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老夫人的计谋

  老夫人坐在上座,所有人按顺序坐好,桌上的饭菜此时还是热气腾腾的。老夫人很开心,笑着说:“语儿,第一次与我们这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饭,来,我们共同举杯,以后的日子里,熙儿就交给你来照顾了。奶奶希望你们幸福美满。”

  老夫人话音落,二房的夏氏没有说话,反倒是郑少尘,举着酒杯,对木语花和郑叶熙说:“大哥嫂嫂,今日之事,还望二位多有担待。二弟祝两位琴瑟和鸣,举案齐眉。”

  “谢谢奶奶,谢谢二弟的祝福,为了我和语儿的婚事,这些日子,辛苦大家了。叶熙不能饮酒,以茶代酒,敬各位。”郑叶熙端起茶杯,对郑家所有的人说。

  木语花坐在那里,端着酒杯,迟疑一下,是不是自己也要说几句?木语花刚想站起来说些体面地话,就听到,郑挽香和郑芷琪两个小丫头,打趣道:

  “我们祝愿嫂嫂早生贵子,让奶奶早点抱上重孙。”

  “哈哈……”

  一句话引得桌上的所有人仰头大笑,郑少尘勾起嘴角,也不自然的跟着笑。坐在边上的夏氏,撇撇嘴,不说话也不笑,甚至不敢看老夫人一眼。

  “你们这两个小丫头,净说奶奶心中所想,哈哈……”老夫人坐在上座,看着郑挽香和郑芷琪笑着说道。

  木语花酝酿了半天的话,一下子全堵在了嗓子眼,尴尬的笑了笑,低着头不语。心里暗暗说道:‘想要重孙子,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呀,指不定哪一天,本小姐就和这个影帝夫君离婚了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木语花放下筷子,坐在那里,看着郑家老老少少,各个喜笑颜开。木语花其实打心眼里就很羡慕,以前和妈妈吃饭,两个人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后来,上了大学,住在了学校,每天独来独往,也没有什么朋友谈心,像这种热闹的聚会,也很少参加。

  木语花看了看郑叶熙,虽然他没有了爹,可还有这么多的家人陪着他,呵护着他,如果是木语花在这个位置上,可能就会放下一切,享受这一切。

  郑少尘看了一眼木语花,转过头,不动声色的给绾颜递了一个眼色。绾颜了然,笑着走到老夫人面前,说:“老夫人,奴婢们听闻大少奶奶才情了得,今日很想大饱耳福呢,不知大少奶奶是否可以在饭后茶余,一展才华?”

  突然被点名的木语花愣愣的看着绾颜,怎么就一展才华了?怎么就大饱耳福了?这是茶余饭后,对自己的消遣?

  老夫人没有说话,看向木语花,这时候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了木语花的身上。

  木语花轻咳一声,说:“不知绾颜何意?如何大饱耳福?”

  绾颜略施一礼,对木语花说:“大少奶奶不如趁着此情此景,为大家作诗一首,如何?”

  木语花一勾嘴角,冷笑出声,看着郑叶熙冷声道:“以前在娘家,父亲母亲常言‘食不言寝不语’,未曾想,夫君家婢女如此别出心裁,竟在饭桌上,让少奶奶卖弄才华。还好都是自家人,这要是有客人在,岂不会笑话我们没有礼数。”

  木语花一转眼,看向老夫人,拿着手帕,掩嘴一笑,说:“奶奶莫怪,语儿只是觉得甚是有趣,说话也有些心直口快。虽然绾颜和别的婢女不一样,但这要求主子做什么事,语儿倒是头次听说呢。虽然,我们不是书香世家,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但这最起码的教养还是要有的,绾颜你不该像个主人一样,和我平等说话。”

  木语花刚才清楚地看到郑少尘给绾颜递眼色,这是想给自己出难题,或者想让自己出糗吗?

  “语儿所言甚是,这府中的丫鬟一个个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绾颜还不去管家那处领罚!”

  老夫人冷声对绾颜喝道,刚才绾颜说话的确没有分寸,就像和郑少尘单独在一起说话的口气一般,这才让木语花抓住了话柄。

  “听闻嫂嫂下午处罚了香巧?香巧可是大哥的贴身婢女呢。”郑挽香好奇的看着木语花问道。

  “我也听说了,听说,香巧这会儿还在湖边跪着呢。”郑芷琪看着郑挽香,不怕事小的填了一句。

  柳氏清咳两声,示意两个人说话注意分寸。木语花微微一笑,对柳氏说:“婶娘无碍,两位妹妹年纪尚小,还不懂这其中的利害。”

  木语花转过头,柔声对挽香、芷琪说:“两位妹妹,或许不知,香巧下午对我说话不分尊卑,可能是夫君平日里,多有担待,让她不知轻重,这对我还好,或许我只是罚跪而已。我们郑府并非普通商人,还连着皇亲国戚,姑姑更是宫里的得宠娘娘,想必府里断不会不和有权有势的人来往。香巧这般无礼,被别人看到,若是有心之人,那我们的姑姑岂不是落人口实?”

  郑叶熙听着木语花分析着利害关系,也投来赞赏的眼神,这丫头,不仅仅口才了得,脑筋也是转的极快。搬出来做娘娘的姑姑,别人谁还敢置喙?

  老夫人点点头,连连称是,“说的极是,老身便没有想到这一层,我们虽然不是官宦人家,但也断不能给贤儿扯了后腿!这郑府的礼仪教养,的确欠缺。这样,以后,府中礼仪接待方面,一些繁琐事务,全都交给语儿来掌管。那些不听管教、没有教养的丫头奴才,该罚罚,实在差劲儿的变卖便是。”

  老夫人思前想后,便决定将郑府的家事交给木语花来管,毕竟她是长房长孙媳,接掌府中事务也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木语花惊讶的下巴差点掉在饭桌上,让她管家?她只想安然度日,没想争权夺势呀!今日在这里所说的每一句话,也是形势所逼呀。

  夏氏那边一听可坐不住了,张了张嘴,想要反驳,这些事情,明明是她在掌管的,为何木语花几句话,便抢了去?然而,却被坐在一边的郑少尘不动声色的按住了,郑少尘微微摇头,示意母亲稍安勿躁。夏氏没有说话,却如坐针毡。

  郑叶熙的母亲喜笑颜开,对木语花说:“语儿,还不谢谢奶奶,应下此事。”

  “额,可是母亲,语儿怕,语儿初来乍到,很多事情搞不清楚,做不体面。丢了郑府的脸面。”

  木语花谦虚的说,实则,她根本不想揽下这个事情。明面什么的都好打理。但偏偏就怕有人暗中捣鬼,那岂不是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无碍,语儿有不懂得可以去询问你母亲,或者,来找奶奶,奶奶给你撑腰!”老夫人早就想把家中事务交给长房这一支,奈何长媳,也就是郑叶熙的母亲,不搭理这些事情,郑叶熙的爹不在了,老夫人也不强求楚氏。

  “娘子,既然奶奶想让你跟着学习,你就应下此事吧。管不好也没有人说你什么。”郑叶熙也想让木语花接下这个事情,毕竟掌管府中事务后,便有利于他。

  木语花心中暗骂郑叶熙,‘你丫丫的当然想让本小姐应下,这样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想怎么调查,就怎么调查,排除异己,这可不就是大好机会?’

  “是,奶奶,语儿定不负奶奶所望,精心料理府中杂事。”木语花坚定地看着老夫人,说道。

  老夫人听到木语花应下这件事,眉眼带笑,转过头对管家说:“陈管家,现在你便前去通知府中所有人,日后,府内大小事务全权交给大少奶奶,若是有人对大少奶奶阳奉阴违,郑家是不能容他的!”

  “是,老夫人!”

  陈管家弯腰应道,退出饭厅。

  一时间,郑府好像换了天,有人欢喜有人愁。绾颜受了罚,便站在院里没有再进前厅,咬牙切齿的看着前厅那处,那眼神,仿佛要把木语花生吞活剥咯。

  晚饭后,老夫人有些乏了,便命人搀扶着回了内室。夏氏也没有逗留,直接和郑少尘回了别院。夏氏刚进别院,便匆匆让下人去商号寻了二爷,说是‘府中急事,速归’。

  郑叶熙和木语花二人陪着楚氏回了楚氏别院,寒暄几句才转回自己的别院。二人并肩走在走廊中,丹青和包子一前一后打着灯笼。木语花一直嘟着嘴,不说话。

  郑叶熙看了看木语花生闷气的脸,笑了笑,觉得此时生气的她,甚是可爱。

  木语花听到郑叶熙轻笑出声,轻哼一声,嘟着嘴别过脸去,不想理会他,心里别扭的很。

  “娘子,生气的模样,更让人觉得倾国倾城。呵呵……”郑叶熙呵呵一笑,逗弄着木语花。

  “少嬉皮笑脸,我现在可不想与你说话。”木语花全身透着拒绝,对郑叶熙的印象更加不好。

  郑叶熙他肯定一早就知道,老夫人一开始见绾颜对自己不恭敬,不言不语,便是下了一个套,等着自己往里面跳。

  老夫人就等着木语花对绾颜的刁难发作,然后,挽香这个时候提及香巧之事,木语花定会极力寻个好借口。而老夫人则顺理成章的将这一堆烂摊子交给了这个,刚刚来到郑府的木语花。

  木语花刚才听着楚氏的言外之意,就已明白,老夫人其实早就有意要将这郑府的管家之事交给长房料理,只是苦于没有寻个好借口。而木语花则为了自保,硬生生将自己推向了这个不见底的深渊。

第19章老夫人的计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