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追忆往昔,青葱少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人参生存法则在线阅读

人参生存法则

现实 / 人间百态

59.07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05-02 19:14

书籍摘要: 《他是一个屠夫》已开坑~~博士后,石心,在学术界的摸爬滚打。十几年他一直坚守着科研人员准则,不骗,不抄,不编,这样的他,是如何融入到洪流之中的呢?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你只能改一次.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微微之力.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兔兔乖么.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人间百态小说推荐

浪迹深圳的岁月在线阅读
九十年代的深圳,对于外地打工仔、打工妹来说,一切都感觉新奇! 坐在夜班的流水线,听着胡晓梅的《夜空不寂寞》,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深圳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一个个农民工黯然离去! 带走的是荒凉,留下的是繁华!
adu的天空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荒岛求生日记在线阅读
我,因意外流落荒岛。  我不是贝尔,并不懂生存技巧。  我不会捕猎,也不懂如何做陷阱;  我不懂植物,也不懂有没有毒素;  我没有任何野外生存经历。  但是,我有对生命的渴望。  是的,  所以,我并不放弃。  书友群:【130898670】,欢迎大家的加入探讨!
漂泊的萝卜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溺水鸟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忆世流年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你是我的白月亮在线阅读
【新书发布《酒剑仙:我喝出一世无敌》】 …………… 【孩子才是我们一生的温暖】 肖瀚毕业后回到了上海,成为一家公司的程序员,就在三十五岁生日时,收到了奶奶过世的消息。 回家的路上,老妈告诉他,奶奶生前收养了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希望他找一个福利院。 回到家里,肖瀚看到奶奶的灵堂前满是打闹的熊孩子,只有一个小女孩躲在灵堂后面,抱着奶奶的遗像偷偷抹眼泪。 那一刻,肖瀚的心里触动了,背着家里人,他偷偷将这个孩子带回了上海,开始了他们碰碰撞撞的温馨生活。
西厂鱼化田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那年青春人和事在线阅读
回到过去,青春的时代,种种机遇,从爱你开始。
青丝晨雪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大路的另一头在线阅读
探讨人性的美与恶,激发个人潜能,生活只有勇敢向前才能才能战胜邪恶。
树在秋叶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消愁典当行在线阅读
偏僻的街道转角有着一间奇怪的典当行和一位奇怪的老板。  在这里典当出失恋,赎回的就是爱情。  在这里典当出对亡人的思念,就可以实现阴阳的对话。  在这里典当出对前路的茫然,换回的就是先知的未来。  ……  只是,来到这里的他们都遭到同一个身着兜帽长袍,戴着白色笑容面具的中二病患者戏弄过,恶作剧过,他们不知道这中二病患者是谁,但一提到他就恨,这家伙是比噩梦还惹人讨厌的人!  “喂,你不知道把刻上名字的三生石再凿掉就不起作用了吗?”大圣挽着紫霞的手吼道。   “可那么大一块我搬不动……”  “!!!”
点墨成文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大国机修在线阅读
“东青哥,你一个大学毕业生跟我们一起修车,不掉价么?” 不大的修车铺内,面对一帮糙汉子挤兑,季东青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心中升起苦笑。 2002年了,与其做一个兜兜转转的大学生,还不如趁着修车工资高早点赚钱把助学贷款还完。再有点能力,在这座城市买个房子,找个好女人结婚生子,如果可能开个自己的买卖最好了。 那时候的他根本没想到自己会走上一条机修的道路...... 新书《我曾叫牛百万》已发布,请各位大大看完这部移步新书,拜谢! 大国机修群:664084020 喜欢这本书的大佬可以进
半部西风半部沙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我的家园谁做主在线阅读
沪上某小区,因续签物业合同引发一场激烈的冲突,民与民,民与商,各色人物粉末登场,演义了一段小人物的生活故事。
合同子项
日更千字
人间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人间百态 人参生存法则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追忆往昔,青葱少年

  我,石心,85年出生,不早不晚,正中间,标准的80后。

  农村长大,父母都是种地的,没钱,有欠款,一堆一堆的。

  从小就是又黑、又矮、又胖,还驼背,走起路来弓着腰,大家都说像老干部。

  和所有的家长一样,父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

  “妈就是没有赶上好时代,我跟你说,妈上小学的时候,学习可好了。妈要是有现在这好条件,早就飞黄腾达了,还能跟你爸!”

  “妈,你吹牛吧,你那么优秀,怎么没考上大学?”

  “臭小子,红口白牙的,妈还能说瞎话!妈从小就没了娘,没了娘的孩子就没人管了,还上学呢,能有人给口饭吃就不错了。我要是像你一样,有个这么好的妈,也不至于呆在这个破村儿,跟着你爸受一辈子穷!”

  “嘿嘿嘿...”

  “儿啊,你就好好学习,把习学好了,你就要啥有啥了,那话怎么说的,黄金屋还有颜如玉啥的,咱就都有了。”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以后给你整个博士后!”

  “呵呵呵,小人精儿。咱就要博士前!”

  她爱我,舍不得我受一点苦、一点痛。记得有一次,和别的同学打架,被老爸抽了一个大嘴巴,老妈就因为这一嘴巴,和他闹了好些天。

  老妈最大的两个爱好,第一个是夸我,逢人就夸;第二个是打架,和所有说我丑的人打架。

  “我儿,从怀里抱着的时候就聪明,那时候就知道抓我的眼睛,找亮光儿。”

  “我儿可粘着我了,成天啊就跟着屁股后面妈妈、妈妈的,还听话。”

  “说我儿子丑!嘿,你儿子才丑呢!不要你那个脸,还好意思说别人!”

  “你姑娘才矮胖呢!我儿才几岁!还没长开呢!”

  为此,老妈在村儿里结下了不少的仇人。

  8岁的时候,被老妈送到市里,读小学,寄养在大爷家。大爷拿到的回报是,一个月一袋儿一百斤的大米,奶奶和我一起去的,专门负责给我们做饭。

  直到有一天,老妈来了,气呼呼的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把我和奶奶接回了农村。

  “石心,你记住了,是你大娘装不下你!咱还不在她家呆了呢!”

  “妈,我大你娘对我挺好的啊。”

  “那都是装出来的,她成天给我打电话要住宿费!还亲人呢!”

  “他们家过的也不宽裕,多少给点儿是应该的。”,奶奶替大娘辩解道。

  “你这个老太太就是偏心眼儿!在我家吃,在我家住,我还给你生个大孙子,你还是不满意!我都给他们家拿了多少大米了,一个月一百斤啊!”

  我拉了拉奶奶的衣角,暗示她,老妈为人有点儿霸道,让一让她,不然又得吵起来。奶奶懂我,就没再还嘴。

  回到农村读小学。

  那时猴,班里只有不到十个人,一直考第一,再加上老妈的吹捧,所以全村的大人因为嫉妒我成绩好,都视我为眼中钉。但凡做错一件事儿,都会被全村人“传颂”。这时候,老妈就会站在村口,破口大骂。

  虽然老妈和同村儿的人处的不好,但是我和同村的那些孩子都玩儿得到一起去,是村儿里的孩子王。除了上课,每天都跑到村西头儿的大河边玩儿。

  虽然老妈常常念叨,大娘毁了我的人生。但是我觉得,童年的时光是最幸福、最宝贵的,什么都不需要想,无忧无虑的。虽然村儿里没有大城市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但是村儿里有大河,有山林,有一片瓦蓝瓦蓝的天,还有一群天真单纯的小伙伴儿,每天一起漫山遍野的跑。

  很快,小学就毕业了,农村没有初中,所以又被送回了大爷家,读市里的中学。

  “妈,你不是说,我大娘不喜欢我住她家吗?为什么还要我去她家?”

  “我每年都给他们拿大米,他们好意思白吃这些年啊?再说了,你奶奶还和你一起去,他们白得个做饭的,还不满意?”

  “妈,要不,每个月给我大娘点钱吧。”

  “儿啊,这些事儿不要你操心,妈妈都安排好了。你就放心住,安心读书就行了。”,妈妈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我没再多说什么。

  因为赶上农忙,所以这一次,只有我和奶奶两个人出发去市里。

  “你妈这次给你大娘钱了,她就是嘴硬,不承认!你不用想多了。到你大娘家,不要和你大娘别扭。”,在车上,奶奶嘱咐道。

  “我知道,我不会的。我妈给钱了,为什么不和我说呢?”

  “她不想让你知道,她向你大娘服软了。你妈是个好人,就是长了一张刀子嘴。这辈子,她的亏,都吃在这嘴上面了。”

  初中这三年,大娘带我很好。因此常常在老妈面前说,很感激大娘。可能是因为这,老妈嫉妒了吧。

  “儿,等你上高中的时候,妈给你租个房子住。”

  “在我大娘家挺好的,费那个钱干什么?”

  “那毕竟是人家,你是妈的儿,妈得让你有个自己的家。”

  老妈在学校外边租了一个小顶楼,还是由奶奶陪读,做饭。那时候,最爱吃奶奶的木须柿子和炒土豆丝。

  我并不是那种每天坐在屋子里,起早贪黑学习的老实孩子。踢足球,打篮球,打台球,旷课,包夜,打群架,什么都干过。

  不过不管怎么样,学习并没怎么耽误,成绩足够考一本的了。

  “石心,你把我们都给坑害了。你成天和我们玩儿,我们成绩这么凄惨,你倒是次次班级前五名。你天天晚上回家偷着学吧?”

  “东子住我家,他知道,我回家就睡觉。”

  “那你肯定是有什么妖术,吸了我们的精气,强壮了你自己!你是人参精吧!哈哈哈....”

   2005年,高三,本以为可以光荣的结束这牢笼般的生活了。只怪那时年少太天真,哎,世界上还有“发挥失常”这一词汇。一向倍感骄傲的数学拖了后腿,没有考上一本。

  “妈,我想好了,我要复习一年。”,接到通知书的当天晚上,躺在老妈的大腿上,流眼泪,没错,流眼泪!

  “我的儿,你想怎样都好,妈都纵着你。”,老妈抚摸着我的头,温柔的说。

  现在,再回想起那一幕,那就是一个妈宝男啊!

  高四这一年,如同堕入无间地狱,上课,晚自习,做题,上课,晚自习,做题......

  一次又一次的做着那些一看就知道怎么做的题,禁不住捶胸顿足,“高考怎么就能失误呢?啧啧啧......”

  从高一到高三,每次下课后,周围都会围上一群的学生,求我给他们答疑解惑。数学从来没觉得难过,但却莫名其妙的栽在数学上了!那些成天向我不耻下问的、可爱的同学们,最后居然都比我的分数高!哎,直到今天都很令人费解啊。

  这一年最重要的事情是哥们和女友,学习都是顺带的。毕竟,知识我都会,就是没答对。

  女朋友,金名,2004年的时候我俩就好上了。死缠烂打的追到手的,但是总是觉得,她其实也一直都对我有意思,就是女孩子比较矜持,所以才扭捏的假装不肯答应。

  她好看又善良,就是有点儿小脾气,谁还没有呢?人家妈妈做生意,有钱,人家爸爸是政府的正式员工,有身份。

  我,纯屌丝,又矮又丑,家里就有几亩水田地,以及老妈为了供我上学欠的一屁股债。

  她能看上我,那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得对人家好,她闹闹小性子是应该的。不过她也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她觉得我是霸道总裁,哎,来一个帅气的姿势。

  在她之前我处过两个女朋友。第一个初恋,后来和别人跑了,第一次失恋,极其不理智,什么热血沸腾的傻事都做了。第二个拿我当分手后的过渡期,我毫不犹豫的甩了她。

  金名对我是死心塌地,从和我在一起的第一天就准备嫁给我了。我也把所有家当,120块人民币和收藏的几个来路不明的光绪年间的铜钱,都交给了她。

  自从她和我在一起,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我的身上,上课下课,脑子里想的都是和我鬼混在一起。

  她的朋友常常质问她,“你看上石心什么了,长的又老又丑,还没钱,我们恋爱都是谈着玩的,你这连结婚都想好了!你是不是太单纯了点儿?还有啊,你不能重色轻友,每天只想着石心!你会后悔的!”

  金名三观正,从来没动摇过,就是一心一意的重色轻友。

  再后来,金名就什么朋友都没有了,但她对我始终如一,她也一直都是个单纯的女孩子。

  这种姑娘直到十几年后,才知道,是有多难得。

  金名考上了三本,她们家能花的起高昂的学费,她也不想复习了,所以就兴高采烈出去读大学了。即使是三表,在她们家,也是头一个大学生了。

  她确实不适合复习,她的物理最低记录,8分。常常忍不住笑她,闭着眼睛也不会考的这么惨吧。

  她一定会找到更适合她的生活方式,应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学习上。

  两个哥们,东子和大流,出生入死的,在一起混了好多年。

  初中认识的东子,也是个穷光蛋。那时候我是孩子头,东子是转学生,我欺负过他,以至于他中考没考好,直到现在,这小子还搬出这种陈年往事来数落我。后来在高中和东子一个班,不知怎么的就成了朋友,他也陪着我蹲了一年高四。

  大流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发小,但是家里殷实,没为钱发过愁。大流见证了我的两次失败恋情,见证了我和金名的每一次轰轰烈烈的世纪大战。大流和我同一时间丢的初恋,一起在小树林祭奠过逝去的爱情。谁还没有过年轻的时候。

  后来大流一直在和钱相关的事宜上给予我帮助。大流也没有复读,二本走的。

  高中这三年赞下的财富就是金名和这两个哥们了,其他的同学友谊什么的,都是权利和利益为导向的;知识吗,物理、生物和化学基本忘光了,只有工作中比较常用的数学概念还记得。

  未来很多年都是铁打的穷光蛋,金名和这两个哥们是铁打的后台。其他人,都是在有需要的时候,才会想起我来。

  最后,可算是挨到了高考结束。

  “今年怎么样?”,在班级估完分后,东子挪到身边问。

  “数学正常发挥,你猜怎么着?我居然又栽到理综上了!我这是成盆栽了吗?!”,已经老泪纵横了。

  “过重本线成不成问题?”

  “那应该能过,就是上不了211、985了。”

  “那你找班主任好好的商量一下,报几个靠谱点的学校吧。”

  “你怎么样啊,东子?”

  “我提高还挺大的,二表没问题。我打算报个石油大学,我听别人说,这个行业赚钱!”

  最后我被龙州市理工大学接收了,虽然不是211,也不是985,但好歹也是一本,作为在农村呆了一辈子的老妈,她已经是格外自豪了。

  老妈大操大办了一次,在农村的小院子里,摆了好几桌的流水席。乌央乌央的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我就只自顾的,陪着来道贺高中朋友。我是个实在人,高兴,在酒席上,论海碗喝,最后吐的前仰后合。

  2006年,这回是真的雄赳赳气昂昂的,进大城市读大学了。

  老妈给带了很多东西,生怕我在学校受罪。什么暖水瓶,筷子,勺子,饭盒子,保温杯,塑料洗脸盆,衣服挂,还有老妈给新纳的大棉被,一应俱全。

  老妈把我以及我的全部家当一直送到寝室,又买了一堆杂七杂八的吃食,最后嘱咐我,“儿啊,城市不比农村要啥有啥,你要是缺啥少啥就和妈说,妈给你寄过来。”

  回想起老妈最后的嘱托,忍不住想笑。

  老妈依依不舍的回乡下了,哭着走的,看着怪难受的。

  老太太靠着几亩水田地,养我这个大小伙子,一直到20岁,不容易(我小学一年级因为课文读不流利,老妈义不容辞的让我重读了一年,再加上一年高四,可不就20岁了呗),未来还要养我不知道多少年,一想到这,鼻子酸酸的.......

  青葱少年,没有豪情壮志。

  单纯的岁月,就此逝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