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此地可有星辰沙?

  兽潮平息,合虚道出口的广场上,雷霆军正在清扫战场,虽然有两大强到不可思议的助力,但是雷霆军还是有不少伤亡。

  新兵们都像王井那样抱着自己的家人痛哭流涕,而老兵们则默默收起同胞的尸首,他们已经习惯生离死别。

  西疆战场比这更加残酷,死的人更多,异兽毕竟智慧不足,而异族则不同,一不小心整支军队就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全军覆没。

  梁破收起自己的道魂,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觉得肚子有些饥饿,刚刚面对如此猛烈的异兽狂潮,说实在的他自己心里也没底,但是既然殿下说他可以,那他就觉得自己可以,不过浑身还是有些脱力的感觉,肚子里空空如也,好想吃些东西,他环顾了一下,发现不远处躺着一头狂熊的尸体,眼睛一亮,他之前烹饪过一次,狂熊的肉质柔嫩鲜美,是个好食材。

  他走了过去,一把抓住狂熊的后腿,在众人崇敬又有些诧异的眼神中,拖着庞大的狂熊慢慢地穿过人群,来到广场的一个角落里,生起了一堆火,向一名雷霆军士兵借了一把刀,砍下一只熊腿,然后麻溜地拨皮切块,找了一杆长枪将肉串起,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他叫梁破,是皇太孙殿下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有些害羞,因为声音太好听从而不喜欢说话,他也不喜欢打打杀杀,唯一的爱好是烹饪美食,每次听到殿下的夸奖他都觉得很有成就感,因为夫子从小只让他修炼防御技巧,他就觉得自己好没有用处,明明名字里带个很威武的破字,却进攻能力平平。

  直到有一天,他用自己的身体将被邻居家小孩欺负的皇太孙殿下死死护在身下,而那天夜晚,太孙殿下偷偷跑到他房间,将一个发光的球体拍入了他的脑门,自此之后,他就知道只有初境的自己拥有了一个道魂,道魂的名字叫肉山大魔王。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已然同境界无敌,他现在是世间最强的道实境,能够屹立万兽之前,以一敌万,也是最弱的道实境,因为他只会一式攻击神通,而且还只能面对三人以上的敌人才能施展。

  十二岁入虚境时,他领悟伤害减免,反伤天赋以及神通法术否定。

  十四岁入道实境时,他领悟护甲和气血翻倍天赋,觉醒神通雷霆锤击。

  无论他在何种境界,他都是世间最强悍!

  烤好的熊掌入口即化,也许是饥饿的作用,梁破觉得比之前做的更为好吃。

  “不知道殿下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觉得饿?”他吞下一口熊肉,有些没心没肺地想到。

  此时我们的皇太孙殿下确实如大汉所想的那样,有些饥饿,所以拿出了一份干粮,放到嘴里嚼了起来,只觉索然无味,心里有些埋怨梁破,这几年把他的胃口养的如此之叼。

  日月宗除却在外游历无法赶回宗门之外的人员之外,几乎所有的高境弟子全都向着合虚山深处的青丘进发,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无法解决合虚山深处的内部纷争,那第二波兽潮可能还是会形成。

  此时他们从日月崖出发已经小半日时间,由日月宗宗师境高手打头开路的队伍速度极快,很快视野里就出现了青丘那颗高耸如云的玄天木,郁郁葱葱!

  龙骧小黄也很是争气,视崎岖的山间如平地,毫不费力,赵御坐在其背上没有任何颠簸的感觉,反而还能舒坦地一边吃上几口干粮,一边和一老者低声交谈着,老者手里提个大酒壶,雪白的胡须垂着老长,面色红润,浑身就像是一个大火炉,往外散发着一股灼热之气。

  “殿下,光阴似箭啊,我老路就感觉自己只醉了一场,悠悠九载就如此过去,还记得夫子第一次带你上山,你还是个小萝卜头,现在都已经将要及冠,世间诸事真是妙不可言。”

  老者提起酒壶,美滋滋地嘬了一口,脸上露出了享受的神色,知晓山海图降下天罚,那么下山兽潮就绝无幸存之理,作为当年定鼎时代出生的那一批人,没有人比他更能体会到山海图的威力,所以既然兽潮已经解决,那他也就不再急切,整支队伍都放松了下来。

  “路老在我看来可是一点没变,还是那么贪杯,那么的有活力。”赵御嘴角扬起,笑着说道。

  “你小子是想说我依然是个酒鬼吧,这么多年过去你倒是一点没变,还是那么文绉绉,当初夫子带着你上山,你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此地可有星辰砂?我借一些,听的那几个小鬼恨不得冲上去和你打上一架,结果这一借,把全大夏宗门都借了个遍,全部星辰砂都让你借了去。”

  老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洪亮,震耳欲聋。

  赵御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当初他确实收刮了那段时间全大夏几乎所有类似星辰砂的天外之物。

  星辰砂,天外之石,大陆自身并无产出,相当稀少,因为是天外之物,不在大道之内,所以让道魂逐渐吸收会觉醒一些其他属性,还有可能还会提升品阶,每每出现一颗必会引得一阵腥风血雨,万金难求,其特点还有三:破防、可精神力控制、不可摧毁。

  不在大道之内的星辰砂可破防一切由天地元气组成的屏障;除却被道魂缓慢吸收之外,外力不可摧毁,最令人奇异的是其可被人以精神祭炼控制,如此特性无疑是为当时无法修炼,却天生道虚境,精神力异常强大的皇太孙殿下量身打造,难怪那刁钻的系统会网开一面,放出部分功能鼓励赵御疯狂收集。

  所以九年前一老一少的身影出现在大夏所有宗门之前,小孩稚嫩的声音响起:

  “此地可有星辰砂?我想借一些。”

  听老头提到夫子,气氛就有些低沉起来,当初那个带着他走遍天下的师公已经不在了,用了自己的命,换取了他的未来。

  路老也只觉有些唏嘘,很是伤感,路老年少时,赢姓十四氏各族英才已经名动天下,为了神州浩土的万里河山,彼此杀伐,其中太祖陛下和当时的霸王秦玄势力最为雄厚,麾下人才济济,有着定鼎之姿,但却有一人,不在十四氏之内,只凭一人一剑,却硬生生地成为了像路老这些平民少年内心的英雄和信仰。

  一道身影在心中浮现,一身青衣,头发简简单单的盘起,上面插着一根木簪子,手里常常捧着一册书籍,腰上配着一把长剑,微微皱着眉头,眼神里仿佛住着整个宇宙,勾住了无数少女的魂儿。

  路老头转头看向边上的同行的身影,轻轻地喃喃道:“像,真像啊。”

  不知是说骑在龙骧之上的皇太孙殿下,还是不远处骑在幽翅身上独占三榜的关正卿!

第十八章 此地可有星辰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