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锟铻鼎寒燄火

  第一百三十二章锟铻鼎寒燄火

  只见徐风吟一声冷叱,侧身躲开两剑,猱身而上,冲到万天身前。左手探出,作蛟龙入海之势,右手凝掌,作金乌腾天之状。

  万天早见识过这套玄妙的拳掌功夫,知道此乃飘渺采天宗一门拳掌绝学,自己也曾败在这门功夫上。这些日子苦思破解之法,终于想到这拳掌的确快若鬼魅变化无穷,但只要自己把万一剑法使得更快更狠,必能以快制快,令其不能变化。他心中有破解之法,却也不敢大意,承影剑刺向徐风吟左肋,宵练剑回一个圈子,斩他双腿。

  徐风吟冷笑道:“看来当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右手探出,左手变掌,但见他身形移动,快若鬼魅。万天双剑挥舞,一剑横扫一剑直刺,刚猛迅捷,均皆有之。

  柏舟、嘒星面面相觑,心里都想:“这种如鬼魅的身法从所未见,万天的剑法竟也如此精奇,比之上次万一山门前所见可厉害得多了。”他们却不知万天这数月来与多少高人剑客交过手,于剑法上精妙奥义的体会理解又精进了一层,再加上得到承影、宵练二剑,日夜苦练双手剑法,自然不同以往。

  徐风吟忽左忽右,左掌一带,右手一拍,突然袭向万天左肩,突然又袭向万天背心,突然又攻他右肋,每每攻到身前又收了回去另攻一处。柏舟与嘒星对视一眼,均大感莫名其妙。却见万天一张脸渐渐涨得通红,额头上黄豆大的汗滴冒了出来。他左剑挥动,徐风吟突然伸手往剑背一拍,当的一声,万天左掌虎口发麻,险些握不住剑。

  万天心中越来越惊:“他左攻右打,不求成功,只求我疲于守御,大耗真气,他是想拖到我真气耗尽或露出破绽之时!即便不拖到我真气耗尽,只要我稍露疲意,他便猛追不舍。”渐觉双臂酸麻难当,心中焦躁起来。

  柏舟、嘒星两人也渐渐看出徐风吟的用意,齐声叫道:“万天,我来帮你。”拔剑上前相助。

  万天稍感放心,往后退出两步,运转真气调动九节槐杖,又放出槐杖中的恶鬼阴气。他这恶魔阴气一放出来,便向四处肆虐。柏舟长剑猛砍,徐风吟往后躲开,深吸一口气,忽觉胸口火辣辣极为不适,一股阴气往体中侵蚀而去。他纵身躲开柏舟、嘒星两剑,沉声道:“这是什么法器?”

  万天笑道:“这是老仙的九转夺魂杖,只要我放出夺魂杖中的阴气小鬼,你只要吸上一口阴气就会中毒。徐风吟,这九转夺魂杖用在你身上再妙不过了!”

  徐风吟一声冷哼,闭住呼吸。右手运劲,抓向柏舟,柏舟挺剑刺出,徐风吟右掌凝指,夹住长剑往后用力,柏舟掌心一麻,长剑险些丢出。

  万天叫道:“我们逼他吸气,只要再吸入两口毒气,他就完蛋了!”双剑相交,当当两声,爆出一片火花。承影使出万一剑法中的三招绝杀,宵练刺向徐风吟下盘。

  徐风吟心中大怒,左突右撞,身形飘飘,左掌拍出似万均雷霆,右掌拂动如飘飘雪落。柏舟接了一掌,右手掌心破裂,长剑握不住丢了出去,嘒星不小心左腿被他拂中,登时一大块血肉被撕了下来。青苹见状忙取剑丢出,柏舟左手接过长剑。

  灵溪涧又上来三数人,叫道:“青苹道长,怎么回事?”

  青苹回头一瞧,大喜过望,叫道:“志远兄,金道人,银花仙姑,快来相助万天道长。”

  这三人是青苹邀来的高手,见万天、柏舟、嘒星将一个人围在中间剧斗,忙抽剑拔刀,上去相助。

  这三个人修为不浅,武功自也不弱,一加入战团,瞬间平分了压力。柏舟、嘒星两人精神一振,总算有时间取符念咒。

  徐风吟左纵右横,好不厉害。只是万天、柏舟、嘒星、志远、金道人、银花仙姑等全以守御之势,他一时之间却也制服不了敌人。万天叫道:“众位朋友尽管守住,只要他忍不住开口呼吸,就中了我的鬼毒啦!”

  金道人道:“这小贼对我们猛攻,气想必快用完啦!只要气一用完,必定死在万天道长的神杖下!”

  徐风吟怒极反笑,双掌突然拂出,他这两掌掌力十分厉害,柏舟等人不敢直当其威,纷纷后退。

  徐风吟纵身往后一跳,道:“区区一根九节槐杖,你们当我徐风吟真的就怕了?”喝道:“霍连城,夺杖!”

  但听一道蓝色身影从涧下闪出,轻一转身,已到了九节槐杖之前。那人伸手夺杖,万天回头去追,那人左手取杖,右手迎着万天直拍。他这一掌平平稳稳拍出,万天承影剑与他掌心一触,只觉如碰坚石,承影剑竟然弹了回来。

  这一剑不刺还好,一刺之下只把万天吓得冷汗涔涔,自思:“我这承影剑向来无往而不利,怎么竟刺不穿他一只肉掌?”

  只见那人穿着一袭蓝衫,三角眼,鹰鼻子,满脸凶狠之色。志远道士、金道人叫道:“把万天的槐杖留下!”一人使刀横劈,一人使剑直刺。那人一声冷笑,将槐杖插到地上,看准了位置,左手凝拳发出,右手成掌削出。当当两声,一刀一剑断折在地。

  那人沉声道:“敢再上来,我把这根破杖给折了!”举起九节槐杖。万天见他空手接住自己一剑,又折断金道人、志远道士的武器,知道此人双手必有玄机,忙道:“慢!你敢折我九节槐杖,今日走不出这里!”

  那人哈哈大笑,盯着万天上上下下地打量,说道:“我霍连城怕过谁了?谁越威胁我,我就偏偏这样做!”举起槐杖,做折断之势。

  万天叫道:“住手!”

  徐风吟微微冷笑,说道:“万天道长,我这位连城师弟,双手以锟铻精铁淬炼千日,掌如精钢,可比合一门的龚三通厉害得多啦!你想要他不折九节槐杖就客气一点。”

  万天强忍怒气,道:“把九节槐杖还我,我放你们离开。”

  霍连城哈哈一笑,说道:“我们飘渺采天宗的人需要别人饶恕吗?你今天就算不放,我与师兄也能把你们杀光!”

  万天道:“这样说的话那就来试试!”双剑相交,火花爆出。

  徐风吟道:“连城,把槐杖还给万天道长。”

  霍连城道:“万天道长,还给你啦!”把九节槐杖丢了过去。

  万天忙伸手接住,检查一遍后方松了口气。徐风吟一声冷笑,说道:“万天道长,我这师弟想要动什么手脚的话你是看不出来的。”

  万天哼了一声。金道人等人收好兵刃,走到青苹一边。徐风吟道:“诸位已经见识我们师兄弟的修为武功了,倘若我师兄弟想要与诸位动手,只怕你们当中少说也要死上四五个。”

  柏舟等人心想不错,看徐风吟武功修为,已经不在冯隐君之下,再加上他这个双手如铁似钢、坚不可摧的师弟,倘若自己等人要和他们动手,即便能胜,至少也要死伤过半。

  万天冷笑一声,道:“的确如此,但你们若是欺人太甚,贫道拼死也要与你们展开搏斗!”

  金道人道:“不错!若你们非要动手,那我们这些人拼着死伤过半,也不能就此屈服!”

  徐风吟微微一笑,转过身望着灵溪涧,说道:“徐某此次前来自然也不是存心与诸位作对,拼死拼活大可不必。”

  金道人道:“那你想要干什么?既然不想与我们作对,为什么一上来就跟我们打?”

  徐风吟转身看着他,见他身穿道袍,三十岁上下,微微一笑,道:“是万天道长一见到我就拔剑和我相斗,倒非徐某故意与诸位作对。”

  万天哼了一声,抬头望天。

  青苹道:“既然这样,阁下来此想要作甚?”

  徐风吟上上下下打量着他,问道:“是你在铸飞廉剑?”

  青苹道:“正是贫道。”

  徐风吟说道:“据闻要铸飞廉剑需要玄幽陨铁。”

  青苹道:“不错,玄幽陨铁贫道恰好有。”

  徐风吟道:“玄幽陨铁乃天地之间、阴阳之内所诞生的奇铁,想要熔化玄幽陨铁,普通炉鼎可难承其威。”

  青苹摇了摇头,“这倒不错!普通炉鼎是没有用,我以三足鼎炼陨铁,陨铁未曾熔化,三足鼎已经炸开。”

  徐风吟微笑道:“这是自然,倘若寻常炉鼎也能炼得动玄幽陨铁,那飞廉剑早就被铸成了。何以数千年来,未见有铸剑师铸成飞廉剑?”他负着双手,抬头看着东方的初日,道:“想铸飞廉剑,非但这寻常炉鼎用不得,这常火也用不得。”

  青苹见他似有深意,走上前,问道:“你有何高见?”

  徐风吟道:“想炼飞廉剑,非锟铻炉鼎,寒燄阴火不可!”

  青苹一怔,道:“这两件东西可是难寻啊!锟铻铁据说产自锟铻山,极难获得,若能得到一钱两钱,熔在凡铁中造成兵器,就有分金断石之利。寒燄阴火更是只存在于古书之中,却到哪里寻来?”

  万天微微冷笑,说道:“只怕是他在放屁!”

  霍连城哈哈一笑,说道:“锟铻铁么?我飘渺采天宗要多少有多少!你万天才会出口放屁!”

  万天怒目瞪视,霍连城不甘示弱,也瞪了回去。

  青苹向霍连城瞧去,疑道:“真的有?”但见他神状得意,并非说谎。

  徐风吟道:“区区一座锟铻炉鼎,算得了什么。连城,你去取来。”

  霍连城道:“是。”但见他转过身子,不见弯膝,人已跃出三数丈,一纵两纵之间,便离开溪涧。过不多久,见他从涧下上来,后背负了一座丈许高的黑色炉子。

  他将炉鼎平平稳稳地放到祭台上,笑道:“这是我二师兄的阴阳分金鼎。”

  青苹等上前围看,只见炉鼎黑漆似墨,竟有七足,带双耳,下备燃孔,炉鼎上画有龙凤狮虎狼豹犬七兽。

  青苹啧啧称奇,叹道:“果然是锟铻铁所铸的炉鼎,我见过三足鼎四足鼎,七足鼎还未曾见过。”

  万天道:“炉鼎有了,你说的寒燄阴火呢?”

第一百三十二章 锟铻鼎寒燄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