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心,别被乌鸦盯上

小心,别被乌鸦盯上在线阅读

小心,别被乌鸦盯上

鹿溪午

玄幻言情·异能超术·49.33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03-29 20:27

200年探索,人类发现新能源300年开发,人类开辟新空间400年研究,人类拥有了异能当所有人类都满怀期待下一个百年,普尼斯战争一声炮响,海里走上来一群怪物。“开始吧。”银发的男人在王座上一声令下,陆地上的血眨眼便染红了海岸五十年前,天空黑压压一片。乌鸦遍布城市的每一处角落,用血色的眼睛盯着你,到处宣扬死亡的气息……直到现在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小心,别被乌鸦盯上了。”她清寂姝丽的容貌上绽开一朵凄凉的花,望着那即将到来的永夜,默默慨叹。站在极大的夜幕下观赏着战火,灵魂在黑暗的命运里不断挣扎。她是海中的暗鸦,生者的死神,亡灵的主人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不平的夜晚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的时候,许多鸟儿从天边盘旋而过,吞噬了最后一点夕阳。彻底暗下去后,它们从空中停了下来,陆陆续续落在附近,黑豆般的眼睛眨了眨,像一个个微型摄像头,将街头角落的男男女女收了个尽。

  军区第七区

  夏日的最后一日,城市中心大办祭典。驱散了那黑色的鸟带来的不祥感。

  “很开心嘛都。小心,别被乌鸦盯上!”一个少年撇嘴斜靠在一边,对着背后的热闹恶毒嘲笑道,以此来表达他要在这天站岗的不满。

  “普尼斯战争后,这样的活动自然是受欢迎。国家也很赞同这样来安抚民众,不是吗?”

  另一个少年碰了下鼻梁上的眼镜,沉稳道:“刚刚的话要是被有心人听见,连我都要跟着你倒霉。”

  “切。”

  两个身穿墨绿色在校军装的少年人驻守在祭典外围,一个衣着随意,恣意张扬;一个穿戴整齐,一丝不苟。

  肖余靠在一边,撇嘴道:“从第三区调过来,还以为有什么要紧任务呢。”

  赵熙:“任务都一样,没有好坏差别。”

  “你就自我安慰吧,我可不信你只甘心在这当个门卫!”

  那人注视前方不看他。

  肖余望向祭典的方向,那里的篝火烧红了一片天,远远都能听到笑声和奏乐声。他瞥过脸冷哼了道:“哼,醉生梦死。”

  “肖余!”赵熙喝住他,“你嘴上就是没个把门的。”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赵熙摇头,懒得再多看他一眼。“你是白痴么?”

  第七区的祭典在十三区中是最有名的,甚至有许多大人物专门过来,这样的世道他们过来可不只是观光而已。

  走私、地下买卖,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活动...但,现在又能怎么样呢?

  军方需要军需,钱、枪火、医疗设备...这些可都不是凭空变出来的。

  他们虽然还在校内,没有上过战场,没有机会接触大人物,但这些事也略有耳闻。

  没胆的不敢说,有胆的偏不说。

  唉...谁让这个世道是这个样子呢。

  这时,前方传来些动静。

  “有人来了。”赵熙快速小声道。

  两人收起情绪,警惕起来。

  慢慢地,从远处走来一个人。

  是一个长发黑衣的少女。

  “晚上好。”

  她优雅地向两人打了招呼,黑色直长的头发好像一匹上好的绸缎,黑色的风衣在夜风中随风而起。

  白皙的皮肤,弯弯含笑的眉眼,小巧的鼻子,樱花色的菱唇,高贵美丽、清丽动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美人。

  尤其是那双眼睛,太吸引人了!

  深邃、安静、美丽!

  肖余、赵熙一眼就看呆了。

  “小姐是来参加祭典的?”赵熙问道。

  “好漂亮...”

  一时间,两人一齐看向肖余,肖余愣了下才发现自己竟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小,小姐,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真的!”

  他急急忙忙解释,乱成一团。赵熙心里叹了口气:肖余二傻子,冷静点。你这样反而更可疑。

  “我朋友没有恶意。”赵熙帮他解释道。

  那女孩儿先是笑了下,然后。

  “没事。”声音轻柔,真的没有生气。

  赵熙不禁感慨:气度真好。

  肖余松了口气,“抱歉。”

  “没关系。请问我可以进去了吗?”

  “当然。”两人让开身让她过去。

  她转身微笑道:“谢谢,两位辛苦了。”

  看她慢慢走远,肖余直挺挺的身子放松下来,重新靠在一边。“真丢人。”

  赵熙:“知道就好!她言行看起来像贵族家的小姐,不会和你计较的。”

  “丢人的又不是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随你吧。”

  赵熙朝身后又看了眼,那人已经看不见了。

  他隐约觉得少女身份不简单,撇开她那份让人震撼的美丽外,刚刚的气氛好像还被一种无形的东西影响着。

  要知道,向来没个正形的肖余可不是因为一副好皮相就会这么紧张的人。

  但仔细回想,又想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肖余。”

  “嗯?”

  肖余抬起头,早就恢复成原本的懒散模样。

  “...没什么。”

  “无聊。”

  肖余看向一边,赵熙看着他不说话。心里默默道:“本人都无意识吗……”

  就这样把她放进去,是不是太草率了?赵熙突然有些后悔,但转念又想:一个小姑娘而已,不碍事吧。

  咲夜进去之后,没有目的性,随便看了几个小摊。

  出众的气质容貌吸引了不少眼球,但始终没有人敢上前搭讪。

  这世道,谁都有点眼力见。军阀、世家、贵族...这些割据一方势力的人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虽然是第七区,但人还挺懂事的。”她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看呆了一旁的摊主。

  “老板,一串糖葫芦。”

  “啊?哦,好!”

  红糖裹着的山楂色泽鲜美艳丽,像一件精美的玻璃制品。她接过手

  “谢谢。”

  走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上,舌尖舔过糖葫芦,冰糖的甜味留在上面,双唇微微沾上从冰糖上脱落的红色,像胭脂一样,每一个回眸都让人心跳加速。

  “要买花吗?”

  “先生,要买花吗?”

  小女孩长得可爱,只是衣着简陋的很。路过很多行人,鲜少有人问津。

  她低头往前走,数着手里仅有的几个硬币,不禁叹了口气。

  “哎呦!”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还没起身就不停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看路,对不...起...”

  她抬起头,一时间忘了自己在哪。

  这是天使啊!

  “你没事吧,小妹妹?”咲夜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下她,确定没摔到哪后伸手把人扶起来。

  “摔疼了吧?你长得这么小巧,我刚刚都没注意到。真是不好意思。”

  多么温柔的声音啊!

  小女孩这么想,回神摇了摇头,“不不不,是我低头没看路。”

  瞥到自己的花篮,她讨好地将一整篮花都举到少女面前,两颊飞红道:“姐姐,要花儿吗?”

  是“要”,不是“买”哎。

  被美色迷惑的小姑娘连生意都不要了。

  “真漂亮。”她看着那一篮花真心夸赞道。

  事实上,那只不过是最普通的小野花,她一路过来看到不少。

  女孩将一堆蓝的、紫的、粉的整齐干净地码放在一个竹篮里,看着倒赏心悦目。

  “那是!”小女孩两眼亮闪闪地发光,很大方地道:“姐姐喜欢的话,我送姐姐一枝!不要钱的!”

  她笑出声,“这么好?但让你亏本这不太好吧。”

  她边说,边伸手从花篮里取了几枝蓝色的小野菊。“这几枝和你买了吧。”

  “好,好的!一共三个铜币。”漂亮姐姐给的钱,漂亮姐姐给的钱!她脑子里就只剩这七个字在滚了。

  “给。”

  接过钱,女孩显然十分高兴。“谢谢姐姐!”

  摆摆手,女孩告别了少女。少女也朝她笑着摆摆手。

  等到看不见人了,她褪去脸上的笑容,眼色深沉,在昏黄的灯光下恍若深海,闪烁着墨蓝色的光泽。

  低头看着手里的花,她折断其中的一朵。

  一张被卷起的细条竟被藏在本就不粗壮的花茎里。

  打开纸条,上面写着。

  “3号街唐尼巷508号。”

  “哼。”她唇边掠过一丝冷笑,“找到了。”

  周围气氛诡变,但也只是短短一瞬。手里的纸条化作齑粉,随风飘向远方。

  她渐渐没入人海,再也看不见了。

  这时,一个少年努力挤出人群,站在她刚刚站的地方四处张望。眉头不由慢慢皱起。“奇怪...”

  “白雨,你怎么了?”身后传来年轻又稳重的一声。

  那个叫白雨的少年愣了愣,回头看向同行的另一个人。

  那个人也是少年模样,身高180左右,还没有完全长开,但相貌却是极好。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

  两人均是一身在校军装,只是前者温润些,后者凌厉些。

  叫做白雨的少年犹豫了下,最终确认道:“左逸,我好像看到小夜子了。”

  “小夜子?”

  “嗯,小夜子。你还记得吧?”

  一双深墨蓝色的漂亮眼睛撞进他的脑海。

  “走不走?”

  “不走。走不动了。”

  眼睛的主人这般道,赖在一边死活不肯再动一下。

  “起来!”

  “就不。”

  .....

  左逸眸里闪过几丝微澜,语气上仍是淡淡道:“任务为先,其他的...之后再说。线人怎么说?”

  “嗯。找到地点了,3号街唐尼巷508号。”

  左逸当机立断,“走。”

  白雨和左逸二人没有立刻抵达目的地,而是半路由伪装成路人的情报员带到靠近508的地方。

  他们来到一间房间,进去。

  穿着上校级别军装大衣的高大男人正坐在一边,淡金色的头发,硬朗的五官,给人一种不苟言笑,身经百战的感觉。

  他抬起头,灰蓝色的眼睛攫着精光。“你们来了。”

  “邓科上校。”

  情报员退了出去,他们二人向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嗯。听说军校会派学生过来,倒没想到是你们两个。”

  男人的表情略有缓和,三人相视一笑。

  左侯上将的独子,以及白飒军医的小孙子。这两个也算是邓科看着长大的娃娃,如今也长这么大了。

  白雨笑了笑,“邓叔,好久不见。呆会儿找个地方再好好叙旧,现在咱们先谈谈这次任务吧。”

  “好小子,真长大了。”看到曾经抱过的孩子如今这样,邓科很欣慰。

  左逸从一进门就注意到邓科一直在看的东西,一张地下拍卖物品的分布图。

  “这次任务是封锁、销毁所有红宝石罗列的出售源。...学校是这么说的。”左逸在微微停顿之后,说出后面的话。

  邓科抬起头,面不改色地看着左逸,似乎想从这孩子身上看出点什么。

  邓科:“嗯。那就可以了。”

  他将交易商品的位置分布图递给他们。“上面记录的位置不会再有变动,尽快找到红宝石罗列。”

  两人看了眼图纸,答道:“是。”

  邓科看着两人,上下打量了一圈。“你们这样子不行。给你们准备了会场内穿的衣服,去那边换上。”

  “邀请函放在这,记得带。”

  白雨看了眼两张酒红色烫金的高级邀请函,“邓叔,你不跟我们一起?”

  “我还有别的事,这边交给你们了。”

  “是。”

  说完邓科便离开了房间。

  两人换好衣服,都是黑色的西装,白雨的装饰是一个简约风的横结,左逸则是标准的西装配领带,有种禁欲气质。

  “左逸,你这么穿还真挺好看的!”

  白雨一手搭在左逸肩上,伸手就被左逸拍开了。

  他递过来一个“无聊”的眼神,惹得白雨直呼无趣。

  拿起邀请函,两人也离开了房间。

  508号门外,咲夜看着穿礼服进去的人,再看了眼自己的便服,低头道:“这样大概是不行的吧?”

  她看向不远处的服装店,朝那边走过去。

  此时,左逸和白雨两人正过了安检,进入了拍卖会。

  说实话,这里的格调是很高的,就是灯光被调的很暗,每个人都带着假面。一看就不像是什么正当的交易场所。

  “先生,好久不见。”

  “我说的没错吧,我推荐的自然不会错。”

  ...

  左逸路过几人,虽然看不见脸,但声音却有些耳熟。

  “这几个人藏不住的吧。”白雨在一旁轻声道,“这几个都是有名的明星、豪商,声音辨识度太高了。我要是他们,肯定带着变声器过来。”

  他敲了下左逸,“喏。就像那边几个,不过也是掩耳盗铃罢了。”

  “不过是刚进入的部分,多是些杂鱼,没什么好关注的。真正有身份地位的人,应该在更里面。”左逸淡淡道,“凭邀请函进去就行,不要浪费时间。”

  “知道了。”

  白雨点了下头,两人绕开外围的人往更深的地方走去。

  外面,咲夜换好一件系颈的黑色抹胸长裙,盘起长发在耳边用黑纱蔷薇作为点缀,白皙的皮肤在月色的映衬下似乎吹弹可破。

  她优雅地递上深紫色烫金的邀请函,侍奉的人微微惊讶。

  抬头对上她的微笑更是被晃了眼,紧张又不失礼仪地让开路,将她迎进来。“这是您的面具,小姐这边请。”

  “多谢。”她的声音似夜风一般飘渺迷人,带着月下蔷薇的甜美花香。

  咲夜带上面具,遮住她美丽的上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幽深的墨蓝色眸子。

  面具上所绘制的复杂纹样疏密有致,一直从右上角蔓延到左眼下方,给她的美丽又增添了一抹神秘与妖冶。

  她从贵宾通道直接走到最里面,挑开落下的珠帘,另一边透出幽幽的蓝光。

  进到大厅,这里的位置都围绕着中间华丽的拍卖舞台沿环形建造,三层递进叠加,仿佛梯田一般。

  位置越高,身份地位相应地也就越高。

  她默默走到第二层的位置坐下。

  中间位置嘛,可上可下不至于太显眼。

  这里的都是真正的大贵族、大军阀首脑、大世家以及如今能在政治、经济等领域操控一手的大人物。

  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豺狼、狐狸。

  即便坐了三十多人,这里的气氛也和外面的相差甚远。

  连空气里都煽着火药味儿,温度却低得惊人。

  即便是两到三人间的交谈也是静悄悄的,不存在让他们之外的人听见这种事。

  她百无聊赖地将头支在一边,身上散发出一种高贵的慵懒感。

  即便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也有人上来同她搭话。

  毕竟能在这里认识的人将来都会成为自己的助力。

  “小姐,有荣幸请你喝一杯吗?”

  旁边一位带着面具的年轻男人轻声问道,很绅士地递上一杯血腥玛丽。

  幽暗的灯光下,玻璃高球杯里,鸡尾酒泛起圆润的光泽,带着几分诱惑的味道。

  她微笑着接过来,“我的荣幸。”

  她只是接过来,右手握着向一边微斜把玩,那姿态优雅又慵懒,连指尖都在诠释什么叫冷艳的高贵。

  虽然有些尴尬,但男人还是开口了:“您看上去像是贵族家的小姐,不知可否...”

  她微微抬眸,深海般的眸子瞥过,让他把剩下的话都咽进了肚子。

  咲夜扬唇,轻声道:“拍卖似乎要开始了。还是安静地等待吧,你觉得呢?”

  “额...确实如此。”

  上边的人虽没有听到什么,但通过那倒霉男人的样子还是能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由心里嗤了声。

  能在这里的,都不是寻常人家。

  看她年纪轻轻就坐在第二排想必一定是某大家的子女,且在家族中的身份尊贵。

  对待这样的人,哪有一上来就像那男人一样的?

  不知死活,看来弗洛家真是要没落了。只是不知道,那女孩子是哪家来的?

  第三层的人心里冒出些想法,但很快便被荡平了。

  再怎样的家世也只不过是区区第二层,还不足以吸取他们的关注。

  弗洛家的少爷却一直低着头,那神情竟有些呆滞!

  从刚刚他看进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就好像不太对劲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咲夜对他做了什么。

  咲夜侧眸把玩着杯子,看里面血红色的酒水滚过玻璃壁,她似乎对这个动作乐此不疲。

  直到拍卖会第一场开始...

  聚光灯集中到中央的拍卖台,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男人缓缓走上来。

  “先生们,女士们,拍卖会第一回现在开始。喊价之后,请自行加价,落锤无悔。每次加价100万起,加价按钮在各位的右手边。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他慢慢伸出手向台下的人行了一礼。

  咲夜打开右手边的暗盒,果然有叫价的装置。

  只是这个设计有点意思啊,她看着手边的机关装置,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点着靠住的扶手,一缕黑色烟雾悄无声息地钻入其中。

  铜铃响起的第一声,第一件物品——东阿火离珠被穿着黑纱红底旗袍的侍女端了上来。

  东阿火离珠,辟邪护院,珠内有一道一次性保护结界,兵荒马乱时代的保命符。

  “600万起,竞价开始!”

  “700”

  “800”

  “900”

  一层的人还有个别二层的人不断加价,咲夜在心里笑了声。

  不过是颗没用的破珠子,也值得这群人这样。

  相比之下,三层的人气就沉得多了,几乎没有什么人在意。

  一群人还在加价,咲夜却是不再关心了。

  内部竞价已经开始,左逸、白雨在它外围一圈,这里的拍卖也已经开始。

  他们俩对拍卖内容自然是不关心,但为了掩人耳目还是要装一下的。

  当在周围服务的侍从到别处去的时候,两人眼神对视,心下了然,避开身边的人开始分开行动。

  邓科给他们的图,标志了绝大部分物品的摆放,可以做排除法。他们要确认的是未标记的地方是否有红宝石罗列。

  红宝石罗列,红色宝石形态的能量石,近期走私的热门货物,比起现在高度发达的电力、风力等更高效的能源。

  好处很多,至今也没发现什么负面作用,但...有一个问题。

  使用它的地方发现了海的反应。

  五十年前,海里上来一群不明生物,与人类大动干戈,爆发了惨烈的普尼斯战役。战火一直延续至今,只是稍稍平缓。

  怪物、恶鬼……现在的人都这么称呼那些怪物。反正形容词越恐怖就越好、越贴切就是了。

  如果罗列来自于大海,就很可能与那群怪物有关,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接到消息:除走私以外的罗列,大部分都出自这里的地下拍卖场。

  出于大量的售出额,上级猜测这里很可能是源头。

  所以他们这次的任务是要确定消息的真假。如果是真的,上头命令立刻销毁,一个不留。

  避开众人,左逸摸进直走右拐的一间仓库。眼里闪过一道锋芒,之前的房间都没有,这是最后一间。

  要么在这,要么就在白雨那边了。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异能超术小说

小心,别被乌鸦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