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捡来的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改革开放四十年,使中国走向繁荣走向世界。计划生育,改革开放,下岗下海,不包分配,港澳回归,奥运世贸,地产暴富,网络电商,中美贸易……在飞速发展的改革洪流中,普通人的普通生活。进入四十不惑,却比谁都更迷惑。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李延川.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栀夏薇岚.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背包0991.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现实百态小说推荐

上海凡人传在线阅读
【上海市作家协会“现实题材重点创作项目(网络文学)”征集推荐活动入选作品】  九十年代初,上海南市区老城厢里出生的朱盛庸,高三那年偶然得到一个赴美留学机会,却因为不愿意错过患癌外公的最后半年而放弃,而他的好友踏上了去美国的路。留在国内的朱盛庸毕业后放弃统一分配,自主择业,自此亲身见证了上海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每个平凡人生的选择虽然微小,却同样助力时代的光辉。故事讲述的,是上海平凡人的人生,也是上海波澜壮阔的30年城市变迁。
和晓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纵横药林在线阅读
女儿莫名失踪,他忌惮不已,这份危险是否会再度降临到外孙身上? 那些觊觎药方的人,是否正计划对外孙下手? 药方不可放,外孙也不能出事,如何是好? 在暗箭密布的药事重镇,为了外孙安危,他不诉沧桑,时刻谨慎,忍痛退让。 十几年的隐忍,换来的却是步步紧逼。 当外孙成年后,那些人再度威逼之时,他拍案而起! 为了传承不断,他不再沉默,不再退缩,开始强势反制! 如狮子醒来,携外孙召老友,共逐群狼! 外孙满怀恨意,一出手锋芒毕露,锐气中不输心机, 你夺走的要吐出来,你惧怕的我偏要加给你! 用你的矛,攻你的盾……
黑羊甲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你凭什么不努力在线阅读
真实经历,真实的生活。你去过就知道里面的心酸。
书生姜沫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施先生的工作和爱情在线阅读
各位亲:施卫宁的故事并不是完全凭空捏造的。您好好读一读它,看它是不是具有现实生活的影子?
老狗草根1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五载春秋在线阅读
一个普通人毕业之后的五年。
尘辰岁月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仙女巷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关于忠诚与背叛的情感悲喜剧。本以为是少年情深,哪成想全是算计和权衡;本以为父女连心,哪知道只是在逃避责任。迷雾散尽,终于发现守候在身边的忠诚,顾盼找到了真心爱人。当欺骗者变成受骗者,出现在顾盼面前时,已是身患绝症…… 这是一个奋斗者的人生逆袭。一群下岗职工,一批淘汰下来的设备,深陷纺织品低价竞争的泥潭。当身边人将千紫厂视为对手,无情打压时,顾盼的眼光已经越过他们的头顶,盯住全球市场。西方先行者垄断了设备、技术和原材料,处于产业链高端。正面竞争毫无成算,顾盼在师傅的七彩棉中获得启发,从提花纺织技术上换道超车,跻身中档纺织品行列。接着再接再厉,发明 “经纬交互式纺织法”,将提花纺织与印花纺织的优点结合在一起,成功跻身高端棉纺织品行列。
了则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双面利刃在线阅读
什么事情可以让人孤掷一注,连死都不怕?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即使是亲眼见到的,那也不一定是真相,那些看似不合逻辑的背后又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探案倒计时10、9、8......
徐婠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荒岛求生日记在线阅读
我,因意外流落荒岛。  我不是贝尔,并不懂生存技巧。  我不会捕猎,也不懂如何做陷阱;  我不懂植物,也不懂有没有毒素;  我没有任何野外生存经历。  但是,我有对生命的渴望。  是的,  所以,我并不放弃。  书友群:【130898670】,欢迎大家的加入探讨!
漂泊的萝卜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固定这一生在线阅读
小时候,蓝天总是听村里老人说,人的一生都是固定的,该有怎样的一生,都是上天注定好的。 年少的蓝天不太懂,所以他只是听听。 随着年龄的增长,蓝天越发觉得自己的一生应该有自己来决定。 直到他在中学时的一次体检中,得知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后,他的想法才慢慢发生了改变。 每次面对各种各样的谦逊,但却充满防备的人,都是对蓝天内心的一种打击,当然,蓝天也把这种打击,当做了一种成长。 后来他才发现,原来人的一生,有的时候真的是可以固定的……
儿时小板凳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现实百态 不惑四十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1、捡来的

  吕梅再次徘徊在医院的大门口,她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她不想要孩子,而是肚子里的这个老二是个意外,她第一个女儿还没断奶,这个老二就来了,简直来得太不是时候,工作忙,又没有人帮忙带孩子。

  她倒是想再要个老二的,而且是想要一个儿子,生第一个女儿的时候,整个婆家都没有一个好的脸色给她。现在政府提倡一对夫妇一对孩儿,她完全可以再生一个,这事儿吕梅一点也不着急,她希望两个孩子年纪能差距的大一些,那样大的就能照顾小的,也不至于年龄相当,在一起互不相让容易打架。

  从家里出来本来是决意要打掉孩子的,才会来医院,但是到了医院门口,吕梅又犹豫了,不是因为孩子,而是她怕疼,人流刮宫那对于女人来说可不是一件小事,那可是关乎生命的大事。

  正当吕梅徘徊在医院大门口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丈夫的姐姐路过,看到了吕梅,走了过来。

  “你在这干嘛呢?”

  “我怀孕了,小苹还没断奶呢,想先打了,等小苹大一大再要孩子。”

  “胡闹!那刮宫是你想刮就刮的啊?疼先不说,刮过孩子再想怀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你这还没个儿子呢!怀都怀了,刮什么刮啊。赶紧回家。”

  ……

  本来吕梅就犹豫了,被大姑姐一顿训说,更纠结了。先回家再说吧。回到家每每一想到疼,打胎这事就这么拖拉下来。到了一定月份,再想打已经不可能了。

  这个老二,也是不消停,记得吕梅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也没什么特别反应,就生完了。老二可好,没一刻闲着,一会踢踢腿,一会伸伸腰,工作中的吕梅经常被肚子里的孩子扑腾的吓一跳,心想,这么淘气,肯定是个儿子,错不了了。

  这个老二太不省心了,自从怀了老二,从不馋肉的吕梅从饭店门口经过,每次都馋的不行,又羞愧得不行。一起的好姐妹劝她:“你怀孕,就去买点肉解解馋呗。”

  “那怎么行,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这跑去买肉,岂不成了偷嘴的媳妇儿了!说出去多难听啊。”

  “我又不说。”

  “那也不能去。”

  有一天丈夫搬回来一坨冻带鱼,这个在当时可是好东西,凭票购物的年代,可不是谁想买什么就能买到什么的。吕梅趁中午下班休息的时候把鱼收拾出来,想着晚上就可以吃了,可晚上下班回来一看,鱼一条都没了,隔代的婆婆说,下午她都拿去给她的大闺女了。面对长辈,还是隔代的,吕梅只好不吭声。

  就这样,每天白菜土豆大碴粥,吕梅觉得都快吃吐了,天天就想着香香的肉,可是直到老二出生,也没吃上一口肉。

  医院里,小护士倒拎着一个黑乎乎的小家伙说:“家属有心理准备啊,这个孩子可能养不活。”

  那小家伙不动也不哭。大姑姐走过去,照屁股拍了两巴掌,小家伙勉强有点动静,哼唧了几声。大姑姐说:“这不还有气儿呢么!养着!可别像我小妹一样,因为我妈死了,带气儿就给活埋了。”

  得于大姑姐一句话,小家伙留了下来,倒也争气,是个大肚皮,能吃能喝,自己硬把自己吃得活蹦乱跳,就是不爱睡觉,点灯熬油的玩,怎么哄都是不肯睡的。吕梅第二天还要上班,经常困得不行,可是一关灯孩子就哭。还是大嗓门,一哭就惊天动地的,哭得相当的威武,因此取了个小名“小威”。

  吕梅想要一个儿子的愿望也不能实现了,因为小威一出生,就开始了独生子女的计划生育政策。

  吕梅工作是事业单位,领导管的严,出了月子就开始上班,因为没人带孩子,就把大会议室的桌子靠墙一放,在桌子上钉了一个门把手,把小威包好,用绳子往门把手上一拴,只有喂奶的时候可以探望。小威倒也消停,不哭也不闹,慢慢长大了点,小威醒的时间长了,怕小威无聊,吕梅就每天换了不同的《人民日报》立在墙边给小威看,这是小威最早的“玩具”和启蒙读物。

  小威说话很早,还不会翻身就已经可以两个字两个字的往外蹦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周末吕梅在家用缝纫机做一家人的棉裤,小威就躺在炕上对吕梅说话:“妈妈,狗叫。”

  吕梅正忙个不停,根本没听清小威说的什么,不耐烦的说:“什么啊?”

  小威便再说一遍:“妈妈,狗叫。”然后怕吕梅不懂,马上又道:“汪汪。”

  吕梅和丈夫不在一个工作单位,相距有些远,两个人便处于异地分居状态,吕梅临时租住在一个平房里,里间是大炕,进门便是炉灶,可以做饭,同时兼具着烧炕取暖的功能,做饭的火把饭煮熟,热烟,便会通过大炕里面砖头砌成的九曲十八弯般的通道,从烟囱排出,若想保持房间内以及大炕的温度,就在烟囱上开一个缝,插上一块铁皮隔板,这样就可以阻止热量外流,但又不能完全堵死。

  这天小威的爷爷过来一起吃的晚饭,晚饭后,吕梅带着小威铺炕睡觉,哪知小威就是不睡,由开始的闹腾变成大哭不止,闹得吕梅虽困得直打盹,却睡不成。吕梅开始还哄着,慢慢失去耐心,过了一会儿吕梅自己也开始心里难受,恶心不舒服起来。

  吕梅向来胆子大,却有点迷信,心想,今天这是犯了什么忌?便抱起小威想去邻居家坐一坐。起身一站起来,竟然浑身没有力气,整个人软绵绵的,抱着小威刚踉跄着推开门,整个人便失去了知觉,扔了小威,噗通倒了下去。

  吕梅感觉脸上有一个湿乎乎的东西动来动去,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一条野狗,野狗见吕梅醒了,撒腿就跑,吕梅坐起来才想起小威,回头看小威在不远处,幸好没有被野狗叼走。

  吕梅走过去抱起小威,小威居然安静的睡着了。

  第二天,吕梅烧炉灶,拉烟囱上的推板,才发现推板居然被全推上了,把烟囱挡得严严实实,一点烟都冒不出去,难怪昨天会出现那一桩,原来竟然是煤气中毒。可能是小威的爷爷不小心推严了吧。辛亏小威不停的哭闹,否则两个人倒头便睡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等小威再大一大,吕梅会议室的大桌子,就拴不住了小威了,单位让把小威送到机关幼儿园。机关幼儿园的阿姨都是一边聊天一边撵孩子们睡觉。小威去过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愿意去了,每次吕梅送小威去幼儿园,小威总是抱着路边的电线杆哭得昏天黑地,鼻涕一把泪一把。去接的时候小威也都是挂着鼻涕和眼泪,趴在幼儿园大炕边的铁栅栏窗台上,眼巴巴的往外望。

  后来小威发现去幼儿园是她抗拒不了的命运,而且发现她是里面最小的,所有的孩子她都挠不过,只有闭着眼睛挨挠的份儿。后来小威就改变了策略,该睡觉了,小威就帮幼儿园阿姨递扫把,然后阿姨就拿扫把挨个拍炕上躺下的一排孩子睡觉。阿姨总跟吕梅夸说小威最乖。

  即使最乖,阿姨也希望管的孩子越少越省心,就把大炕烧的滚烫,孩子们热得冒汗盖不住被子,阿姨就把窗户一推,大开着,冷风呼呼的就灌进屋里来,孩子们集体躺在热炕上,上面却吹着冷风,然后机关幼儿园就每天都有一半的孩子在感冒请假中度过。小威也不例外,三天两头的感冒进医院打吊针,扎完手背扎脚背,扎完脚背扎脑门,后来扎的都没地方下针了。

  小威感冒总是在夜里,白天吕梅看小威有点感冒的样子,便请了假去医院,但每次都会被大夫说没事给打发回来,可是到了夜里就严重高烧,吕梅只好半夜爬起来抱着小威再去医院。

  有一次,冬天路上结了冰,又没有路灯,吕梅抱着小威脚下一滑,一个跟头结结实实的摔了下去,半天吕梅都没爬起来,等爬起来一看,小威被吕梅扔出好几米远,幸好是掉在雪地里。

  夜里医院只能挂急诊,打对胃不好的罗霉素之类的吊针。

  小威不喜欢打针,小威喜欢吃药,最喜欢吃吕梅买回来的维生素糖豆,不喜欢吃西药药片,因为她咽不下去,还偏偏喜欢封了蜡的中药丸,觉得嚼起来有股淡淡的甜。小威总趁吕梅不注意就偷吃中药丸,经常像鸵鸟一样撅着屁股躲在被子里偷吃药丸,然后被吕梅发现拎出来时,满嘴都是药。

  小威就这么被感冒折腾了一段时间,不仅吕梅受不了,工作单位也受不了,正好吕梅申请的单位分房批下来了,单位分给了吕梅一套单位住房,吕梅便把隔代的婆婆和小苹也接过来一起住。

  小威终于可以不上幼儿园了,就由吕梅隔代婆婆,小威的太奶奶带,太奶奶还带着一直在太奶奶身边长大的姐姐,小苹。

  小苹和小威很少放在一起过,乍一放一起俩人互不相让,谁也不服谁,总是打架,然后太奶奶就去找吕梅告状:“吕梅,你家小威又欺负我家小苹啦!”

  小苹和小威长得一点也不像,小苹长得白白的,嫩嫩的,胖乎乎的,娇滴滴的不爱说话。小威长得一眼就看出营养不良的样子,黑黄的脸上还顶着雀斑和白皮藓,一张小嘴巴巴个不停。

  后来小威就陪太奶奶打纸牌,给太奶奶拿烟袋锅子,递烟纸、烟盒,帮太奶奶装烟袋锅,还会给太奶奶卷纸烟。再后来小威和姐姐再冲突,太奶奶就改口了:“小苹怎么没有个姐姐样呢!就不能让着点妹妹!”

  小姐俩在一起磕磕绊绊慢慢就熟悉了彼此。小威会有各种疑问,经常跑去问吕梅,比如“妈妈我从哪来的啊?”

  “垃圾堆捡来的。”

  “真的啊?”

  “嗯真的!要不你怎么能那么脏呢!老得洗澡。”

  “噢……”

  小威不喜欢洗澡,每次都被吕梅按住,不搓破皮不放手,吕梅和小苹都白,唯独小威相对黑些,吕梅总觉得小威没洗干净,每次都用力的使劲搓。

  小威不喜欢洗澡,但喜欢吃饼干,但小孩子的零食不是哪里都有卖的,可晚上不让小威抱着饼干铁桶,小威就不睡觉,吕梅有时从外地买,有时托人捎回来些,有时就去火车上买高价饼干回来。

  小威发现,有好几个大广播喇叭,每天都会定时的唱歌和讲话,听说广播喇叭里播放的都是新闻,大家都要响应广播喇叭的号召,其中有一句小威听得最多,就是“瞪小苹”,每次广播喇叭一说“瞪小苹”,小威都会响应号召,跑去找姐姐,使劲的冲姐姐瞪上好几眼。

  有人好奇的问:“小威,你干嘛呢?总挤眼睛干嘛?眼睛不舒服啊?”

  小威得意的一指高高的大广播喇叭说:“没有啊。我在响应中央号召,学习瞪小苹呢。”

  “哈哈哈哈哈哈……”

  小苹进小学了,小威羡慕得不得了,家里便多了一个小黑板,和一个小板凳,小苹是老师,小威是学生,小苹在学校学了什么,回来就给小威讲什么。

  一天小苹给小威布置作业,太阳的“日”,月亮的“月”,星空的“星”,等检查作业的时候一看,满本子画的星星月亮和太阳,小苹问:“让你写得作业呢?”

  小威指着本子,得意的说:“这就是啊,这不就是日月星么?”

  自从姐姐上学了,就不爱搭理小威了,嫌弃小威是个小屁孩。

  吕梅的小弟弟和吕梅年龄差得比较多,小威就喊他小舅舅。小舅舅还在读中学,有时小舅舅会来家里,小舅舅也会给小威和小威的小伙伴们上课,小舅舅在黑板上写“苍蝇”、“蚊子”,教过大家一遍后就让大家念,小威和小伙伴们异口同声的大念道:“瞎蜢”!

  小舅舅气的不行:“看你们才是瞎蜢,你们全都是瞎蒙!”

  小舅舅不爱学习,早早就自己偷偷退学跑去工厂上班了。休息的时候就带着小威在家里画画,小舅舅三笔两笔就可以画出个孙悟空和猪八戒,活灵活现的。小舅舅坐在炕桌边画画,小威就爬上炕,背对着小舅舅站在窗台上看天,“轰——”的一声晴天炸雷,小威直挺挺倒下去,咣当压在小舅舅后背上。

  “唉呀妈呀,吓死我了!”小舅舅大叫。

  小威却半天才反应过来,直点头,“嗯,嗯,也吓死我了!”

  工厂出事了,小舅舅没了半条腿,算工伤。小舅舅性格变了好多,很少来了。小威就去吕梅单位玩,单位里有三个和小威同龄的孩子:小玲、小美、小富。

  他们几家都挨着,在一起,是单位分的房子。小威和小美、小富他们三个要好,他们都不喜欢小玲,玩也不愿意带着小玲,小玲和她妈妈一样,颐气指使,玩啥都这事儿那事儿全是事儿。

  小威跟小伙伴们在吕梅单位的大院子里玩过家家,还可以采野菜野果,挖婆婆丁,采鸭子嘴,在院墙边采柳蒿芽。吕梅单位院墙四周还长了野生的树莓,长长藤条爬满院墙,虽然藤条上长满了刺儿,但是它会结红红的树莓,大家都喜欢吃,还有树莓藤下的野草莓,趴在地上找草莓叶子下藏着的红草莓,然后比谁的草莓个头大。

  小威还会用柳树皮做口哨,把柳树嫩枝折下来,用力扭树皮,皮便会与枝条分离,取下整个的柳树皮,切成一段一段的封闭圆筒,就是小小的柳哨了。

  小威从家到单位就五分钟路,却在路口遇到一个小姑娘,头发长长的,扎着一个散散的马尾。小威走过去问:“你在这干嘛?”

  “我等我妈。”

  “你妈呢?”

  “还没下班。”

  “你怎么不回家?”

  “我不想回家。”

  “你家在哪?”

  “不知道。就那边。”

  小威一边往妈妈单位走一边回头看,小威特别喜欢那个女孩,特别喜欢那头长发。

  可是小威没有长发,小威的头发黄黄的,稀疏的看得到头皮。妈妈不给小威留长发,说没时间给她梳头。小威想找找妈妈谈谈:“妈,我想留长发。”

  “不行,我忙着呢,哪有时间给你梳头。”

  “可是我姐怎么留长头发?”

  “一个就够忙了,你不能留了。”

  “那我自己梳头。”

  “等你学会的再说吧。”

  “可是我现在没长头发怎么学?”

  “那就多吃鸡翅膀,手巧。”

  然后每次有鸡翅膀的时候小威都抢着吃。

  可是小威一直留着“小子”头,爸爸的好多朋友经常误认为小威是男孩子。

  小威一直抗议,一直梦想有自己的长头发,可是直到要入小学了,妈妈才同意把小威的发型,从假小子改成齐刘海儿的学生头。

  每次小威爸爸外出,小威都喜欢跟着爸爸,爸爸单位有辆绿色东风幺四零车,车轮子特别大。周围只有爸爸一个人会开,小威爬上高高的驾驶室,最喜欢坐在大东风幺四零上,跟着爸爸出去兜风,整个区的汽车用一个手的手指就数的过来,感觉坐在车里,与众不同,有点威风凛凛的。

  不过恼人的是,爸爸的朋友和他的徒弟每次都误认为小威是个男孩子。小威很烦恼,什么时候才能做女孩子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