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章 告知真相

  郑叶熙看着紧闭双眸的木语花,这张倾城容颜之下,单纯可爱的性格之下,是不是隐藏着,与恶人勾结之嫌?

  木语花,如果你真的想从我身边离开,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不是那边派来的。或者说,你想要用欲擒故纵的手法,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木语花久久没有感觉到疼痛,缓缓睁开双眸,郑叶熙就站在自己眼前,俊美的脸上透着审视的神情。

  “你,怎么了?”木语花小声的问道。

  “木语花,你现在是在欲擒故纵吗?”郑叶熙面无表情的冷声问道。

  “欲擒故纵?谁?我吗?”

  木语花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惊讶的看着郑叶熙,这个男人是脑袋秀逗了吗?

  “我对谁欲擒故纵,对你吗?”

  “难道不是吗?你想要留在我身边,却拿出一封休书,惹怒我。你是在提醒我,你的存在吗?你是想让我注意到你,你的目的是什么?来到我的身边,你究竟怀揣着什么目的?”

  郑叶熙每说一句话就会往前走一步,木语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连连后退。直到撞在了堂前的大桌子上,木语花伸出双臂推着郑叶熙,让他不要再靠近自己。

  “你究竟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说我在提醒你我的存在?拜托好不好,我是一个人,活生生的人,不用我提醒,你也会知道我的存在。再者说我醒过来,就被带到了长安城,什么都不知道。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下,我只求自保。”

  “是你说,我只要想要自由,你就会给我自由,我现在要了,你说我有目的?你的想象力怎么会这么丰富?大少爷,你是被关在房间里太久,憋出臆想症了吗?”

  木语花越说越生气,这个男人说的那些话,对她来说就是一种侮辱。她没有想法去取悦这个男人,这个自恋的男人。

  “没有目的吗?就算你心中没有想,但也不能保证,被人强迫吧?说吧,今天,既然戳破了这层窗户纸,我们就开诚布公的说清楚。”

  郑叶熙依旧没有打算放过木语花的意思,伸出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

  木语花吃痛,推着他的手,立即去掰开郑叶熙的手指。

  “放开我,你弄疼我了。什么开诚布公,你这是开诚布公的态度吗?”

  郑叶熙眯着双眸,看着木语花,不消一会儿,便松开了手,转身坐在堂前的椅子上。

  木语花在心中诽谤,‘果然生病是装的,哪个病秧子会有这么大力气?’

  “开诚布公是吧?好,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没病装病?”木语花生气的看着郑叶熙,完全不理会再一次被自己挑起的怒火。

  郑叶熙也不惊讶木语花能够看得出来自己的病是装的,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用病态面对这个女人。只是没想到,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直白的提出自己的病为什么是装的。

  “想知道我为什么装病,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郑叶熙目不转睛的看着木语花,说道。

  “让我回答问题可以,三个月后,还我自由。”木语花就算知道了这个男人没有病,也不想待在他身边。这样一个深沉的男人,她的小命更重要。

  “好。第一个问题,你嫁到郑府是不是和某些人达成了协议?”郑叶熙冷冷的问道,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木语花,不遗漏她的每一个神情。

  “没有。嫁到郑府,是我爹和二夫人的主意。我想你也知道,我的母亲是木府的大夫人,除了我,膝下并无其他子女。我的母亲常年卧病在床,二夫人想要趁早赶我出府,又听闻你是个命不久矣的病秧子,她觉得一个这样的你,就算我嫁过来,对她、对她的女儿,也没有多大的威胁。所以,才把我赶到了这里。”

  木语花认真的说,关于达成协议这件事,当时老头儿并没有提及这件事,她也不会做什么坏事,就算有,也会当不存在。毕竟她不是那个木语花。

  “很好,很好。命不久矣的病秧子?娘子现在看到如此强壮的夫君,是不是很是失望?”

  郑叶熙虽然心中有些庆幸,这个女人和二房那边无关。听到她说自己是命不久矣,还是有些生气的。

  “这个也是一个问题吗?”

  木语花不答反问,冷眼看着郑叶熙。

  “不算。还有一个问题,传闻中的木府大小姐,秀外慧中、才貌双全,我看你虽然长得明艳动人,才情、性格却是大相径庭。木大小姐能解释一下吗?”

  郑叶熙本不想问这个问题,只是看她这副模样,甚是可爱,想要气她一下。

  “咳咳……大相径庭?你是想说我徒有虚表?呵呵……传闻中,郑大少爷不是个病秧子吗?这不也并非如同传闻所讲。我早先就说过,传闻便是相传,口口相传,必定夸大其词,又怎可全信?”

  木语花毫不在乎的说着,就算知道郑叶熙是在挑衅她,说她华而不实,也不能在此处让人生疑,毕竟她不是原来的那个木语花。

  郑叶熙点点头,他之所以相信木语花所说,也是因为,她让丹青去过红楼阁。她的确是被下了药,强行逼着出嫁。

  “没有问题了?那你回答我,为什么装病?”木语花转身坐在郑叶熙的一侧,转念一想,这件事,好像也不应该知道,电视剧里不是演的,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吗?

  “等等,我不问了。你不用告诉我,你为什么装病。我不想知道了。现在,你也知道了,我对你没有好感,没有恶意。那我们可以谈谈协议的事情了吗?”木语花在郑叶熙张嘴的那一瞬间,慌忙打断说道。

  郑叶熙却不理会她说的什么,站起身,走到书房门口,背对着花木语花,说:

  “那时候,我才十岁,家中商务也是到了鼎盛时期,父亲每日早出晚归,操持着各大商号的来往生意。可是不知为何,父亲的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没出半年,父亲病倒了,相继离我们而去。后来有一日,身体一向健壮的我,突然昏倒了。”

  “奶奶当时很着急,寻了好多名医,都查不出病因,告知奶奶可以准备后事,以备不时之需。迷迷糊糊当中,当时的老管家喂我吃了一些药,我的身体才逐渐转好。”

  郑叶熙背对着木语花,现在谈及此事,心中竟不免还有些伤感。

  “照你这么说,你当时会不会被人了毒?我记得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久卧病床,结果是慢性毒药所致。”

  木语花话音刚落,郑叶熙瞬间转过身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木语花。

  木语花眨眨眼睛,难道她说错了?

  “父亲是被慢性毒药杀害的,而我,亦是。只是当时年岁小,发病早。”郑叶熙再次坐回椅子上,眉宇间多了一丝疲倦。

  “找到凶手没?哦,我知道了,你之所以现在还在装病,是想保住自己的小命?”木语花像是听故事一般,饶有兴致的看着郑叶熙继续讲下去。

  “我服了解药,悠然转醒,才发现救我的那人正是老管家安伯。他早就在我父亲去世前夕,被二叔父赶出了郑府。”郑叶熙继续说道。

  “哦,凶手是你二叔一家?天呐?难不成为了争夺家产?毒杀大哥,连幼子也不放过?”木语花听得入了神,分析道,全然不顾当事人就是郑叶熙。

  “还不确定。不要随意下定论。”

  郑叶熙一转刚才的伤感,淡然的说。其实他心里也和木语花一般,早就有了定论,杀父凶手就是郑幕霖和其夫人夏氏,只是苦无证据。

  “哦哦,这个我懂,祸从口出嘛。”

  木语花心里暗暗分析,这个时候确实需要假装称病,然后养精蓄锐。没想到,在古代,真的有这么多勾心斗角。十岁的孩子,差点就因此丧命,这么说来,郑叶熙为人小心谨慎也是应该的。

  “可是,你跟我说这些,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吧?首先,我不是你所说的你敌人那边派来奸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遭遇,我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往后的日子。至于别的,有两点。第一,我帮不了你。第二,我不想加入到你们的勾心斗角当中。我想,你也不是,说出来让我同情你。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那份协议,就这些。”

  木语花虽然心里很感动郑叶熙能够相信自己,把这件事告诉自己。但这种感动只存在一瞬间,她不会脑袋一热,把自己的小命丢在古代。她是死过一次的人,能获得再次的重生,就会更加惜命。

  木语花说完,看了郑叶熙一眼,没有逗留,抬脚出了书房。

  丹青看到木语花完好无损的走了出来,小跑过去,上下检查。

  木语花笑着说:“傻丫头,我没事,走,回房吧。”

  木语花说完,头也没有回,直接回到了厢房。

  郑叶熙望着那个女人的背影,喃喃自语:“你果断决绝的背后,是不是也经历了,类似于我经历的事情。温柔坚强下的笑容,掩饰了多少辛酸?木语花,我竟有些想要留住你。”

第13章 告知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