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血祭人牲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覆殷商在线阅读

覆殷商

少于10人评过

历史 / 架空历史

323.07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新书《西游世界一僵尸》已发,书友们支持一下。)………三千年前,血色殷商。笼罩在迷雾中的神秘王朝,崇鬼神,喜血祭,低贱之人被肆意宰杀。一个人牲,在祭天仪式上侥幸存活。这个时代,巫鬼横行,魔焰滔天。重生的奴隶,要对抗的是一个恐怖狰狞的强大国家……(老白文,低魔世界,非正统历史文。)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二圆圆圆.
    粉丝等级: 掌门
  • 粉丝第2名:狗戴胜.
    粉丝等级: 护法
  • 粉丝第3名:MANDINO.
    粉丝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逍遥皇帝打江山在线阅读
小镇的平凡少年踏入京城,做最逍遥的皇帝,娶最美的皇后。已有三百万字精品小说《明朝小侯爷》,坑品有保证,欢迎入坑。新书《大唐逍遥驸马爷》欢迎大家品鉴。
难山之下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吕布不可能这么猛在线阅读
穿越成吕布,马上就要被吊死在白门楼。强敌在侧,没兵没钱,如之奈何?是乖乖等死,还是绝地反击?且看战神吕布,如何利用一个老旧物品兑换系统玩转三国,收天下文臣武将,匡扶大汉一统华夷。
家家哥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汉唐1931在线阅读
退役特种兵夏建仁在一次偶然间,穿越到了一个与现实世界相似的平行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他成为了一名南唐的守备团上尉连长。 从金陵保卫战开始,一步步走向帝国权利的巅峰,为了重现南唐雄风,他带领自 己的部下剿灭叛军,北击北汉,东征扶桑。 为了得到权利,他与腐朽的权贵不断斗争,在血与火的赞歌中,重塑了汉人的脊梁,让南唐的雄风,再一次照耀东大陆。 枪炮所指皆为我汉土! ------书友群:1027834837
鸡蛋加辣椒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终宋在线阅读
终宋一朝都未收复燕云,终宋一朝皆被外敌欺侮……南宋将亡之际,那些终宋一朝都没能达成的伟业,他要做到。
怪诞的表哥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魏帝国之纵横天下在线阅读
............................ 简介:25世纪伟大的将军魏琊,再一次战争之中,惨烈牺牲,意外魂穿类似于华夏古代春秋时期的异世界,这里百国林立,军甲无数,比春秋时期更乱,战乱覆盖区域更大! 魏琊魂穿成一方诸侯,一个小小的小国君主! 横扫天下诸侯,揽天下于怀中! 建立第一个大一统王朝,称皇帝! 南征百越,北伐匈奴,驱驭上帝之鞭荡平西方,帝国铁骑踏平三大古文明! 温馨提示:本书背景乃架空世界,勿与现实对号入座。
发道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绝不当皇帝在线阅读
我,余志乾就算穷死,饿死,被贬为庶民,我也绝不当皇帝!  艾玛,真香啊!
黑店大掌柜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小兵活下去在线阅读
任宁穿到云垂帝国,成了边境重伤垂死的小斥候。 孤立无援、身边群狼环伺以及敌军遍布的情况下, 他想先安全回国,以及日后出人头地,统领百万大军。 前提是:活下去! ps.已有百万完结老书,欢迎阅读。
蓝色星轮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长乐歌在线阅读
百年青史不胜愁,尤记当年长乐侯,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五十州!  人间有病天知否?青山笑我云招手。  花前细嗅美人香,月下轻取仇寇头!   成败恩仇断肠酒,化作长乐歌一首。  请君为我倾耳听,与尔共醉千秋后!
三戒大师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之开国篇在线阅读
早穿了五十年,乱世已现, 国朝将立,红楼开国四王八公十二侯,站个什么位呢?  我将登基,加冕为皇!
雁九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覆殷商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血祭人牲

  聂伤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一座血腥石台上,身周立着一些形貌丑怪之人,台下还有庞大的人群在号呼伏拜。

  “这是哪里?”

  他心中一片茫然。

  自己本是一个职业拳手,正在八角笼里和卫冕拳王激战,怎么一下就出现在这个奇怪的地方?

  正迷惑时,脑中突然涌出了大量的记忆,聂伤怔怔的打量着陌生的身体,一脸难以置信之色,“我竟然穿越了!”

  他的意识回到了商朝,占据了一个叫伤的古人身躯!

  这位十七岁的伤,原是一个叫做‘聂国’的小国方伯之子。其国位于北方边远之地,人口不过万余,半农半牧,其实只是个大一点的部落而已。

  聂国受商国之封,同时也要为商国纳贡,还要接受商国征召。

  而商国,则是这个时代最强大的国家。

  它地方几千里,人口数百万,战车千乘,甲士十万。不单国力强大,还为众神所佑,垂之不朽。周边方国、部落无不被其奴役。

  因商人每年都要向聂国索取大量贡赋和人牲。聂国难以承受,奋起反抗,最终惨遭灭国,聂伤也沦为奴隶,被掳到商都殷邑。

  眼下正在进行着商国的大祀仪式,这是商人一年中最重要、最盛大的祭祀活动,要在祭坛上宰杀牲畜和人牲祭祀天帝。而聂伤也是其中一个人牲,此刻正被倒绑双手跪坐在血池边待宰。

  祭坛笼罩着蝇云,一丈方圆的血池里溢满了血浆。

  献祭过程已经持续大半日了,亲眼目睹了上千头牲畜和数百个人牲被宰杀,可怜这位年轻的聂国世子,从小就性子懦弱,哪堪这般恐怖?竟被活活吓死,空壳才得以被来自后世的灵魂所占据。

  “祭!”

  正在回忆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

  聂伤心脏猛跳,扭头看去,只见对面一个披羽衣涂油彩、戴鸟嘴面具的怪人,正冷冷的看着自己,祭坛上的其他人也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依照前主的记忆,聂伤知道此人乃是主持仪式的巫祝,而他身后的那一小群身穿华丽丝衣的高瘦男女,很可能都是商人王族。

  就见那巫祝嘴里念念片刻,突然用骨杖一指,发出夺命咒言:

  “伐!”

  一个浑身浴血的巨汉立刻提起巨斧,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聂伤左侧,还有一个武士站在右边双手抓紧他的长发,以免人头滚到血池里。

  “刚穿越过来,就要死了吗?”

  聂伤瞥了一眼右侧的武士,眼神闪烁着,使劲一咬牙,抬起一条腿,单膝跪地,俯首待戮。

  “呼!”

  车轮大小的青铜斧带着激荡的破风之声斩了下来,聂伤双目紧闭,似在等死。

  “啊!”

  眼看斧刃将要临颈,却见他突然一声低喝,脚下骤然发力,向左侧猛蹿。

  那抓头发的武士全然没有防备,一下被拽的身子倾斜,向前跨了半步,顶门正好迎在大钺上!

  “噗!”

  武士脑浆迸裂,一点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死在当场。

  “!!!”

  异变突生,塔顶的商人都惊的目瞪口呆,半晌无人发声,就连喧哗的人群也都静了下来。

  “嗷!”

  还是巨汉最先反应过来,怒吼一声,反手一钺横扫聂伤。

  其他人也惊醒了,人群沸腾起来,个个面容扭曲,几个王族发狂一般尖叫:“杀死他!快杀死他!”

  聂伤在地上血水里一滚,躲过巨汉的攻击,立刻放声高呼:“一个人牲不能献祭两次!天帝会震怒的!”

  “……”

  商人闻言又呆滞了,王族们大张着嘴,扑来的武士停住了脚步,就连巨汉也忘记了挥斧,所有人都不由得看向那鸟面巫祝。

  鸟面巫祝也是呆若木鸡,见到众人目光汇集到自己身上,一下反应过来。

  他急忙张开双臂仰头朝天,嘴里叽里咕噜,身子如抽风一般抖了片刻,然后平静的转身面对众人,语气神圣道:“此人牲之命运,因天而定。彼可献祭,但不是这次,因为天帝已经收到了祭品。”

  他看着那个脑袋裂成两瓣的死武士,又道:“商人之血,贵重异常。这位商人贵族,愿以己高贵之血替代低劣异族之血奉献天帝,天帝对此非常满意。”

  “……”

  一众商人被他说的呆了,都在发愣,不知所措。

  鸟面巫祝见状,面露不悦之色,一挥手,不容置疑道:“带他走。”

  “继续仪式!”

  ……

  夜色静谧,屠戮不再。已经距离祭坛很远了,血腥的场景还在梦中频繁出现。

  一处破旧的草棚里,聂伤悄然坐起,在昏暗里垂首沉思。

  正是夜深时,不知时辰,借着灰蒙蒙的月光,依稀可以看到这是一个类似牛棚的地方。

  低矮的夯土墙,叉叉丫丫的糙皮栏杆,满是破洞的茅草顶上垂挂着破蚊帐一样的蛛网,不时可见蚊虫、飞蛾和蝙蝠无声的掠过。

  地上又潮又湿,散布着一堆堆霉烂的草叶,草窝里横七竖八的滚着几十个男人,个个都赤`身`果体,满身污垢,发如油毡,肮脏无比。

  尽管四面漏风,棚子里依然闷热难耐,充斥着骚味、霉味和粪便臭味,令人窒息。

  这里是低贱奴隶存身的圉棚。

  自从大祀仪式上侥幸逃得性命之后,聂伤又被一个叫做‘斗耆候’的贵族买走,离开了商都,来到了殷邑东南的‘斗耆国’,成了一个地位最低下的贱奴。

  这段时间,他受尽了屈辱虐`待,既无力反抗又无法逃脱,身心饱受煎熬。

  看着自己瘦瘦的胳膊,聂伤很是惆怅,“体质太差了,别说与商人士兵搏斗,就是跑都跑不出多远。”

  “这具身体原本还算强健,只是被俘以来一直疲饿交加,才变得这么虚弱。”

  “现在能不饿死就不错了,哪有足够的食物补充体力?”

  “没体力,这个样子想要逃走,纯粹是找死。”

  “伤,怎么还不睡?”正思索着,听到有人压着嗓子说话,扭头看去,一个干瘦的小老头正用一只独目盯着自己。

  “眇老,你睡吧,别管我。”聂伤摇了摇头,又陷入了沉默。

  “呵呵,心情不好,睡不着是不是。”

  眇老坐了起来,轻笑道:“从贵族一下变成奴隶,换哪个心里也受不了,慢慢习惯就好了。”

  “嗯。”聂伤看了一眼独眼老头,心中泛起一丝暖意。

  这眇老已经当了十几年奴隶,辗转好几家贵族。因为他会一点草药术,奴隶的伤病他都可以勉强应付,所以没被当成祭品,也没被太过虐待,才能一直活到今日。

  就在前天,奴隶们在山上凿路时,眇老失足坠崖,落入了山涧激流。众人立在崖边看他呼救,却都无动于衷,只有新来的聂伤跳入涧中,奋力将他救起。

  眇老感其恩,自此亲近聂伤,尽力照顾着还不适应奴隶生活的聂伤,让聂伤也在孤独困苦之中有了一丝依靠。

  “唉,多往好处想想。”

  眇老继续安慰道:“几百年来,你还是第一个在商人的国祀仪式上活下来的人牲,你小子可真幸运……”

  “幸运个屁!”一个粗鲁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就见对面坐起了一个须发如乱草、身材高大的黑汉,瞪着一双牛眼,对聂伤叫道:“死在商人国祀上,总比被小贵族祭了某个不知名的祖先,把脑袋和猪头摆在一起好。你就应该死在那里!”

  就像后世的监牢必有狱霸一样,圉棚中也有圉霸,便是此人。

  这厮名叫乌鼬,一直在奴隶中作威作福,这几日正想找碴收拾聂伤。

  “乌鼬,你说笑呢。”眇老不敢惹他,摇头笑笑。

  那乌鼬没理眇老,骂道:“这小奴,每日累的要死,还要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都落到和我们一起滚矢尿了,还当自己是贵族呐。啊呸!”

  他指着聂伤,又笑道:“你知不知道,你在我们之中多显眼?这不是引的贵人们宰你吗?哼哼,恐怕活不过下月的家祭喽。”

  “家祭?下个月?”

  聂伤仰头看着屋顶破洞里的星星,心中一紧,“现在是月初,最多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哈哈哈,怕了?”

  那乌鼬得意一笑,上下瞅了聂伤一番,站起身来揉揉肚子,对着地上的奴隶大喝:“死倒尸,滚开!”

  他踢开挡路的奴隶,走出几步,掀开破草裙,在人群中蹲了下来,嘴里随即发出‘吭吭’的声音。

  就听‘嗵’地一声,一大堆秽物从他双腿间喷了出来,污秽甚至溅到了旁人身上,恶臭立刻弥漫开来。

  这番动静早就惊醒了其他沉睡的奴隶,都抬起头来,见到此景,也不以为意,而是带着询问的表情看着乌鼬。

  “吭……吭……吭……”乌鼬嘴里咬着草棍,很是享受的使劲憋。

  他眯着眼睛瞅了一眼其他人,随意的一挥手,奴隶们得到允许,纷纷蠕动起来,一起起身便溺。

  草棚里根本就没有设置大小便的地方,众奴隶都是随便找个空位,或站或蹲,就地解决,完了之后又若无其事的躺下继续睡,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身上是否会沾上污物。

  排水的声音,因吃草根树皮太多导致便秘的努气声,还有无处可躲的臭气,共同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副噩梦般的场景。

  冷眼看这一幕,聂伤的脸上没有厌恶之色,而是满面悲愤。

  这就是奴隶!!!

  鄙贱如禽兽的奴隶!

  在商人眼中,奴隶不是人,是牲畜。

  既然是牲畜,就应该有牲畜的样子。

  猪马牛羊在圈里养,随地排便,在自己粪便上睡觉,奴隶自然也应该这样生活。

  奴隶甚至连牲畜都不如,牲畜至少还能吃饱,被精心照顾,不会被毒打虐待。

  “牲畜可以随意宰杀食用,奴隶也可以!”聂伤双拳紧握,胸中充满恨意。

  相比恶劣的生活环境,他更愤恨自己的生命被人掌控。

  商人崇信鬼神,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要求神、问神,又有血祭之俗,动辄宰杀牲畜、奴隶献祭,认为祭品数量越多,质量越好,就越能取悦神。

  因为有如此之多的祭神活动,以致商人几乎一年到头都在祭祀,一般情况下,普通的祭祀只需供上食物、牲畜即可,只有重大节日才会宰杀人牲,

  可是商人贵族淫`奢放荡,好攀比,宰杀奴隶不仅用来祭祀,还是一种娱乐活动和斗富的手段,在本不需要献祭奴隶的场合屠宰奴隶,即可交际纵`欲,也能显示自己雄厚的财力。

  越是大贵族,杀的奴隶就越多,聂伤所在的这家斗耆候,据说已经开始没落了,就这样一个势力不大的商人贵族,在他来到这里的五天时间里,已经亲眼见到两个奴隶被宰杀了。

  在这种环境下,每个奴隶都朝不保夕,说不定明天一早,自己就被拉出去宰了,然后被煮熟或者做成烤肉、腌肉吃掉。

  长期的恐惧,高强度的劳动和营养不良,让他们精神麻木,个个如行尸走肉一般,像眇老和乌鼬这种还能保持个性的,都是心性极为坚韧之人。

  “一定要尽快想到脱困之法!”

  聂伤整理着身下的草垫,心情更加急迫。

  他这里是圉棚里唯一一块没有矢尿的地方,自从他占据这里以后,没人敢在此处排~泄。除了拼死守护自己领地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其他奴隶都忌惮他的贵族身份。

  虽然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国贵族,但是聂伤的家族血缘却能一直追溯到神农炎帝。

  这是个无比看重血统的时代,在出身低下的奴隶眼中,贵族都是上古圣王的后裔,他们有神灵护佑,只有贵族才能伤害贵族,低贱之人的手沾染了贵族血液,会遭受神罚。

  奴隶们都知道聂伤的身份,他们对贵族的敬畏深入骨髓,更何况是已经被神话的神农氏的后人,哪怕聂伤已经沦落成了贱奴,也不敢辱他太甚,就连圉霸乌鼬也不敢轻易对他动手。

  然而,在自诩天帝子孙的商人看来,他的血脉也不过如此,既然做了奴隶,就是牲畜,唯一的特殊之处在于他是一头贵重的牲畜,舍不得随便宰杀,要留在重要仪式上献给神。

  “按理说,一般的家祭应该不会献祭我吧?但是谁又说得准呢?”

  贵族心思难测,死与不死全在他们的一念之间,价值再高也不过是头牲畜而已,说不定哪个贵族看他不顺眼或者太顺眼,随口命人宰了取乐。

  处境如此险恶,活着也是一种奢望。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