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刘冯冒险

  “报!主公,董承朱灵率军已到宛城三十里安营扎寨。”

  “有多少兵马”贾诩问道

  “回禀军师,大约有一万二千兵马”斥候应声回道。

  “恩,你先退下继续打探。我不要大约我要准确。”

  “诺”说完斥候退了出去

  “曹贼也太猖狂了,去年三万兵马都被本将打的大败而归,现在就敢只有一万二千人就敢攻打我宛城。曹贼你是不自量力而是根本不知道我张绣的厉害。”

  “将军,曹贼根本不是来攻打,我估计他在用董承拖住我军,互相消耗等他收复徐州才会兵下宛城。”

  “哦,军师为何这样说!”

  “将军你想,河北袁绍已经统一四州,我估计在一二年内袁绍定会南下与曹贼争雄。可现在曹贼根本没有一战之力,除非他能在袁绍未南下取徐州长安和宛城。然后再把汉室董承那些死忠清除,他才能有和袁绍开战的底气。”

  “曹贼胃口很大,他也不怕被撑死。”张绣嫉妒的的说道

  “撑死不撑死老夫不知道,可是本来曹操即使胃口再大也没有机会。可是刘备吕布给他机会了。曹贼怎么可能不把握住。”贾诩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呀!军师你说我们怎么办?”

  “将军肯听我的吗?”

  “除了投降曹贼,军师让本将军做什么就做什么。”张绣现在恨死曹操了怎么会投降与他。历史上投降是因为到了他必须他选择的地步,所以他不能因为自己私仇而害手下做无谓的牺牲。

  贾诩知道不能再说了。他知道张绣不只是恨曹操取邹氏为妾,更怕曹操为典韦和侄子报仇而被灭族。

  “叔叔,我知道我不死你不会离我而去,可真的到那个地步,叔叔一定要答应带着泉儿和兰儿逃命去吧!”张绣诚恳的说道

  “佑维,何必如此呢!”

  “叔叔,你知道我从未想过要争霸天下。可是形势逼人呀!投降袁绍曹操一定会第一时间消灭我,刘表更不用说了,他只是把我当做看门的狗,曹贼又和我夺婶之恨。这天下尽然没有我容身之所。”张绣伤心的说道。

  “报主公!府外有一个孩童自称是老主公遗腹子从西凉投奔而来。说有玉佩为证!”

  张绣和贾诩听到后懵逼了。

  “呈上来”

  “诺”

  张绣拿到手里仔细看看也就觉得是块精美玉佩,也没看出什么来。而贾诩是识货之人。

  “请进来”

  “军师,有什么问题?也就是这个孔雀雕刻好看。”张绣是一个武夫要让他看一件兵器马匹他能知道好坏,可如果看玉佩一百个他也不如贾诩。

  “将军,这是凤凰。”

  “什么!这,这,这是皇家之物。”张绣吓一跳,即使他再无知也知道凤凰代表什么。虽然现在汉室名存实亡但是毕竟还在。强大如曹操也不敢佩戴皇家之物招摇过市。也就是反贼袁术敢而已。

  过一会刘冯走了进来,看见张绣也就三十岁左右身材魁梧眼神犀利,而贾诩年纪在四五十岁样子,但是刘冯知道这是三国最顶级谋臣,

  所以刘冯进来直接走到上首位置用眼睛望了望春儿和小猴子。两人在进来的时候就得到刘冯吩咐。虽然怕,但还是按刘冯指示把张绣前面的按抬到他自己面前。浑然不觉得有点喧宾夺主。

  而张绣和贾诩眼睛死死的等着刘冯。这个七岁孩童不简单,两人的气势逼人,而刘冯浑然不在意,自己动手倒茶自己在慢慢品茶。

  张绣实在忍不住了,在自己地盘被人无视。“小儿你到底是谁?在我的地盘还如此放肆!真的以为自己是父亲遗腹子就敢这样狂妄。”

  刘冯说是张济遗腹子只是掩人耳目方便见到张绣,没想到张绣是张济从子都不能确定真假。看来以后面对世人就用这个身份。

  “哦!文和觉得呢!”

  “公子说笑了,在宛城老夫只听主公的。”

  “那骠骑将军听谁的。”

  “哼!在宛城本将说了算。”

  张绣意思很简单不管你是不是张济遗腹子都轮不到你做主。

  “那敢问骠骑将军称号谁给的。”

  张绣这时候不知道怎么说了,骠骑将军称号是他从父亲张济手里继承过来的。手下兵马也是从张济手里来的所以张绣才不敢把刘冯怎么样,他要是敢杀刘冯,他的手下一定不服他,现在曹军就在宛城外。

  “公子说笑了。我家主公封号陛下亲封的。”说完还朝许都方向拱手。也就是说和刘济没有关系。贾诩立马把汉室大旗竖起来。

  “哦!那就奇怪了。既然忠于汉室那为何见到孤还不见礼乎!”刘冯突然身上气势突然暴涨。

  孤?你到底是什么人?”张绣大声说道。怪不得他有凤凰玉佩。

  孤。不是一般人能够自称的,起码也是有封邑的列侯才能自称是孤。

  所谓列侯,就是一国之主。列侯的封地,就是侯国。比如说,孙策被封为吴侯,吴县就是吴侯国了。

  所以,作为一国之主,孙策自称是寡人。

  这列侯也因此称为诸侯。而在列侯之上的,就是诸侯王了。一般都是宗室,或是当今天子的儿子。

  他们被封为王,拥有自己的封地。这封地就是王国。比如说先汉时期,有七王之乱。这七王就是刘姓的诸侯王。

  “孤是当今皇子刘冯。”但是接下来,张绣贾诩就不得不再次震惊了,刘冯亮明了身份。

  两人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然后张绣望着贾诩。

  贾诩知道张绣的意思,汉室虽然名存实亡可毕竟四百年威望,早以深入民心。这个皇子不是从小得癔症吗?可是现在明明是聪慧异常,而且逃出许都。那么图谋什么呢!贾诩现在心里都有点乱。他望了一眼张绣然后起身向刘冯拜道

  “草民参见殿下,望殿下恕草民不知之罪。”

  “臣参见殿下,请殿下恕臣不敬之罪。”

  “免礼!”

  “谢殿下!”

  “孤既然亮明身份,还望骠骑将军和文和诚心待孤,不然孤自刎以众。”

  “臣(草民)不敢”

  “孤大道理不讲,只讲实际,骠骑大将军现在处境如何?降袁绍远水解不了近渴。何况袁绍优柔寡断不是仁主,降曹即使暂时安稳,可骠骑将军有夺婶杀将斩子侄之仇,就是曹贼有容人之量,可将军以后在曹营再难出头,子孙后代也有性命之忧,刘表就是守门之犬孤不讲也罢。如骠骑将军归入汉室,上对的起乃父在天有灵,下对起大汉百姓。而文和智谋超群过往有乱汉之嫌,然为保性命。孤可以既往不咎,更往拜入文和为师。以便坐拥天下。”刘冯霸气外露的说道。

  张绣激动不已,他从未想过要挟持刘冯征战天下,他自己有多少斤量自己知道。

  “臣愿为殿下效死!”张绣激动的留下眼泪说道。

  “好!孤记得乃父为汉室喂食之恩,更记得佑维今日归顺之意。孤发誓绝不负卿今日恩德。”刘冯说完朝张绣拜了一礼。

  “殿下!使不得。”说完错开身子激动跪倒在地。

  “佑维快起来。”

  好一会两人才平复下来。然后贾诩看到刘冯望着他。贾诩也和刘冯对视问道:“殿下!如草民不愿效忠待我如何?”

  刘冯望着贾诩目光不曾回避道“杀之。”

  张绣不懂所以刚要下跪求情,贾诩已经跪倒在地道:“臣参见殿下。”

  张绣没搞明白什么情况,刘冯已经把贾诩扶起来。两人哈哈大笑,张绣看他们哈哈大笑也就跟着笑起来。

  刘冯不敢相信这样顺利,觉得不可思议。其实细想也就说的通了。张绣贾诩已经到了无路可走地步,突然刘冯的到来让他多一条路选择。虽然前途渺茫,可是毕竟有希望。

  “佑维文和咱们说说当下吧!给我们时间已经不多了。曹操收复徐州就会对宛城开战。先说说孤的底牌吧!孤有父皇密旨然现在不能动用,更不能暴露身份。所以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我们现在宛城有多少兵马,战力几何。粮草多少。”

  “回禀殿下,宛城有八千精兵屯田兵三千,安众有屯田兵三千,精兵二千。西鄂一千精兵屯田兵二千。至于粮草……”张绣忘了望贾诩。

  “粮草够支持大军一年有余。总人口二十五万七千三百四十六。登记在册只有九万六千二百一十二。”贾诩应声说道。

  “这是为何?”

  “回禀殿下这是因为城内世家豪强府兵家奴还有我们自己屯田兵和精兵都不算在内。”贾诩耐心的说道。

  刘冯这才想到前世看百度的时候说三国人口锐减原来是世家豪强不算在内。

  “文和,孤时间不多,没有时间跟这些世家豪强争斗。不服者杀。”

  “殿下!这样是否会不妥。毕竟他们在地方上多年关系错中复杂,怕一个不好对于我们不好控制。”

  “文和你说的孤都知道,可乱世就要用重典,孤不可能让他们牵着鼻子走。这样吧!打一批,拉一批。总之我要这片土地只有孤一人声音。”刘冯这点魄力还是有的。

  “诺”

  “殿下!现在曹军兵临城下,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吗?”张绣说道。

  “孤可不会让曹贼夺了徐州再来收拾孤。佑维你放心,孤这次让曹贼掉块肉。我的计划是……”

  张绣和贾诩听到后都觉得刘冯计划大手笔,从而心里对未来更有信心。

  “文和,你觉得孤计划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回禀殿下!臣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只要殿下身份不泄露就万无一失。”

  “那好!我以后对外宣称是张济将军遗腹子叫张寿。”

  而宛城三十里外驻扎着朱灵和董承一万兵马正在安营扎寨。虽然同属一军但是互不信任,所以两方人马各自为政。

  “军师!你说董承老匹夫什么时候叛变。”朱灵咬牙切齿的说道

  “文博,你做为将军要戒急戒躁。后方有我守军一万八千兵马,再加上你现在五千兵马。他董承有通天的本领也休想成功。再说拖的越久对我们越有利,等丞相收复徐州再来收拾宛城张绣让董承做出头鸟,我们再收拾残局。那样更好!”毛阶说道。

  “军师,如果董承联合张绣怎么办?”

  “你作为将军不要只想沙场厮杀,多看看兵书多动动脑子,董承联合张绣正好给我们一网打尽的机会,何况张绣和董承都是老虎肯定谁也不信谁。他们有什么理由合作。”

  “不是说董承手里有密旨吗?”

  “哎!如果你是张绣就因为董承有密旨你就要听他调遣吗?”

  “那如果张绣和董承有一方先委曲求全呢!”朱灵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不是他不懂,只是他第一次带兵而且曹操派毛阶给他当军师。他当然要做到最好。

  “那我们先防守等到丞相来。”

  “那董承把密旨给袁绍呢!”

  “文博,你今天怎么啦!”

  “我就是想多问问军师好提高自己。”

  “呵呵!文博,董承不会把密旨给袁绍的,因为他知道给袁绍只会加快汉室灭亡,即使给了袁绍也无法号召勤王。天下诸侯都不是傻瓜,现在袁绍已经是天下第一诸侯,谁要帮他是自取灭亡。天下诸侯都希望主公和袁绍两败俱伤,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那么这次我们必赢,董承必死。”

  董承大营主帐内董承对着伏完大声吼道:“辅国将军你怎么能让殿下亲自犯险,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殿下一人身系汉室安危吗?如果殿下被张绣扣下挟制。我和你怎么还有脸面对陛下好不容易为我们创下的大好局面。死了也无法面对大汉列位先皇。”

  “车骑将军你先坐下,这些老夫都知道。可殿下说只有他去才能说服张绣与我们配合。这样才能保证你我家族平安不被曹贼灭族。”

  “可那也不能这样呀!”董承无奈的说道。

  本来计划是许都死忠至少保护董承伏完各留一子,然后他们和刘冯占领宛城在联合刘表袁绍站稳脚跟再进军汉中再图益州这样就有了王霸之业。汉室就能起死回生,可刘冯在路上改变计划,如果说降张绣,那么以后的路更加好走。所以刘冯冒险一试。

  

第五章刘冯冒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