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以死谢罪

  饮马镇是大夏幽州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镇,但却是大夏战略重镇之一。

  众所周知,幽州出良马,是大夏骑军赖以生存的马场!无数优秀的战马从幽州出生,成长,训练,然后投入西疆无尽山战场,和异族交战死的最多的不单单是人,还有和士兵朝昔相伴的战马!

  马者,甲兵之本,国之大用!

  饮马镇家家户户都以养马为生,说起饮马镇可能大多人都不认识,但是说起饮马镇特有的战马白蹄乌,那在大夏甚至太阳帝国都是如雷贯耳。

  白蹄乌,全身鬃毛纯黑如墨,只有四只白蹄似雪,爆发力极强,瞬间冲锋的速度堪称马中第一,深受重骑兵喜爱,大夏中军之中,谁不以拥有一头白蹄乌而自豪?

  饮马镇平日里来往的人并不多,因为这里除了马,其他什么都没有,风景也不秀丽,遍地是草场,也就是一个镇子边上的一个饮马湖景色稍微怡人一些,但是空气中常常飘散着一股马味,要不是在幽州地区生活了多年的人,对此还真有些不习惯。

  白蹄乌属于大夏严格控制的战略物资,一般商客是无权染指的,所以除却来选马的军士之外,饮马镇一天到晚都很难见到一个外人。

  今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李金福李老爷子就和往常一样拄着拐杖,慢慢悠悠地踱出家门,这人一老,睡眠就不好,所以他准备去马场看看前段时间才刚出生的白蹄乌幼崽。

  他可以说是饮马镇乃至整个幽州都受人敬佩的养马大家,白蹄乌这个名震关外的马种就是他一手培养和推广的,因此对于整个大夏来说,他功德无量!

  前些日子刚好是白蹄乌的产期,因此马厩里多了许多新生命,显得生机勃勃。

  整个马厩里里外外都被一支军队严格保护,值勤的军士见到老爷子一大早就拄着拐杖的身影,赶忙跑过去搀扶,其余众人也都恭敬地喊上一声,李老爷子早,李老爷子注意身体云云。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爷子是饮马镇所有人的老师,活字典!好在老爷子的身体还是硬朗,每日也都精神的很。

  李老爷子先是对着军士们点点头,笑了笑,然后慢慢地走进马厩开始观察起幼驹来,这一批马崽子无论从品相还是骨量都属上乘,这让老爷子是发自心底里的愉悦,满是皱纹的脸上也都笑开了花,露出了缺了大半的门牙,这让跟在后头的育马人心里舒了口气,老爷子什么都好,就是有些严厉。

  “这一批的崽子很不错,是近几年来最好的一批白蹄乌了,因此你们要格外上心一些,幼驹在刚出生的头几个月生长发育最快,记得除了母乳之外,其他的配制饲料也要跟上,平日里的清洁卫生要仔细,免得马驹染病!”老爷子唠唠叨叨了一路,不断地提醒着注意事项,身后众人频频点头称是。

  “对了,千万别忘记对幼驹也进行抚摸和刷拭,逐渐举其四肢,清理蹄底,轻轻敲打蹄底,为日后削蹄护理养成习惯,这些白蹄乌日后都是要上战场的,别看这些事情简单就忽略了。”

  巡视了一圈的老爷子走至门口,仿佛想到了什么,又回头说了一句,这才转身离开马厩。

  接着李老爷子在镇子上的粥铺用了早膳,执意给了钱之后,这才拄着拐杖悠悠地往家里走去,他膝下无子,只有一女儿年初的时候刚刚外嫁,妻子也早逝,他甚至拒绝了朝廷派给他照顾生活起居的婢女,孑然一身,可以说他的生命里只有白蹄乌!

  家里的屋门有开过的痕迹,老爷子没有在意,以为又是哪家的姑娘送了些食物过来,隔三差五的都会有镇上的人轮流来照顾他,他总是嚷嚷着自己还没老到要人照顾的地步,但是他真的老了,甚至有些老眼昏花,有时候一打瞌睡就是一上午。

  老爷子推开门走进院子里,院子里种着一颗大柳树,万条绿丝绦垂下,柳树下坐着一个人,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头发有些花白,但却很整齐,穿的是大夏民间最常见的窄袖衫襦,上青下白,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仿佛就是这一方天地的中心。

  老爷子有些浑浊的双眼愣神了片刻,随后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快步上前,嘴里还不停呢喃着:“是你么,大小姐,真的是你吗?”来到老妇人跟前,看清楚之后,一下子跪倒在地。

  “金福,这么多年未见,看起来你过的不错,依然还活着。”老妇人淡淡的声音传来,老爷子的浑浊的眼里,眼泪夺眶而出。

  “我过的很好,大小姐你呢,我听说西边常年风沙漫天,干寒彻骨,完全比不得大夏适宜,包括我还有已经死去的战友,都想问问大小姐一句,您当初为什么如此想不开啊,为什么要做要做这样的决定?”老爷子的泪流满面,哭嚎着问道。

  “金福啊你不懂,当初我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世间万物都需要这么多理由么?”

  一阵清风拂来,柳絮纷飞。

  老夫人轻轻从空中捏住一片柳絮,放到眼前眼前细细查看,接着说道:“有一件事情你倒是说对了,西边确实不适合住人,除了沙还是沙,这漫天的柳絮飞舞,我已经十五年没看到过了,还有身上穿的这身衣裳,虽然便宜,但是和西边名贵的兽衣比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特别舒服。”

  李老爷子已经哽咽到说不出话来了,许久之后才平复情绪,终于开口问道:“大小姐一别十五年,这次突然来寻我有何事?”

  “我从西转北,再一路南下,人老了,就有些累乏,想借你这儿歇息两天,可以么?”

  老爷子点头应允,没有片刻犹豫。

  此后两天,李金福老爷子的屋门再也没打开过,他也没有像以往每日天亮就拄着拐杖去视察养了半辈子的白蹄乌,连过来探望的饮马镇知县都以身体不适为由被拒之门外。

  幽州其余各地司天监日夜家家户户排查,司天塔顶的山海图也在全力搜寻,却突然间失去了目标的踪迹。

  三天后,饮马镇知县连同守备军指挥使合力打开了李老爷子的大门,院子里,漫天柳絮飞舞之下,李老爷子安详地躺在椅子之上,双眼紧闭,柳絮落在他身上,雪白一片,就像是幽州入冬之后常日下个不停的大雪。

  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封信,信上老爷子铁画银钩的字迹赫然在列。

  “罪人李金福包庇叛国倒戈逆贼运奄初秋,罪该万死,唯有以死谢之。”

  同日,摄政王武后绕过跪在面前的太后侍女,推开大门,夜入凌波殿!

第三十一章 以死谢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