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似梦非幻

  第一百一十五章似梦非幻

  莫凌雪躺了一会,黑暗中那人不再向他吹气。他侧过了身子,面朝里面,身体一动便碰上左边一人,心中苦笑:“说是左拥右抱也不过如此,只是此时动不得说不得,又是另一副景象。”

  洞中十分寂静,也不知过了多久,莫凌雪忽想:“此时每个人都在聚精会神的运气冲穴,也只有我漫天胡思乱想。”

  但听山洞之外有马踏秋泥之声远远传来,随后听到一个雄浑的声音道:“下了几天的雨,这边更难走了。”声音好熟,莫凌雪心中怦的一跳,张口便想大喊:“爹爹!”

  又听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道:“大哥,你说林子里遍地毒虫,青苹道长要我们到这设坛做什么?”

  另一个苍老一些的声音道:“这片林子很少有人来过,当地叫什么桂花林。”

  却是莫家家主莫震声与二把手莫武强还有管家莫柯。这三人信马而行,渐渐到了山崖下。

  山洞中莫离天、莫近天、祝瑶、祝瑾以及莫凌雪,心中都是大喜,只想开口大叫,引人来救。只是沈帆点穴所用的手法又狠又重,哪里开得了口?

  只听莫武强道:“桂花林?林子里有很多桂花吗?怎么我没看到。”

  莫柯道:“倒不是说林中多栽桂花。岭南多瘴气,春天生而秋末敛,此时已是秋末冬初,本已没什么瘴气。但这林子里却是春生少瘴,秋末瘴生。”

  莫武强道:“那与桂花林有什么干系?”

  莫震声呵呵一笑,说道:“桂花生于十月,此时瘴气绵绵,毒性不猛,又称桂花瘴,想必桂花林这个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莫柯道:“家主说的不错。”三人边说边行,转眼绕过崖下,便要离开。

  莫柯忽道:“怎么有两具尸体?是我们莫家的服饰。”三人下马到山坡下搜寻那两具尸体,大感奇异。

  莫震声道:“是我们莫家的武师,怎么会死在这儿?”莫柯道:“这两人身上只有一处致命伤,便是伤口的掌印。心经被震断,什么高手杀的他们?”

  莫武强道:“不知会不会是近天离天追杀的那个人干的,大哥,你说青苹道长为什么要我们追杀赶尸派的人?”

  莫震声沉声道:“我也不知道,近来广州府不太太平!我们到前面找找还有没有别的尸体。”三人将尸具就地掩埋,向前继续行去。

  忽然莫武强道:“大哥,最近离天、近天与青苹道长学道,可我却看出了一点不对劲。”

  莫震声道:“什么不对劲?”

  莫武强道:“我瞧青苹道长教习的都是寻常之至的运气走脉之法,似乎并不打算传授真正的法术。”

  莫震声沉吟半晌,说道:“他们年纪尚轻,学道学武都要由浅到深、从简至繁,自然不可能一开始便传授他们高深道术。”

  莫武强道:“我瞧并不是如此,离天跟我说,青苹教他什么透骨穿心掌,乾元护体功,我看他一招一式演练出来,虽不能说普通之至,却也没有什么精妙招式。不信你问问柯大哥,他习武多年,肯定看得出来。”

  山洞中数人听得清楚,莫近天心想:“难道师父教我的功夫并不高明?是了!否则我怎么会被那个红衣怪人打倒?”

  莫柯道:“两位少爷确实没学到什么高明功夫,便是运气之法也是似是而非,我看传授法诀之人并无心教习,只是随便指导几句。”

  莫震声长长叹了一口气,默然不语。

  莫武强道:“我们请来青苹道长,当真是有求必应,他教道术却也不肯尽心尽力的教,我看请来也没用!”

  莫震声道:“青苹道长道术高深,离天,近天只是不能领悟道术中的高深之处,是以施展出来寻常普通。”

  莫武强忽然大声喊道:“大哥,你还是大哥吗?”

  莫震声被他喊的一怔,定定看着他。

  莫武强怒目直瞪,大声道:“青苹在糊弄你难道不知道吗?他要什么你给什么,莫家都快被你给光了,可他真的教过什么道术吗?此人真材实料也不知有没有,你就相信他是莫家的救星?他要我们追杀赶尸派五子,我瞧这是自取灭亡!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的,当年我们一起闯南走北,经商贩卖,你行事果断,从来不拖拖拉拉,如今怎么变成这副畏畏缩缩的模样?那臭道士有什么可怕的?你在他面前竟连大气也不敢喘。”

  他越说越怒,重重哼了一声,道:“阿雪失踪了多少天,你连找也不找,真当没有这个儿子吗?我希望把他赶往外地,但毕竟希望他好,你做个屁的父亲,连儿子也不敢找,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莫震声被他这一番劈头盖脸的臭骂,只是淡淡地看着他,淡淡道:“说完了没有?”

  莫武强道:“你真是无可救药。”怒极反笑,策马往前猛奔。

  洞中林清婉听到这儿,已猜出那三人是莫凌雪的家人,心想:“原来他父亲一点也不爱他,反而他伯伯对他好些,他伯伯可真是好人。”此时她心系莫凌雪一人,谁对莫凌雪好,她便喜欢那人多些,谁对莫凌雪不好,她便憎厌那人多些。

  忽听莫武强一声惨叫,叫声极为痛苦。林清婉心中一跳:“难道凌雪他爹爹恼羞成怒打伤他伯伯?”

  莫近天、莫离天心中也是一惊:“爹爹怎么了?”

  只听莫震声尖声喊道:“你是谁?”随即又是一声惨叫,摔落马下。但听长剑尖啸一声,似乎莫柯管家挺剑与谁相斗。剑击声当当几下,莫柯叫道:“柏……你为什么?”随即一声闷响,似乎被人打倒在地。

  莫凌雪胸口怦怦乱跳,只想:“是谁?是谁伤了他们?难道沈帆回来了?”

  却听一个男人声音道:“师弟,这个家伙辱我们道友,哼哼!打折四肢带回去。”

  莫柯颤声道:“二位……二位是灵宝派的道人?”

  莫凌雪心想:“原来是两个人,灵宝派的道人?与爹爹有什么仇恨?”

  只听一人笑道:“老头好眼力!我是柏舟,他是暳星,青苹道长要运天火练宝剑,特邀我们师弟二人前来助阵,没想到路上便听到你们这些家伙辱骂青苹,好呀好呀。”

  莫柯道:“原来是柏舟、嘒星两位道长……”声音颤抖,不知是痛的还是怕的。

  莫武强大叫:“什么狗屁道士,偷袭暗算,卑鄙无耻!用什么诡谲伎俩弄倒我的坐骑,摔了我一跤,算什么汉子。”

  柏舟冷声道:“灵宝派的道术叫搬灵运天术,杀你一个匹夫本用不着我的道术,哼哼!”莫武强道:“阁皂山灵宝派?我听说灵宝派与虎山山正一教、茅山上清派并称符箓三山,原来是这个并称法!果然配得上灵宝派的名头。”

  柏舟怒极反笑,森然道:“符箓三山的神符多得很,你不想活了,我给你一张烈火摧心符!”

  嘒星道:“师兄,当下不宜多生事端。青苹要用人来铸飞廉剑,这三个匹夫正好带过去。”柏舟道:“照啊!我们走。”蹄声踏响,二道牵起三匹马,拉着莫家三人已去得老远。

  莫凌雪心中着急:“他们被柏舟抓去,我们却被沈帆困在这儿,我想等爹爹来救,不料他们还得等别人来救。”极力运气冲击穴道,但他身带重伤,元气大伤,一时之间哪里冲得开穴道?洞中林清婉修为最高,但被制穴道也最为难解,酆都城点穴之法独一无二,哪里那么容易解得开?

  黑暗之中不知过了多久,莫凌雪听到身边林清婉的呼吸声十分轻缓,知道她仍在凝神冲击穴道,霏霏呼吸粗重,显然已放弃运气解穴。

  三人微一动作身体便紧靠一起,莫凌雪闻到两股不同的淡淡香气,想到这两个女子均是千姿百媚的丽色,不禁心中一荡,脸上一红,幸好黑暗中无人发觉。

  忽听崖下有人快步而来,后面又有一个极快的脚步声赶来。

  “啊”的一声惊叫,前一人脚步踉跄,摔了个跤,后一人转眼追来,哈哈大笑,狞声道:“天幸我之,这美人儿终究落到我手上!”

  前一人尖声道:“葛道长,我与你无怨无仇,为何不能放过我?”声音婉柔,不是别人,却是祝琪。后一人正是万一门葛和。

  只听葛和笑道:“小美人儿,我们相见便是有缘,缘分这玩意儿可说不清,不是我不想放过你,还是缘分不肯放过我们!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爱上你了,总想看看你,摸摸你,亲亲你。”

  祝琪惊得往后便爬,道:“葛道长,你敢对我动手动脚,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葛和哈哈一笑,淫声道:“祝琪妹子,我梦里都在想你,你舍得杀我吗?让我抱抱你,亲亲你罢!”

  祝琪站起身来,往山坡上便跑。葛和也不阻拦,一运劲力,双足连点,飞到山坡上,笑呵呵地道:“祝琪妹子,当日在山道旁见到你们祝家三人,我就想这么美貌的女人也不知会被哪头禽兽糟蹋了,让我玩一玩,总比给别人玩好。”轻步缓移,却将祝琪逼到山壁前。

  只听祝琪尖声大喊:“你敢玷污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葛和狞笑道:“让我摸一下,让我亲一亲,我的好妹子。”向前一扑,祝琪低头闪开,葛和搂了满怀香风,更增兽欲,满眼淫秽之色,淫声笑道:“好妹子,你身上哪里最软,让我摸摸。”

  莫凌雪怒不可遏,大喊:“葛和,你敢碰我妹子,我绝不放过你!”只是苦于穴道被制,喉咙里嗬嗬两声,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

  忽听外边一声冷笑。葛和悚然后退。一人阴森森地道:“我让你抓她回来,你却在干什么?”竟是万天。

  原来青苹道长择日铸剑,也邀请了万天参加。万天上次在林家被徐风吟打败,慌乱而逃,思前想后自觉不宜与飘渺采天宗作对,听说青苹要铸一把神剑,心生喜意,他新得二剑,便想拿给别人看,此时正逢机会,才一路赶到天城。到达天城外山林,尚未进城,便见到城外照顾母亲的祝琪,才有了后面的事。

  葛和颤声道:“师父……我……我……”

  万天重重地哼了一声,显得极为恼怒。眼光如剑扫视身后十多名弟子,愈觉这些徒弟好色胆怯,武功微弱,没有一个可用之材。右手去摸腰间承影、宵练二剑,左手扶着九节槐杖,心想:“有了这两把宝剑和九节槐杖,日后要多少徒弟有多少徒弟。”

  但听一个粗犷的声音道:“万道长,你说你那位道友想要铸出宝剑,可真有那么玄奇?”却是合一门龚三通。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似梦非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