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辩一辩

  马车内,赵御平静的双眸之内仿佛有无穷无尽的银色火焰正在燃烧,镇羽侯二公子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移开目光,浑身瞬间冷汗淋漓。

  天地有风起!

  下一秒赵御已经出现了在了二公子身前,伸出右手抓住后者的脖子直接将其提起,周围的天地元气以他为圆心开始剧烈的波动,沸腾!

  二公子刚刚凝聚的道魂准备反击,却被赵御左手轻轻一拍,身体突然诡异地长出一朵朵黄绿色的花朵,身后的道魂瞬间破碎消失,双眼一闭,头一歪,直接昏迷。

  神通.魅惑!

  英雄道魂魅惑魔女技能神通,诱惑一个敌人,如果目标法力属性强于使用者,其移动速度将会被减缓,如果目标法力属性低于使用者,其将会被魅惑魔女控制,如果是对已被控制的单位使用,魅惑的持续时间将会被刷新。

  赵御放下镇羽侯二公子,随后双拳紧握,往地上狠狠一砸,一道神通波纹扩散,将上来营救二公子的柳叶巷众人被部向后震飞三米,不得寸进。

  神通.雷霆锤击!

  紧接着赵御提起昏迷不醒的二公子在其他人惊骇的目光下走回马车,先将二公子扔进马车,抬脚上车之前仿佛想到了什么,看向一旁呆若木鸡的徐大小姐,留下淡淡的一句话。

  “你想赔罪?那好,带我去纵横院,我在这道宫内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纵横院,道宫的构造为何如此复杂。”

  纵横院其实就在撼山院的对面,中间隔了一条道路和一片小树林,因为法修资质极为难得,所以道宫纵横院人数不多,面积也很小,不像撼山,破天两院那般面积庞大,还有数目繁多的弟子峰,人丁兴旺。

  想要去纵横院,必须先出道宫的大门,也难怪梁破找不到门道。

  通向纵横院的小树林道路上,行驶的马车内因为多坐了几人,所以显得有些拥挤,魏国公府的两个小姐正在用好奇的目光偷偷地打量着马车里的陈设和低头翻着道论的赵御,而三公子徐浩的目光就显得相当的赤裸裸,对赵御赤裸裸的崇拜。

  赵御认得他,第一堂课出题刁难他的就是这个小子。

  纵横院其实就是一幅大棋盘,横竖十九条道路,每个交点一共三百六十一个建筑,赵御要去的地方是棋盘的最中心,天元。

  棋盘的最中心是一个巨大的辩堂,用作纵横院棋辩之用,纵横院相互比试,不仅比修为战力,也比谋略智慧。

  辩堂内辩室众多,有专为几人准备的棋辩场所,也有可容量全院弟子的宏伟大堂。

  此时在一个古朴的房间内,棋盘边上依然坐着三人,鹤发童颜的老者作为裁判出题,一黑衣青年坐姿随意,肆意张狂,就好似这围棋中的黑子,桀骜,自信。

  他的对面是一位女子,衣着整整齐齐,坐姿一丝不苟,皮肤极白,就像这围棋中的白子,端正,从容。

  他们三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这辩室进行一番棋辩,由老者出题,老者出题的范围也是极其广泛,大道,民生,政策等等皆有,但是今日老者却迟迟未出题,而是静静地坐着,在等待着。

  辩室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一道身影携着神京的冷意缓缓走入室内,年轻的脸庞,纯净的眼神,厚厚的棉帽。

  老者见状站起身来,对着少年弯腰一礼。

  “老朽温玉见过皇太孙殿下。”温玉,温润如玉,前太子太傅。

  白皙少女也跟着恭恭敬敬地向赵御一礼,黑衣少年犹豫了一下,也站了起身来行礼。

  赵御脱下头上的棉帽,以示对老者的尊敬,眉心鲜红的屠圣纹熠熠生辉,然后双膝跪地,拜倒在地:“赵御见过师公,师公身体可健好?”

  温先生上前扶起赵御,眼里满是唏嘘,嘴里不停地喃喃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自从你娘亲离去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你,一转眼你就这么大了,但是我还是能一眼就把你认出来,你们赵氏一族的人,从你爷爷,你父亲再到你,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师公在我印象中的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御儿这次过来是想恳请师公在大典之上为我戴冠。”赵御并没有起身,反而继续拜倒。

  “理应如此,御儿,你先起来,师公知道你命苦,那就由师公来为你戴冠,师公这把老骨头,还好撑到现在没入土,还能做你扶摇直上的见证者。”

  温先生看着赵御一脸疼惜,大夏男子及冠大典之上,将由已成年的男性长辈为其戴冠,但是赵氏一族如今所剩的只有三人,两位还是女子,大典之上唯一能为他戴冠的也只有眼前的师公,所以温先生疼惜地说他命苦。

  全大夏只剩一人可为他戴冠,他的命,确实苦。

  他的背后站着的是强大无比的大夏,但是撑起大夏脊梁的却是区区三人,所以武后也命苦,老太后也苦。

  大夏是神州浩土当之无愧的霸主,山海图重器威压四方,上四军所向披靡,地处神州中原,四季变换,民丰物阜。

  但大夏的弱点也极其明显,这三人死了,大夏也就不是大夏了。

  老太后也将近油尽灯枯了,大夏很快就会只剩下姑侄二人!在坐几人都是智慧绝伦之人,怎看不出大夏此时的危机,所以脸上都是一脸凝重。

  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温老先生率先打破宁静,向着赵御介绍起白皙少女和黑衣少年来。

  白皙少女名字叫做钟神秀,是这届纵横院,破天院双魁首!

  阴阳割昏晓,天地钟神秀!

  黑衣少年名为李长缨,这届撼山院魁首。

  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两者都是人如其名,关正卿之后道宫年轻一代的佼佼者。

  “他们二人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来一场棋辩,长缨虽然是撼山院中人,但是纵横之术也是出类拔萃,两者互有胜负,本来都是老朽为他们二人出题,现在既然殿下在此,那么今日就让殿下来出这一题好了。”

  温老先生抚摸着自己的白须,笑着说道,他对自己这两个学生很是满意,可以说这也是他留给赵御的礼物。

  两位顶级修士和谋士!

  赵御听后眉头微微皱起,眉心两道朱砂竖纹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夺人眼球。

  他低头看向身前摆放着方方正正的棋盘,其上规则的线相互交错,就像是这个世上每个人的命运,人生如棋,都被困于这小小的横竖之间,无法超脱。

  但他始终认为,人是可以抓住自己的命运的,人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一次挑战命运的机会,所以他轻轻开口道:“那么今日你们就辩一辩,我要不要坐上那张椅子?”

  房间内空气直接凝固,李长缨脸上的肆意不见,钟神秀眼神惊讶,不再从容,温老先生下意识地抓下了一把自己平日里精心打理的白须。

  整个神京这几日在风平浪静之下暗流涌动,从不过问政事的老太后罕见地连夜召见紫竹巷的一帮老臣,武后陛下越来越喜欢独自站立在凤凰台,几乎每日都是站至天亮。

  大夏走到了一个转折点,它将何去何从?

第五十四章 辩一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