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神农

  谈好了组队的事宜,日向镜再次翻看起了任务单,鼬则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安静的等候着日向镜挑选任务。

  当翻到任务单的第二页时,一个名字突然吸引了日向镜的注意力。

  “神农!?谁啊,口气这么大,敢叫这个名字?”在心底腹诽了一句,日向镜旋即认真的查看起了这个任务。

  任务很简单,就是护送一个名叫神农的医师前往与火之国相邻的田之国。

  盯着任务介绍,日向镜眉头微皱,不知为什么,他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一会儿,他终于想了起来。

  在模糊的记忆中,确实有个空忍的余孽伪装成医师身份,周游列国,一边刷声望,一边伺机窃取各个忍村的机密禁术,而这个家伙似乎就叫‘神农’,他后来好像还折腾出了一个名为‘零尾’的人造尾兽,闹出了不小动静。

  “会是他吗?”

  暗忖了一下,日向镜决定不论是不是,这个任务他都要接下来。

  办理好了领取任务的手续,日向镜和鼬很快就见到了委托人。

  细细打量了一番面前这个叫神农的男人,日向镜心里有了答案,眼前这人,不论是容貌长相,还是穿着打扮,大体上都跟他前世记忆中的那个神农吻合。

  毫无疑问,这个家伙就是空忍的余孽,将来‘零尾’的制造者了。

  明了了对方的身份,日向镜不动声色的自我介绍道:“我叫日向镜,是一名木叶中忍,也是接受你委托任务的带队队长。我边上的这个是我的队员,叫宇智波鼬,是一名木叶下忍。”

  刚三十出头的神农表现的很有礼貌,鞠躬道:“那这一次就拜托两位了。”

  “我们一定会尽力的,不过出发前,我要了解一些情况。”顿了顿,日向镜问道:“你把任务提高到B级的程度,应该有自己的理由吧?说说吧,你的仇家是谁?”

  神农有些局促,轻咳了两声:“其实也不算仇家,只是有一点小误会罢了。我之前在云隐村游历的时候,他们村子似乎碰巧发生了一起失窃事件,所以他们怀疑我跟这起失窃事件有关,可你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医师,怎么可能会跟这种事情扯上关系呢!”

  “信你才有鬼!”暗笑了一声,日向镜又转念琢磨道:“这家伙偷东西似乎很有手段呀!”

  云隐村那种鬼地方,就算是木叶的高级间谍也很难渗透进去,想要窃取情报,忍术,禁术等等就更是难上加难了,而这个其貌不扬的神农竟能从云隐村偷到东西,更神奇的是他还能全身而退,这就不得不让人感到意外了。

  考虑到以后也许有用得到这个家伙的地方,日向镜没有拆穿他,稍作准备后,一行三人就踏上了前往田之国的行程。

  刚一出村,日向镜就见识了鼬的认真,不论是行进路线的选择,还是宿营地点的选择,都像模像样,无可挑剔。

  在路上,鼬甚至还会时不时的修正随身携带的地图上的错漏,宿营时,则会把一天的行程记录下来,偶尔还会写上一些心得体会。

  可以说鼬的存在,给日向镜省去了许多的麻烦。

  日向镜自然也没有闲着,他利用转生眼无与伦比的洞察力,无时无刻的观察着鼬和神农,通过他们面部神情的变化,身体肌肉的伸缩,锻炼着自己的洞察力和预判能力。

  敏感的鼬很快察觉到了这一点,不过他以为日向镜只是在审视他是否是一个合格的下忍,所以没有什么抵触。

  神农无疑也察觉到了,但他竭力掩盖,显露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模样,整天笑呵呵的谈论着周游各地时的趣事。

  走走停停数周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火之国与田之国的边境。

  见天色已晚,日向镜吩咐道:“鼬,找个合适的宿营地,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再过边境。”

  “是!”

  鼬规规矩矩的应了一声,随后跃到了树上,寻找起了合适的宿营地。

  一旁的神农笑道:“镜君与鼬君不愧是名门之后啊!”

  摆了摆手,日向镜满不在意的说道:“姓什么不重要,忍界终归是靠实力说话的。”

  神农仍旧笑道:“游历各地时,我也见过不少忍者,但如你们这般优秀的,实在不多,想必用不了多久,忍界就会流传你们的名字了。”

  知晓神农是个什么货色,日向镜没在意他的马屁,将话题转到了医术上。

  不可否认,这个神农在医术方面很有造诣,特别是包扎技巧,人体经脉,草药药理等等领域,超过了寻常医师一大截。

  这也是他能伪装成医师周游列国的原因之一,否则,早就被当做间谍给抓了。

  找到了一处视野开阔的宿营地后,三人一边吃着干粮,一边讨论起了人体经脉,当然,主要是神农在讲解,日向镜和鼬在学习。

  人体经脉对于生在日向一族的日向镜来说并不神秘,只是在族中学习经脉知识是为了柔拳服务,而神农讲解的经脉知识则是为医术服务,不同的领域,不同的思路,不同的观点,碰撞之下让日向镜对人体经脉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鼬听的也很认真,不一会儿功夫,随身的小本上就写写画画了好几页。

  人体经脉对于拥有写轮眼的宇智波一族来说其实不陌生,只是宇智波族内没有与人体经脉相关的医术传承,所以神农的这些知识就显得尤为珍贵了。

  神农讲的很尽心,但他这么做自然是有目的的,在他眼中日向镜和鼬这两个木叶的豪门子弟是很有结交价值的,一旦建立起了私交,以后他在木叶活动就多了两个助力。

  聊着聊着,日向镜突然问道:“对了,云隐村到底丢了什么呀?要这么不依不饶的找你一个医师的麻烦?”

  “这个我哪知道,我跟这件事情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尴尬的笑了笑,神农又解释道:“这一次要不是田之国那边的一个村子出了瘟疫,村子里我的一个老朋友传讯过来,恳求要我一定去一趟,我还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到处乱跑。”

  知道从神农嘴里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日向镜于是说道:“好了,今天就聊到这,都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鼬闻言连忙用铁丝和铃铛,在营地周围布下了数道预警用的绊索,随后自己一跃而上,找了处视野良好的树杈休息了起来。

  盯着熟练布置陷阱的鼬,日向镜暗暗感叹道:“宇智波一族还真是善用忍具呀,鼬这么小的年纪,布置陷阱都一套一套的。”

空想之龙说
晚上还有一章,求下推荐票

第十五章 神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