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饮马湖边

  自广域城之战以后,全大夏没有任何势力敢在路上对赵御再有什么歪念头。

  在三标上四军的护卫之下,除非太阳帝国倾举国之力,不然谁也没有这个能力在路上再截杀赵御。

  时间过去半月,一路之上风平浪静,就像是夜晚静谧的凌波湖湖面,不起任何波澜,再加之赵御本就是低调之人,鲜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内,所以逐渐的他这位皇太孙殿下在偶露锋芒之后,又重新隐藏回重重迷雾之后。

  这让赵御很是郁闷,系统自开启之后,这大半个月竟然没有任何灵魂能量入账。

  但是所以人都知道,他就在路上,他始终会来!

  神州浩土,大夏,幽州。

  作为幽州战略重镇,饮马镇方圆五十里都被宽阔的草场包围,草场内有座小湖,叫作饮马湖,是白蹄乌的重要水源,据说湖水里含丰富的矿物质,白蹄乌能在战场上所向披靡,饮马湖有着不可忽视的功劳,此湖也是上天赐予饮马镇的瑰宝。

  此时天色已晚,太阳逐渐沉下天际线,李月娥双脚踩在肥沃的草场之上,感受着空气中传来的幽州特有的马味儿,心里头更加的沉重,边上皱着鼻子跟着的是她的丈夫,丈夫并不是幽州人,而是来自大夏南边的抚州,所以对这个味儿有些不习惯。

  夫妻俩二人已经连续赶路半月有余,一天都未歇息,虽然现在幽州的气温已经很低,但是李月娥的额头之上还是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而身边的丈夫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他本是一个文弱书生,体质一向不好,这半个月和妻子马不停蹄的赶路,到现在已经快撑不住了。

  前方吹来的风中忽然带着一丝水汽,打在身上有一股冰冷的感觉,从小在饮马镇长大,对此无比熟悉的的李月娥就知晓饮马湖已经离此地不远,她心疼地看了一眼边上的丈夫,低声开口安慰道:

  “相公再坚持一会儿,前方有个湖,我们今晚就在湖边歇息一晚,到时候吃些干粮,明日再进镇子。”

  身边的书生丈夫点了点头,加快了一丝前进的脚步。

  不一会儿,一座小湖就出现在夫妻二人之前,二人走进之后才发现已经有一队人马在湖边安营扎寨,两个少年正摆着奇怪的姿势各举着一柄枪,一个魁梧的光头大汉蹲在湖边麻溜地处理着食材,有两个少女正在帮着打下手,还有一个背着剑匣的少女在湖边坐着钓鱼,更远些,有两队士兵驻扎,李月娥从来没见过气势如此强悍的士兵。

  更加奇异的是,有一匹金光闪闪,浑身金鳞,头生双角的马形异兽正懒洋洋地趴在湖边,不停地往嘴里塞着,剑!

  不是小黄是谁,这厮现在每日要吃下数十柄剑才能勉强填饱肚子!

  相处半月下来,知晓赵御脾气的捧日军副指挥使江屠挥了挥手,捧日军并未上前阻止,夫妻二人来到饮马湖湖边,找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来休息。

  李月娥拿出干粮分给身边的丈夫,然后又拿出水壶在湖里灌了水,这才坐下来好些歇息,静静地望着湖面发呆。

  她自从年初的时候离开饮马镇,就再没有回过家,这次匆匆赶回是来奔丧的,她的父亲,在半月之前去世了。

  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转过头看向自己的丈夫,虽然成亲不久,但是她们之间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知道彼此所要表达的意思。

  她点了点头,将头静静地靠在丈夫的肩膀之上,她也很脆弱,也需要依靠。

  处理完食材的白致宁看向远处的夫妻俩,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头在如月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随后两个人大着胆子来到刚修练完的赵御身前,白致宁还是不愿跟赵御说话,只是拿手推了推如月,如月无奈之下开口问道:“公子,你看我们能不能分些食物给那边那边的夫妻俩呀?白姐姐觉得她们好可怜,如月也这么觉得。”

  练完枪之后的赵御感觉体内的元气又壮大了一丝,心情愉悦,点头应允。

  “那就邀请他们一起过来吃吧,反正梁破每次都控制不住做很多。”

  饮马湖边燃起了一堆篝火,熊熊燃烧的火焰驱散了大夏西北的寒意,也照在围着吃饭的众人脸上,如月姑娘可能是离火堆近了点,小脸被火烤的红扑扑的,正小口小口地吃着狍子腿,煞是可爱!

  在篝火旁坐着的个个都是气质不凡之人,压迫感十足,这让李月娥有些拘谨,方才她也是头脑一热,这才答应了两个小姑娘的邀请,倒是平时弱不禁风的丈夫,反而显得相当沉稳。

  “不知两位从何而来,我看这饮马镇也是半天不见一个外人,两位可是我们这几天难得碰到的旅人呢。”生性喜爱热闹的司马安南最忍受不了沉闷的气氛,便率先开口道。

  “我自小就在这饮马镇长大,对这里也很是熟悉,只是年初的时候嫁往外地,这才离开此地,而此次回来是来奔丧的,家中的老父亲半月之前突然去世了。”

  李月娥的声音有些落寞,老父亲就她一个女儿,她却执意要嫁往外地,她心里对父亲很是愧疚,就连突然去世了,自己也未能陪伴在左右,而且如果自己在身边的话,或许就可以阻止父亲收留那逆贼了吧,而此次回去还不知是否会受牵连,勾结逆贼,按大夏律法,那是要诛连九族的。

  听到如此悲伤的消息,众人都有些沉默,司马安南沉思了片刻,忽然开口说道:“你的父亲莫非是李金福李老爷子?”

  “是的,小兄弟你认识家父么?”李月娥有些吃惊地问道。

  “白蹄乌大家李老爷子,在整个大夏军中都如雷贯耳,一人可抵千军万马,在整个幽州谁能不知,他的逝去是整个大夏的损失,真是令人扼腕叹息。”

  司马安南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遗憾,关正卿,江屠等人全都直立起身子,正襟危坐,已示尊敬。

  “小女子感谢各位对家父的悼念。”李月娥站起来对着赵御等人行了一礼,众人皆工工整整地还礼。

  “姑娘,你会饲养白蹄乌么?”赵御淡淡地声音突然响起。

  李月娥听后明显一愣神,不知为何眼前富贵逼人的少年要如此问,但还是如实回答道:“说来惭愧,我自幼跟随家父饲养这白蹄乌,可以说这白蹄乌是我亲自陪同家父培育出来的,家父身前也总是抱怨我为何不是男儿,白白地浪费了这一身养马的本事。”

  赵御点点头,唤过如月去马车内拿出纸笔,在纸上书写完毕之后,放入一个锦囊之中,交给李月娥。

  “你此次去饮马镇,如果有司天监找你,便给他看这个。”

  李月娥看着递过来的锦囊有些犹豫,边上的书生丈夫见状,伸出双手接过锦囊,拉着妻子一拜而倒。

  “草民替妻子谢过公子!”

第四十四章 饮马湖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