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归顺

  “子乔,不用担心!”法正胸有成竹的对张松说道然后心情愉悦的迈开步子走在前面。

  张松望着胸有成竹的法正不由得仔细想想过一会他也想明白了,是自己多心了。

  过一会刘冯为张松和法正接风宴开始了。两人看着只有刘冯贾诩阎圃赵云四人作陪也不生气,人家再忙着出兵南蛮,还有时间接待他们已经是礼遇有加了。

  接风宴一开始大家一边喝着酒一边欣赏歌舞好不热闹。

  等到舞蹈结束歌姬也下去后,张松说双手举起酒杯朝着刘冯说道“骠骑大将军自从统领汉中,百姓安居乐业,一派欣欣向荣,实在是汉中百姓之福。不知骠骑大将军对我益州有何看法?”

  张松率先说话试探刘冯,他和法正虽然知道张寿有野心想吞并益州。但是他作为益州使臣还是要按官场规矩来,不然回去如何回复自己主公回复文武大臣。

  刘冯笑一笑反而对殿中下人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下人应声说道“诺!”

  刘冯看着下人下去才看张松和法正看到他们疑惑不解笑着说道:“子乔和孝直你们觉得益州属于汉室疆土还是属于刘璋私人领地。”

  张松和法正心惊,张寿怎么敢当着他们的面直呼自己主公名讳。难道不是攻打南蛮而是攻打益州,可是他那里来的底气。不过这时候他们作为刘璋使臣不能让张寿如此放肆。因为他们是读书人本份就是君君臣臣。

  “骠骑将军说话慎言!我家主公乃是汉室之后更何况是奉陛下旨意牧守一方,何来私人领地一说。而骠骑将军之父有救驾之恩,可是也不能没有名义夺取汉中之地吧?”张松 直视刘冯说道

  “放肆!”赵云站起来拔剑呵斥的说道。

  刘冯用手对赵云挥了挥才对张松说道“哦!难道孤作为大汉皇太子收复汉中收复益州收复汉室江山还要经过谁许可不成?”

  “什么?”张松法正两人惊讶的失口说道。

  “哼!如果不是太子殿下惜才,就刚刚对太子殿下不敬,我赵云让你血溅当场。”赵云怒目而视的说道

  张松虽然震惊但还是不相信,这怎么可能。当今陛下只有两位皇子,大皇子得癔症被寄养在国丈府,后因大皇子自己纵火身亡,二皇子在许都皇宫,何况刚刚四五岁。

  而法正不会这样想那么多,他只想如果张寿是皇太子那么汉室有救,乘着曹操和袁绍大战夺取益州就有王霸之业,如果是假的,自己不归顺怕是今天就是明年的祭日。不过法正看到赵云做法和刘冯贾诩阎圃处变不惊就知道一定是真的。那么只能说明国丈府大皇子根本没有的癔症而是趁机逃离许都…………

  法正望着刘冯不敢再往下想了,太震惊,太吓人了。他看到张松还要开口赶紧拉着张松跪倒在地“臣参见皇太子殿下,恕臣不知之罪!”张松本来想开口让其拿出证据但是被法正一拉跪倒在地又听法正这样说,他也赶紧跟着法正说道,他可以不信刘冯是真皇太子,但是他相信自己至交好友法正的判断。

  刘冯看到法正反应心里想到,不亏是留名千古人物,不论是智商反应都是一等一的。

  “好!既然你们认为孤是储君,那么你们说这汉室天下有那个地方不能去不能收复。”

  “臣妄言了”张松法正说道

  刘冯再次拿出密旨送到张松面前说道:“父皇给的密旨已经宣过,孤就不宣了,你们自己看,孤知道你们都是人才,然刘璋是不是明主不用孤说,你们自己知道。如果孤不抓住曹操袁绍大战收复益州作为王霸之业在攻打许都迎接父皇母后怕是汉室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如果你们受过汉室恩惠就留下帮助孤,孤诚心待你们,如果不愿意等孤收复豫州再放你们走。只是希望你们看在曾经汉室有恩与你们祖先不要告诉别人孤的身份就足已。以后沙场……哎!不说了,你们自己考虑吧!”刘冯说完拍拍两人肩膀从他们身边经过。

  “太子殿下!他”赵云说到一半被刘冯挥手打断说道“按孤说的做,不要委屈子乔和孝直。孤累了,想休息了。”

  众人看到刘冯落魄的小身体心中难受至极,汉室江山全部压在他的肩膀。这是怎样的重任,殿中春儿最能体会自己殿下不容易顿时掉下眼泪哭泣起来。

  法正由于在益州虽然有张松和孟达两位至交好友帮忙,但是仍不得刘璋重用。最能体会刘冯这种心情,所以跪着追上快要走出大厅的刘冯抱住他的脚哭泣说道

  “太子殿下!臣愿跟太子殿下匡扶大汉,致死不悔!致死不悔!”

  而张松并没有生法正的气,因为他们是至交好友,所以理解法正。同时想到自己该怎么办,他不能像法正一样,因为张松家族在益州不能随便做决定。所以张松沉默不语。

  而刘冯听到法正的话也跪倒在地哭着说道“孝直!孤发誓绝不会像高祖那样没有胸怀,孤此生绝不负卿。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法正看到刘冯也跪倒在地,赶紧移开正面俯首说道

  “太子殿下!万万不可如此,臣信太子殿下。只求太子殿下看在子乔曾今帮助过臣的份上饶其一命,放他归去,臣用项上人头担保子乔会守口如瓶。”

  “好!孤答应你。”

  “太子殿下”贾诩阎圃知道刘冯不会杀张松故意出声阻止说道。

  刘冯摆手说道“不用说了,孤向来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法正听到后真的很感动,这等信任重于泰山。如果张松回去泄密,那么天下诸侯绝不允许刘冯做大做强。

  “子乔,我得太子殿下信任保你一命,然你我如今各为其主,从今开始你我割袍断义,沙场再见我绝不会手下留情。”法正说完拿起按上食用小刀要割。

  张松看见赶紧夺过法正手里小刀说道“孝直!我没有说不归顺太子殿下,只是我张家是益州豪族世家,不能因为我而害了家族。”

  “子乔糊涂!只要子乔归顺太子殿下,然后回益州潜伏下去。等待殿下兵临城下,那时子乔的家族不是与国同休。”

  张松现在才反应过来,法正是在替太子殿下谋划未来算计自己。

  “孝直!你……你……哎”

  法正知道张松识破计谋也不脸红继续说道“子乔,你我乃是多年至交好友。同时心向汉室,不然你我一身才学怎么会心甘情愿窝在益州。现太子殿下是汉室储君,年少早慧日后定是一代明君,而刘使君虽然是汉室宗亲,待人和善。可如今乃是乱世只想偏安一偶,如何能长久。”

  张松知道法正说的都是实情,可他不紧紧是关心家族,还有刘璋待他不薄。所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子乔,刘璋是汉室宗亲,只要他迷途知返,至少富贵一生。你不是害他而是帮他何来背叛一说。”刘冯诚恳的说道。

  张松由于知道刘冯的身份脑子一时糊涂,这时听到刘冯的话顿悟。

  他整理仪容然后对着刘冯跪倒在地说道:

  “臣张松拜见主公!”

  “孤礼见爱卿”刘冯弯腰拱手说道。

  “孝直和子乔以后我们大家同殿为臣助陛下和太子殿下匡扶汉室还天下百姓太平。”阎圃说道

  “敢不效命!”法正和张松郑重的向阎圃贾诩赵云一一礼见。

  “好!孤今天从未有如此高兴!来人,本想和子乔孝直一起痛饮,只可惜明天出征豫州。实在是憾事。”

  张松法正惊讶住了,不是南蛮吗?怎么是豫州了。两人敢紧说道

  “太子殿下,万万不可此时出兵阿!”

  刘冯等人看着张松和法正着急的样子心中甚是欢喜。

  “文和!你来告诉子乔孝直,让他们安心。”

  “诺!”

  “子乔孝直事情是这样的…………”

  等到贾诩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张松和法正震惊过后开心不已。

  “太子殿下!这真是天命在我汉室呀!”

  “哦,孝直为何这样说。”

  “回太子殿下!本来臣和子乔以为太子殿下攻打南蛮,彻底解决南面南蛮威胁,然后等待时机收复益州这样就有王霸之业,进可攻,退可守。如果现在攻打益州必定陷入苦战,最后汉中和益州互相消耗,汉中败。如果攻打司州长安,曹操绝不会让太子殿下染指,至于攻打豫州虽然有名义在手,然攻下后必定挡不住曹操刘表孙策三个反贼的攻势,到时候只会替他人做嫁衣。所以臣和子乔断定太子殿下只会攻打南蛮。只是没想到曹操攻打吕布占领徐州断了袁术北上之路,困死豫州。只有投靠一方诸侯才能有活命机会,何况袁术命不久矣。如今吕布陈宫作为说客又加上太子殿下亲往,袁术只有投靠太子殿下可以赦免他反贼之名,保他子孙和下属富贵。”

  “袁术为什么不能投靠他人呢!”赵云问道

  “子龙将军,首先说曹操他不能赦免袁术,因为曹操挟陛下以令诸侯天下人都知道,可是没有证据,所以不管是他还是陛下赦免袁术都给天下人口实。至于刘表孙策更不可能了,谁敢收留就是坐实反贼之名。所以只要殿下亲自招降,袁术必归顺。”法正对赵云拱手说道。

  “受教了!”赵云回礼说道

  “好了,下面还是讨论子乔孝直加入后怎么改变计划。”

  就这样众人一直讨论到深夜才散去,其中刘冯想保险一点让张松法正两人回益州做内应,可是贾诩阎圃赵云无论如何也不同意。他们不是不信任刚刚加入的张松和法正两人,而是原则问题。万一两人背叛就是汉中灭顶之灾,而法正和张松并没有生气,如果是他们也会这样。不过他们二人对刘冯的信任感动万分,作为主公敢信任刚刚归顺的他们,这可不是用胸怀两字就能代表的。最后法正自请留下来,张松也为了表示写信给刘璋报告汉中情况也告明法正病重需要在汉中多待些时日好迷惑刘璋。让刘冯尽快收复豫州。

  而此时袁术听了吕布和陈宫说的话在沉思良久后说道“公台,我时日无多,只想为这些对我忠心耿耿的他们谋取出路。我也死而无憾!”袁术用手指指纪灵等人。

  “后将军,正因为这样所以才应该和我家主公一起去投靠汉中。现在将军北上之路已经断绝,如今在豫州四面皆敌!至今为何无人敢染指只是因为曹操刘表孙策都想做黄雀,只要时机一到,他们一定攻打豫州。而将军只有投靠一方才有出路。可是他们三方诸侯都容不下将军呀!”

  “公台,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汉中张寿只是七岁稚子虽然聪慧能迅速攻占汉中,但是汉中毕竟太小,我可以不在乎,但是我不能拿他们前途去赌。”

  袁术手下众臣文武听了自己主公的话感动不已,只是觉得自己主公醒悟太晚。

  “后将军!这怎么是赌呢!我刚刚说过神秘人预言天下归汉中,即使将军不信难道将军还有投靠之人吗?虽然汉中地小,但是将军和我家主公去投靠能使汉中迅速强大,而且张寿刚刚占领汉中,人才不足。如果我们去投靠定能得到重用,即使后将军和我家主公不得重用,也能富贵一生。总比待在这里等待灭亡强吧!”

  袁术听到陈宫说的话也有点心动,但还是犹豫不决。

  这时杨弘出来先向袁术拱手而后又对陈宫拱手说道

  “主公!公台兄不知可否让张寿亲自来相谈。”

  杨弘的意思非常明显,你说话分量不够,必须张寿亲自来。

  “道远兄!我已发出书信,张寿如果不来,我和我家主公愿意归降后将军!”

  “公台兄太客气了,如今你我两家主公都是危在旦夕何必说归降之言。”

  陈宫听出杨弘的话外之意,唯有苦笑。心中叹道形式不如人呀!奈何!奈何!

  

第十六章归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