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镜花水月

  晨光熹微,我微微的动了动睫毛,勉强的睁开眼,倦意似洪水般袭来,又下意识的闭上,再次入眠。不知过了多久,待再次尝试着慢慢的睁开,明亮的阳光已在窗帘上绕了一圈又一圈的金色光环。

  一缕缕的光在我的注视下,公然闯入我的房间,从帘布的空隙间穿过,被层层过滤,洒满了地板,变成了淡淡的光晕,轻轻摇曳着。我笑了,拥着温暖的阳光起身。

  一小时后,我开启电脑,进入明朝世界。望着右侧一列“可接任务”清单,我机械的点击着,于开封和野图间来回奔波。进程方百分之五,私聊闪烁中,〈幽灵骑士〉:“晴采,借用一身盾装,西门的装备刷150关不稳。”我迟疑了下,回复道:“好,一会我闯关,用完记得发回来啊。”

  我边在交易栏上放置一身密镶6级宝石的节日盾,边截图保存。虚拟世界,防范之心是不可缺少的。任务进程结束,装备亦如约寄回,我略扫视了下,确认是8件璀璨华美的节日,直接穿上就飞至肃州。

  深入亘古的荒凉戈壁,穿越连绵的祁连山脉,寻到狭窄的山谷,一座巍峨雄关矗立着。我放眼放去,游戏中的天空明净得像一块蓝布,没有一丝的云彩。太阳高悬着,放射着金黄的光芒。披着一身古铜色,嘉裕关摆足了威武刚猛的气势,睥睨着渺小的闯关者。

  冈峦重叠戴雄关,关势峥嵘霄汉间。我感叹着,打开“嘉裕关”页面,同时将视线投于世界频道,翻阅系统刷关信息,“恭喜永乐的风玲通过嘉裕70关,获得幸运护肩!恭喜万历的梦想通过嘉裕140关,获得白虎之盔!”

  并无恐惧刷150关的通告,我振奋精神,手握鼠标,专注于一关又一关的点击,“恭喜永乐的晴采潋滟通过嘉裕50关,获得善战之甲!恭喜永乐的晴采潋滟通过嘉裕70关,获得幸运之枪!”

  方过70关,短信提示音响起,我随手拿起手机,视线由电脑屏幕转过,鼠标犹机械的操作着。我双眉微蹙,不耐烦的查看内容,(死亡倒计时)“晴采,我刚合了124个4级石头,还有20个1级强化,一共是164,你转我300,过几天补上。”我无声的笑了,回复道:“一会儿汇款,帐目你自己计算好。”

  他后续发来的信息风格是这样的,“晴采,有个女玩家和我师傅一起换了几个区,惜儿也说要一直陪伴我,她太粘人了。”我直接选择了忽略,网络情缘,一个是镜中花,一个是水中月!

  视线转回电脑屏幕,终年积雪的祁连山巅,在蓝天、戈壁的映衬下更显巍峨苍凉,宽阔的石城底端平台上,伫立着我孤寂的身影。这情况是?我错愕不已,忙查看右侧系统提示,“本次闯关失败,今天还有两次机会!”

  是系统出错了还是我玄幻了?我边思索原因,边退出肃州,转而登陆官网。一则置顶公告第一时间进入视野,以迅猛之势击中了我的心。

  《大明王朝跨服pk提前上演》,为了让广大玩家提前感受跨服pk盛宴,经运营团队研究决定:跨服PK提前开放,本周周六开放跨服PK玩法,欢迎广大玩家积极参与。报名时间,周六11:00至12:00;PK时间:周六12:00;活动范围:全区全服;活动奖励:第1名,奖励贪狼礼盒*3,获得称号“天下战神”有效一周。第2名,奖励贪狼礼盒*2。第3名,贪狼礼盒*1.第4—10名,奖励天外陨石*1。

  天下战神?明朝食物链的最顶端啊!我目现神往之色。所谓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不自觉的打开装备页面,一一扫视节日、朱雀、七煞。突然,目光凝滞于元宵护肩、七夕戒者这两件装备上,怎么镶嵌的尽是五级宝石?原本应该是全六宝石的盾装啊,现在却是……

  我以手抚额,合上双眸,仔细的回想。昨天的嘉峪关顺利通过,出借骑士时亦逐件查验,是了,只能是归还装备时出了差错,所以,这是西门的装备而不是我的。

  思及此,我马上打开好友列表,联系〈幽灵骑士〉,“骑士,在吗?”对方没有立时回复,我双眸微张,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键盘,一秒,两秒,三秒……终他的信息发来,“??”

  我精神陡然一振,“骑士,刚才你邮寄装备时,有两件节日装备出错了,看下西门的护肩和戒指。”“哦”,他停顿了一下,“我看看啊,等等。”

  时间似乎停滞于这一刻了,我陷入了焦灼的漫长等待中。当对话栏上〈幽灵骑士〉的信息再次出现时,仿佛间隔了一个世纪之久。“晴采,是两件打六级石头的节日吧,我交易给你。”

  至此,我高悬的心落下一半,几分钟后,待两件装备落入包裹中,方彻底的安稳。好险!我暗自思忖,以后出借装备要慎重再慎重。

  正思索间,〈幽灵骑士〉的下一则信息又拨动了我的心绪,“晴采,你那身节日卖了没啊,昨天西门来了,他想要。”西门?几乎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那号基本上是骑士在玩。

  “节日倒是一直有人打听”我缓缓的说,“报价是300RMB,给西门,内部价200。”骑士未有一丝的犹豫,直接回复,“好的,我转告他。”我当即从仓库中取出装备,邮寄给他。

  昨天太过疲倦,今天又耗费了不少心力,我挂机休息,去庭院中散步。一轮秋阳已升到高空,大半树梢绿中泛黄,偶有几片橘红的落叶,飞旋而下,层层堆积,为冰冷的石径纹路,平添了几抹暖色。我拾起一枚细细辨识,脉络犹饱满清晰,但叶衣已残破不整,这就是叶的一生了!

第十四章 镜花水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