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桃林深处有人家

  道宫的学堂之内出现了一副奇异的景象,今年新进的弟子们端坐座位之上,安静地听着一位年岁相仿的小先生讲解着儒门典籍。

  道论!

  虽然道论早已经在全大夏普及,三十六州任何一城的书店都可以买到,也被常常作为孩童们启蒙之书,但是越是言简意赅,就越直指大道,就包含的越多,那是夫子一辈子的领悟,一位儒圣毕生对大道的感悟。

  对人族而言,夫子功盖千秋,他在人族前进的车马之上,用力地向前推了一把,他撕裂了普通人和修士之间的巨大隔阂,让大夏子民从孩童时代就有一条了解天地大道的途径。

  自道论出世的十年间,大夏的低阶修士迎来了井喷式的增长,也被称为修士之春,一个盛世即将来临。

  夫子,是所有人的老师。

  名如皓月罩千秋,声似春雷震古今!

  半日的时光悠悠而过,眨眼就已经到了放课之时,相互行礼过后,赵御合上手中的道论,将案桌上的东西认真地收拾完毕,然后在弟子们恭敬的目光之下走出学堂,学堂外不知何时已经停留着一辆马车,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大汉正在等候。

  马车在还有些积雪的道宫大道上不紧不慢地行驶着。

  “如月和白致宁都安排了吗?”马车内传出赵御沉稳的声音。

  “安排了,先和道宫的一位女先生修行一段时间,等明年的新弟子入门了,再集中安排。”梁破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细腻又充满磁性。

  “那道宫附近的房子也妥当了吗?”

  “司马安南这个家伙不见人影,是司天监给安排的房子,我之前去看过,离道宫不远的山脚下,很不错。”

  马车内的赵御重新闭上双眼打坐修炼,不再言语,但是这辆马车并没有驶向到宫外,也没有驶向司天监刚刚安排的庐舍,而是向着道宫深处驶去。

  马车两旁的景色开始不断地变化,从原先的白雪皑皑,到郁郁葱葱,接下来是满山遍野,五颜六色的鲜花,最后是一望无际的粉。

  道宫的深处是一片桃林,无数盛开的桃花使得赵御的马车就好像是在粉色海洋中航行的小船。

  赵御掀开帘子,坐到马车之外,伸出左手接住一片飞落的桃花,放到鼻下嗅了嗅,有一股淡淡地清香。

  漫天的桃林是真的!道宫的中心是另一个世界。

  桃林深处有人家!

  赵御的马车在一间草屋之前停下,一位紫袍老者已经在石桌边等候多时,虽然老者声音沧桑醇厚,年岁颇大,但是容颜却并不苍老,皮肤也光滑细腻,依然可以看出年轻时是何等的风度翩翩。

  紫袍老者对着走下马车的赵御一礼,说道:“老夫见过皇太孙殿下,殿下别来无恙。”

  赵御也对着紫袍老者认真的还礼。

  “赵御见过文先生,文先生万千桃林作伴,皮肤胜过妙龄少女,令人羡艳。”

  紫袍老者大笑,挥手请赵御落座,石桌之上还摆着一壶酒,两个酒杯,酒香四溢。

  “殿下来品尝一下老夫这亲手酿制的桃花酒,老夫每日饮上一壶,百病不侵,容颜常驻。”

  漫天桃花之下,紫袍老者为赵御倒上一杯桃花酒,酒是勾人心魄,柔腻的淡粉色,刚一倒出,酒香就飘散数里之外,引来一群群仙鹤翩然而降。

  “小时候听娘亲说过大夏两种酒她最喜欢,一种是日月宗路老先生用玄天木嫩芽所酿的玄天酒,据说是大夏第一烈酒,还有一种就是文先生所酿的桃花酒,娘亲说此酒可驻颜,只有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如今一见,香飘数里,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赵御拿起酒杯在眼前晃动了几下,杯内粉色琼浆上下跳动,散发着令人迷醉的光芒。

  “黄裳这个丫头,还真是嗜酒如命,之前我这桃园里要是丢了酒,十有八九就是她偷的,这全天下,喝这桃花酒最多的人,除了我自己之外,就只有你娘亲了。”紫袍老者想起自己曾经的小酒友,声音有些暗淡。

  赵御将酒杯晃动片刻之后,并没有一饮而尽,反而将其放下,这让紫袍老者有些不解。

  “我向来喜茶不喜酒,而且我还未及冠,尚未能饮酒,这酒还是留着给其他人品尝。”赵御解释道。

  紫袍老者的双眼里多了一丝赞赏,能抵御诱惑,坚持本心之人都值得赞赏。

  “那就等殿下及冠之后,我道宫再送上这桃花酒当做贺礼,今日殿下代替我为那帮新入门的弟子们上了一课,有没有受到刁难?我可知道当中有几个弟子相当桀骜不驯,当初我刚去授课的时候也是很不服气的。”

  想到此处,赵御也觉得蛮有趣,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轻轻开口道:

  “还好,我之前教了三年道论,也许教的还不错,弟子们都挺服气的。”

  紫袍老者的笑声响彻整个桃花林。

  “殿下真是有趣之人,如若老夫年轻个五十岁,定与殿下称兄道弟,把酒言欢。”

  “那估计那时候,先生喝酒,我饮茶。”

  桃花林内的笑声更加的洪亮!

  一番寒暄之后,马车重新驶离桃花林,穿过不断变换的景色,回到道宫积雪的道路之上。

  石桌边的紫袍老者沉思了一会,向前挥一挥手,桃林边的迷雾散开,一群站立的身影逐渐显现,两人为首,身后四十九人。

  道宫四位掌缘生灭境大宗师,四十九位道实境宗师齐聚与此。

  “诸位怎么看?”

  紫袍老者发话,他是山海榜第四,道宫宫主,文修齐!

  “我看不透,太后娘娘让他来道院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摆明了让他来取得我们的支持,但是这位小殿下却对此事决口不提,也不知其是何种想法。”

  说话的是一个银发老妪,也是一身紫色道袍,拄着一根拐杖,身子有些佝偻,但是气势凌厉,她是破天院院主,山海榜第十二。

  “正阳你怎么看?”

  紫袍老者看向为首的另一位大宗师,却是一位中年男子,气势儒雅,平日里道宫的一切大小事务都是由这位纵横院院主处理,所有人都知晓,他十有八九就是是下一任道宫宫主。

  “那位殿下刚进门的时候就已经发现我等,无论他是何种想法,道宫自成立以来的立场都是教书育人,这点我想以后也不会变,我们只要做好本分工作即可。”

  “善!”

  道宫宫主为此事定下了最后基调。

  马车之内的赵御依然紧闭双眼修炼,感受着天地间跳动的元气,自从眉心被天道下了两笔之后,赵御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就猛增十倍,放开心神融入大道之后,依稀可以感受到各种规则的丝线,仿佛伸手就可触摸,拨动。

  他的心神渐渐地顺着丝线从马车向外扩散开去,一支箭突然间撞进了感应之内,从天而降,在他的感应之中,那支箭就好像是黑夜中的一道光,无比显眼,目标直指马车!

  但是他没有动,因为梁破在。

  梁破伸出手,一把抓碎了射向马车的那支元气之箭,皱了皱眉头。

  太弱了。

第五十章 桃林深处有人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