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宛城分裂

  “报!将军计划可以开始了。”

  董承和伏完两人对视一下都激动不已,殿下成功了。

  “哈哈哈!好呀!终于走出第一步了。”伏完高兴的说道。

  “是呀!老夫现在去找朱灵!”董承说完就走往朱灵大营而去。

  “报将军!车骑将军求见。”

  “传”

  “文博,你说董承为何而来?”毛阶问道

  “哼,那个老匹夫肯定着急出兵。”

  “那文博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在这时候董承也进来对朱灵拱手说道“朱灵将军,老夫来问我军何时出兵。”

  “车骑将军,大军刚刚安营扎寨。先休整几日恢复士气再议出兵。”

  双方本来就不是一路人,说话也不客气。

  “朱灵将军,要知道兵贵神速。”

  “车骑将军,也要知道欲速不达。”

  “朱灵将军,张绣小儿以为我军要休整几日,所以我军才要出其不意。”

  “车骑将军,张绣反贼固城而守,何况兵马比我军多出几千兵马。不宜出兵。”

  “朱灵将军,那你兵马防备宛城,我带本营兵马攻打安众。”

  “那也要休整几日。”

  “哼!竖子不可谋。”董承说完掉头就走出营帐。

  “老匹夫你能奈我何!”朱灵生气的说道。

  “文博,不用在意,他就像秋天的蚂蚱也蹦哒不了多久。”毛阶说道。

  而董承出了大营才冷笑一声道看你嚣张到几时。然后带着亲兵驾马而去。

  第二天清晨一匹快马以飞快的速度跑进朱灵大营。

  “报!报!报!将军,昨晚宛城城内发生内讧,张绣与胡车儿双方兵马死伤无数。”

  朱灵和毛阶震惊不已!

  “因为何事”

  “回将军,因昨天有一孩童自称是张济遗腹子想让张绣收留,然张绣怕被夺取兵权就想杀掉以除后患。不幸被胡车儿撞见救走。所以最后两人刀兵相见。”

  “可是亲眼所见”

  “是小人亲眼所见,现在宛城乱成一团。”

  “军师,你说会不会是董承和张绣合谋。”朱灵问道。

  “报!报!报!将军今天张绣所有兵马撤出安众。”

  “报!报!报!将军今天张绣所有兵马撤西鄂。”

  “什么!”这下朱灵和毛阶震惊了。这下他们觉得不会是董承和张绣合谋了。因为合谋他们也不怕,只要占领安众和西鄂就站稳脚跟而宛城就是一座孤城。

  “快马回报博望城让陈泰将军率军赶来驰援。”

  “诺”

  “军师,这件事对我军百利而无一害你立刻准备拔营咱们驻守西鄂我去通知董承。”

  “好!”

  朱灵说完就出营驾马往董承军营而去。

  “军营重地,来者何人!”

  “我乃曹丞相座下朱灵将军,现有要事求见车骑将军快快通报。”

  守卫听说是曹贼手下气的牙痒痒,听说昨晚自己将军为了让我军杀敌立功要求朱灵当即出兵攻城,攻其不备。这个狗贼不紧不答应还出言羞辱将军。所以当即没有给好脸色说道:“将军有恙,不便见客。”

  “什么。”朱灵没想到董承会病倒。

  “我家将军昨天出你军营怒火攻心跌落马下到现在还未清醒。还请将军速速离开”一个像是守卫的领头。怒目而视对朱灵说道。

  朱灵这才知道他们对自己态度为何不好了,这是惹众怒了。

  “你在军中任何官职。”朱灵问那个向他解释的守卫。

  “回将军,小人任火长。”守卫不卑不亢的回道。

  三国时期基层的编制不论魏、蜀汉或吴都差不多,即五人为列,列有长;二列为一火,火有头;五火为队,队有头;二队为官,官有长;二官为曲,曲有侯;二侯有部,部有司马;二部为校,校有尉;二校为裨,裨有将军;二裨为军,军有将军、副将军。

  也就是说,刨去卫士、幕僚、杂役等,三国时军队的编制应该是“准方块制”的二二进制,最基层的分队单位是“火”(列长不算军官),每个火头管10人,每个队头管50人,每个官长管100人,每个曲侯管200人,每个部司马管400人,每个校尉管800人,每个裨将军管1600人,一个军则管3200人,由有称号的将军统帅。

  就在这时候董成走了过来。

  “朱将军,为何有空来我营,莫不是来我营巡视!”董成话里有话说道

  而朱灵听了也不生气,他觉得跟董成争执只会让自己掉身份。

  “董校尉,本将军来不是跟你起争执的。宛城张绣昨晚和胡车儿内讧,撤走安众和西鄂兵马。所以我率本部人马拔营进入西鄂防守,而你军尽快拔营进驻安众。如果延误战机本将军怕你吃罪不起。”

  董成装作惊讶的样子然后对自己亲兵说道“混账,斥候营干什么吃的。为何到现在本校尉还未收到消息,快去核实消息。”

  “不用核实了,你军还是乘早拔营进驻安众吧!”

  “哼,先不说这消息真假,即使真的朱灵将军觉得我家将军现在是否能长途跋涉。何况这要是某人的计呢!昨天我家将军让将军出兵,你推脱不已。现在又要出兵,什么都是你朱灵将军一个人说的算呀!还是将军觉得我西凉军好欺负不成。”

  “董成此一时彼一时,你还不配跟本将军这样讲话。现在你就回答本将军去不去。”朱灵脾气再好也经不起董成这样挑衅。

  “哼,那朱将军你不要以为我董成是个校尉就怕你,你问问我西凉儿郎怕你乎?”

  “呵!西凉儿郎!有我无敌,西凉铁骑!横扫八荒。”顿时整个军营一起回应道。

  朱灵知道西凉兵勇武过人,可是没有感受过西凉军的杀气。今天算是见过了,董承这五千铁骑比丞相麾下虎豹骑只高不低。

  朱灵毕竟是沙场老将,很快收住心神。“董校尉这样吧!我带本营兵马驻扎安众,你和几位同僚商量拔营进驻西鄂,这样对车骑将军疗养有所帮助。”

  “报,校尉大人……一个斥候来到董成附耳说道。”

  “朱将军,我会和几位同僚商量以后进驻西鄂。可是如果暗算我军或者把我军当枪使,哼!到时候我西凉儿郎即使都死光也不让莫些人好过。军务在身,素恕不愿送。”董成拱手的说道。

  朱灵看到事情已经办好,也不废话驾马而去。

  董成这才松了一口气,听老爷说什么演戏这也太不容易了。不过终于成功了。

  宛城现在张绣控制东北两门,而胡车儿控制西南两门。两方兵马因为昨晚大战,都在做休整。

  而胡车儿府上大厅上首位置坐着刘冯在听下面汇报昨天的具体细节。

  这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不像汉人的男子,只因他的头发。就知道他不是汉人。要知道古代汉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殿下!曹军已经进驻西鄂和安众。”胡车儿现在对七岁刘冯心服口服,用死囚和猪血加上动物内脏不紧骗过敌军探子,也骗过自己军营不知情的人。要不是自己和将军用威望压住军心,不然被这个殿下玩崩盘。

  “哦,胡将军从宛城路过是什么旗帜!”

  “回禀殿下,是一个叫姓朱的将军”

  “好!董承将军配合的好!胡将军也把我们消息撒播到汉中,让张鲁早一点知道。等孤腾出手来再收拾他。”

  “诺!”胡车儿应声说道。

  而张绣府中大厅,张绣来来回回走动时不时还叹气。贾诩反而不紧不慢品着茶,可是他的眼睛望着府外面出卖了他。

  “报!报!报!将军,曹军朱灵率军往安众方向而去。”

  “好!好!好呀!这样计划也就万无一失了。”

  贾诩也是松了一口气,要是董承进入安众的话,那就只能放弃宛城孤注一掷进攻汉中。

  “军师,殿下明明知道长安内乱,为什么不取长安而要舍弃难打的汉中张鲁呢!甚至还告诉李傕注意段煨背叛他和裴茂合作杀他。”

  贾诩翻了翻眼说道“老夫也没想明白,除了是殿下先知而知知,别的也没法解释。”

  张绣和贾诩想到当时刘冯告诉他们这些是心惊肉跳呀!因为太可怕了。

  “至于取汉中不取长安是殿下看的长远,不计较现在得失。虽然取长安更容易,但是立足长安西有韩遂马腾大小西凉诸侯,东面要面对曹操兵峰。根本没有发展空间,何况长安人口凋零粮草不济。然取汉中就不一样了。汉中的地理位置有很大的关系。汉中这块地方,进可攻,退可守。高祖当年打江山的时候,汉中曾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汉中位于长安跟益州的交界处。汉中的一边是蜀地,另一边是关中。汉中跟关中之间,中间只间隔了秦岭。拿下关中,兵峰逼近许都,半个北方就能握在手里。这是汉中可以有攻势的地方。汉中的守势在于,整个蜀地都非常险要,但必须是一整块。如果把汉中单独拿出来,防御力一般,蜀地的防御能力也会下滑。但是殿下再收复益州就立于不败之地形成王霸之业,敢于面对天下诸侯。而告诉李傕就更简单了,殿下只是不想曹操更容易得到长安,让曹操和李傕互相消耗实力。”

  “哎!殿下神人也!”张绣听完贾诩的话由衷的说道。

  朱灵率军进入安众城刚刚安顿下来,毛阶走进府邸高兴的对坐在主位上的朱灵说道:“将军,张绣兵马撤的很急,粮草兵器都还在。够我军坚持半年之久。”

  “好,这下本将军放心了。”朱灵终于放下心了。不管是计谋还是董承和张绣勾结他都立于不败之地。他只要坚守安众城就等于在他们后方扎一个钉子。何况和陈泰将军前后夹击,宛城已经是嘴里的肉了。想到张绣还在内斗,他更想哈哈大笑。

  “军师,把这边情况立马告诉主公。让主公知道有充足的时间收复徐州。”

  “好!再把长安收复主公就有底气和袁绍打消耗战了。”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不已!

  就在朱灵毛阶志得意满的时候有一支兵马从荆州悄然而至。

  “报!将军安众已经被曹军占领!”一个斥候快马来报。

  “好!我军距离安众还有三十余里,先让我军将士埋锅造饭。然后乘着深夜快速行军兵围安众城,绝不让安众城跑出一只蚊子。”文聘约莫三十多岁,高有七尺,满脸胡须,眼眸如铜铃,骤然一看,就会让人莫名的就感觉道凶神恶煞的气息扑面而来。

  “将军,你说张绣真的能全歼曹军吗?要不要我们支援一下。”一个裨将问道。

  “不行,主公来时对我特别交代,让张绣镇守宛城只是作为我荆州门户。不能让张绣做大做强。何况我军实力比曹军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哎!看来我军只能当一个看客了。”

  “那可不一定,不要忘记张绣手里有贾诩在。贾诩何人也!乱汉第一人。我们要小心应对,不要被他当枪使。”

  而宛城现在人心惶惶,百姓紧闭家门,街道两侧冷冷清清有人也是三步两步快速行走。

  宛城世家豪族以韩家为首,他们正聚韩府在一起商量要事。

  只见上首坐着一位六十几岁的老者,他是韩家家主韩林看上去道骨仙风世外高人的形象而左右两侧分别跪坐赵家家主赵普钱家家主钱来孙家家主孙佑李家家主李凯。

  “各位!安众周家和西鄂吴家派人传信老夫,他们想让我们里应外合。大家说说看法!”韩家家主率先说道。

  “我们五家相来同气连枝,韩老你就说咱们怎么办!”李凯说道。

  “是呀!是呀!”钱来孙佑两人应声道。

  “则平,说说你的想法!毕竟关系各位身价性命。”韩家家主看赵普对赵家家主赵普说道。

  “韩老,我觉得我们应该静观其变。毕竟宛城还在张绣手中,何况贾诩此人不好对付。谁敢说这宛城内乱不是贾诩的计谋,万一是个局贾诩就有借口抬起屠刀杀人。”

  

第六章宛城分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