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少主姑姑

  第七十五章少主姑姑

  楚惟脸色微微一变,笑道:“哦!是采天教哪位高手在这儿?”烛火摇晃,阁中阴暗干冷,隐隐见着红木棺材一角。心想:“难道是采天教的人傀?”自恃与师姊江玉垒联手,即使来的是采天教的长老前辈也不见得会输了,往前走近了两步。

  红衣女子侧过脸来,微微冷笑:“倘若你不怕死的话,就再走近两步。”

  楚惟伸手从怀里拈出一点金粉,擦到眼皮上,定睛瞧去,在他的视线中却见不到棺材中有什么活物。自思:“若棺材中藏有采天教高手,我不会瞧不出来。除非藏着的是一头凶尸,一具人傀。即使是人傀凶尸,有师姊在这便难以伤我。”微微一笑,说道:“你在虚张声势还是故弄玄虚?你瞧,我走出一步了,这是第二步了,第三步也走了。”说话之间向红衣女子逼近了三步。

  莫凌雪暗暗警惕,左手握住祝瑶的手,自思:“她对着姑姑拜什么?难道里面藏着什么高手?这两个人不好对付,待会要是打起来,我先把表妹送出去,再寻机脱身。可惜……可惜我没画天火符,如果有天火符在手,正是这些僵尸的克星。”

  红衣女子面朝棺材,大声道:“你救不救我了?你再不出来,我真的要死在赶尸派手上了!难道采天教的少主竟是个欺软怕硬、窝囊无耻的废物吗?”

  楚惟与江玉垒互视一眼,均想:“采天教的少主来到广州府了?”却见红木棺材安安静静,一点动静也没有。

  楚惟朗声道:“难道采天教少主来了?怎么不出来一见?”声音消止许久,阁楼中只剩下窗外微风吹动之声。

  红衣女子大声道:“少主,你不看在同根同源的份子上救我,也不管玄木剑的去向,难道仇人来到你面前你也不管吗?”

  棺材之中忽然幽幽传来一个叹息声:“仇人?来的是什么人?”却是个女子声音,声音之中并无半点情感。

  红衣女子道:“是湘西赶尸派的,来的正是‘五子’的两个楚惟、江玉垒。这两人是赶尸派的佼楚,正是采天教的大敌!”

  棺材之中忽然声息全无,仿佛棺材里头的人在沉思。忽然问道:“赶尸派的弟子来到这儿了?”继又自答:“不错,这股恶心的尸气,应该到了。”

  楚惟道:“阁下既然是飘渺采天宗的少主,干什么鬼鬼祟祟藏头漏尾,不肯出来见人?”

  棺材中那人忽然一阵尖声大笑,笑得楼中数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红衣女子道:“少主,把这两个人杀了,他们是我们采天教的大敌!正好借此机会除了他们。”

  棺材忽然竖了起来,从中闪电般伸出一只手,扣住红衣女子喉咙。那声音冷冷地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继承了玄木剑,自以为是的东西,我需要按你说的做吗?”声音冷冰冰的,语气之中的杀意毫不掩饰。

  那红衣女子变色道:“我……我……少主……”苦于喉咙被扼,说不出话,涨得满脸通红。

  那声音道:“单是言语对我无礼这一条,我就想把你杀了。继承了玄木剑以为就是我们采天教的人?我是什么身份,你又算什么东西?”手指渐渐收紧,红衣女子眼睛翻白,双脚抽搐。忽然松开了手,将红衣女子扔到地上。

  红衣女子大声咳嗽,眼泪直冒,低下了头,眼中恶毒之光一闪而过。

  棺材里那人道:“赶尸派的楚惟?”

  楚惟警惕地看着棺椁,道:“正是!阁下便是采天少主?”

  那人道:“一人驱七尸,很不错。”

  楚惟微微变色,暗道:“我炼化这七头铜尸也在这两个月中,宗上的弟子只有少数几个知道。难道他不用出来也能知道我驱动几头铜尸?”

  江玉垒将眼一闭,再睁开时紫光回绕,紧紧盯视着红木棺材。

  那人道:“你睡过棺材吗?”棺盖忽然推开,里中团团阴气散了出来。随着一人走出来,莫凌雪、祝瑶均是脸色大变,祝瑶脱口叫道:“妈妈!”

  红木棺材里走出的人自是祝家死去的祝夫人、莫凌雪的姑姑莫晓华。饶是莫凌雪早有预料,也万万想不到采天少主会是自己的姑姑!只见莫晓华脸色苍白,眼睛极大,脸颊显得微瘦,眉角之间与莫凌雪颇为相似,只是身上却多了一股极为诡异幽冷的噬人气息,冷得令人不敢接近。

  楚惟道:“阁下便是采天少主?”缓缓摇动银铃,七具铜尸破窗而入,将那人围在圈子里。

  那人道:“北斗七星阵?很好。”

  楚惟道:“很好?”

  那人点头道:“很好,你还可以。”

  楚惟一怔,笑道:“原来在采天少主眼里楚某还是可以的。”

  那人点头,淡淡地道:“是可以,可以当我第一头人傀。”尾声甫毕,人如电闪,扑向楚惟。楚惟叫道:“动!”丧幡摇动,天璇尸、天玑尸、天权尸护住楚惟,天枢尸迎面撞了上去。只是那人动作之快,有如电闪,斗身四尸尚未组成阵法,他已从铜尸头顶飞逾而过,一掌拍向楚惟。

  楚惟骇然变色,饶是他早有抵防,也万万想不到这个采天少主修为如此之高。他惊而不乱,举幡便刺他面门。那人身在半空,左袍一抖,劲风刮出。楚惟掌心一痛,丧幡往后飞出。后背一冷,已有一只手抵住了背脊。

  天枢尸、天璇尸、天玑尸、天权尸刚欲上前来救,又生生止住了脚步。

  他这番动作当真如兔起鹘落,变化之快,连莫凌雪、红衣女子以及江玉垒也没能想到。江玉垒甚至通心术尚未使出,楚惟已落到他手上。

  楚惟苦笑道:“采天教少主,是我大意了。”虽然落入人手,脸上竟看不见一丝畏惧之色。那人把左颊贴到他右脸上,道:“我掌力一吐,你猜会发生什么?”

  楚惟道:“死?”那人道:“不会死。只会浑身皮腐肉烂,筋脱血落,剩下一副白骨。”

  楚惟道:“那样还不死?”

  那人道:“我说不会死就肯定不会死。”

  楚惟干笑两声,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祝瑶叫道:“妈妈,你……你活过来了吗?”原来她见莫晓华从棺材中出来,始终不肯相信是别人,忍不住开口大喊。

  那人侧过脸来,打量祝瑶,淡淡地道:“你叫我什么?”

  祝瑶道:“你……你不是我妈妈吗?你……你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成为什么采天教的少主了?妈妈……我好想你,你……你没死为什么要装死?”莫凌雪伸手拉住祝瑶,低声道:“她只怕不是你妈妈了。”

  祝瑶大声道:“那怎么可能!”甩开莫凌雪的手,跑到那人跟前,道:“妈妈,你……你怎么变成这样?”眼前这人确确实实是自己的妈妈,只是她身上透露一股极其阴寒的气息,甚至让她觉得十分恐惧,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

  那人忽然柔声道:“你过来,站那么远干什么?”祝瑶道:“妈妈。”扑到她身边,伸手去抓她的手,抬头仔仔打量母亲的面孔。只见这位母亲脸色虽白,但眼中均是柔情,眼角多了几条鱼尾纹,更增衰老。

  那人一只手抵住楚惟后背,一只手抽了出来,轻轻抚摸祝瑶头发,说道:“瑶儿,你怎么瘦了那么多?”

  祝瑶听到这句话,鼻子一酸,曾几何时母亲也曾这样问过自己。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道:“妈妈……你……你没死就好……我……我好想你……”

  那人道:“想我什么?我有什么好想的?乖孩子,别哭了。”缓缓把手抵在祝瑶脑门,脸上忽地露出挣扎之色。

  莫凌雪双眼一缩,暗道:“她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她绝对不是姑姑。”大叫:“祝瑶,走开!她不是你母亲!”

  祝瑶回头瞧了莫凌雪一眼,摇了摇头,说道:“李道长,她就是我妈妈,没有错的。”凝视那人,道:“妈妈,你没有死……”忽然张口狠狠咬了自己手背一下,皱眉蹙眼。

  那人道:“傻了吗?你咬自己做什么?”

  祝瑶抬起头,笑道:“是真的,我以为又是在做梦。我梦见了好多次你活过来啦!但那始终是梦,醒来后你依旧没有活过来。”

  那人身体微微一颤,道:“是吗?本少……我这是怎么了?瑶儿,我……我是死了。”祝瑶凝视她的双眼,道:“妈妈,你说什么?”

  那人道:“我确实死了……我记得这个,可我为什么又活了过来?”脸上露出了茫然之色,抵着楚惟背心的手有所松动。突然之间,楚惟双足一点,往前扑出。

  那人厉声道:“你找死!”身子一动,刚要扑出,才发觉左手被祝瑶捉住了。她脸上忽地露出杀意,厉声道:“放开!”

  祝瑶一怔,道:“妈妈……你怎么了?”

  那人尖声道:“我不是你妈妈……我是你妈妈……瑶儿……我……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是张晓棠用雷劈死了我……是他用雷劈死了我……我恨,我好恨……可我为什么活着?你是谁?谁在用大火烧我?谁在用大火烧我?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为什么你们都想要我死?我是谁?我到底是谁?你们是谁?”口中胡言乱语,显然神思不属。脸色变幻,眼中露出挣扎之色。伸出双手捂住脑袋,忽然往地上一跪,身子剧颤不止。

第七十五章 少主姑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