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陈家呆子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曹魏臣子在线阅读

曹魏臣子

历史 / 秦汉三国

114.6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7-03 15:43

书籍摘要: 苟全三国乱世,抱曹阿瞒大腿,但求大树底下好乘凉。然而群英璀璨的曹魏阵营,俸禄有那么好混吗?且看离乱之人如何谋身(活着)、谋权(滋润的活着)、谋国(牛逼的活着)。本文无外挂,无系统,无科技。新书《三国之西凉鄙夫》已经发布.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沁之都灵.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书友20181219205808454.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闲酱菜.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秦汉三国小说推荐

汉道天下在线阅读
独尊儒术,禅让闹剧一再上演。 养士百年,党锢之祸接踵而至。 国恒以弱灭,独汉以强亡? 年轻的汉文化在十字路口彷徨。 —— 匡扶大汉,少年意气如龙。 道行天下,气吞万里如虎! 我是汉献帝,我不是亡国之君!
庄不周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大恶人在线阅读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秤。
黑风土匪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我在三国开盲盒在线阅读
刘刕穿越汉末三国,成为悍将刘三刀。 一开局便出现在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现场。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敌军,他只觉命不久矣。 【恭喜玩家解锁成就“初到三国”,获得盲盒*1。】 【鉴于玩家首次开启盲盒,本次必定开出橙色物品。】 …… 依靠自己的不懈努力以及系统的一丢丢帮助,刘刕迅速崛起。 联军讨董时,他斩华雄败吕布;争霸战争中,他吞袁绍破曹操。 其名所到之处,蜀中之犬不敢吠日,江东小儿不敢夜啼…… 多年之后,刘刕驻足铜雀台上,慷慨赋诗。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 小说部分借鉴演义与历史,适当玩梗只为娱乐,还请深耕历史的书友们不要见怪。 书友群:254554843(铜雀台股东大会)
甄步水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汉威天下之刘襄在线阅读
公元前180年,吕后病逝后,刘姓宗室和功臣集团联手铲除吕氏外戚集团,这场汉帝国的政治斗争以代王刘恒称帝而终。而在诸吕之乱中出了大力的齐王刘襄,刘章,刘兴居反遭到了文帝和功臣集团的打压,刘襄因此也早年病逝。21世纪的某大学生穿越成刘襄,不知能否改写历史。
白菜吃豆腐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人在曹营,下墓开棺在线阅读
历史+盗墓,还有一点点的鉴宝。  一觉醒来,身为一个盗墓贼的曹修居然穿越回了三国,更可怕的是 ,在曹操手下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重操旧业?  发丘中郎将怎么供的是我自己?  南来北往,三教九流,如果有兴趣,我就借着这个平台讲上一讲。
1风城玫瑰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之天骄纵横在线阅读
杨浩携带召唤系统,降临东汉。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各路天骄,誓要一争九五之位!
西平王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之大秦复辟在线阅读
不一样的汉末,不一样的争霸。  崛起的徐庶,未死的庞统、重用的赵云,  依旧健在的郭奉孝,盖世统帅周公瑾。一切都在三国之大秦复辟。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书友群:514258896  新书【帝秦霸世】求推荐,求收藏,求五星好评……
独爱红塔山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寡人刘玄德在线阅读
以史为卷,大笔书之! 汉熹平四年,一个后世的灵魂穿越而来。 这一世,他是织席贩履的涿郡少年,更是大汉皇族刘玄德。 彼时乱世未起,流散在十三州的英雄豪杰却早已摩拳擦掌。 天下偌大,尚未登台的少年们已然握紧了手中刀剑。 汉鼎倾覆,鹿走荒原。夺鼎逐鹿,四方尽起。 英雄,枭雄,豪杰,无数人的高歌奋武点亮了这个时代。 宴桃园,出涿郡,以仁义之名,昭武天下。 凛凛人如在,谁云汉已亡! 许多年后,刘备站在帝宫金阶的最高处。 转身回望。 天下,在脚下。 而寡人,刘玄德。
落子争先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让你扶汉,你去修仙?在线阅读
穿越到汉中王世子刘禅身上, 本想大干一场, 却觉醒了修仙系统。 我只想修仙,别总问我国家大事啊! 不经意间, 扶不起的阿斗扶起了整个大汉! 欢迎品鉴《三国:让你扶汉,你去修仙?》 书友群:720317466,群号:浪族,欢迎大家加入群聊。
河浪宽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当前位置: 历史 秦汉三国 曹魏臣子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陈家呆子

  晴空万里,好像云朵与太阳闹了脾气,一片云都没有出现天空上。

  热辣辣的阳光播种在大地上,给万物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外套。树叶是黄黄的,草是焦黄的,已经断流的小河床是干裂的,麻木的人们的嘴唇是干裂的。

  旱情已经持续了大半年,人们的希望慢慢变成了绝望。

  苛捐杂税后剩下勉强果腹的粮食在等待中已经殆尽了,野菜挖光了,青色的树皮草根也没了,流亡也开始了,强盗兴起了,在饿死和道德之间,不少人选择了无奈的贼名。

  己吾,这个陈留郡的县城陈家坞堡附近的几个村子,人们却没有放弃希望。

  这里野外的大片森林依然顽强的跟太阳对抗中,每当微风拂过,树梢上的碧绿色还在骄傲的招摇着生命的资本。

  这里的人们依然在坚持着,大片的森林给了人们庇护,各种不知名的野菜,好像永远也狩猎不尽的野兽,还有一大片桑葚树给以的生命延续。

  陈家坞堡前,干瘦而又臭烘烘汗味的人们排成了长长队伍,扭扭曲曲的蜿蜒在道路上,手上捧着大大小小破破烂烂的陶碗,用饥饿、充满期待的眼光随着队伍缓缓来到粥棚前。

  陈太公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

  在这个官匪一家亲的年代,在这个士族豪门高高在上、不管泥腿子死活催地租的年代,在这个天公断绝了生存希望的时候,他们希望陈太公长命百岁。

  这是每天一碗浓粥,收获的最诚挚的祝福与感恩。

  陈家在陈留郡已经扎根了两百多年,不是豪强,而是郡望,也是陈留郡的有名的士族之一。

  两百年多来,陈家一直以耕读传家,历代出了不少官吏。

  虽然没有三公九卿,但两千石的太守、国相出了每隔几代就出一个,其他县令、郡丞、主簿等之流更是代代有人。

  距离最近的是陈太公父亲,就当过荆州南阳郡的太守,后来以病致仕。陈太公年轻的时候也被举为孝廉,当过谯郡的主簿,后来因为第二次党锢的原因(他老爹是党人,虽然已经入土为安了),便辞官回家避祸。

  然而,没想到这一蛰伏就成了永远。一场瘟疫让陈太公成为了孤家寡人,除了二弟庶出的儿子因为经营家里的商队常年在外逃过一劫以外,偌大的陈家就病死得就剩下了陈太公一个人。

  当年已经四十出头的陈太公悲痛欲绝,不吃不喝好几天,如果不是奔丧回来的陈家商队头头——他二弟和贴身女婢的庶出儿子陈链一句话,差点就因为悲伤过度挂掉。

  而让陈太公重燃生命之火的话是:“家主,请您务必保重身体,我们陈留陈家传承数百年,不能让祖宗断了血食啊!”

  收起悲痛心情的之后数年,陈太公就开始走上轰轰烈烈的造人征途。

  功夫不有心人。不,应该说是老天不负播种人。

  五年后,陈太公终于迎来了收获的季节。一个十七岁的丫鬟怀孕了,才七个月就早产大出血恋恋不舍离开了人世,却给陈家留下了一个孩子,带把的。

  努力五年才收获一个带把的独苗,还是生母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无比的珍贵。

  古人信鬼神。陈太公认为丫鬟的死这是老天对陈家的示警,怕再造个人出来会把这颗独苗也克死了。

  所以就把造人计划的一堆丫鬟全部给了遣散费让其自主嫁人,安安心心伺候小独苗长大(汉代鼓励女子再嫁)。

  不过,这颗陈家的小独苗似乎有点特别。特别到陈留郡的老老少少、上至士族豪强下至庶民百姓都喜欢嚼舌头。

  “可惜了,陈家的小少爷是个呆子,这日了狗的老天爷瞎了眼啊,怎么好人就没有好报呢?”

  “就是,陈家就这么一颗独苗,竟然还是个呆子!”

  一个五岁扎着冲天辫的小屁孩,穿着上好的蜀锦衣服,坐在门槛上看着形形色色领粥的人们发呆,发了整整差不多一个时辰的呆。

  如果不是吃饭时辰到了被陈太公抱回去了,估计还能更久。这也让每一位捧着粥的人们的眼神里多了一种叫做惋惜和怜悯的东西。

  如果人生能重新开始,那么你想做什么?一百个人有一百个答案,但对收获了无数难民怜悯眼神的陈恒来说,却无法回答。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陈恒表示很无奈,也很迷茫。

  或许对别人来说,老天能给重生一次的机会,是天大的福分。而小陈恒却不这么认为,虽然上一世的意外让他留下许多遗憾。

  无他,只因为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再也不是以前的自己了,入眼的景色人物都陌生无比,都在提醒着他:这里不属于你。

  于是乎,在两年前的己吾就有了这样的茶余饭后。

  “陈家真可怜,一场大疫让原本几十口人的大家族就剩下陈太公一个,让一个丫鬟续弦生了个小子,还是个药罐子”。

  “是啊,我听说小少爷除了发呆就是发呆,连叫吃饭都半天不动。”

  “就是啊,我听陈府的厨子说,陈太公为了让小少爷多吃点饭,把典大个在山里打的狍子、山鹿、狐狸、兔子一堆一堆的全买了,又是蒸又是烤的变着花样弄,结果小少爷吃个几口又发呆了。把太公急得天天上火,一年到头都是满嘴唇的泡。”

  “我当家的经常在陈府里帮闲,听他说每次看到小少爷的时候心里就发毛。小少爷有个毛病,喜欢盯着一个人看,一直盯着,眼睛都不眨的,盯到你害怕。”

  “对!听说为这个,太公整个陈留的医生都请来看过,有的说是可能是犯天生的痴呆,有的说是早产导致元气亏损,更有的说小少爷是被人中邪了!”

  “可不是嘛!当时陈太公一听就急了,花了好多钱连庐江的左慈请来做了法事,但是那个什么牛鼻子老道过来叨咕了几句:天赋异禀,内秀外拙,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就完了。把陈太公哄得开心死了,好吃好喝供了一个多月还白搭了好多布帛、玉器、金银什么的,值好大一笔钱呢!结果小少爷还是天天的发呆。”

  类似的惋惜不曾少过,恶毒的也不是没有。

  什么陈家祖上的有一位大官做了什么抛坟掘墓、绝人子嗣的狠事,现在招报应了!

  什么陈太公早年当官的时候做了什么坏事了等等。

  毕竟草根的仇富心态,自古有之。

  当然这些陈恒不可能听得到的。就算知道了也不屑一顾。作为一个拥有30多岁灵魂的人,怎么会介意这种毒舌。

  此刻痴呆的小少爷,就站在自家院子里看着新晋的护院头子发呆。

  一米九的大个子,十分魁梧,长得有点对不起观众,斜背着双铁戟,姓典…

  对三国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位爷是谁,前世是个三国迷的小陈恒肯定也不例外。

  只不过陈恒惊讶的不是看到了典韦,而是悲愤来到了乱世。看到了二十出头的典韦这尊大神,三国乱世还会远吗?

  陈恒重生后一直觉得自己的命挺苦的,前一世是个农民的孩子,寒窗苦读十几年考上大学,又努力好几年终于开始奔小康,结果还没娶老婆就一场车祸英年早逝。

  命苦不能怪老天,前一世小胳膊小腿一伸死了就死了吧,哪想到莫名其妙的活了过来,还他妈来到一个陌生的朝代,而且这个坑爹的年代竟然还是东汉末年!

  东汉末年啊,接着就三国乱世!

  虽然前世书读得不多,也就混了个本科毕业,但三国历史还是了解一点的。

  小陈恒就很清楚记得钱穆的《国史大纲》说过,“就中国全部历史而言,户口最少的时候是三国。人口相当于汉朝强盛时候的南阳、汝南两个郡的数量”。三国结束时全国的总人口数为1600万,而在公元156年,东汉桓帝永寿二年,全国总人口已经达到5000万。

  也就是说,这一百多年的仗打下来,不算出生的,平均三个人都得死两个…

  陈恒可不敢保证自己是就是剩下的那个。

  好不容易活了过来,自艾自怜的坐吃等死过了五年终于接受了,却又发现还有一个更大的坑在未来等着。

  小陈恒突然觉得自己很命苦。

  本来嘛,男儿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铁马金戈,纵横三国,是无数活在红旗下和平年代宅男们的向往。但是要是真的来到三国,真正要面对高死亡率的乱世,心情还真不是一般的苦逼。

  “大爷的!我都死过一次了,还要再死一次!”

  小陈恒的怨念持续升级中...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