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佳死亡时间

最佳死亡时间在线阅读

最佳死亡时间

卜九九

现实·人间百态·19.0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07-28 13:30

美好的生活彼此相似,不幸的生活各不相同。茫茫人海她在这里,人海茫茫他在何方?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即墨一把推开酒吧的门时,是傍晚六点钟。这是目前她在这个喧哗的城市找到的唯一一个僻静的处所。当然这是一种讽刺,天大的讽刺。但无所谓,反正这个正儿八经的姑娘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这间现在还门庭冷落的酒吧。她来这里不是为了喝酒,而是为了逃避。逃避什么呢?逃避喧哗与骚动,逃避孤独与深思,逃避理智与情感,逃避罪与罚。在这个精神悲惨的世界,她想让寂灭的灵魂涅槃重生。

  昏暗的酒吧里只有三位侍者,围坐在一张桌子周围打牌。两男一女。两位男士很年轻,是两个眉清目秀的小男生。那位女士身材高挑,短发,面容给人一种苛刻的感觉。刺耳的音乐回荡在寂寥的空间,震得人心里不舒服;挂在墙上的超大屏电视机正在播放电影《敢死队》,演员的说话声被刺耳的音乐声吞没了。

  不知何故,即墨觉得自己有点冒失。但她还是气定神闲地从三位侍者的旁边走过,一屁股坐在一个忽明忽暗的角落里。

  那位短发姑娘随即不情愿地站起身,走到即墨跟前。

  “请问您要喝点什么?”她彬彬有礼地问。

  “咖啡。”

  “什么咖啡?”

  “卡布奇诺。”

  短发女郎悻悻然地走开了,好像顾客点了一杯咖啡让她很扫兴似的。但她并没有走进吧台去做咖啡,而是一扭身又坐回到老位置上。那三个不着调的年轻人又开始热火朝天地玩起了扑克牌。

  即墨诧异地看着那三个慢待客人的侍应生,又环顾了一圈这间冷冷清清的酒吧,她疑惑了。

  这时从吧台的一个黑漆漆的角落里突然站起来一个人。这是个身材颀长的大男孩,在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脸。他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从吧台走出来,径直向客人走来。但就在快要走到客人跟前时,他脚下一打滑,把整杯咖啡全部泼到了客人刚刚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上、脸上和身上。即墨的脸感到一阵灼热,与此同时电脑也顿时黑屏了。

  原先玩牌的那三个人见状惊呼着站起来,潮水般一起涌向客人。就这样,四位侍者惊慌失措地围在客人的桌子四周,目瞪口呆、噤若寒蝉。客人一言不发,只是愣怔怔地盯着黑屏的电脑发呆。爵士乐趁虚而入,毫不留情地在五个人的耳边肆无忌惮地聒噪着,令人心烦意乱。这一刻,即墨终于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杰森·斯坦森充满磁性的声音,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瞥了一眼电视屏幕,她恍惚觉得杰森·斯坦森的那双深邃的眼睛正望向自己,不动声色地嘲笑她的背运。

  “对不起。”肇事者诚惶诚恐地说。

  即墨漫不经心地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到道歉者的脸上,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这个闯祸的大男孩。她并没有把锐利的目光即刻移开,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看得这个犯错的男孩心里一阵发毛。

  “我不用你们为这次事故负责,”即墨看着大家用平和的语气说,“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条件就是:你们三个人今天都可以下班了,马上给我消失。”她指着其他三个无辜的人说,“但你,”她把食指对着肇事者,“必须留下。今晚这间酒吧我包了。给我把这该死的音乐关掉。”

  被点名除外的三个人面面相觑,然后乖乖地,其实可以说是相当兴高采烈地离开了。谁都不怀疑他们的内心里一定一阵窃喜。而肇事者则胆战心惊,他用大难临头的目光怯生生地看着这个给人一种尖酸刻薄、冷漠无情的感觉的女人。

  “对不起。”他弓着腰又说了一遍。声音很低,连他自己听起来都费劲。

  “既然是道歉,就应该有诚意,大点声。”

  “对不起。”男孩努力提高分贝。

  即墨不动声色地笑了。

  “你今年多大?”她问。

  “十九岁。”

  “叫什么名字?”

  “骚塞。”

  “什么?”

  “骚塞。”男孩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你是一位诗人吗?”

  骚塞用困惑的目光看了即墨一眼,没有吱声。即墨的嘴角漾出一丝若隐若现的嘲讽之意。

  “把电视机关了,”即墨又开始发布命令了,“然后再给我冲一杯咖啡。”

  骚塞不敢有任何异议,此刻就像对方是一位将军,而他是一位士兵似的,他必须绝对服从命令。于是他乖乖地关掉电视,默默无语地走进吧台又冲了一杯咖啡,然后小心翼翼、毕恭毕敬地端到客人面前。他表现出的那副谨小慎微的样子,似乎表明他生怕自己再犯一次错误似的。一种男性的直觉使他相信,假如再犯一次错误,那就不再是当个唯唯诺诺的奴才这么简单了,很可能会把身家性命葬送在这个凶神恶煞的女人的手里。

  即墨端起咖啡啜了一口,随即放下咖啡杯,抬起脸又看了一眼这个依旧诚惶诚恐的大男孩。

  “过来。”她用命令式的口吻说。

  骚塞迟疑不决,他不知道这个张扬跋扈的女人究竟要干什么。一种警觉的本能使他意识到,他遇到了一位前所未见的难缠的客人。

  “过来。”即墨又说了一遍,语气不容置辩。

  骚塞眼看推托不过,胆战心惊地慢吞吞地走到客人的跟前。

  “坐。”客人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说。

  骚塞用困惑的目光看着客人,脸色难以用人间言辞描摹。

  “坐。”客人又重复了一遍,语气比前一次更坚决,也更冷漠。

  仿佛一股寒气袭遍全身,男孩不禁打了个寒噤。他战战兢兢地坐到顾客身边,身体尽量往后缩,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我叫即墨,即刻的即,墨水的墨。”顾客用友善而温柔的声音说,与此同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男孩的那张英俊的脸,“很高兴认识你。”说着她伸出了手。

  骚塞看着即墨伸出的那只白净修长的手,脸刷地一下红了。但灯光昏暗,即墨并没有发现他的这一身体上的本能反应。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在这个女人面前突然莫名其妙地羞涩起来。他此刻说不出自己内心的感受,他觉得这个女人像个谜一样横在了他的思维深处,他看着她,却无法理解她。他离她那么近,却感觉咫尺天涯。他觉得这个咋咋呼呼的女人就像一滩黝黑的墨水,随时准备借助一支笔泼洒出一个个荡气回肠的动人故事。

  过了很久,男孩才犹豫不决地伸出手,轻轻地握了握女人的手。那只手很柔软,很光滑,但非常冰凉。这只冰凉的手似乎也透出了这个女人人生的凄楚和性情的冷漠。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男孩第一次抬起眼毫不躲闪地直视女人的面庞,认认真真地打量起她的容颜来了。她的额头很高,有两道好看的眉毛,眼睛深邃却充满忧伤,鼻梁不算高挺,但鼻子精巧而美观,双唇很薄,嘴很小,让人有一种想上去吻一下的冲动。下巴尖,颧骨高,而颌骨很宽。这是一张奇特的脸,初见你判断不出这究竟是一张美艳的脸,还是一张庸俗的脸。你只觉得这张脸的各个器官都很特别,它们巧妙地组合在一起,会产生一种令人过目不忘的效果。

  “你看够了没?”即墨突然惊扰了骚塞忘乎所以的观察。

  骚塞连忙收回目光,哆嗦着低下了头。这个大男孩像只惊弓之鸟,动不动就显出害怕的神色,这一点让即墨与其说是洋洋自得,不如说是困惑不已。她觉得似乎有个无形的壳就放在这个男孩的身边,他随时准备蜷缩到那个壳里,躲避现实的种种侵犯。

  “接下来我说你听,”即墨用异常冰冷的口气说,“当个倾听者这是你今晚的义务,也是你弥补过错的唯一方式。但是我讲话的时候,你不许接话,不许打断我,也不许充耳不闻。过后更不许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以后不管你在任何场合见到我,都要装作不认识我。听明白了吗?”

  骚塞机械地点点头。

  “还有,”即墨又补充了一句,“你的名字和英国湖畔派诗人罗伯特·骚塞的姓相同。我喜欢这个名字。”

  骚塞用迷茫的目光看着这个奇怪的女人,不知道她究竟在说什么。接下来,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默横亘在这对男女之间。时间在这种死寂的沉默中悄悄地流逝。他们静静地望着彼此。他从她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惶惑不安的样子,而她从他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冷酷无情的轮廓。这是世界的一隅,这是岁月的一瞬,他们占据着此刻独属于他们二人的空间,分享着同样的空气,在彼此呼出的二氧化碳中消耗着生命的燃料,他们靠得如此之近,却不懂对方为何物。

  “你知道吗?”在寂静得令人着慌的酒吧里,突然一个奇怪的声音回荡在骚塞的耳畔,这凄恻而冷峻的声音接连不断地敲打着他的耳鼓,使他心慌意乱,思绪不安。“我的灵魂病了。我一直在用自己优美的文字治愈别人的灵魂,可是我的灵魂却不知不觉地病了,而且早已病入膏肓。我无法医治自己。我觉得我的精神已经死了。”

  说话之人的口气令骚塞不寒而栗,他不由自主地向后挪了挪身子,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防卫意识。

  “我无时无刻都觉得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我觉得癌症就潜伏在我的体内。我觉得活着毫无意义,可我却害怕死亡,尤其害怕英年早逝。我还很年轻,难道不是吗?上帝呀,我才三十一岁。我有钱,有时间,身心自由,可我不幸福。你说这是为什么?”她说着突然抓住了骚塞的手臂,男孩的身体情不自禁地哆嗦起来,仿佛他此刻正站在朔风砭骨的高山之巅。“我想死,却害怕死亡;我觉得自己病了,却厌恶去医院;我害怕孤独,却不愿置身人群;我渴望爱,却不自觉地要逃避爱。你说我究竟是怎么了?我就是我,可我不理解自己。是的,我无法理解自己,我觉得自己是个怪物,比异化人和丧尸更令人惊悚。”

  女人感觉到男孩的胳膊在自己的手心里打颤。她纤细的手指下意识地攥得更紧了。她病态的心理使她以折磨这个无辜的男孩为此刻最大的乐事。如果可以的话,谁也不会怀疑,她会硬生生地把自己的手指嵌在男孩的肉里,阴笑着看他英俊的面庞如何痛苦地扭曲在一起。这残酷无情的一幕肯定会让她先是纵情大笑,然后放声痛哭。

  男孩惊恐地凝视着这个走火入魔的女人,看到她乌黑的双眸射出两道凛冽的寒光。他的心在颤抖,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他呼吸急促,神经紧绷。这个女人让他感到史无前例的紧张不安,一种压倒一切的恐惧感使他急于想逃。是的,他完全可以不顾一切地逃走,把这个魔鬼一般的女人丢在这里,任由她在丧心病狂的处境中自生自灭。但他没有,即便他由于害怕而浑身哆嗦,即便他的潜意识早就想夺路而逃,但他僵硬的身体就像被钉在她的身边一样,坐在那儿纹丝不动。

  就像枷锁被劈裂一样,即墨的手突然松开了。她缓缓地放开男孩的手臂,随即把那张痛苦的脸埋在手心里无声地抽泣起来。

  “抱歉,请给我几分钟时间,我马上离开这里。”在她的哽咽声中,骚塞隐隐约约地听到了这样几个字。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人间百态小说

最佳死亡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