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 无敌剑法

  第一百零九章无敌剑法

  但见徐荣西斜东闪,穿栏过槛,快如鬼魅。莫凌雪跟出十数丈,心中暗暗骇异:“以往虽见徐荣轻功卓绝,却也没觉得有多么了不起。如今看他施展的步法轻功,似乎也不比钟离无忧弱。”

  其实之前他修道不久,便如初学写字的孩童,把颜柳的墨宝摆到面前也看不懂,此时真气精纯,修为见长,见识亦不同以往,自然看出徐荣所施展的轻功绝妙。

  忽听徐荣一声冷笑,森然道:“跟我跟够了没有?”不见弯膝,不见行动,双足一点,缩地成寸,到了莫凌雪身前丈许,挥袖一抓。莫凌雪大吃一惊,回掌拍他左肩。

  徐荣化爪为掌,朝他下盘托去,莫凌雪往后一跳,背抵栏杆,情急之下猛挥两掌。徐荣“咦”了一声,似乎颇为惊异。

  其时月到中天,冷光窥人,阁楼栏杆中微微亮。莫凌雪看得清楚,此人一身灰色大袍,一张瘦长的脸,一对精光灼灼的眸子,不是徐荣还能是谁?只是此人没有以往的颓然消极的气息,神采奕奕,眼光灼灼,自带一股威严。

  莫凌雪叫道:“徐荣徐前辈,是我!”徐荣一呆,往后退了两步,隐身在阴影中,阴瘆瘆的一阵发笑。笑声骇得莫凌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中想的都是:“这是徐荣吗?为什么这笑声这么恐怖?”

  徐荣冷冷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徐前辈,上次你在西荒深山失踪了,之后去哪了?”这一句话刚要出口,莫凌雪便迎上了徐荣冷森森的眼光,心中猛地一跳,竟问不出话。

  徐荣道:“小孩子跟着我,命不想要了吗?”莫凌雪道:“徐荣,你要去哪里?”

  徐荣瞪了他一眼,道:“谁让你叫我徐荣的?”

  莫凌雪道:“徐前辈。霏霏正在找你,你消失了那么久,怎么也不现身?”

  徐荣嘿嘿怪笑,沉声道:“我刚才与你交手,你用的是飘渺采天宗的掌法,这掌法从哪里学来的?”

  莫凌雪摇了摇头,说道:“这是飘渺采天宗的武功吗?我不知道怎么学来的。钟离无忧也认得这门功夫,想必真是飘渺采天宗的功夫。”

  徐荣吃惊道:“你和大……钟离无忧见过了?”

  莫凌雪道:“上次在万一山门上见过。”

  “他认出了你的功夫?你又怎么活下来的?”这些话徐荣急欲问出,但他生性自负,不愿开口问人,之前问了莫凌雪两句也属一时激动。淡淡地哼了一声,道:“赶紧从我面前滚了,若刚才你没有使这门掌法,我早把你毙了。”

  莫凌雪哑口无语。

  徐荣忽然纵身上前,一掌拍向莫凌雪胸口。莫凌雪一惊,伸掌便接,双掌对碰,只觉对方掌力十分雄浑,有如江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极是难捱。

  莫凌雪缓缓运气,往后退了一步,顺手将他的掌力泄光。胸口怦怦乱跳,一下张脸涨得通红。心想:“原来他好高的修为!”

  徐荣阴森森地道:《狍鸮神功》,好啊,好啊!《狍鸮神功》只有丁求安学过,但他学得残缺不全,没有你这种修为,那天我就想金棺下藏了一个人,是你偷录了金棺上的《司幽秘笈》?”

  莫凌雪心想:“原来他这一掌要试我内功的来源。”说道:“那天我被妖尸举起金棺盖在下面,原来……原来徐前辈知道。”

  徐荣瞪视莫凌雪半晌,忽然沉声笑了起来,说道:“不错,不错,很好,很好。”

  莫凌雪一头雾水,但见他似无敌意,问道:“徐前辈,不错什么?很好什么?”

  徐荣道:“你偷学了金棺上的功法,因此懂得《狍鸮神功》,邱承重丢了元神,多半也是你干的了?”

  莫凌雪“嗯”了一声,心中却想:“不止邱承重,苏参天,采天少主也是我杀的。”

  徐荣道:“你的真气斑驳不纯,元神魂魄七斜八吊,异神诸生,主位难归。来日必落得丁求安一样的下场!嘿,《狍鸮神功》岂是那么好学的?”顿了顿,续道:“你帮我一个忙,我送你《司幽秘笈》上下两册,帮你化解了异端灵魂,怎么样?”

  莫凌雪听不懂什么“丁求安的下场”,“异端灵魂”,但徐荣救了他一命,帮忙自不在话下。道:“徐前辈但请吩咐,莫凌雪必定凛遵。”

  徐荣道:“这个忙日后自然会让你帮我,现在你先跟我去一个地方,帮我找一个东西。”莫凌雪应道:“是。”

  忽见前方有人掌灯而来,徐荣道:“跟我来吧!”纵身往西北方行去。莫凌雪跟在后面,但见徐荣到了左阁一间书房,点灯照亮,沉声道:“帮我找一面铜镜,镜背画了一座大山,这面铜镜数年前被林如风买下,便藏在这里。”两人四下翻寻。

  书房中三四排书架,四副壁画,想找一面铜镜也不容易。

  啪的一声,窗门被风推开,徐荣忽道:“难道没在这里?林如风到底将它藏到哪儿?”

  莫凌雪忽道:“有人来了!”只见一个婢女提灯从走廊而来,近前探头。徐荣道:“中!”飞出一掌,那婢女吭也没吭声,倒地气绝。

  徐荣道:“快搜!”

  莫凌雪一呆,见那婢女尸体便躺在脚边,忽想:“我虽与徐荣关系不深,但见他为人处事,绝不残忍好杀。这人杀人连眼也不眨,真是徐荣吗?”忽然想到表妹祝瑶与红衣女祝凌霜,一颗心怦怦狂跳,叫道:“你不是徐荣!”

  徐荣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徐荣了?”

  莫凌雪的心跳得更厉害,一时之间心中许多解不开的迷雾全然消散,说道:“徐荣破阵救人,你却设阵杀人,徐荣追杀丁求安,你却是丁求安的师兄,我以为是徐荣有大阴谋,原来设阵破阵不是同一个人。徐荣放火烧掉采天少主,这件事你万万不敢做,因为你是飘渺采天宗的二弟子。”

  那人森然笑道:“我本来就不是徐荣,我叫徐风吟,确实是飘渺采天宗的二弟子。”

  莫凌雪抬头看他,迷惘不已,道:“为什么你和徐荣一模一样?不对,你们虽然长得一模一样,可偏偏给人的感觉不一样。”

  徐风吟道:“你现在才发现?”莫凌雪缓缓退后,背靠大门,道:“那你到底是谁?祝凌霜与祝瑶也是这样,你们绝对有莫大的关系!”

  徐风吟冷冷地道:“这么说,你是不肯帮我了?”忽然探出一只手。莫凌雪伸手抵挡,徐风吟手如飞电,抓住他胸口穴道,提过头顶,冷冷道:“你自己想死就莫怪我了!”运劲往地上一掷。

  莫凌雪咬牙运劲,背后触及地板时硬生生往外一滚,消去劲力。徐风吟伸脚一跺,忽然地板缩开,莫凌雪掉入其中,紧随着旁边油灯一颤,跟着落入地板下,随即缓缓熄灭。

  徐风吟微一变色,随即喜道:“坎水镜!”飞身从地板夹层中取出一物,跃窗而出。

  莫凌雪掉下地板时,身子便落到佛龛中。他一时解不开穴,只有闭眼运动真气。待过得一个时辰,穴道解开,刚好便碰上万天、龚三通等人。

  莫凌雪人处佛龛中,忽见如此多的高手,骇得冷汗直下,只道徐风吟想了什么方法将他困在佛龛中折磨他。见佛龛中悬着一剑,顺手取下,才有了之后的事。

  林荣、林慈忽见仇人现身,分外眼红,一人左一人右,提剑缓逼。

  林荣狞笑道:“小杂种儿,你怎么在这?”

  莫凌雪苦笑一声,道:“小杂种儿在这等死杂种儿呢!上次天城市场教训了两条狗,以为疯狗不会乱咬人了,现在看来疯狗不但会乱咬人还会乱吠。”

  林荣怒道:“我干你奶奶的,上!”长剑刺出。莫凌雪提剑一格,只听当当两声,林荣、林慈两人手上长剑断成数截,随即“哎呀”“啊”两声,又有两只手掌落地。

  莫凌雪见到此剑之锋,亦不免心中骇异,笑吟吟地道:“刚才听到某些手下败将说什么承影剑成精了,这便是承影剑吗?”

  葛和、于桐齐声道:“是他!”声音充满了骇惧、怨毒之意,这两人同时想起这人便是破了他们合击剑术的少年。

  林荣颤声道:“教主,这人是莫家大少爷,不能放过他!”

  万天呵呵笑道:“龚教主,你这两个徒弟多半与我有缘。”

  龚三通道:“怎么这么说?”

  万天道:“他们多半和我的徒弟学过剑法,只是学得不精啊!”

  龚三通知道他在讽刺林荣、林慈使用长剑不使掌法,心头怒极,恶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沉声道:“莫凌雪,哪里冒出来的小鬼?”

  莫凌雪微微笑道:“佛龛里冒出来的小鬼,前来参见诸位大鬼。”

  范汉勇怒道:“小子找死。”纵身扑出,铁掌猛拍。莫凌雪左一斜闪过,提剑刺他左肩。此时万天徒弟们已点了三数盏油灯,但见寒电一闪,范汉勇一声惨叫,不知如何,他的一双铁掌竟左前右后的被承影剑串穿。

  雷杰辉又惊又怒,踢出一台书架,绕后伸手,夺向莫凌雪背后。莫凌雪头也不回,反手挥剑,“啊呀”一声,雷杰辉右膀中剑,往后一跳,背抵墙壁。

  万一门陈谅等其他弟子齐声一喝,站出七个人,挥剑刺出,正是万天教授的合击剑术。莫凌雪借着灯光看出这七人站住北斗七星方位,出剑有快有慢,固然是新学旧熟之分。这七人使出合击剑术自然远不如万浩然、沈帆、吴志等人联手。

  七柄长剑刚刺出半招,莫凌雪已看出数十个破绽,长剑一动,正是邱承重的绝招:撄而宁之。当当当一片响,一个个剑头落地,同时七人惨叫后退,有的撞上书架,有的撞上房门,有的撞上墙壁,油灯熄灭了两盏,房间中又暗了下来。

第一百零九章 无敌剑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