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刺杀

  如月姑娘的闺房内此时一片狼藉,木屑,茶具等洒落一地,这位碧波宗的二公子是铁了心要杀赵御,让身边的宗师老奴气势全开,酝酿着全力一击!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真的很蠢,而且很可怜!”

  赵御摇摇头,拿出一封密函,那是司马安南在进门之前交给他的,扔到桌上继续说道:“碧波宗,大夏楚州第一大宗派,全宗一千七百三十二人,宗主邱恒水为道实境巅峰,性情谨慎,平日里安分守己,但此生却无望大宗师境,其下有二子,大儿子天赋异禀被寄予厚望,被收入道宫大力栽培,但二儿子却性格乖张,常有欺男霸女之事传出,而且隐隐有证据指出其并非亲生,而是小妾和一老奴所生,想必就是身后这位了!”

  老奴听到后面色骤变,赵御话音未落便直接含怒出手,雷霆一击,道魂瞬间浮现,直接凝而为实,一头全身赤红鳞片,浑身道道水流环绕,长须利齿的怪鱼从老奴身后跃出,张着血盆大口从上而下直扑端坐在案桌之前的赵御,一口吞下!

  四品道魂,赤鳞鲨!

  道实境之所以有一个实字,和虚境的本质区别就是道魂可以凝而化实,觉醒神通,直接离体攻击!

  如若你的道魂为兵,到了宗师境,则可化为真正的神兵利器杀敌,而如若道魂为兽,那么则可化为真正异兽。

  从刚入修士门槛的初境九重,再到道虚境五重觉醒道魂,其上宗师道实境道魂化实,再到掌缘生灭境大宗师,直至陆地神仙境成圣,堪称一级一重天,每一重天都有别样的风景,但是高处不胜寒,能够在云巅之上,俯视众人的,全天下也只有寥寥数人!

  赤鳞鲨血盆大口之下,有一道人影出现,光头,魁梧,是梁破!

  既然梁破的身影出现在面前,那就代表着赵御和其它众人就处于不同的世界,肉山大魔王之后,万法不侵!

  超一品道魂肉山大魔王显现,巨兽凌空,赤鳞鲨倒撞而回!

  同时司马安南从门外进入,折扇摇摆,白衣翩翩!

  他的出现也代表着另一件事,那就是楚州七大宗派,共计一十二位虚境巅峰,一位道实体境宗师,短短片刻之内被关正卿全部杀光!

  春风楼一层巨大奢华的大堂之内此时龙吟呼啸,尸横遍地。

  方才楚州宗派修士袭杀时发动的都是无差别攻击,因此在大堂之内的姑娘客人们全都遭了殃,一瞬间像是割麦子一样,哗哗地倒下去一大片,这个世界的残酷和血腥在此体现的淋漓尽致!

  大堂内漫天的龙啸声戛然而止,关正卿从一个戴斗笠的中年宗师胸口缓缓抽出龙枪,此时的泣血龙枪真正泣血,枪上应龙通体血红,无比妖艳!

  中年男子随后渐渐瘫倒在地,逐渐灰暗的双眼里透着难以明说的情绪,后悔,不甘亦或者是恐惧。

  关正卿抬脚跨过中年宗师已经冰冷的身体,向着春风楼的楼上走去,他并没有消散泣血龙枪道魂让其回归体内,而是提枪拾级而上,因为他知道楼上还有人要等着他杀!

  大厅地面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的一具具斗笠人的尸体,算上刚刚倒下的中年宗师,一共一十三具,皆被一枪穿体而死!

  当关正卿走进房间的时候,碧波宗二公子的脸上只剩下了恐惧,跪在赵御身前不停地磕着头,也许是他亲生父亲的老奴站在他旁边,浑身环绕着水流的四品道魂赤鳞鲨围绕着老奴旋转,只是显得有些萎靡,在方才这位老宗师已经使用了全部手段却始终无法越过梁破靠近赵御!

  此时关正卿已至,赵御没死,那么就有好多人就要死!

  “独占三榜关正卿,我们终究还是小瞧了你,更小瞧了殿下!撼山易,撼大夏难啊!”

  老奴仰天长叹,神情落寞,继而转头看向身后抖如米糠的二公子,眼里满是慈爱,继续说道:“殿下请勿见怪,是我平日里太宠着他了,什么要求都满足他,才养成了这种目中无人而又软弱的性格,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是我就是舍不得啊,他的体内毕竟流着我的血啊!”

  “闭嘴,你闭嘴!这不是真的,你这个贱奴怎么可能是我父亲,我是碧波宗的二公子,我的父亲是楚州最强的道实境宗师,不是你这个贱奴,你滚开,都是你撮使我的,对,殿下,都是这个贱奴还有那个贱女人撮使我行刺的,饶我一命,殿下,我知道错了,饶我一命啊!”

  二公子爬起来想要一把推开身边的老宗师,但却没推动,重新跌倒在地,又继续向着赵御不停地重重磕头,鲜血从额头顺着脸颊往下流,头发散乱,满脸鲜血,甚是凄厉!

  老宗师闭上了双眼,摇了摇头,两行清泪顺流而下,抬手一巴掌拍在二公子的头顶,碧波宗二公子就此毙命!

  “殿下,此次刺杀和碧波宗并无干系,宗主生性谨慎,早早就拒绝了邀请,只是小儿,不,只是二公子他擅自做主,才会行此下策,老夫恳求殿下放过碧波宗一千多人,愿意用情报换取。”

  老奴收起身边的四品道魂,放弃了抵抗,俯身祈求。

  “如果你想说的是那边那个女的是海错宗的卧底,那你不必说了。”站在赵御身后一直摇着折扇的司马安南突然开口道。

  老者听后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这位小兄弟看来也是深藏不露之人,有如此多人物汇聚在身旁,殿下的扶摇之姿怕是势不可挡,这天下,要变了!可惜我是看不到了啊。”

  说完碧波宗老宗师自断筋脉而亡!

  司马安南走向已经陷入昏迷的妖艳女子身边,将其一把提起,走向门外,只留下一句话在闺房内回荡。

  “明天早上的时候,给你这个女的所知道的一切!”

  赵御揉了揉有些涨痛的脑袋,他忽然有些厌倦,所以他转头对关正卿说道:“麻烦你带着幽翅军去一趟楚州的这些宗派,我不想接下来一路上还有宗派有这个念头!”

  “诺!”

  关正卿点头离去。

  赵御起身走向墙角被宗师气势压晕过去的如月姑娘,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颊。

  如月一脸茫然地睁开双眼,一双大眼睛在闺房内四处张望,显得有些迷糊,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眸里出现了惊恐的神色!

  “你会洗衣服吗?”赵御问道。

  如月摇摇头,但又马上点了点头。

  “会收拾房间吗?”

  如月继续点头。

  “那好,跟着我走吧,我正好缺个婢女。”

第二十八章 刺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