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天城市场

  第七章天城市场

  天上一轮红日挂到东边,金洋洋的阳光如一匹柔和的绸缎,洒满了整片小山林,大树浸在阳光下被轻风吹得不断拽曳。莫凌雪此时的灵魂似荡漾于一片暖洋洋的大海中,随波飘转。一股强大气息从丹田涌出,冲入五脏六腑中,最后游冲上丹田。

  他双腿站定,仰天长啸。啸声洪亮,震得旁边老树树叶向后翻飞。

  “这是怎么回事?”白秋英脸上变色,双手捂住耳朵。

  啸声约莫过了一刻有余,才歇停下来。莫凌雪双眼睁开,凝望着天边日头,感受到体中如小河般流动的元力真气,不禁长长吐出一口气。

  伸手一握,元力真气不断流转。体中的元力真气已经比原先更强大一倍有余,就是不知道如今能不能画得出天火符。

  “少爷,你怎么了?”白秋英又惊又奇。莫凌雪转过身来,向她微微一笑:“我没事,秋英,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好一会啦!少爷你打坐是在练功吗?你真的要出家呀?”白秋英吐了吐舌头。

  莫凌雪微笑道:“你家少爷我可不想当道士和尚,你做了什么吃的?饿死我了!”白秋英将篮子打开,从中取出了一盘竹笋、一盘黄豆、一盘酸菜炒鸡肉、两碗白粥、一双筷子和小半壶酒,一边取出手帕擦拭筷子,一边道:“少爷,你那样打坐腿不酸吗?我打坐一会便不行了。”

  “不酸。”莫凌雪接过筷子,端起白粥一口作两口,两三下喝完了。他修炼了一晚,体中元力真气比原先浩大不少,真气流转之下,浑身力气不尽,但也抵不住肚子咕咕地叫。又拿起另一碗,和着菜喝光了。

  “吃那么快。”白秋英吐了吐舌头,从怀中取出一个小杯子,用手帕擦干净了,给他倒上了酒。莫凌雪嗅到一股酒味,眉头一皱,道:“这是什么?”

  “竹叶青呀!少爷先将就着喝吧!”白秋英将酒递到莫凌雪身前。莫凌雪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喝。”

  “咦!你今日还转性了,平日里不让你喝你就发疯,今天是怎么了?”白秋英一脸诧异。

  莫凌雪微微一笑,道:“不想喝了。我要试试再画一次天火符,秋英,麻烦你帮我去买猪血啦!顺便帮我带笔墨纸砚。”白秋英伸手捂脸,痛苦地道:“又来……少爷你不怕被骂吗?”

  “这次在这里画,我父亲不知道。好秋英,快帮我去买吧!再晚了就没有了。”莫凌雪将碗筷收进篮子里,催促道。

  “好吧好吧!不上观音阁就行。”白秋英答允道,收拾好碗筷提着篮子下山去了。

  莫凌雪望着天边,喃喃道:“此时天地间的元力真气已不像寅时那般充足,但仍然是有的。”盘膝而坐,缓缓吸收着元力真气。

  快到中午时,白秋英重新提着一篮子饭菜上来。莫凌雪看她这次提的篮子比原先那个大了不少,道:“我的东西呢?”

  “没买!”白秋英翻了个白眼,打开篮子,从中取出三盘小菜、一碗米饭、一双筷子,又翻开夹层,将一小瓦罐猪血提出来放到一边,里面剩下的则是笔墨纸砚。莫凌雪微微一笑,道:“好秋英,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给我买。”取了黄符金粉、笔墨纸砚,在旁边开始磨起墨来。

  此时阳光照射下,石砚披上了一层金光,随着金粉与猪血的搅拌,墨水灿灿发光。

  白秋英道:“少爷,你又要画天火符吗?”莫凌雪道:“我再试试!”取出黄符,小心翼翼地提起笔来。他凝视黄符,微微沉吟:“青苹道人说画天火符耗费元力真气很大,以我现在体中的元力真气也不知道能不能画得出来。”调动元力真气,缓缓往笔尖移去。

  笔尖轻触,元力真气快速随着金墨注入符纸。莫凌雪脸色大变,只觉随着笔画勾下去,体中元力真气如同溃堤江水,疯狂泄出。他咬紧牙关,缓缓画出两笔,浑身汗水涔涔而下,像是刚跑了两三里一样。

  记忆中金符上的火苗只用五六笔勾勒而出,但他此刻画出两笔,体中元力真气便已消耗过半。莫凌雪缓缓勾画出第三笔,额头黄豆大的汗水滚了下来,元力真气循着笔尖狂泄到符纸上。突然间,黄符最中间竟生出一点黑斑,随即火花迸出。

  莫凌雪眉头紧皱:“不妙!”努力稳住手指,无一丝颤抖地画出第四笔,就在这时,黄符又闪出一道火光,刺啦一下,终于燃烧起来。

  “少爷,你画成了?”白秋英看到这一幕,又惊又奇。莫凌雪将黄符扔到地上,喘息如牛,再也忍不住,双手剧烈颤抖起来。此时只觉体中元力真气被榨得干干净净,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他一交躺在地上,才发觉后背早已湿透了。

  白秋英也觉得不对劲,上前踩灭黄符上的火焰,道:“少爷,你怎么了?没事吧?”

  “失败了。”莫凌雪望着蓝天,大口喘息。

  “失败了?天火符不是画出来了吗?”白秋英奇怪地问道。

  “还差最后一笔,我的元力真气已经耗尽了。”莫凌雪摇了摇头,深邃的眼瞳凝视着远方群山。

  “还差好多!我感觉最后一笔所要耗费的元力真气远远大于前四笔,甚至要多出三四倍。第四笔已耗尽我全身的元力真气,第五笔我已经画不出来。”莫凌雪叹了口气。

  白秋英道:“没事,少爷。反正你也才打坐了一个晚上便能画出四笔,再打坐几次肯定能画得出来。”莫凌雪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体中经脉中的元力真气严重枯竭,摇了摇头,道:“还差很多很多。而且我第五笔还没画得出来,黄符为什么会自燃了呢?”

  白秋英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莫凌雪忽然翻身欲起,却又力有未逮,重重地摔了过去。白秋英将他扶了起来,道:“少爷,我听管家说不管是练武、读书抑是修行,都非一朝一夕便能够大成。只有时时勤练,才能够逐渐进步。管家说三者中读书最易,只需苦背思考,并不需费多大气力。练武会难一些,普通的武者只会拳脚功夫,而厉害的武者需要内外兼修,内外兼修便要博览群书。修行是三者中最难的,炼气一关便难倒了世间无数人。”

  “这些我自然知道。”莫凌雪苦笑。白秋英道:“那便先吃饭。”

  “秋英,我记得在观音阁中青苹道人说过,要画成一张天火符从选材上便需要下一番心思,刚才我画到第四笔黄符便自燃了,不仅因为我元力真气不足,也许与符纸本身也有关。”莫凌雪沉吟道。

  “还想这个呢!”白秋英吐了吐舌头。

  莫凌雪道:“符纸不行,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卖黄符金粉的地方?我需要重新买一些。”

  白秋英望着西方山下的路,道:“自然是有的。天城有一处大型交易场所,那里什么也有。不过那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乱得很。你想去吗?”

第七章 天城市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