周有一层薄薄雾气笼罩,显得神秘而又深邃。

  路致远靠近马车,先是行礼参见赵御,然后两眼放光地盯着幽翅军将领,显得战意十足,开口说道:“昨日进城之时,看见一人隐隐觉得像是关兄,没想到还真是,关兄你我自从上次大比之后一别五年,怎么样,不如来切磋一番?让我再次领教一下你关正卿的泣血龙枪?”

  卿念彤听后一只手扶着额头,有些苦笑不得,她这大师兄,什么都好,就是一个十足的武痴,整日寻人切磋,自从上次大比输给关正卿之后,这几年一直嚷嚷着要一雪前耻,但是看着关正卿浑身气势收敛,像是未曾修炼的普通人,她就知道,她的大师兄如今多半还是不敌,在浩瀚大道长河之中,总有几个人能钟天地之灵秀,天赋绝伦,为大道之宠爱。

  关正卿,大夏道武大比连庄魁首。

  神机百晓评,潜渊榜第一,冠军榜第一,扶摇榜第一,一人独占三榜,拜幽翅军副指挥使。

  世人云,天下青年才有五榜,关正卿独占其三!

  路致远最终还是在关正卿身上碰了壁,耸拉着脑袋,显得有些遗憾,他也知道在这合虚道上,高境修士切磋确实不太适宜,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当猴子一样围观。

  反倒是旁边的司马安南一脸的迷弟笑容,眼里仿佛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星,想到自己和泣血龙枪学了这么久的枪法,顿时心里乐开了花,偷偷瞥了一眼依旧面无表情,淡然地坐在光头大汉身旁的年轻将领,眼里全是崇拜。

  合虚山地域庞大,绵延数千里,所以合虚道也很长,按正常马儿的脚力,怕是要在山中呆上十多天。

  虽然每日来往合虚道的商客众多,但是因为线路太长,所以碰到的机会也是不多,此时小黄马车已经深入合虚山深处。

  天色渐晚,前方刚好出现一小湖,波光粼粼,湖畔的水草芦苇在风中轻轻摇曳着,还有些小兽在湖边饮水,见着众人停下来安营扎寨,四散奔逃,在不远处用好奇而又胆怯的目光上下打量着。

  合虚山夜间的湖畔无疑是危险的,一般的护道客也都不会选择在此安营休息,然而合虚山湖畔的夜景无疑是美的令人窒息的,空中缓缓飞舞的萤火虫和繁星一起点缀着周围的空间,照耀着夜晚并不显得特别的黑暗,如梦如幻。

  光头大汉蹲在湖畔清洗着几头异兽的尸体,他对食物有着天生的热爱,卿念彤有意带着几个女弟子过去帮忙,却被大汉笑着拒绝,只得和日月宗女弟子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双手托着下巴看着湖畔双手持枪一动不动的两道身影,眼里充满好奇。

  这几日熟悉了之后,她也不再拘谨客套,露出了往日天真烂漫的模样,虽然处理着日月宗大小琐事,但是她依然还是处于天真娇嗔的年纪。

  对于眼前的皇太孙殿下,她有些看不透,转而又有些好奇。

  人有些沉闷但是没有架子,一路上没有任何无理的要求,显得平易近人,都说其身体有恙无法修炼,但现在却相当刻苦,几乎每时每刻都修炼。

  最令她不解和佩服的是殿下每日修习的却是最基础持枪式,常常引得几个八卦的女弟子在私下里议论一番,持枪式一般是孩童阶段所修习,堂堂大夏皇太孙就这样毫无顾忌地如此显露于人前,当初她刚见着时也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赵御依然抓着两把枪的枪柄双腿分开站立,一动不动,只不过从原先的木枪,到铁枪,再到如今的幽翅军标配符文大枪,没有人能明白他曾经对修道有多么地渴望,或者是对掌握自己命运的渴望,就像是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所以他修炼得很认真,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第十一章 关正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