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五颜六色的世界

  赵御在老宅子昏迷的第三日。

  位于神京郊外的道宫一大早就很热闹,道宫是全天下修道者梦寐以求的求学圣地。

  大夏开朝尚短,不足百年,统治者赵氏一族也相对开明,所以现在正处于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

  这些彼此争鸣的势力有些是从前朝就流传下来的古老教派,而更多的是从定鼎时代才开始崭露头角的新兴教派,这些势力的佼佼者,共同构成了大夏目前王朝之下最顶尖的十大一流势力。

  一宫,一城,一门,两阁,五宗!

  这其中一宫自然就是道宫,近十五年来一直占据着大夏所有一流势力之首,在朝廷的大力推广之下,其分院遍布大夏各州各城,全天下有天赋之人皆可参与选拔,从而接受各种资源和教育,为大夏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各种人才,也为寒门子弟提供了一条晋升之路!

  从某些方面来说,道宫的背后就是大夏王朝,道宫就是大夏教育体系中重要的一环。

  在道宫出现之前,寒门难出贵子!

  道宫分三院,撼山,纵横和破天。

  撼山院培育力修,纵横院培育法修,那破天院自然培育敏修,但三者的界限并没有彼此区分的很死,只是术业有专攻,侧重点不同而已,而且真正的天之骄子从来都是三院同修!

  今日是大课,三院的学生皆要来听讲,讲课的是已经告老还乡的前太子太傅温先生。

  当朝武后和前太子赵景都是他的学生,所以道宫大学堂一大早就人满为患,天还未亮,就有学生陆续赶来,只为求一个靠前的好位置。

  这会儿离开课还有莫约一炷香的时间,三院学生基本都已经聚齐,正安安静静地等待着先生的到来,而此时通向大学堂门口的道路之上,正有两道身影在疯狂地飞奔着,一胖子和一个瘦子,都是今年刚入道宫的新弟子,不时还有埋怨声传来。

  “死胖子,让你起的如此之晚,这次上大课要是再迟到了,我们会被戒律院给剥皮抽筋的。”瘦子骨瘦如柴,就像是一根竹竿,跑的气喘吁吁,说话声也是断断续续。

  “你还有脸说我,细竹竿,你不也起晚了么,以五十步笑百步。”

  边上胖子肥头大耳,五大三粗,但是奔跑起来的速度却不慢,腰上那圆滚滚的肥肉在不停地上下跳动着。

  “要不是你昨夜呼噜声惊天动地,让我一宿没睡,我早上能起晚么!”瘦子边跑边双手叉腰,面上已露青白之色,几欲昏厥!

  胖子见状,一把拎起边上已经开始翻白眼的瘦子,夹在腋下,左突右闪,灵活无比地冲进大学堂,刚好看到头发花白但是面色依然红润的前太子太傅温先生不紧不慢地走上讲台,赶忙找个偏僻的角落里将瘦子一把扔下,然后正襟危坐,脸不红心不跳地直视前方。

  瘦子抬手搭在胖子的肩膀上,有气无力地说道:“胖子,待会麻烦你帮我挡着点先生,我要再眯会,感觉半条命已去矣。”

  胖子点点头,身子往瘦子前面挪了挪。

  讲台之上鹤发童颜的老者放下背后的麻布包,为自己倒上一杯茶,接着在案桌之前端坐,向着下方的弟子们点了点头。

  随后老者大手向前一挥,天地元气开始不断汇聚,一座巨大的沙盘在虚空中显现,沙盘内是一座巨大的城市,横七竖八的街道在暴雨之下相互交错,其中城市的东边有条巷子,巷子底竖立着一间老宅子。

  大夏光州广域城,青衣巷!

  老者醇厚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学堂。

  “今日的课题是如何以虚境屠圣人!”

  如何以道虚境屠圣人?

  天方夜谭!

  学堂内一片哗然,听讲学生的最前方,原本坐姿随意,低头不知在想些的什么的青年抬起了头,他是撼山院魁首。

  纵横院,破天院双魁首,坐姿端端正正的白皙女子脸上罕见的露出了惊讶之色,而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原本半眯着的瘦子一下子睁开了双眼,眼神里明亮无比,上前坐到胖子的身边,挺直了身子。

  太阳帝国,云中城!

  云中城顾名思义就是一座建立云中的城市,异族大能以逆天伟力将神州浩土西域大漠通天山硬生生地削去顶峰,在其上建立了一座伟岸的雄城,作为帝国的皇城!

  对于太阳帝国的异族来说,想要踏上这处位于峰顶的云中城就必须要跨过千山万沙和无数的艰难险阻,但是西域就是完全信奉弱肉强食的世界,如果你弱,你连入城的资格都没有!

  踏入云中城被视为一种无上荣耀,每年因为想要入城而死在通天山脉黄沙里的异族不知凡几!

  年迈的羽皇端坐在议政厅的天使王座上,俊美的脸上满是愠怒之色,身后八翼光翅又变得虚无了一些,面前的案桌上摆着一封密函,王座底下鸦雀无声,连平日里最侃侃而谈的谋士都不敢说上半句话。

  “让运奄拓跋来见我!”王座之上羽皇的声音传下。

  “启禀空帝,运奄拓跋已经在早上出云中城,说是回莱茵城处理丧事。”底下立马有人禀告。

  “安排一下,让老八和天羽卫去一趟莱茵城,在丧事结束之后,请他回来,同时将赵御在裁判所的级别提升三级。”

  王座之上的空帝意识到了自己再一次小瞧了赵氏一族,但是他这辈子做过无数个决定,哪怕是错的,都可以在其后弥补,因为他是太阳帝国的空帝!

  早些时候,云中城的城门口走出了一位青年,披着厚厚的黑袍,但是袍子下的右手却是空空如也,一步一步地在沙原之上向外走去,留下身后一串长长的脚印。

  运奄拓跋黑袍之下的脸上面无表情,抿着嘴巴,只是神情里有些哀伤,虽然步伐依旧沉稳,但是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凛冽的寒气将漫天的黄沙直接冻成了一坨坨的冰块向下坠落。

  从小待他就像是母亲一般的姑祖母死了。

  死在了离此地无数里之外,被姑祖母称为故乡的地方。

  他也出生在那个地方,但是三岁之前的记忆已经完全模糊不清。

  他的手也断在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据说有四季变化,温暖的春天,炎热的夏天,凉爽的秋天,还有寒冷的冬天!

  那个地方也有着各色各样,色彩艳丽的鲜花和潺潺流动的河水!

  “那个五颜六色的世界,有朝一日一定要亲眼去看看。”

  他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黄,如此想着。

第四十章 五颜六色的世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