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菜刀成神传

菜刀成神传在线阅读

菜刀成神传

魏女子

武侠·武侠幻想·37.8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3-20 22:03

隋末年间,小凡发现自己竟然异于常人,有着一双可以扭转乾坤的天目神眼,机缘巧合之际,获得一把无坚不摧的菜刀。仗着这把菜刀,小凡过关斩将,成为影响历史发展的关键人物。小凡的身边美女如云,其中有一位能够影响他和改变历史时空,她居然是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内科女医生。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黑衣人

  某个旮旯小山村里住着四五十户人家,炊烟袅袅,鸟语花香,鸡鸣犬吠。

  这村子叫牛家村。虽然村子的名字姓牛,村里的人却没一个姓牛,而姓林。

  村落四周被群山环绕,一条小溪横穿村庄,汩汩而流。

  妇女们在小溪两侧洗刷衣物,孩子们在一旁嬉戏,不远处,还有许多村民正在松土耕地。

  这是一幅春意盎然的画面。

  沿着小溪,村尾处有座小山,山腰中有间茅屋,茅屋周围是用一根根竹子和芦苇编织的栅栏围着,院里左侧大大小小放着几个木台,上面晒着辣椒鱼干等等,右侧却是放着一个残败的落兵台,上面什么兵器都没有。

  这茅屋里住着一位老者,白眉长须,骨瘦如柴,看样子没八十也有七十,行动却是自如,是个隐居在此的高人。

  老者平时也不爱说话,跟村子的人少有来往,而村民们更觉得他为人古怪性格孤僻,更好奇他一个高龄老人不种地不养牲口的居然也能衣食无忧。

  这老者有一徒弟,十三岁的少年,生理期刚刚开始,生的是斯文英俊。

  少年为人也很热情,带点腼腆,喜欢和村里的同龄小伙伴玩耍,又爱打抱不平,经常保护女孩,特别是村里的小花被人欺负了,他都是第一个站出来替她撑腰。

  他跟老者学过两年武,所以跟比自己还大的人打起架来却还能占上风,也因此他招很多女孩的喜欢,招男孩的忿恨。

  这少年跟小花同龄,但小花却早他一个月出生。

  小花家在街尾,靠他家最近,他俩从小玩到大,感情非常深厚。

  小时候他就对她说,我长大了一定娶你做老婆。她也说,我长大了一定嫁给你做老婆。

  两小无猜的他们就这样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一起读书习字,一起捕鱼捉虾,后来他习武了,她学会了针绣。

  他叫小凡,一个无父无母,从小跟着师傅生活的人。

  有时候小凡会问师傅:“我是从哪里来的?”

  师傅敷衍地说:“长大后再告诉你。”

  小凡又问:“师傅你叫什么名字?”

  师傅说:“你叫我师傅就可以了。”

  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小凡还是一直叫他师傅,没有猜想,没有疑问,他只想跟着师傅学好武艺,跟着小花,一起长大。

  小花与小凡玩的好有一大半原因是两家离得近,两人年纪相仿。

  小花有四位妹妹,她母亲肚里还怀有身孕,听小花说,是她父亲想生个男丁,传下香火,但是老天不作美,硬是全生女子。她父母毅力非凡,虽然家境贫寒,但这次还是又怀上了。

  今晚,月亮很高,仿佛不服气白天的日头,格外的明朗。空气中飘来清新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花草味。

  明天正是小凡十四岁生日,他好开心,心里不停地想着小花会送什么礼物给自己。

  记得一个月前她生日的那天,小凡花光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积蓄,买了个银手镯给她,收到礼物的她笑靥如花,说在小凡生日的那天也会送他礼物。

  小凡很期待。

  趴在窗沿上看着月亮的小凡还在思索着小花将送啥礼物,忽然间见到不远处有四个黑影在不停地移动,最前面那位高瘦矫健,像是师傅的影子,后面三个都是中等身材,手持兵器,在月光下闪闪发光,格外耀眼。

  看这情景,显然是后面三位正在追杀前面那位。

  见那锋利的武器一闪一闪的发光,像是村里的屠夫阿三磨的杀猪刀一般吓人,小凡顿时毛骨悚然,脑海中想象的是这么一刀子下去,杀猪般的嚎叫。可是内心里又担心是不是师傅被他们追杀,一时忐忑,不知如何是好。

  只见这四个人影径直往山上飞奔,越奔越远,小凡赶紧跟了上去,要不是他胆大,再加上担心真是师傅被人追杀,老早就躲起来了。

  其实这些都是借口,中原人最喜欢凑热闹了,无论老弱妇孺,不管是否安全,人多就扎堆,有热闹瞧就旁观,小凡也一样。

  这时候的小凡在轻功造诣上还只是入门级别中的入门级,才一口茶的功夫就跟不上这四个黑衣人,所幸这附近的山头他是闭着眼都知道怎么走,这才循声跟上,远远的看见这四人停了下来,其中那高瘦黑衣人被围在中心。

  他偷偷地匍匐前进,在离他们五六丈远处停下,在月光照耀下,才看清这围着的三人穿的均是暗蓝大褂,长筒皮靴,手持戒刀,面目狰狞,其中一人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伤疤,从左眼上斜下到右腮,像是给人当面砍了一刀。

  被围在中间的那位身着夜行衣,脸蒙黑巾,看不清样貌,赤手空拳地站着,身材轮廓有点像师傅,一直不语。

  只听那脸有刀疤的大汉骂道:“奶奶的熊,挺能跑的,害我们仨追了三十几里路!今晚毙了你这个贼盗,敢偷我家老爷的东西。”

  另外一个大汉也骂道:“奶奶的熊,大哥,老三,别废话了,一起上去宰了,提人头回去,县老爷肯定有赏。”

  那个被呼作老三的汉子显然不像另外两人那么暴躁,带点沉稳的口气道:“大哥二哥,这人既然能够单枪匹马潜入县衙这么多次而不被发现,想必有惊人之处,莫要大意!先周旋着,看他出招门路。”

  中间那蒙面人用沙哑声道:“你们唐门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门派,想不到出了你们这三个叛徒助那狗官欺压百姓,我拿那么一点救济一下穷苦百姓,算是给他积点德。再说,就那点钱财,不过是那狗官的九牛一毛,竟高薪聘请三年前叛出唐门的‘三窟鬼’来看家护院,看来这狗官还有更加值钱的东西怕我拿去,改日再进去探个究竟。”

  小凡躲在草丛后动也不敢动,听不出这装出沙哑声的蒙面者是谁,更不知这三只哭鬼是什么来头怎么个哭法,不过敢肯定他们就是坏人。

  看着这三个拿刀的,追杀一个空手的,他心里在不停地给蒙面者打气抱不平。

  只听那大鬼汉子道:“知道你大爷的名头,还敢如此嚣张,竟口出狂言要再去偷盗,今晚就先毙了你,到阎罗殿去偷吧!”说完就挥刀砍去。

  这大鬼人称“疤面鬼”唐龙,真实姓名不详,与山西哭面双雄大战一天一夜,并砍死一人废掉一人而一战成名。

  虽是胜了,但也是惨胜,脸上被其中一人剑刃斜斜划破,留下一条大疤,故有疤面鬼这个称号。

  其人外表粗陋,再加一条伤疤,更是丑陋无比,但有个好处就是与人斗殴之时,别人见其模样,已先怯了三分。

  唐龙武功本就了得,再加其貌,如虎添翼,江湖上少有敌手。

  但这个蒙面者武功更是高深莫测,赤手空拳还占了上风,唐龙两侧肩膀各中一掌,虽无大碍,但也被其深厚内功震得两臂酸麻。

  二鬼见唐龙不敌,也抄刀欺身而上,与唐龙形成掎角之势。

  这二鬼人称“大头鬼”唐虎,脑袋虽大,智商却不高,是个蛮汉子,武功是三鬼中最弱一个,却凭着天生神力排行老二。

  他样貌一般,身材魁梧,酷爱酗酒,不爱洁净,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怪味能熏死蟑螂。

  三鬼人称“多头鬼”唐豹,为人机智狡猾,多有筹划,表面上人模人样,像个彬彬君子,内心却是贪财好色的阴险小人。

  当年唐龙唐虎二人就是受他的游说而一起叛离唐门,至今为止成为江湖人所不齿的“三窟鬼”。

  此时那蒙面人已与二鬼斗了二三十回合,不分上下,但酣斗之间还多了几分防守的招式,显然是一人之力抵二鬼,已经开始有些吃力,再加上外围还有一鬼正在虎视眈眈,蒙面人的招式中出现些许破绽。

  虽是如此,这蒙面人亦是艺高人胆大,在生死殊斗中频频下了杀手。

  在外的唐豹果真目光如炬,喊道:“大哥二哥,此人年迈,经不住我们跟他耗战,多防守,少进攻,耗他精力。”

  蒙面人哈哈一笑,退出二鬼的攻势范围,道:“果然有点聪明,但那又如何!”

  说完,气沉丹田,双掌凝聚几十年内功,如雷一般劈向二鬼。心中却又想:“这二鬼可卖个破绽除了,但这唐豹在一旁,实为大患,应先除掉才有胜算,否则要搭上自己的性命了。”

  想到这,右手探入怀中,掏出三颗斗大珍珠,咻咻咻射向唐豹,忽又觉得不妥,又摸出一颗运上内劲射出。

  这珍珠正是蒙面人从县衙那边偷来的,一直放在怀里,这时正好派上用场。

  眼见这疾如风迅如雷的珍珠分别射向唐豹天灵、小腹及私处三处要害,认穴之准,世间少有。

  唐豹吓了一跳,知他内功深厚,不敢硬接,急忙向后跃出丈余,再趁势拔地而起,躲过这致命的三颗珍珠。

  哪知落地之时,听到破空之声,又有一颗珍珠射来,这时自己身在空中,没有借力之地,只好抛出手中的单刀,“当”的一声与珍珠相碰,竟折为两段掉在地上。

  见这情景,唐豹也已吓出一身冷汗。

  “好功夫!”那黑衣人赞了一声。

  “彼此彼此。”唐豹心有余悸地道,“大哥二哥,按我刚才所说的,继续耗他,两三百招内定能将他制服。”

  小凡在旁一直纳罕,为什么说话这人不一起上去,以三敌一,岂不是胜算更大。不过他还是担心这黑衣人是师傅,所以不上去更好。

  殊不知当年有三英战吕布之说,本来关羽张飞二人已与吕布大战两三百回合不分胜负,刘备恐其兄弟有失,加入战团,而三人之中要数刘备的武功最弱,以至于吕布便从刘备这个最弱的隘口逃脱。

  唐豹深知此理,凭借大哥高深武艺、二哥勇猛臂力,打个平手就已经是胜算在握,故只在一旁观察。

  黑衣人怒道:“好小子,在一旁作壁上观,也敢大言不惭,老夫百招人取了这两斯鬼头,再拿你是问!”

  这黑衣人说得如此轻巧,也只是给自己打气吓吓他们。

  唐龙唐虎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功夫造诣上已是少有匹敌,况且还是二人联手,更是难上加难。

  黑衣人渐感不支,心中亦是焦急,本来防守之间还带些进攻,现在已全部转为防守,心中想着脱身之策。

  激斗良久,黑衣人自知不可恋战,卖个破绽,忽然窜出唐龙唐虎的包围,径直往顶峰飞奔而去。

  唐豹大叫:“不要叫他给跑了,追上去!”紧接着,三鬼跟了上去,一会间不见了踪影。

  小凡爬出草丛,心想:“这峰顶上无路可逃了,北面崖壁非常陡峭,常人根本无法攀岩,峰下又有一条河流流向远方,不知流向哪里,这黑衣人为什么还往山顶逃去呢?他应该不是师傅,要是师傅本人,他肯定知道此去必定是无路可逃了。”

  眼见已经跟不上这四人了,小凡无可奈何地下山回屋去了。

  回到屋里,不见师傅,心中又开始忐忑。

  天色这么晚了,他收拾好房间,躺在床上准备入睡,却又如何睡得着,一会担心师傅出事,一会又想着明日小花送的礼物,心中思绪万千,过了许久,竟也入睡着了。

  这一睡却睡得很沉,小凡没有自然醒来,而是被小花叫醒。

  按平时,小凡会在太阳还没上山之前,砍柴造饭,剩余时间就用来打坐练功修行吐纳,等饭菜皆好,便与师傅共同进食。

  小凡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又处在乡下,生活起居的事情对于他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且他还烧的一手的好菜,师傅吃得都赞不绝口。

  “小凡,你怎么还在睡啊!”

  今天是小凡的生日,小花一大早不见小凡的人影,便径直来到小凡的房间,见他还在熟睡,就直接摇醒他,嘴里还嚷着:“你这个懒猪,怎么还在睡。”

  小凡在睡梦中醒来,两眼惺忪,见是小花,不惊有些尴尬,自己身着内衣,幸好还有被褥盖着,不至于被她看个干净。

  哪知小花刚把小凡叫醒,竟又欲伸手去掀被褥,叫道:“快起来,太阳晒到屁股了!”

  小凡被她的举止吓了一跳,满脸绯红,赶紧抓紧被褥,生怕被褥被掀起,忙叫道:“你,你快先出去,我马上起来。”

  “嘿嘿,你害羞啦。”小花边说边走了出去。

  小凡见她出去,慌忙起床穿好衣裤,原先还有三分的睡意,现已吓得半分全无。

  他走出卧室,见小花笑盈盈地站在一旁,脸上又是一阵通红。

  不知为何小凡对外人从不害臊,唯独在小花面前,什么事都有点放不开。

  过来一阵子,小凡才道:“今天这么早来啊。”

  小花道:“还早,都已经巳时了。而且,今天是你生日,还睡得跟猪一样。”

  小凡缓缓道:“昨天晚上,我发现后山那边——”

  没等小凡说完,小花就抢道:“饿不饿?我去煎蛋给你吃。”

  小凡道:“饿死了,我们去煎蛋吃吧。”

  烹食炒菜本就是小凡擅长的技能,小花说是要给小凡煎蛋,到头来,还是小凡一人全全搞定。

  二人就在小院木台上吃得津津有味。

  小花正要伸手从怀里取出物样,忙道:“今天是你生日,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你把眼睛闭上,不准偷看。”

  小凡赶紧闭上双眼,内心喜悦,满怀惊喜。

  只听小花说:“好了”,小凡便迫不及待地睁开双眼,却见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他面前。

  “生日快乐!”

  小花把匕首递给小凡,小凡赶紧接住,内心激动,话语不清:“谢——谢,太好了,我很是喜欢!”

  说完,就把匕首把玩在手,真的是爱不释手。

  小花笑嘻嘻地道:“你看剑壁上有什么?”

  小凡定睛一看,果然看见剑壁两面的底端均刻着一朵小花,小凡知道这代表着见物如见人的意思,心中满是欢喜。

  又看了一下剑刃,没有开封,好奇地问:“这匕首怎么没有开封?”

  小花有点气愤愤地道:“都是那个打铁师傅,我叫他帮我开封了,他说,小孩子家,不要开封,会伤到人。我骗他说是我爹爹要打的匕首,他说,你爹怎么会刻花在上面。你说气不气人,咱们这里不找他打铁,还真没地方打了。”

  小凡哈哈大笑:“没事啊,我也很喜欢呢!”

  说完,他又玩了一会匕首,这才收入怀中。

  小花道:“你刚才说后山那边怎么了?跟你聊天,忘记问了。”

  小凡“哎呀”一声,急道:“我昨天晚上在后山看见有三个大汉追杀一个蒙面人,而那个蒙面人很像师傅,而且师傅昨天晚上一晚都没回来,会不会出事了。”

  小花道:“没事的,师傅武功那么好,又是经常没回家的,应该不会有事的。”

  话虽如此,可她的表情还是流露出担忧的神色。

  小凡知她是安慰自己,无可奈何地道:“我们吃完去后山看看吧。”

  “好。”

  两人匆匆吃完,携手向后山走去。

  小凡步伐较大,身手矫健,一路上都是他照顾着小花。

  乡野间,两个十四岁的少男少女,即使携手也不足为怪,因为他们俩都秉着一颗质朴的心。

  待来到昨晚黑衣人打斗的地方,小凡停了下来,对着小花道:“就是这里了,昨晚有三个恶人围着一个黑衣人。”

  小花环顾四周,见四周花草凌乱,果然有打斗的迹象。

  仔细勘察一会,在一旁草丛中找到一把折断的单刀和一颗白珍珠,正是昨晚打斗后遗留下来的。

  小凡跟小花从没见金子,更何况是珍珠,只是小花见这白色珠子样子好看,想留着自己把玩。

  小花道:“小凡,你看这珠子,白白净净的真好看,中间还有个小孔,正好可以穿根线戴着好看。”

  小凡道:“那你戴针线了吗?”

  小花道:“我随身都带着呢。”

  说完就从怀里拿出一个紫色小荷包,小心翼翼的解开袋口,拿出一捆白色线圈,拉出一条长长的白线,放嘴角咬断白线,收起线圈入袋,再将小荷包袋放入怀里。

  这一连串的动作是那么的轻盈娴熟,可见她经常在家做女工活了。

  小凡见她拉一根长线,有点纳罕:“你怎么拉这么长的线?”

  小花笑道:“你不懂了吧,这一根线不牢固,容易断,我要折成三根线,交织成一根粗一点的。”

  小凡道:“你还挺细心的嘛!”

  “那是。”

  小花小心翼翼地交织着线,不一会儿就交织完毕,将线穿过珍珠,两头打了死结,这才挂在脖子上,心里又担心珠子会掉了,赶忙又将珠子放进衣领里。

  小花道:“我们走吧。”

  小凡道:“我们到山顶看看吧。”

  小花嫌山高有点不想去,道:“山顶那么高,北面又是悬崖峭壁,万一摔下来,要粉身碎骨了。”

  小凡见小花不想上去,也不勉强她,道:“那你在这里等我,或者自行先回去,我上去看看吧。”

  小花道:“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要小心点。”

  二人就此分开,小花沿着原路返回,小凡却往山顶爬去。

  这山顶虽高,但小凡从小就熟悉上山路径,故不到半个时辰,便到了山顶。

  山上没有什么大变化,一些杂草几棵树木,没有打斗的痕迹。

  这里有片空地,能容纳个十几来人,再过去点就是悬崖峭壁,往下望去,白云萦绕山腰,终年看不清底下风景。

  小凡虽然胆大,但站悬崖边久了,心中不免有些害怕,四下查寻无果,只好沿原路返回。

  小凡才刚走不久,便闻到一股大火焚烧味从山脚下传来,刺鼻难闻,还不时传来噼里啪啦的爆裂声,接着就是哭喊声大作。

  小凡定睛一看,顿时浑身毛骨悚然,一股寒意从脚心凉到头顶,仿佛两脚不听使唤,整个人酸软的险些从山顶滚下。

  正是山下的牛家村已火海连天,隐隐约约能看见一群村民已经在村广场上集中,哭声喊声吆喝声,声声震耳。

  小凡不知所措,飞奔下山。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武侠幻想小说

菜刀成神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