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生不如死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仙宫在线阅读

仙宫

仙侠 / 幻想修仙

967.18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1-07 02:01

书籍摘要: 天书封神榜,地书山海经,人书生死簿!九天之上,是为仙宫!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金戈破万法.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地狱善.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疯狂怪战客.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全球修仙:我能提升物品等级在线阅读
穿越到全员修仙的世界,郑根发现自己可以提升物品等级。  【可升级物品:普通筑基丹。】  【升级成功:先天一炁筑基宝丹!】  【可升级物品:制式桃木剑。】  【升级成功:七星龙渊剑!】  不止于此,法宝、符箓、灵兽、功法,乃至灵根都可以升级!  ......
我的耳机漏电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寄生修仙:开局绑定拟态系统在线阅读
文绉绉的简介: 浑身鳞甲的真人,长满触手的仙子。 以血为引的功法,以身为炉的修仙。 在这里,  修仙不过是虫族的成长,成仙不过是虫族的蜕变 …… 爽快快的简介: 别人修仙小心翼翼,封平修仙胆大妄为。 别人修仙担心禁忌,封平修仙专破禁忌。 别人修仙只修一系,封平修仙十二系样样精通。 最关键的是, 别人修仙最后变成虫子。 封平修仙就干虫子! 杀敌人!摸尸体!挖气海! 一条龙,直接全部带走!
从来不起床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撩魔在线阅读
生来无成亦无望,却想立书,言半生岁月长。怎奈何毕生皆荒唐。散尽家财,无人问津。空有碑陵墓葬浮沉,青山荒冢蔓延,阴财纸宝散尽,世间再无此人音讯。 【谨以此书,圆了少年时魂牵梦绕的仙侠梦想,这是我成为作者的执念与初心。】
太卡.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能掠夺修炼术法在线阅读
【新书搜索,全球灾变:我有升级系统】 ... 缘道未尽再入世, 降妖除魔在人间。 不似蓬莱得道真, 青山江畔观中仙。 ... 王玄带着拥有掠夺功法、术法的能力,穿越到了这方仙侠世界。 ... 故事就从一间道观开始! ... 书友群:191482826,欢迎书友们来聊天,催更!
孙清玄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从明教教主开始纵横诸天在线阅读
他成了龙门镖局的一个趟子手,先给自己定下个小目标:在杀人狂魔殷素素的手上活下来,再去寻找九阳真经,九阳神功+一阳指,走上人生巅峰……
蓬国公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的模拟长生路在线阅读
仙道何其难! 更何况这个被一场瘟疫彻底改变的修仙界! 凡人身带疫病,仙人一旦接触,轻则修为下降,重则还道于天,于是仙凡永隔; 仙法不可同修,整个修仙界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黑暗森林; …… 李凡穿越而来,虽有雄心万丈,却只能于凡尘中打滚,蹉跎一生。 好在临终之时终于觉醒异宝,能够化真为假,将真实的人生转为黄粱一梦,重回刚穿越之时! 于是,李凡开始了他的漫漫长生路! 第二世,李凡历时五十载终权倾天下,但却遍寻世间而不见仙踪。只在人生的末尾得见仙人痕迹。 第三世,李凡殚精竭虑、百般谋划,却终抵不过仙人一剑! 第四世…… …… 我,李凡,一介凡人,百世不悔,但求长生!
愤怒的乌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开局签到九寸灵根在线阅读
开局无灵根,沦为万剑宗藏经阁扫地杂役。 白牧本以为要浑浑噩噩扫一辈子地,结果穿越必备系统激活。 签到九寸灵根,万古罕见,直接凌驾于天骄之上。 签到万剑宗最强绝学万剑归宗,直接无敌。 签到霸体,免控秀到敌人头皮发麻。 签到五品丹师毕生经验,丹道无敌。 …… 签到一时爽,一直签到一直爽! 白牧字典里只有两个字:签到! 苟住签到,出世即大佬!
手捧一夜月光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天罡地煞如意册在线阅读
张遂得一书册,打开看时,三寸长,三寸厚,一本小小册儿,面上题着三个字,叫做如意册;里面记载着道家一百零八样变化之法,三十六大变,应着天罡之数,七十二小变,应着地煞之数,端的有移天换斗之奇方,役鬼驱神的妙用。
张君多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能分析万物信息在线阅读
苏铭穿越到一个修仙世界,获得了分析万物的能力。 【地象束缚阵 品阶:???(可分析) 破阵方法:???(可分析) …… 】 【离陨丹 品阶:地阶下品(一种疗伤丹药,效果极佳) 炼制方法:???(可分析) …… 】 【半卷仙法 补全方法:???(可分析) …… 】 【仙古遗迹钥匙 使用方法:???(可分析) …… 】 【天地宝鉴(仙器) 炼化方法:???(可分析) …… 】 【仙帝青莲 弱点:???(可分析) …… 】 …… 长生路,血海途! 仙路漫漫,白骨为车! 一个卑微凡人成长为仙界至尊的故事。
机智的魔术师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宫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生不如死

  秋风拂动,药香弥漫在空气之中。

  寒山城药材市场,西北角落低矮的青砖古铺,斜斜挂着漆黑如墨的牌匾。三个苍劲古朴的血色大字,深刻牌匾中间:珍药坊。

  门前。

  青石铺平的小巷,被一阵突然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

  来人是一位身形单薄,脸色苍白如纸的少年,他的脚步踉跄无力,浑身摇晃着,仿若一股风流滑过就能把他吹倒,麻线编制的麻袋,被他呈现出一股青黑色的大手紧攥着。

  “呼……”

  少年粗喘气息,停在珍药坊门前,弯腰之际,麻袋被他放在脚下,绣着曼珠沙华图案的黑色手帕,颤抖的手取出手帕之后,手臂艰难抬起,擦拭掉额头上浓密的汗迹。

  他是叶瞳!

  他是珍药坊的药童子,也是如今珍药坊唯一的主人。

  叶瞳紧攥手帕,抬头,凝视着眼前的牌匾,原本无神的眼睛里,慢慢流出复杂光芒,叶瞳痛恨这里,又依恋这里,这里是他的地狱,但同样也是他的避风港湾。

  “小主回来了!”

  低沉嘶哑的声音,从珍药坊门内传出,一位风烛残年的驼背老人,拄着龙头拐杖,脚步蹒跚的迈出门槛,单从其外表来看,像是没有几年活头了。

  “咳咳……”

  叶瞳收回目光,几声剧烈的咳嗽中,手帕不着痕迹的抹掉溢出嘴角的黑色血迹,重新拎起脚边的麻袋,点头说道:“回来了。”

  驼背老人问道:“血灵芝和枯骨草找到了吗?”

  叶瞳迈开脚步,与驼背老人擦肩而过,只留下飘忽的声音:“九十年份野生血灵芝,一百二十年份枯骨草,不过,老东西留下来的蓝银全花完了。”

  “花完就花完了吧。”听到少年的话,驼背老人满脸的皱纹舒展开来,回过身跟在叶瞳身后,满意笑道:“小主找到这两种主药材,又能多活两个月了。”

  叶瞳踉跄的脚步没有停下,但语气却冷了几分:“药奴,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说同样的话?我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去煮药,我快撑不住了。”

  驼背老人仿佛没有听出叶瞳语气的变化,依旧是那副挂着笑容的老脸,呵呵说道:“小主恐怕还没办法泡药澡。店里来了客人,赶不走。”

  “嗯?”叶瞳身形一顿,瞟了眼前方巷口停放的华丽车架,皱眉问道:“求药的?”

  驼背老人说道:“求药的!”

  “让他们等着。”

  叶瞳的脚步,比刚刚稍快了几分,穿过拱形长廊,绕过宽阔庭院,仿佛没有看到庭院中盘膝坐在蒲团上三道身影,径直从左侧走廊转向偏院拱门。

  庭院内的地面上放着几个蒲团,此刻蒲团上盘膝的三人,一位满头银发,年过古稀,穿着华贵长袍的老者,一位风韵犹存,身穿浅蓝色长裙的美妇,一位如玄女坠凡尘的倾城少女。

  他们看着叶瞳走向偏院,看着驼背老人到来。

  “他是谁?”

  中年美妇飘然而起,紧盯驼背老人问道。

  驼背老人呵呵笑道:“我家小主。”

  中年美妇黛眉微蹙,矫健身影瞬间冲刺,在叶瞳进入拱门之前挡住去路。冷哼道:“既然你回来了,就快给我们炼药。我们家长辈的病拖不得,如果因为你耽误,后果你承受不起。”

  “不等就滚。”叶瞳停住脚步,眼底寒光闪烁,仿若一头凶兽盯着面前的女人。

  叶瞳他……

  感觉灵魂在膨胀。

  快撑不住了!

  中年美妇呆住了,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叶瞳,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多少年了?

  自己多少年没有听到过如此狂妄的话?多少年没有遇到过如此嚣张的人了?

  好像,自从十几年前自己接手张氏商团,就再也没有人敢如此嚣张跋扈的对自己说话了吧?他一个小家伙,竟然敢……

  “我家小主说了,不等就滚。”

  驼背老人拄着龙头拐杖,慢吞吞的走到中年美妇身侧,他的表情不再是笑容满面,而是冷漠如霜。

  中年美妇一怒,在那股盛气凌人的气势爆发时刻,厉声喝道:“给你们脸,才把炼药重任交给你们,别给脸不要脸,赶快给我们炼药,要不然……”

  “哼,要不然怎样?”

  驼背老人的腰板直了直,一股汹涌滂湃的气息在他身上爆发,杀机涌动中,霸道气息展露无遗:“脸是自己挣得,不是你们给的,虽然老主人……但还轮不到你们逞威。滚……”

  “嘶……”

  中年美妇瞳孔收缩,身躯颤抖中刹那间倒退数步。

  她做梦都没想到,眼前这位老态龙钟的驼背老人,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悍的气势,她有种感觉,自己仿佛面对的不再是一个老人,而是一只狰狞可怖的洪荒猛兽,绝世凶物。

  “钟颖,不得无礼。”

  身穿华贵长袍的银发老者,对着中年美妇低喝一声。健步到来后,眼神中带着几分忌惮,还有几分歉意,抱拳说道:“小女无礼,万望见谅。既然你家小主暂时没空,我们等着便是。作为赔罪,求药价格我们自会双倍奉上。”

  “小主?”驼背老人转身看向叶瞳。

  叶瞳的身躯,微不可查的颤抖了几下,他的面色更加苍白,随着嗓子一甜,鲜血涌出又被他咽下,但一缕血迹依旧从他嘴角溢出。

  他艰难抬臂,擦拭掉嘴角血迹,声音从牙缝中渗出:“十倍。”

  说完。

  叶瞳艰难的抬起脚步,迈进偏院拱门,只不过,他的脚步更加虚浮,身躯颤抖更加明显,就如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

  张钟颖张了张嘴,话却没有说出来,尽管她脸上还挂着怒容,但她在一瞬间,却是敏锐的察觉到叶瞳嘴角溢出的血迹。

  还有……那少年此刻的状态。

  她忽然觉得,眼前离开的不像是位少年,反而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而且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不仅她有这种感觉,就连她的父亲张品寿,以及那位倾城少女,也有这种感觉。

  “他,行吗……”

  倾城少女眼底闪过一道异色,转头看向驼背老人。

  驼背老人挥手打断倾城少女的话,他那布满皱纹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担忧神色,犹豫了片刻,他沉声说道:“想求药,在外面等着。”

  话落。

  驼背老人毫不犹豫的迈进偏院拱门。

  甚至,在这一刻,驼背老人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不少,追赶上叶瞳后,低声说道:“小主稍等,今日就由老奴为您配药吧!”

  “咳咳……”

  叶瞳停住脚步,把手中的麻袋递过去后,再次取出绣着曼陀沙华图案的黑色手帕。

  清风拂过,黄叶如蝶飞,青石地面仿若披上金色海波,偏房屋中,檀香燃起,淡淡檀香味渐渐弥漫开,充斥在房屋中的每个角落。

  墙面漆黑,小窗紧闭。

  房屋内,正堂位摆放着刺眼的血红色八仙桌,桌面上放着一尊鼎炉,半米高,通体幽黑,光泽醇厚,八条栩栩如生,仿若真灵的盘龙花纹,雕刻精美令人叹为观止。屋中央的上方,悬挂着一口暗紫色棺材,为屋中带来一股森寒之意。

  紫棺之下。

  石质圆桶内热气袅袅,氤氲缭绕。

  驼背老人站在石桶旁,看着身体微微颤抖的叶瞳,低声说道:“小主,百毒液已经配好,您赶快入桶。”

  叶瞳轻微颔首,目送着驼背老人离开房门,并且从外面把房门关闭,这才颤抖着双手,把一件件衣服褪去。

  流线型肌肉,肤色白哲。

  然而!

  在这羊脂般洁白滑腻的肌肤上,却有着一条条长短不一的疤痕,盘综交错,触目惊心。

  “嗯哼……”

  叶瞳踏进石桶,浸泡在墨绿色粘稠液体中,顿时,针扎似得疼痛如潮水般袭遍他全身每一处神经,一声低吼从叶瞳喉间响了起来。

  痛!

  痛彻心扉!

  痛入骨髓!

  对于这种痛苦,叶瞳从小到大,却是已经尝过千百次,甚至比这更加痛苦,仿若千刀万剐,从地狱走了一遭的滋味,他也尝过。

  闷哼过后,他便立即盘膝坐在石桶中,紧守心神,默默运转起《洗髓毒经》,这些年,如果不是他修炼的《洗髓毒经》,毒脉的无上功法,恐怕他已经死了千万次了,更别说,还要时时刻刻镇压着那道神魂……

  药是毒。

  他也是毒。

  他的身体,需要以毒攻毒,来续命。

  主院中。

  驼背老人慢吞吞踏出偏院院门,他佝偻着的身躯,忽然微不可察的哆嗦了一下,脊梁骨顷刻间挺直不少,那深邃的目光从庭院中的三人身上掠过,深深驻留院门的时刻,杀机隐现。

  片刻后,驼背老者手中的龙头拐杖重点地面,看也不看三人说道:“奉劝三位立即离开,否则,祸及央池,遭受血光之灾,莫怪老奴没有提醒。”

  张品寿眉头皱起,沉默不语,那倾城少女则流露出一抹惊讶,转头瞟了眼院门。

  然而。

  张钟颖美艳的脸庞上,则流露出几分温怒,直视驼背老人,哼道:“拿到药,我们自会马上离开,否则,三言两语的恐吓,达不到你想让我们离开的目的。”

  “不愿离开?”

  驼背老人眼中杀机未逝,但苍老面容上则浮现出古怪笑意:“如此,纵使相见,也跟我家小主扯不到因果了吧?你们自便。”

  咻!

  三道鬼魅般的身影,忽然无声无息出现在院墙上,带着浓浓讥讽语气的声音,如波波浪潮涌动:“毒魔霍蓝秋身边的老狗,倒是宅心仁厚啊!三只蝼蚁的死活,竟然也能激起你那可怜的善心……”

  驼背老人目光如炬,死死盯住为首的秃头老者,寒声说道:“阴阳老怪……穆无天!”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