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运奄拓跋

  这几天晚上赵御依旧睡的很不安稳,除了如月姑娘夜里偶尔在外屋噼里啪啦打碎东西之外,还有一双恨意十足的目光,一直盯着他,仿佛杀父仇人,使他如芒在背。

  不过,在白致宁的潜意识里,赵御确实是杀父仇人。

  当初那个黑袍老头告诉她,她的养父死了,杀他的是大夏最尊贵的皇太孙殿下,白致宁并没有完全相信,她从小就跟着养父养家糊口,见过太多人世间的复杂景象,也明白人心险恶,她只想亲自确认,所以黄庭要带她见赵御的时候,她来了,哪怕有万劫不复的危险。

  从凌波湖中心归来之后,第二天马车就重新踏上归京的路途,波光粼粼的凌波湖在身后渐行渐远,归京之路已经踏过一半,对于赵御,对于武后,对于行走在荒山野岭间的那位老太太,对于大陆上的各方势力,接下来的那一半路程,都将会是生与死的较量。

  白致宁双手抱腿坐在马车上,将精致的下巴靠在膝盖上,原本明亮的双眼里有着化不开的哀伤,接着转头看向正在打坐修炼的皇太孙殿下,脑海里浮现出两人刚刚见面时候的场景。

  “这是黄庭叔让你交给我的?让你来做婢女?”少年看着手里的信封,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显得有些无奈。

  “我来是想确认一下我的养父是不是死了,是不是你杀的。”少女用倔强的眼神盯着赵御,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的养父?”少年抬起头,有些惊讶。

  “对,叫作白三,住在江陵城,一个瞎了眼的琴师,那天我出门买猪肉,回来他就不见了。”

  少年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你的养父确实是死了,在江陵城外的小茶馆。”

  “他怎么死的?”少女的眼里隐然间弥漫上了水汽,抿着嘴唇问道。

  “我和别人发生冲突,他在茶馆里喝茶,不幸殃及池鱼,也算因我而死。”

  少女闻言后愣神了一下,这番说法与当初那位黑袍老者所述的可不一样,转而她又继续问道:“那你承认是你杀了我的养父?”

  “嗯,你想怎么样?”

  “杀了你!”

  “可是你现在杀不了我。”

  “那就先跟着你,以后能杀了再杀你。”

  “那你就跟着吧,记得教教如月,她太笨了。”

  一只小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回过神来的白致宁抬眼望去,安慰她的是如月,眼里满是疼惜。

  虽然相处不久,但白致宁感觉到迷糊的如月姑娘确实是心地善良,将心思都写在脸上,每天也都无忧无虑的,就是爱和她自己较劲,因为觉得自己笨,所以很努力。

  太阳帝国,云中城!

  金碧辉煌又侍卫林立的议政厅此时吵的不可开交,年迈的羽皇坐在王座之上,静静地看着下方分成两派的臣子。

  他的确很老了,太阳帝国皇族羽族堪称天地所爱,容颜不老,要想分辨年岁,只能看身后的羽翼,随着年数增大,羽翼会逐渐由实化虚。

  如今坐在王座之上的羽皇单名一个空字,尊号空帝,身后的羽翼已经是完全变至虚无,只剩下四对光翼,与日争辉,威压一切。

  今天议政厅的主题只有一个,是否调动整个帝国之力,半路截杀大夏皇太孙赵御?

  场内泾渭分明地分成左右两派,左边乌泱泱地排着一群人,右边只有一个身影孤零零地站立着。

  以一人对一群!

  “大夏所谓的皇太孙赵御,之前从未听闻,何必为了杀一个无名之辈而将帝国经营十数年的底牌全托盘而出,要知道十五年前那场大战之后,帝国钉子根基尚浅,如今又要匆忙启用,实属不值,而且放他回神京,和武后窝里斗,何乐而不为。”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狮人,身材高大,须发金黄,在空帝面前也不见拘谨,侃侃而谈。

  他的对面却是一个人类青年,要是让大夏民众知道在太阳帝国的议政厅内出现一个人类,绝对会惊掉下巴,但这个年轻人类不一样,他叫运奄拓跋,运奄氏这一代最耀眼的天骄。

  一年前一人一枪从莱茵城出发,一路于风沙之中打到帝都云中城,太阳帝国年轻一代无一人是其敌手,盖压同辈,一举成名。

  “姑祖母东行去杀他,自然就有姑祖母的道理,而且老太后还没死,武后绝对不会想着杀他,最多只会袖手旁观,原先陪伴在其身边的夫子也不知所踪,可以说目前回京路上是那位殿下最虚弱的时候,如果不趁此机会截杀他,放虎归山,日后定会追悔莫及!”

  运奄拓跋秀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是在陈述一件事实,直接看向上方王座上空帝的双眼,开口道。

  但是令人不得不在意的是,他的右臂空空如也,他只有一条左臂!

  年轻狮人嗤笑一声,显得有些狂傲,作为帝国战神狮心大公之子,继承了父亲逆天修行天赋的他确实有着狂傲资格。

  “你们运奄家曾经不是号称大夏最所向披靡的氏族,你却怕你姑祖母连一个无法修行的毛头小子也拿不下,真是令人笑话!”

  狮人的话音刚落下,身后众人也都发出了一阵大笑,顿时议政厅内显得有些嘈杂。

  运奄拓跋脸上并没有不满地情绪,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直到对面人群笑声逐渐停息之后,议政厅内一下子陷入安静,只有他淡淡的声音在厅内环绕。

  “姑祖母曾经和我说过永远不要小瞧赵氏一族,当初你们小瞧了赵无极,最后他定鼎天下,将你们赶苍蝇一样一路赶到这大漠深处,路上何止伏尸百万?

  “十五年前你们小瞧了赵景,以为凭借我族叛变,可稳稳地设局杀他,结果他死之前拉上了帝国五个大宗师陪葬,将原先领先的高端战力一下子拉平,其中有一位还是当时帝国天赋最强的皇子,帝国因此无力继续攻打神京,只能偃旗息鼓,而如今你们又在小瞧赵御,那你告诉我你们准备承受的代价是什么?”

  “放肆!简直一派胡言!”

  “胡说八道!妖言惑众!”

  顿时议政厅之内,群情激奋,一时间人类青年,被千夫所指!

  “够了,此事容我再考虑考虑,延后再议,今天就到此为止。”年迈的羽皇站了起来,挥了挥手,转身离去,其下群臣纷纷怒视人类青年一番,冷哼一声,也离开议政厅。

  只余运奄拓跋抬头怔怔地望着空荡荡的天使王座,不知想些什么。

  与此同时,归京途中的赵御也在怔怔地望着前方,但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尽快吃上梁破手上这香气四溢,令人口水横流的烤鱼,因为他真的好饿。

第三十二章 运奄拓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