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刃英雄传在线阅读

绝刃英雄传

武侠 / 武侠幻想

122.97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06-30 12:05

书籍摘要: 神物天降,功法各异的神兵利器相继出现,祸乱世间三百余年。阴阳阁捋顺因果,邀毫不相干五人会于阴爻山,仅靠一言欲平神物之乱。五个性格迥异的年轻人受命入世,能否挽狂澜于既倒?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回 谷阳城

  谷阳城位于阴爻山西五十里,此城四面环山常年湿润多雨。

  城不是很大,由东走到西用不了一个时辰,但这城却是附近所有城镇里最为富饶的一个。只因它是离阴爻山最近的一个城镇,所有去往阴爻上的人多半在此休息打尖。

  而阴爻山的名声自不必说,天下求神问卜之事唯有此地最为灵验。据说连山脚下放牛孩童六岁都可断云雨,十岁可断吉凶,由此可见一斑。

  今日的谷阳城较往日更为热闹,街头熙熙攘攘三两一群,随处可见腰别佩剑一身劲装的人匆匆走过。青石铺的街道上不时有骑着骏马腰挎大刀的江湖人奔驰而去,引得街边小贩和路上行人低声怒骂。

  这座小城竟然来了不少江湖人士,或是有名镖局的镖头或是名派大宗的首席弟子,或是长髯道人、光头和尚,不一而足。短时间内这座小城来了这些派别人士,任谁都能猜到最近要有大事发生。

  昔日少有人问津的客栈、酒楼,近日也都人满为患,往往走了三四家客栈也找不到一间空房。然而名门大派的子弟自视甚高还非上房不住,所以为了争间房一两场械斗拳来腿往也是常有的事。往往是输家把打掉的牙往肚子里一吞,说两句狠话,像什么“老夫今日一时疏忽,被你小子暗算,改日定当上门领教”之类,然后灰头土脸的走了。

  毕竟在这谷阳城,在这多事之秋,谁也不想被小事缠身。

  在谷阳城主街上一座酒楼里却也是气氛紧张,酒客也没有了往日洒脱,均是闷声喝着酒。

  这酒楼分上下两层,上层包间下层散客,下层七八张桌子已近于坐满,仅一两张桌子空着。虽是正午但酒楼窗子偏小店中略显阴暗,墙壁地面许久不曾刷洗已成黑色更显屋内阴沉。

  胖脸上泛着油光的酒店老板正在柜台后含着笑算着帐,偶尔瞄一眼各桌酒客,看看有没有加菜添酒的,然后继续带着笑埋头算账。店小二肩上挂个满是油污的抹布跑前跑后送着菜。

  各桌酒客均表情严肃低声细语的喝酒叙话,只东北角一桌两人喝酒喝的多了,不知不觉说话声便大了起来。

  这两人均穿着粗布灰衣,袖口、腿口绑扎紧实,一看便是有功夫之人。两人衣服虽整洁却有几处磨出了毛边,脸上黑黢黢,胡子长短参差。

  只听两人中一瘦黑汉子道:“我说师哥,你说我们大老远的来这小城小庙图个啥?那阴爻山上的老头儿一句话还真能让咱们掉脑袋不成?”

  这汉子咽了口菜继续道:“你看看最近这谷阳城,凡是有点名声的门派都派人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开武林大会咧。”

  坐对面的汉子不仅年岁略大耳朵也比常人大一圈,只见他晃了晃脑袋咂了一口酒,摆了摆手对瘦黑汉子道:“你在这瞎说什么,那阴爻山上的哪是什么老头儿?那都是活神仙!”

  瘦黑汉子撇了撇嘴,不以为然。

  大耳汉子斜了他一眼,道:“你还别不服气,那活神仙成名都六十年了,他喝酒的时候你爹还吃奶呢。这谷阳城来了这老些人,还不都是冲他老人家来的。”

  大耳汉子喝了口酒来了兴致继续说道:“那活神仙是阴阳派嫡传,这辈子只会五行八卦、奇门遁甲、鬼神之术。他算的卦从来没错过,不少王爷财主陪着笑求他给卜一卦指条明路什么的,他就随便说说就够王爷财主受用一辈子的了。这些个大派掌门没有不对他恭恭敬敬百般讨好的,因为大家天天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说不定哪天就得求到他老人家。是以他老人家虽不习武,但天下哪门哪派也不敢惹他,因为谁得罪他老人家天下就再没有他容身之地了。”

  他们两人自说自话,其他酒客看似不在意实际都在侧耳倾听,只有靠窗的一个年轻男子自顾自的品着酒夹着菜,像似吃着珍馐美味一般。

  这人二十出头的年纪,脸上棱角分明,一双剑眉斜插入鬓,眼不大却显有神。身上穿着靛青长衫,衣裤裁剪的分外合身,虽不华贵却显精神硬朗。

  咋一看就知道是个聪慧体健的年轻人,在他旁边长凳上放着一个大长包裹,包裹被里面东西撑得凹凸不平这鼓那尖,看起来里面包着数样器具而且份量不轻。

  这年轻人细品慢尝自斟自饮,对周边毫不在意。

  瘦黑汉子瞪着眼睛听得入神,道:“这老神仙这么了得,那我们这次来可得好好见上一见,请他给咱们卜上一卦,弄不好几年后咱也能成了名门大派。”

  大耳汉子苦笑一声,道:“咱哪能瞧见他老人家,咱不过是来听听消息罢了,这种大人物是瞧不上咱们的。”

  说话之时神情落寞,又是无奈又是心酸,一仰头喝了一碗酒。

  瘦黑汉子见师兄伤怀也失去了兴致,低头夹菜无言。

  这时一阵私有似无的清香自门口飘来,另店内酒客无不是心头一荡。这香味非花香,非香草香气,却是少女胭脂混合体香的味道,不用抬头看也知道,此时店门口正立着一位美貌女子。

  除了窗边少年仍在自顾自喝着酒,其他酒客抬头的抬头回身的回身,均向门口望去。

  果不其然,一位白衣女子正站在门口扫视众人。

  这女子二十出头,身形挺立面容姣好,一双明眸仿佛暗藏星光让人不敢直视其目,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耳上带着考究的耳环,长发随风而动带来阵阵清香。

  好个清丽不可方物的女子,看得众人自惭形秽,不自觉的转移了视线,但又心痒想多看几眼,慢慢的转回视线。

  女子环视一周,目光停在了窗边少年身上,面露浅笑手提罗裙玉步轻移盈盈地向少年走去。

  众食客又把视线落在少年身上,均想这乡下来的饿死鬼怎就有这样的运气能够得识美人,真是美人多嫁傻汉,果不其然。

  女子款款而来大方地坐着少年对面,右手放在桌子上,左手支颐,嘴角含笑深情款款望着少年。

  众食客顿觉无望,默默叹了口气低头继续吃菜喝酒,耳朵却竖了起来听着二人言语。

  少年埋头喝着一碗莲子粥,一抬眼便见女子深情对望,顿时吓了一跳,嘴里的粥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甚是尴尬。

  女子噗嗤一笑,率先开口道:“你不用奇怪,你不认识我。”

  声音好似银铃,又如莺燕之声。

  她说不认识,少年反倒是更为奇怪,心想莫非此间女子都是这样大方,还是这女子精神不大好喜欢同陌生男子聊天说话。

  少年咽下口中食物,正色道:“在下沈非,能够得遇姑娘不胜荣幸,敢问姑娘芳名,是否是家师的朋友?”

  沈非自幼虽师傅学艺从未结识外人,他想这女子多半认识他师傅,是以如此相问。

  女子又是一笑,道:“你师傅莫不是个老头子,我怎么能是他老人家的朋友。”

  这时店小二识趣地备了套杯筷,女子自斟自饮一碗,看着少年茫然模样又觉好笑,道:“你不认识我,而我却认识你。”

  听闻此言沈非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他自幼听师父说过,江湖中人人心叵测,往往上一刻把酒言欢下一刻就刀剑相向。这女子他自是不认得,而她又认得自己,心想莫不是父辈或师父的仇家,打算趁他初次外出对他加以蛊惑以用来胁迫师父。

  他仔细打量女子,见她弱不禁风的又不像心怀叵测之人,想了想觉得还是莫要枉自揣测了。

  女子见沈非沉默不语,觉得也不好总逗弄人家否则显得轻浮,于是也学着他的样子抱拳正色道:“小女子姓袁名香衣,见过沈相公。”

  这是江湖中人的见面礼节,袁香衣行了礼又觉太过正式,感觉自己好似英姿飒爽的女侠,忍不住笑出了声。

  沈非连忙抱拳回礼,心中却想这个袁香衣说话总是调笑不着重点,自己难得出来吃一顿美食看来是没办法吃的尽兴了。

  他索性推开杯筷,问道:“不知道袁姑娘是怎么认识我的,我从小跟随师父学武未曾四处行走,实在记不得见过姑娘。”

  袁香衣听他如此相问以为是不相信自己所言,说道:“你自三、四岁随葛天渊葛老爷子学武,长居于往生谷,此次前来是受阴爻山邹玄那老头邀请,除了你他还邀请了……”

  说到此处她伸指斜眼望天数了数,继续道:“还邀请了三个人。”

  沈非顿感无语,心想三个数还需要伸指头数数,可见貌美女子多无才。

  袁香衣得意道:“我说的都对吧,你要是想知道我为何了解这么多,你就把我当作你师父的朋友好了。”

  说完往后一靠,抱着肩膀看着沈非,好似在说我告诉你了我是你师父朋友,你爱信不信吧。

  沈非见她开始说不识得他师父这又改口说是他师父的朋友,感觉此人颠三倒四不足为信。然而他又诧异此人说的丝毫不差,除了师父的朋友不会有人能说出他的来历,心想弄不好真是师父的忘年之交。

  他想不明白其中因果就只好信以为真了,况且这袁姑娘心地单纯直来直往看起来也不像坏人。

  沈非面带浅笑道:“既然是家师的朋友那再好不过了,我初次出谷走动正感无趣,得遇姑娘真是有幸,还请姑娘不要嫌弃菜薄酒淡与在下共饮几杯。”

  说着便大方的为袁香衣斟了杯酒。

  袁香衣也不推辞,举起酒碗抿了一口,道:“我与你师父相识已久属同辈之交,如此算来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叔呢。”

  沈非知她是故意揶揄,笑答道:“如叫师叔可要把姑娘你叫老了,恕在下无论如何是开不了口。”

  说着抬起酒碗与她干了碗酒。

  他本是心胸坦荡豁达之人,好于结识朋友,而袁香衣也是大方不拘小节之人,虽然二人之间有些许疑惑但转眼之间便就熟络了起来。

  两人一边吃着酒菜一边闲聊叙话,袁香衣讲着江湖趣事,说得唾沫横飞,其中多半也是听别人说的,然而沈非初次见到外人却也听得津津有味。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酒到碗干,不觉已至傍晚。此时酒客早已又换了一批,桌上燃起新烛,菜吃了大半,酒也喝光两坛,袁香衣面带红晕,沈非也是目光迟缓。

  袁香衣举碗抿着酒,含糊不清道:“你何日需到阴爻山赴约?”

  沈非盯着酒菜大着舌头说道:“邀柬上说是五月初三会于阴爻山。”

  听闻此言袁香衣怔了怔,接着扶着桌沿哈哈大笑起来。

  沈非见她笑得前仰后合感到莫名其妙,以手支头满心疑惑看着她。

  笑了半晌袁香衣止住了笑,说道:“师叔我请你办件事可好?”

  沈非摆手道:“本来袁姑娘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是明日便是五月初三不可误人约期。”

  袁香衣又是哈哈大笑,直到笑得喘不过来气,说道:“你可知道约期不是五月初三,而是五月初五端阳节,你被邹玄那老头子糊弄啦,也就你想不明白其中关节。”

  沈非连忙摇头道:“怎么可能是五月初五,邀柬上明明写的是五月初三,黑纸白字我还能看错不成,你莫要骗我给你办事说约期不对。”

  袁香衣也不着恼,慢悠悠道:“那我问你,邹玄老头子是哪年闭的关?”

  沈非答道:“邹子闭关二十年卜问天下事谁人不知。”

  袁香衣道:“阴阳五行神鬼之术最为看中时辰对吧,多一刻不可多,少一刻不可少。”

  沈非点点头。

  苏念继续说道:“那邹玄是二十年前何日闭的关呢?”

  沈非随口答道:“自然是二十年前的五月初五端阳节闭的关……”

  他话说一半便明白了过来,喃喃自语道:“是二十年前的五月初五闭的关,所以理应今年五月初五出关,阴阳术士最为看众日子时辰,他没出关何以会与我会面?”

  沈非眉头紧皱低头沉思。

  袁香衣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

  过了半晌她手一扶桌沿,身子向前倾了倾缓缓道:“邹玄料定你来此会遇到我,也料定我总会说服你帮我办这件事,所以便把邀柬日期提前两日,好让你提前赶来不至于误了约期。”

  沈非越想她的话越觉得有理,问道:“不知道袁姑娘让我帮你做什么事……我师父从小告诉我,凡事有可为有可不为,杀人放火的坏事我可是如何也不会做的。”

  袁香衣轻啐一口,道:“谁稀罕让你杀人放火的。”

  她眼睛一转继续道:“前几日我在街上行走,见到一伙人在追赶一个姑娘,那一个柔弱女子怎么能跑的过那些虎背熊腰的大汉?结果跑出去没几步就被捉住了,任凭那姑娘如何求饶说狠话都没用。我本是女子,最看不得其他人欺负女人了,只是你师叔我没什么武艺,只好悄悄的跟在后面,看看他们把她绑到哪里去。最后跟到一所山庄中,那些大汉绑着那姑娘一拥而入,隐约听到说是把她关到柴房里,然后就没有声响了。不知这姑娘要受怎么凌辱,所以想让你帮我……”

  她还没说完便见沈非蹭地一声站了起来,脸带怒色说到:“岂有此理,光天化日强抢民女这还了得,你快领我去,咱去评评理。”

  苏念没想到他这么大的反应,兀自发愣,喃喃道:“其实也不算光天化日,他们晚上绑走的……”

  沈非怒上心头哪听到她言语,向桌子上掷了几两碎银子,扛起包裹拉着她便出了门。

  他自小嫉恶如仇,师父也告诉他男人行走江湖要行侠仗义,路见不平就要拔刀相助,所以一听此事怒气上涌借着酒劲便要找他们麻烦去。

  出了店外他一把将袁香衣按在了马上,然后翻身上了另一匹马,在两马屁股上抽了两鞭子,伴随着二更锣声两骑绝尘而去。

  袁香衣想要解释这不是自己的马已是不及,转眼间已经奔出去数里。

  夜色朦胧薄雾透过衣衫微感凉意。幸好这座小城城墙早已破败,只剩下断壁残垣,两人一盏茶时间便出了城。

  靠着袁香衣指路两人来到东山野外,遥见半山深处一座山庄倚山而建,耸立的楼阁亮着昏黄灯光,门口灯笼隐没在树影中,显得神秘又阴寒。

  沈非一见这山庄形貌便觉得不是什么好地方,猜想里面定然住着邪佞之人,轻踢马腹慢慢向着着山庄走去。

  他行了两步不见袁香衣并马而行,回头一看见她在十丈之外徐徐前行,于是驻马相候。

  待袁香衣走近,沈非见她面带忧色眉目低沉,眼中隐隐含泪似有心事,正欲出言相询,袁香衣却先开了口。

  只听她低眉垂首言道:“沈公子,小女子不懂武艺,公子前去救人恐有拖累,不如你我便在此地分别吧。”

  沈非一怔,认识这半日从没见她如此女子姿态,说要分别他还有些不舍。

  然而难舍之情怎好说出口,他勉强一笑问道:“那你不见见那被绑的女子了?她要是问起如何知道被关在这里的,我可不知道怎么说。”

  袁香衣望了他一眼,低眉道:“公子能言善辩自会同她解释,小女子就此拜别,愿公子凡事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说完盈盈一拜,转身踢马而去。

  沈非望着她远走的背影心中一阵失落。

  然而他却不知袁香衣难舍之情更甚于他,她心中的秘密此时的沈非是万万无法了解的。

  袁香衣其实早已认识他多年并且芳心暗许,刚见面时觉得还有半天相聚也不觉如何,如今到了分别之时却是愁上心头。奈何此时非走不可,她只愿立刻离去,不愿在沈非面前表露心事留下情泪。

  至于袁香衣何以识得沈非,他们之间又有怎样纠缠瓜葛,后文便知。

  沈非一只手伸出去想叫住她,可是手伸在半空话却说不出口。

  他怔怔的看着袁香衣慢慢远去,冥冥中有种感觉以后便见不到这顽皮的袁姑娘了,顿时心中一阵酸楚。他望着袁香衣身影成为一个黑点,才想起来没有跟她道别,悔恨的叹了口气转身向着山庄徐前行。

书友还看过

武侠幻想小说推荐

诸天,从华山种田开始在线阅读
世间还有比种田更开心的么? 种下一本基础剑法,收获一部绝世剑法。 种下一颗苹果,收获增长20年功力的朱果。 种下一把生锈铁剑,收获一把锋利无比的神剑。 …… 只要肯耕种,便能得到收获。 从此之后,华山派弟子在他的带领下,走向了耕种道路上。
柯木一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流落武侠世界在线阅读
全球几亿人一同流落武侠世界。 水、火、食物、庇护所,这是首先要解决的难题。 一切的故事,从一座荒岛开始。 —————— 轻松写实向,放心不会有任何阅读障碍。
魏骜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刀剑笑苍穹在线阅读
与天斗,其乐无穷; 与地斗,其乐无穷; 与魔斗!其“乐”无穷……
诺诺三岁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风飒飒兮有伞在线阅读
命运是璀璨闪烁的星空,是踏行脚下的银河,以忠实记录轮回推演的历史,以悲悯注视循环往复的众生。 万灵生生不息,星轨永夜长存。
三商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重生诸天的寻道者在线阅读
曾于武当山十载,寻得道之根基  也曾于汉水河畔,受周公托孤  襄阳城外,明悟剑道五境,终究以内力为先  然而武之达者,不过百载岁月。 一人之下,初闻其道。 三生三世,怒斩帝君。  白蛇传说,分得善恶。  洪荒封神一役,证道混元。  寻道,寻那念头通达之道。
圣宝兰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霹雳之见证风云在线阅读
真神真圣亦真仙,通儒通道是通贤;脑中玄机皆造化,统辖文武半边天。 ——脱俗仙子谈无欲 含宪生而为先天,修持万古同道眠。吞吐元气诞五君,寰宇共贺同天尊。 ——天尊无名 全新的故事,全新的构思,皆于此地开始。
封卿别名钰卿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月明当空照在线阅读
鬼神之说古来有之,然始终无人能证其存在;世间奥妙,偌大个江湖少不了出现几个奇人异士做出一些惊天之事,往往遗下种种因果牵连甚广,时间更是逾越多年,累及多人。你道为何波及许多毫无瓜葛之人?只因这本就是个说不清的人世间。
说书客王猴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带着主脑混武侠在线阅读
一朝醒来,韩云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帮派林立的武侠世界,并且获得一个神秘主脑,从此开启了自己不一样的武侠生涯,首先要开始低调,然后开始横推。(本书后期的高武世界是七龙珠世界,主角韩云将会成为赛亚人卡利斯在龙珠世界混的风生水起。)
明天不在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神一般的剑客在线阅读
高维岳穿越到武侠世界,竟意外觉醒神识。  剑法不高,却能料敌机先,寻到破绽。  剑法不快,却能后发先至,一剑封喉。  剑法不华,却能眼花缭乱,幻象丛生。  在世人眼中,他就是神一般的剑客。  读者群:942166262 所有读者都可加入。
千秋影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当前位置: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刃英雄传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