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黑夜般的黑色

  满目疮痍的光州广域城,血雨依然在不停地降下,电闪雷鸣,九声天地丧钟在所有人脑海中鸣响!

  苍茫,悲痛,那是大道的叹息!

  普通民众感受到屋外惊天动地的声响,在家中提心吊胆地不断颤抖着!

  神仙打架,普通人注定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

  破碎殆尽的街道之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直冲云霄的通天光柱消失不见,只有无数星辰砂组成的圆球伫立在中央,散发着令人迷醉的星晕,隔绝了所有人探视的目光。

  从雷水囚笼走出的梁破刚想回到赵御身边,三把剑同时竖立在他前方,三位穿蓝色衣袍的道实境宗师从不同角度挡住了他的去路!

  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等待,等待着星辰砂散开的那一刻,究竟皇太孙赵御屠圣亦或是两者同归于尽!

  但是星辰砂迟迟不肯散去,依旧在无声地伫立着!

  很快,就有人忍不住了!

  “运奄逆贼竟然敢当街行刺大夏皇太孙殿下,罪该万死,恕我袁某人救驾来迟,这就出手擒灭逆贼!”一道雄厚的声音从广域城另一边响起,由远及近,瞬间已至!

  来者身后道魂浮现,天地雨水汇聚成一具巨大的水之巨人,面容模糊却头戴皇冠,巨人双手握拳举过头顶,对着星辰砂组成的圆球,一拳砸下!

  一品道魂,东海水君!

  山海榜第十,海错宗宗主,袁江!

  大夏十大宗派之一的海错宗作为武后继位后培养的最锋利的一把刀,袁江在此时毫不犹豫地露出了獠牙,一出手就是全力一击,水之君主仰天发出一声无声的咆哮,双拳之下的空气都开始不停震荡,竟然带有刺耳的呼啸声!

  身处神京司天塔低层的监正李淳风脸色一变,用力往身边的青铜巨馆一拍,接着往上一抬,将巨棺扛到肩膀之上,正准备下一步行动,却发现有一只枯槁的手按在了棺盖之上,就这么轻轻地按着,却仿佛重于泰山!青铜巨棺无法再移动半分!

  老宦官继上次山海图天罚之后,再临司天监!

  东海水君双拳之下,散发着迷蒙星光的星辰砂球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眼看就要被锤实,忽然一个巨大火球自天际以极快的速度向下砸来,散发着无尽的光芒,仿佛天穹之上烈日坠落。

  刚在天边出现,下一秒就已经砸在东海水君之上,道魂凝实的水君直接被蒸发殆尽,水汽缭绕间,一白须老者身影出现在星辰砂旁,腰间挂一大酒壶,身后一轮烈日道魂冉冉升起,焚烧一切,令人灼烧的气息扑面而来。

  广域城多了一颗太阳!

  “可算是赶到了,好在还来得及,刚一来就看到某人那副臭不要脸的嘴脸,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作呕。”老者满是不屑和嘲弄地看向不远处。

  一中年男子从雨中迈步而出,身材健壮,一身蓝袍,袍上绣着一波一波汹涌的波涛,面容却是国字脸,方方正正,身后的东海水君道魂重新汇聚,巨大的身躯拔地参天,蓝色水之君王原先模糊的面容逐渐清晰,双眼睁开,张开嘴巴发出一声咆哮!

  水君哮烈日,水与火在大道本源之上本就难以兼容!

  今日注定是被铭载入史册,在大夏掀起无限波澜的一天!

  在这光州广域城,汇聚了神州浩土大半的掌缘生灭境大宗师,还有上四军之一的幽翅军展露锋芒,甚至有圣人当众陨落,血雨滔天!

  这一切都在为了一个人彼此厮杀,而这风云际会的最中心,我们的皇太孙殿下依然还在街道之上的星辰砂内,生死不知!

  相互对峙之间,忽然呈球状的星辰砂有了反应,从顶部开始一粒粒地向下散落,像是漫天萤火虫在空中飞舞,这其中每一只萤光闪闪的萤火虫都是域外重宝,每一粒都可在大夏掀起一阵腥风血雨,让无数修士为之厮杀。

  漫天飞舞的荧光之间,一道年轻挺拔的身影静静地站立着,无数乌发在背后垂下,双手垂在两边,右手上还握着一根古朴的木簪子,紧闭着双眼。

  原先眉心皱眉显现的一道红色竖纹,现在已经变成了两道,像是有人拿着朱笔在眉心划下两笔,这全天下有谁有资格在大夏皇太孙的眉心下笔?

  唯有天道!

  红朱砂,屠圣纹!

  两位圣人因他而死,天道因果由他一力承担!

  紧闭的双眼睁开,眼眸之内并不是黑色的火焰,而是银色雾气旋转的眼眸,瞳孔之内一座庞大的远古遗迹若隐若现!

  他,醒了。

  他还活着!

  赵御变幻的眼眸逐渐转黑,恢复了纯净如水的目光,先将背后的头发简单的往上挽起,打了个结,然后将右手的木簪子重新插回发间,最后转过身子看不远处站立的的海错宗宗主,淡淡的声音响起,平地响起一声惊雷。

  “你是要造反么?”

  少年眉心的屠圣纹鲜红似血,乌木般的眼眸和大宗师袁江的眼神对视。

  海错宗宗主的眼神里仿佛有波涛汹涌的大海在咆哮,隐隐还有一丝杀意隐藏,对视片刻之后,却主动移开目光,一字一句地说道:“在下万万不敢,只是想救殿下!”

  “原来如此,我现在没事了,你可以走了,有些事情,来日方长。”

  袁江方方正正的脸上面无表情,并没有回话,停顿了许久,背后东海水君道魂低头看着赵御,蠢蠢欲动!

  日月宗宗主路耀冷哼一声,上前一步,背后光明大放!

  片刻之后,袁江宗终于低下了头颅,躬身道:“是,属下告退!”

  随即收起道魂,也不拖泥带水,直接转身离去,梁破面前持剑的三位宗师境修士也随之离开。

  暴雨之下的广域城这次是真正的平静了下来,赵御站立在这雨幕之中,先向着大日武宗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向后倒去!

  他确实太累了!

  一双手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他,是梁破!随即大步走向着这片区域唯一孤零零还屹立着的老宅子!

  老宅子大门打开,里面传出一声少女的惊呼还有小黄不安的龙吼声!

  老宅的大门随后又重新关上,发出了一阵年久失修的吱吖声,仿佛在告诉世间一切成埃落定!

  广域城内的战斗就此落幕,就代表着广域城外大宗师见的战斗也即将接近尾声。

  原先城外的那片小树林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大片裸露在外的沙地,其上还布满坑坑洼洼的巨坑。

  山海榜第七的大宗师黄庭,左手提着大夏龙雀站立雨幕之下,身上锋芒的刀气还在不停地往外散发着,使得周围的虚空都有一种模糊之感,但是提刀的左手却在微微颤抖。

  对面黑袍老者依旧端坐在黄泉河奈何桥之上,目光空洞的绝美白衣女子站在他的身边,如果仔细看去,会发现白衣少女露在外面的肌肤就像是瓷器裂开一般,布满密密麻麻的细纹,甚是恐怖!

  白冥修抚琴的双手已经停下,望向广域城处神情悲伤,随后竟然泪如雨下,泪水融入这暴雨之中,分不清彼此。

  他嚎号大哭!

  他爱了她近百年!从和她第一次眼神交汇开始。

  她不爱他近百年,始终在追寻别人,她为了别人半辈子都穿着红衣,恨不得立马就能嫁给那人。

  他为了她躲躲藏藏一辈子,到最后发现怕死已经成了本能,连最后一面都不敢相见!

  当我抬头望向你,你却始终在看他,为你了我将自己染成黑夜般的黑色。

第三十八章 黑夜般的黑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