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春花学宫

  放堂之后,赵御照例将案桌之上的东西仔细地收拾好,然后走出门,坐上马车。

  值得一提的是,拉马车的并不是小黄,这个家伙一回来又被送回幽翅巢穴进行魔鬼训练,走之前那幽怨的眼神,眼泛泪光的模样,简直是看者落泪,闻者伤心,但是这在关正卿面前,都是徒劳。

  他真的是魔鬼,小黄已经确定。

  可能是神京大部分的民众都去朱雀门观看圣人入京,神京城万人空巷,所以马车行驶速度极快,但是方向并不是朱雀门,也不是自己所居住的苦茶院,而是神京最北端,玄武门。

  老太后答应赵御,及冠之前让他过几天普通少年的生活,就说到做到,将任何的事物挡在门外,就连宴请圣人,赵御都可不必参加,她知道赵御不喜应酬,既然她还没死,那一切都她和武后都能撑着。

  玄武门可以说是整个神京人流量最为稀少的城门,神京的地理位置已经处于大夏最西北,而玄武门再往上,便是无尽山的入口处,除却两个守卫入口的两座军事卫星要塞,剩下的便是延绵不绝虎卧山脉和冻土荒原,普通群众根本无法在此生存。

  往日出入玄武门的,便是出征无尽山的大夏将士,玄武门见证了太多的泪水,欢笑和凯旋,就像是一个生与死,悲与欢的分界线。

  踏出玄武门,便是西疆血腥的战场。

  一辆马车悠悠地行驶出玄武门,驾车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光头壮汉,旁边还坐着一位大眼睛的姑娘,右手扶着一个古朴的剑匣。

  随着马车前行,车外的景色越来越荒凉,绿意越来越少,到处都有一些断壁残垣,因为天气寒冷,其上浮着一层白霜,显得苍茫荒凉。

  这些原本都是繁华的建筑以及肥沃的土地,十五年前,运奄氏叛变,太子战死,异族冲出无尽山,围困神京城,大肆烧杀抢掠,待异族被杀退之后,留下的便是这般荒凉残破的景象。

  摄政王武后继位之后,下令将此地残骸保留,以作警示,时刻提醒血海深仇尤未雪耻,不能忘,也不允许忘。

  小半日之后,一扇遮天蔽日,直通天际的圆形光门出现在远方,散发着迷蒙的光芒,和强烈的空间波动,过了这扇门,便是无尽山。

  光门之下,是长达数千里的高耸长城,宛若巨龙,蜿蜒环绕,城墙之上,密密麻麻的军士列阵巡逻,十步一哨,二十步一烽火台,巨大的血气狼烟自寒冬中升起,远远观去,竟有一种蒸汽升腾之感。

  马车的帘子被掀开,赵御将帘子挂起,抬头看向远方的巨大光门,沉默不语。

  无尽山长城有两座巨大的要塞,一座在光门内,一座在光门外,名字都很秀气,据说是老太后年轻时候所取,春花和秋月。

  春花在外,秋月在内,赵御今天要去是的是春花要塞城,因为大夏一城,一门,一宫,两阁,五宗之一的儒门就在此城。

  儒门是夫子所创立,夫子是赵御的师公,夫子用自己的命替赵御逆天改命,所以儒门是圣人的因果,也属于赵御的因果。

  世间万物,一饮一啄,必有来因。

  赵御其实很难去面对这份因果,所以才会拖到此时,但是及冠在即,有些事情他不得不去面对。

  儒门于十年前举门由神京迁至春花要塞,创立春花学宫,每日开课讲道,有教无类,自此作为一个转折点,逐步退出大夏江湖,影响力直转其下。

  但这几日前来学宫听课的的要塞军士发现自七日之前,学宫大门便一直紧闭,直至今日仍未曾打开。

  直到一辆马车停靠在春花学宫之外,一位带着厚厚棉帽的少年,带着一个背剑匣少女,和一个光头大汉站在大门之前,抬手轻轻扣响了大门。

  “咚,咚,咚。”

  三扣毕,大门往里缓缓拉开,入眼便是望不到头的人海,还有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案桌,所有人皆穿白色简朴大夏礼服,比直地站立在案桌之旁。

  人海中心处是一个高台,高台之上摆放两张案桌,一张旁站着一位老者,另一张虚位以待,其余案桌围绕着高台呈方方正正之势摆放,工整,无缺。

  忽有沧老,但中气十足的在中心处响起,转而回荡于天际。

  “一拜,敬师叔!”

  所有弟子跪下,伏地,拜倒。

  “二拜,敬皇太孙殿下!”

  所有弟子再次拜倒。

  “起身!”

  弟子们站起,一张张英气十足的脸庞和一双双眼睛看着门口站立的赵御。

  赵御神色肃穆,抬手取下头上的棉帽,交给梁破,眉心处两道鲜红欲滴的屠圣竖纹,熠熠生辉,散发着夺人心魄的光芒。

  他上前跨过门槛,目光平静如水,随后一丝不苟地作揖,弯腰,回礼。

  两侧弟子自动分出一条道路,直通中央高台,在无数目光注视下,赵御抬脚向前,步伐平稳,而且每一步的距离都相等,同时梁破将学宫大门关闭,守在门口处,隔绝了外部的一切视线。

  赵御走上高台,盘腿坐入案桌之前,就像这几年他每日给学生上课那边自然,和老者相对而坐。

  “入座!”

  老者挥手之间,所有台下弟子一瞬间同时入座,就像是一台精密运行的机器,分毫不差。

  从辈分之上来论,赵御一直叫夫子师公,但事实上他是夫子最小的弟子,所以也是下方这数千位儒门弟子们的师叔,虽然赵御年纪比他们都要小的多,甚至还未及冠。

  赵御面前的老者,大约八十上下,独穿一件黑色儒袍,恰好和赵御相同,看向赵御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慈祥,和赵御之前见过的修为高深者不同,老者的身形有些佝偻,脸上也并不红润,反而有些老年斑。

  “小师弟,这是我们第一次相见,老师这一生一共收了四位弟子,我入门最早,所以儒门现在暂时由我做主,你的父亲是第三位,至于你二师兄,在无尽山中好些年未曾归来了。”

  赵御再次起身对着老者一礼,虽然是第一次相见,他在老者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渴望的味道,那是家的味道。

  儒门虽然在大夏隐退十年,但是老者的名字确实如雷灌耳。

  大夏山海榜第八位,儒门门主东郭乐正。

第七十四章 春花学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