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行礼

  如果在天空鸟瞰虎卧山,会发现一支支队伍沿着一条直线向着一处中心点进发,而中心点就是赵御所在的瀑布水湖。

  很快,第一支队伍已经到达,波涛蓝袍,大夏五宗之一,海错宗修士。

  两名在此等候的弟子赶忙上前迎接,将大致情况交代了一番,少宗主袁川点点头,挥挥衣袖,迈步走向水潭。

  “芙蓉姑娘,梨花妹妹,你们这样就不厚道了,率先寻到这大凶豺豹王兽也不通知一下为兄,好歹咱们两宗可是邻居,早听闻玲珑宗擅长岐黄之术,却不知芙蓉姑娘连驭兽之术都如此了得,将这头道实境的王兽驯服的服服帖帖,为兄真是佩服至极。”

  芙蓉看着走来的蓝袍青年,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之色,但还是开口回应道:“少宗主谬赞,我并不会什么驭兽的本事,驯服这头大凶豺豹的另有其他人。”

  “哦?另有其人?不知是哪位兄台有这等本事,实不相瞒,在下所在的海错宗在这驭兽之道上也是略有研究,而本人最近也是缺一头道实境的王兽,兄台可否将这大凶豺豹让出,这价钱好商量。”

  袁川说完,那眼睛紧紧地盯着刚吃完早膳,正在洗碗的赵御,目光咄咄逼人,压迫感十足,方才他已经从望风的弟子处得知,此处由眼前这个年岁不大,带着厚厚棉帽的少年做主。

  他不怕眼前的少年是个硬茬,在大夏,他惹不起的同龄人屈指可数,何况这个少年看起来是如此的年轻,而年轻一辈只要堂堂正正拼硬实力,老一辈基本不会过问,他对自己有信心,哪怕对方不知道用了何种手段控制了这头王兽,他也觉得自己不会落下风。

  “你袁川还是一如既往地臭不要脸,每次看到你就忍不住在你那欠扁脸上揍上一拳,我们兵宗最见不得你这种虚伪之人。”

  一声桀骜不驯的声音传来,一支队伍拨开草丛走来,全身皆穿盔甲,行进间自带一股杀伐之气,为首一青年,面容精瘦,身材匀称,却是身穿红盔,被负大戟。

  北安王第四子,江越!

  “江越,你现在还是只是个捧日军预备役就口气如此之大,也不怕闪了舌头,你哥江屠难道没告诉你最近在神京要收敛一下自己的性子么。”

  又是一支队伍赶到,行走间,青色道宫弟子袍在初阳之下飘摇,正是道宫柳叶巷众将种子弟。

  柳叶巷是中生派将领,自然和原赢姓十四氏平日里极为不对付,从某种程度上说柳叶巷和海错宗还是盟友,都是武后继位之后提拔崛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柳叶巷众子弟走近,看清了蹲在水潭边淡定洗碗的人影之后,面色皆一沉,为首的镇羽侯二公子更是下意识地退后一步,脸上火辣辣地疼,暗道一声糟糕。

  但是少宗主袁川却并未看清此番变化,只觉本方来了强力盟友,更是一步步向着赵御走去,嘴角微微扬起,咄咄逼人之意更盛!

  此时一支支队伍已经聚集在了水潭边,将原先本就不大的瀑布水湖团团围住,发现场中交锋的都是大夏一流势力,纷纷驻足观望,并未进场。

  赵御熟练地将手中的木碗洗干净,他自小和夫子全大夏流离,就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如今他的两个小侍女正在道宫之中修炼,他也不愿意麻烦梁破这个大男人,所以很多生活琐事都是自己完成,并未觉得有何不妥,但是他这样一个举动,在某些人眼里就是身份低微的象征。

  身份低微就代表着势弱,势弱就代表着好欺负!

  棉帽之下的眉头微微皱起,乌木般的眼睛微眯,这表示赵御有些厌烦,他最讨厌麻烦,但是麻烦却不断地找上门来,那么解决的办法就是让所有人都惧怕,麻烦自然就能远离,在回京的路上他就是这么做的,一夜屠七宗,此时他同样打算这么做。

  赵御抬起了手,身旁匍匐的大凶豺豹猛地睁开了双眼,獠牙毕露,身上种满的黄花一朵又一朵的争相绽放,气势开始逐渐升腾。

  暗处负责赵御护卫的幽翅军副将面色一变,自锦州就随行的他对赵御这个习惯最清楚不过,皇太孙殿下平日里性格温和,极好说话,但是一认真,杀伐比谁都要果断,堪称铁血,而且手段雷霆,不会给人丝毫反应时间。

  他不用管你是谁,来自什么势力,因为他是大夏最尊贵的皇太孙。

  瀑布水湖的天地间忽然有风乍起,由远及近呼啸而来,一把符文大枪从天而降,笔直插入袁川身前的地面,距离袁川前进的左脚只差一寸。

  五骑幽翅军在赵御身前显现身影,黑甲黑盔,如白日幽灵,坐下幽翅扬天咆哮,瀑布水湖一阵大乱。

  上四军威名,大夏各宗自然如雷贯耳,上四军中每一位军士,年轻时就都为各宗天骄,可以说在场的各宗弟子,都有师兄在宗内留下一段传奇,然后加入上四军,令人敬仰。

  为首的幽翅军副将推动坐下幽翅兽,上前两步,抬手一招,符文大枪自动飞回手上,低头直视已经面色难看的少宗主袁川。

  “岩叔,是我啊,我是林霄,三年前父亲去西疆前,我跟着他和你见过的。”

  镇羽侯二公子看着前方的一人一兽,面色大喜,赶忙上前招呼道。

  幽翅军副将瞥了一眼,随后目光继续直视前方,不为所动,嘴里则发出一声怒吼。

  “放肆,大夏皇太孙殿下当面,还不速速下跪行礼,尔等难道是要造反吗?”

  声音洪亮有力,在湖面之上炸起,并不断扩散,回响!

  瀑布水湖边一瞬间所有的声音全部消失,各宗弟子们全部停下交谈,互视一眼,都可以从对方的脸上看到十足的惊骇。

  那位屠圣的殿下?

  他不是应该在白帝宫么,他怎么会在这里?

  短时间的沉寂之后,围绕在水湖边的弟子中有人开始单膝跪地,一人,二人,三人,随后成连绵不绝之势,乌泱泱地跪下了一片。

  只留下靠近赵御那一小撮人还站着,镇羽侯二公子上前还想再说些什么,幽翅军副将转过头来,虎目一瞪,对着他又是一声怒吼。

  “跪下!”

  扑通一声,二公子林霄直接双膝跪地,一旁的兵宗子弟也尽都下跪行礼,场中只留一人,孤零零地站着。

  海错宗少宗主,袁川!

  幽翅军副将和军士双眼注视着他,眼里杀气愈盛,副将提着符文大枪的右手开始握紧,天地间的狂风愈来愈盛。

  袁川感觉自己深陷一股暴虐的风暴之中,几乎要被撕碎,冷汗开始不断从额头,后背冒出,流淌而下,湿透了他的衣裳。

  最终他膝盖缓缓向下弯曲,最后逐渐跪地,低下了自己的头颅,用最恭敬的语气行礼道:

  “海错宗弟子袁川,见过太孙殿下,祝殿下万福安康,修道大成。”

第六十六章 行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