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车内车外

  神京东郊的道院面积很大,因为弟子众多,已然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城市生态体系,而且道院之内山峰众多,山峰普遍不高,但是因为道宫地处无尽山的外围,所以天地灵气异常浓郁,每座山峰的植物都是异常繁茂。

  除去新进弟子们集中居住在庐舍之外,老弟子们就在这一座座山峰之上开辟府邸,实力高强者,占据为数不多的巍峨高山,实力偏弱者,或依附强者建立府邸,或寻一处偏平矮山,默默积蓄着实力。

  这些山峰又名弟子峰,是道宫弟子实力的最直观体现。

  如今道武大比在前,所以道宫内的每一座弟子峰都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此时道宫内一座弟子峰之上,传来一阵少女的呵斥声,山峰很高,峰名飘雪峰,在这一片区域鹤立鸡群。

  “小瑾,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老是光顾着玩,要专心修炼,你的修为和上个月相比没有一丝长进,你这样会被柳叶巷那帮人欺负的,姐姐又没办法保护你一辈子。”

  飘雪峰开辟的一处宽阔的练武场之上,一位身材高挑的红衣少女正在低头训斥着另一位穿鹅黄马甲的少女,后者一脸委屈。

  “姐姐,我这段时间不是听你的吩咐,帮你找那位太孙殿下嘛。”鹅黄少女撅着嘴巴,眼神楚楚可怜。

  “你少来这些苦肉计,说到这个我就来气,你们这么多人,拿着画像都没给我找到个大活人,平日里个个在我的身边吹嘘自己手段有多灵通。”

  红衣少女气不打一出来,声音都提高了几分。

  边上传来少年的一声抑制不住的嗤笑声,红衣少女头转过头,盯着发笑的浅灰色道袍少年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小子也别得意,待会就来好好考教你!”

  灰衣少年立马耸拉下脑袋,脸色一垮。

  魏国公府上的这位大小姐,对弟弟妹妹什么都好,就是修行方面最是严格,一点都不马虎。

  “姐姐,我也没有完全偷懒,我最近在苦练咱们徐家神通,准备在道武大比之上留作底牌之用呢。”

  鹅黄少女有些不服气道,雪白的小脸之上因为激动有些潮红。

  “是穿云还是坠日啊?那好,你对着那边那棵树,使出来我看看。”红衣少女指着练武场边缘的一颗树,小树很好辨认,就这么孤零零地生长着。

  威国公姓徐,赢姓十四氏之一,其一族道魂为弓,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为大夏定鼎开国立下汗马功劳。

  天地元气波动,汇聚,鹅黄少女背后的道魂浮现,一张弓的虚影从虚空越出,少女抓过弓影,向着天空拉开,弓弦之上一只箭逐渐凝聚,箭头之上开始发光发亮,最后像是一轮烈日,少女左手一松,弓弦震动,弓箭直冲云霄。

  赢姓十四氏徐氏神通,坠日,箭如烈日坠落,穿刺之后会继续炸裂,附带强烈的烈火属性,杀伤力强悍无比!

  但是,几人等待许久之后,练武场边缘那可小树还是孤零零的伫立着,完好无损,想象中的箭矢并没有如烈日般坠落,将小树炸的粉身碎骨。

  红衣少女心头一跳,转头盯着自己的妹妹,语气中已经带上了几分严厉:“小瑾,你将这坠日箭射到哪儿去了?”

  “我不知道啊姐姐,这箭射出去的时候我就失去了感应,我还控制不住!”

  鹅黄少女的声音里已近带上了点哭腔,知道自己可能惹了大祸,眼圈都开始发红。

  “坏了,如今山下的道儿上可都是人,道宫一般弟子可接不住你从这山顶射下的坠日箭,就算不死也得重伤。”灰衣少年也意识到此时的严重性,一个不好将会闹出人命。

  “先跟我去山下看个究竟,其他的事情随后再说,如今只能期望此箭射入的是无人区域。”

  红衣少女修长的双腿在地上一踏,人影转眼已至练武场外,速度极快,闯祸的鹅黄少女和灰衣少年立马跟上。

  在树林间辗转腾挪的徐晴内心有些焦急,大夏律法严苛,而且道宫自身的规矩也是极严,如若妹妹这一箭要是杀了人,无论在大夏还是道宫中都是重罪,哪怕她是魏国公府上的小姐,也无法如此草菅人命,现在她只能暗暗祈祷别出什么大乱子。

  忽然,底下崎岖的山路上出现了一辆马车,正不紧不慢地向着山上驶来,驾车的是一位光头大汉,光坐着就知道他身材相当魁梧,徐晴稍微一皱眉,放慢速度从树上一跃而下,刚好落于马车之前。

  梁破见前方突然跳下一位高挑的红衣女子,皮肤白皙,英气逼人,一拉缰绳,马车逐渐停下。

  那是她第一次拦住他的马车。

  她在马车外神情焦急,眉头紧锁,他在马车内,闭目打坐,神情安然。

  “请问这位兄台,你来我这飘雪峰所为何事?如果不急的话恕我有急事先去处理一下,回头再说。”

  红衣少女对着梁破一抱拳,语气略带焦急。

  梁破见少女如此急切,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方才我家公子乘坐这马车在山下路上行驶之时,从这座山上射下一支箭,所幸反应及时,这才没有大碍,所以上来查看一下,此种举动实在太过危险。”

  梁破看到眼前的红衣少女听后明显松了一口气,神情也一下放松了下来。

  只见少女又对着梁破一抱拳,略带歉意地说道:“真的是非常的抱歉,此箭是因为舍妹不懂事,赌气逞能射出这一箭却无法控制,使得箭飞向山下,差点伤到阁下,如有惊扰到阁下我再次道歉,要不这样,阁下随我去山上歇息片刻,我带妹妹亲自赔罪,然后阁下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我尽量满足阁下,作为补偿。”

  红衣少女的态度诚恳,但是梁破没有接话,等待着赵御的回答,片刻之后,马车内打坐修炼的赵御睁开了双眼。

  “不用了,既然已经查明是个误会,那么就此别过,以后还要更加小心才是。”

  马车内赵御淡淡地声音传出,梁破听后直接调转马头,马车重新向着山下驶去。

  “哎,哎,怎么这就走了啊,你真的什么都不需要吗?”

  红衣少女在车后叫喊道,但是马车丝毫没有停顿,继续缓缓离去。

  魏国公府的大小姐一脸疑惑和不解,如今这世道变得这么好说话了?被人射了一箭却连赔偿也不要,这马车里的人真是奇怪。

  “姐姐,你怎么在这?那马车里是谁啊?”跟在后头的当事人徐瑾和灰衣少年姗姗来迟,刚好看见离去的马车。

  “你那一箭射到刚刚那辆马车了,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但是人没有大碍,你啊,下次长点心吧。”

  穿着鹅黄马甲的二小姐徐瑾听后吐了吐舌头,拍了拍胸脯,长吁一了口气,刚才真是把她吓坏了。

  “咦,那辆马车有点眼熟,好像是早上先生乘坐的马车。”灰衣少年看着马车,若有所思道。

  “先生?可是马车里的声音明明很年轻啊。”

  徐晴看着远去的马车,疑惑之色更浓。

第五十一章 车内车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